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中帝论”和“中殖论”与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

2018-7-17 01:0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3375| 评论: 1|原作者: 万里雪飘

摘要: 关于特色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还是殖民地国家的争论再次成为左派网友的焦点问题,这个问题事关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关系,而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关系事关思想政治路线的斗争。

〝中帝论〞和〝中殖论〞与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

 

关于特色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还是殖民地国家的争论再次成为左派网友的焦点问题,这个问题事关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关系,而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关系事关思想政治路线的斗争。

主张〝中帝论〞的马列毛派对特色中国生搬硬套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他们指出特色中国是对外输出资本的垄断资本主义,他们认为特色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主张〝中殖论〞的马列毛派试图以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否定〝中帝论〞,但是并没有从本质上说明特色中国的殖民地性质。

当今世界国与国关系的尺度是金融关系,金融关系反映国与国之间在经济、政治、军事、科技、意识形态等方面的竞争。要想说明〝中帝论〞或〝中殖论〞,有必要从国与国的金融关系具体阐述,不能只是在资本的垄断与输出的现象中兜圈子。在二十世纪初,资本的垄断与输出是帝国主义本质,但是现在资本的垄断与输出已经转化为帝国主义现象。学习革命导师的经典著作不是背诵革命导师的理论,而是领悟革命导师叙述理论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

二战后的帝国主义同二战以及一战时期的帝国主义就其殖民扩张的性质而言并没有区别,但其表现形式已经发生改变。一战和二战时期的帝国主义是赤裸裸的殖民压迫,军靴和刺刀所及之处就是帝国主义势力范围。二战结束后,美国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了美元霸权,美国通过对外输出美元向西方阵营以及第三世界国家征收铸币税,美元成为国际资本和国际支付手段,特色党的改革开放和苏东的分崩离析使美国对外征收铸币税的范围达到世界所有主权国家,主权国家的美元外汇储备影响或决定主权国家的经济和政治,这是叙述帝国主义的列宁没有遇到的事情[注一]。

如果以特色中国经济的垄断性和特色中国对外输出资本的腐朽性来判断特色中国的帝国主义性质,那么像日本和韩国这样的美帝傀儡是当之无愧的帝国主义国家,对日本和韩国生搬硬套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就会得出这样的悖论。日本和韩国经济同特色中国经济一样具有自身的垄断性,而且就对外输出资本的腐朽性而言日本和韩国是特色中国的老师,但是,这些国家对外输出的资本既不是日元和韩元,也不是人民币,而是美元,这些国家即使以本国货币作为对外输出的资本,也要以本国的美元储备为本国货币的信用做担保。日本和韩国以及特色中国要想成为帝国主义国家,就必须像美国那样只许本国货币在他国自由兑换他国货币,而不许他国货币在本国自由兑换本国货币。但是,美国不会允许任何国家这样做,美国为维护美元霸权以十一艘航母掌控着海洋贸易通道。美国决不容许他国货币在美国自由兑换美元,否则他国将以可以任意印刷的主权货币在美国自由兑换美元而席卷美国的资源、财富和劳力。美国之所以成为霸权国家,就是因为像特色中国以及日本和韩国这样的国家正在做美国决不会做的事情。虽然特色中国没有沦落到像日本和韩国那样的美帝傀儡,但是特色中国同日本和韩国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关系。

特色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对外输出美元获取剩余价值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特色中国的〝一带一路〞是在帮助美国对外输出美元霸权,〝一带一路〞美国得大头,特色中国得小头,〝一带一路〞美国吃肉,美国就有义务让特色中国啃骨头。〝一带一路〞是狼狈为奸的人肉盛宴,马克思主义者应当旗帜鲜明地予以反对。马克思主义者应当告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人民,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基础设施,引进产业技术,带动就业,改善人民生活,这是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下的必然选择,但是不能把〝一带一路〞当作发展殖民经济的目的,要把〝一带一路〞作为发展民族经济的手段。历史以人的异化形式作为自身发展的中介,并通过人的异化形式推动自身的发展。〝一带一路〞作为人的异化形式将壮大世界无产阶级力量,并推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

特色中国是超级大国,这是由特色中国的人口、国土、科技、军事、工业体系、经济规模决定的。就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论,尽管特色中国作为超级大国在同一些中低收入国家的经贸关系中剥削不同程度的剩余劳动,特色中国在同包括高收入国家在内的世界所有国家的经贸关系中总体上处于输出剩余劳动的被剥削地位。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在《中国和不平等交换》提供的数据说明,二〇一六年特色中国在对外经贸关系中,一单位劳动仅能交换零点五四单位劳动。特色中国作为超级大国既不是帝国主义国家,也不是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而是殖民地国家。但是,特色中国不同于一般殖民地国家,特色中国作为超级大国有成为帝国主义国家的可能性。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在《中国和不平等交换》提供的数据还说明,二〇一六年特色中国对外输出的剩余劳动同二〇〇五年相比大幅减少六千一百万劳动力创造的价值。二〇一八年七月十日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机构在《全球创新指数2018》的报告中指出,美国的创新能力从去年的第四位跌至今年的第六位,而特色中国的创新能力从去年的第二十二位升至今年的第十七位。近十年以来,特色中国的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今年三月二十六日特色当局甚至开设以人民币计价的国际石油期货市场挑战美元霸权,这是特朗普开打中美贸易战的历史背景。如果特色中国经过中美贸易战成为帝国主义国家,可以自由携带枪支的美国人民将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这将有利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而成为帝国的特色中国一旦像美国那样遇到二〇〇八年的经济危机,经过文革洗礼的人民决不会像美国人民那样为百分之九十九反对百分之一占领华尔街,而是为重建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占领天安门。重建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人民继承特色中国的科技、工业、国防等物质力量,不但有能力抵御任何来犯之敌,还有能力支援世界人民的共产主义运动。

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认为,特色中国不可能(不是短期,而是永远不可能)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半外围上升到核心地位〔半外围是殖民地的另一种说法,而核心国家不一定是帝国主义国家,但是成为核心国家是成为帝国主义国家的必要前提〕,也就是说特色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帝国主义国家,这是因为,一方面,如果特色中国上升到核心国家或者成为帝国主义国家,世界每年将有相当于一亿两千四百万劳动力创造的价值的剩余劳动从现有的核心国家转移到特色中国,这将导致现有核心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危机,现有核心国家的危机将进一步导致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崩溃,另一方面,如果特色中国不能上升到核心国家或者成为帝国主义国家,特色中国将会遇到中等收入国家陷阱〔人均GDP400012700美元〕,由于特色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分工体系中的中心地位,特色中国的危机有可能导致世界资本主义分工体系的瓦解和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总危机。[参见《中国