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辩证地看待和把握路线斗争与阶级斗争

2018-7-12 22:4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171| 评论: 0|原作者: 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玉蝶|来自: 旗帜中流网

摘要: 如果把修正主义的问题、走资派的问题,全都认为是共产党自家的问题、是人民内部矛盾,那就会上当受骗。当今左翼队伍中或明或暗的“保救派”,还在鼓吹“修正主义政党不能等同于一般资产阶级政党”等论调,就是企图忽悠我们继续上当。

辩证地看待和把握路线斗争与阶级斗争


2018.07.12 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  玉  蝶

1.jpg

一个派别、一个政党,其作用无非是在阶级斗争过程中,为本阶级起到带头作用、起到指引方向的作用。特别是一个政党,在阶级斗争过程中,为本阶级指引方向,其作用是至关重要的。毛主席曾经指出:“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在革命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


在为本阶级的群众作向导的过程中,一个政党在认识客观情况、探索革命道路的时候,党的内部一定会发生不同的认识、不同的主张。这些涉及阶级斗争政策、策略的不同认识、不同主张,一旦发生矛盾,就会催生党内路线斗争。


因此,我们一般情况下认为,党内路线斗争,是一个政党内部的矛盾,是基于共同目标而发生的不同途径、不同方法之间的分歧。在我们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内曾经出现过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特别是出现过以瞿秋白、李立三、王明为代表的三次“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给中国革命造成过严重损失。但是,1945年中国共产党六届七中全会作出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在犯了“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错误的同志的观点中,并不是一切都错了,他们在反帝反封建、土地革命、反蒋战争等问题上的若干观点,同主张正确路线的同志们仍然是一致的。


正因为如此,我们一般认为,路线斗争是阶级内矛盾、人民内部矛盾,性质上不能混同于敌我矛盾、不属于阶级之间的斗争。资产阶级内部各派别、各政党之间存在的政见分歧,无产阶级可以出于策略,加以利用,但是我们要清楚,这种分歧只是资产阶级共同利益基础之上的分歧。无产阶级内部、无产阶级政党内部,不同的思潮之间、不同的政治主张或路线之间,有正确与错误之区分、有进步与落后之区分,但是也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然而,我们又经常碰到这样一种情况,即工人运动内部的不同思潮、不同政治主张、不同的政治路线,同时也包括着资产阶级思潮、也包括着实质上试图将工人运动引向与资产阶级合作、向资产阶级投降之歧途的修正主义路线。这些资产阶级思潮、这些修正主义路线,往往并不公开声称自己的资产阶级立场,而是打着“社会主义”的名号,甚至打着“马克思主义”的名号。


2.jpg

修正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的斗争,无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西欧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老修正主义,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流行于国际共运(特别是已经取得执政地位的各国共产党)之中的现代修正主义,它属于工人运动内部、无产阶级内部的思想斗争?还是属于政治思想领域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之间的斗争?这种斗争,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还是属于敌我矛盾?


西欧各国早期的社会民主党普遍出现过一种情况,在工人运动内部、在社会民主党内部,出现了工人贵族,将工人运动引向改良主义的邪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来临之际,他们居然主张与本国资产阶级合作、一致对外进行侵略战争,最终致使工人阶级的政党及各种工人组织被资本主义社会所同化,致使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前途渺茫。试问,这种工人贵族,属于工人运动内部犯错误的同志,还是属于资产阶级代理人?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与他们之间的斗争,属于路线斗争,还是属于阶级斗争?


斯大林逝世后,苏联出现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被修正主义者篡夺,社会上出现了一个资产阶级特权阶层,严重脱离群众,直至1991年,这个特权阶层如愿以偿地解散了苏共、拆散了苏联。然而,1991年之前,苏联当权的修正主义者,始终声称自己代表苏联共产党、始终声称自己执行的是列宁主义路线。毛主席逝世后,中国党内走资派上台,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逐渐推行了一条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最终形成了压在今天中国人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不仅在经济上彻底实现了私有化和按资分配,在政治上也极其毒菜,不给人民以半点政治权利。然而,这些党内走资派始终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始终声称自己是在干社会主义。试问,他们属于人民内部、共产党内部犯错误的同志?还是属于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在当今中国的代理人?广大劳动人民与他们之间的斗争,属于路线斗争,还是属于阶级斗争?

3.jpg

正是因为上述问题搞不清楚,所以曾经有一些体制内的“左翼知识分子”,他们把推行资本主义复辟的走资派头头,始终看作党内同志、也始终称作“同志”;把他们搞私有化、搞资本主义复辟、压制人民正当权益的一系列倒行逆施,看作“失误”、“错误”。总之一句话,始终把走资派看作“自家人”,因而不愿意看到人民群众起来进行大规模斗争。这些人,成为左翼内部“保D救G”派的基础。他们当中,有些人对于上述一系列问题搞不清楚,有些人则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大肆宣扬什么“现在的执政党不能等同于一般的资产阶级政党”、“该支持的地方必须支持,该批评的地方必须批评”、“一看、二帮、三等待”等错误论调,一次又一次地把水搅浑,把左翼群众的思想认识越搞越乱。


与此同时,左翼当中的另一部分同志,他们从“改开”40年之后的当今现实出发,他们认为,人民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斗争只能是阶级斗争,而不可能是党内路线斗争,这个斗争属于敌我矛盾而不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他们甚至认为,“党内走资派”这种提法已经过时,当今中国人民的对立面只能是官僚资产阶级,而“走资派”则仍然是共产党内部的一派。他们还认为,不能再说官僚资产阶级搞的是修正主义,只能说他们搞的是资本主义复辟,因为修正主义是共产党内部、工人运动内部的错误思潮,而当今的官僚资本主义已经不再属于这一范畴。这些同志的意见对不对呢?对!


毛主席在世时,一再强调“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一再强调“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一再强调“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毛主席还曾说过,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继续。毛主席之所以反复强调这些,就是担心他老人家身后,广大群众对共产党内的修正主义分子、走资派认识不够清楚,担心广大群众仍把他们认为是自己人、是内部矛盾,因而不能同他们进行坚决的斗争。


毛主席反复要告诉人民群众的,就是党内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两条路线的斗争、社会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都属于阶级斗争。既然是阶级斗争,就是你死我活的、不可调和的。毛主席之所以强调这一点,就是希望广大群众看穿党内修正主义和走资派的本质,不要因为他们穿着共产党的外衣、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就觉得与他们之间不是阶级斗争。

4.jpg

叛徒伯恩斯坦和考茨基(右)

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从社会主义复辟而成的资本主义社会、从共产党(或社会民主党)蜕变而成的官僚资产阶级政党(或垄断资产阶级政党),它们都是打着社会主义招牌、打着工人阶级政党旗号的,而且这一点对人民群众还是有着一定欺骗作用的。我们还要注意到,工人阶级政党蜕变为资产阶级政党,也是有一个逐渐变化过程的,其初期就是反映为大量的党内路线斗争。


正因为如此,毛主席在世时曾反复讲:“我们现在思想战线上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开展对于修正主义的批判”;他还多次讲:“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对于党内走资派,毛主席也历来是有区别地对待的。一方面,他认为一小撮走资派头子,要改正,会比较困难;另一方面,他在1967年文革高潮期间视察大江南北时的谈话中强调,犯了走资派错误的老干部,多数人是可以改正的,多数人属于思想认识问题。


工人阶级政党蜕变为资产阶级政党、社会主义国家蜕变为资本主义国家,这确实是一个还没有被认识的新事物,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认识上的必然王国。如何鉴别和防止工人阶级政党蜕变、如何杜绝社会主义国家发生资本主义复辟,这也是国际共运中尚未解决的课题。在认识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觉得,必须坚持唯物辩证法的两点论。即:


一方面必须认识到,蜕变和反蜕变的斗争、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属于阶级斗争;另一方面,也要承认,在蜕变或复辟的过程中(特别是初期),还交织着大量的党内思想斗争,交织着大量的针对具体工作的政策、策略分歧,交织着大量的党内路线分歧、路线斗争。在此基础之上,才蕴含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蕴含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的斗争。


我们考察19世纪德国社会民主党的蜕变过程,考察20世纪苏联共产党、中国共产党的蜕变过程,考察20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苏联、东欧社会以及毛主席逝世后中国社会的演变过程,都能够证实上述观点。因此,辩证地看待和把握路线斗争与阶级斗争的关系,也是基于对历史事实的尊重基础之上的。


5.jpg

历史地、辩证地看待和把握路线斗争与阶级斗争的关系,辩证地看待和把握工人运动中修正主义思潮与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的关系,动态地看待工人阶级政党向资产阶级政党蜕变的过程、辩证地把握修正主义政党的性质,需要我们的政治智慧,需要我们学会运用马列毛主义的唯物辩证法。


如果把修正主义的问题、走资派的问题,全都认为是共产党自家的问题、是人民内部矛盾,那就会上当受骗。“改开”40年来“温水煮青蛙”,中国人民上当受骗还少吗?当今左翼队伍中或明或暗的“保救派”,还在鼓吹“修正主义政党不能等同于一般资产阶级政党”等论调,就是企图忽悠我们继续上当。


“改开”40年之后,走资派“图穷匕首见”了,我们一些同志才认识清楚,他们口口声声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其实是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他们极力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其实是不希望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进行斗争,而“改开”40年来,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斗争,一天比一天更残酷!其实,这种认识在某种程度上有很大的“马后炮”成分。


而面对当今左翼队伍内部出现的一系列是与非的斗争、香花与毒草的斗争,面对一系列重大原则问题上必要的争论,有些左翼同志却当上了“和事佬”,主张“一致对外”。殊不知,如果思想认识问题搞不清楚,就会站错阶级立场,像“保救派”那样,名曰“左翼”,实际上对走资派“小骂大帮忙”。


回想历史,无论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的蜕变,还是苏联、中国共产党变修,都是从具体的问题开始发生分歧,都是因为内部思想斗争没有得到真正解决,最后才导致全面的、深层的蜕变和复辟。

因此,列宁在与党内机会主义作斗争时曾经指出:


我们的党还刚刚在形成,刚刚在确定自己的面貌,同革命思想中有使运动离开正确道路危险的其他派别进行的清算还远没有结束。相反,正是在最近时期,非社会民主党的革命派别显得活跃起来了。在这种条件下,初看起来似乎并‘不重要的’错误也可能引起极其可悲的后果;只有目光短浅的人,才会以为进行派别争论和严格区别派别色彩,是一种不适时的或者多余的事情。这种或那种‘色彩’的加强,可能决定俄国社会民主党许多许多年的前途。”

6.jpg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5 00:05 , Processed in 0.01304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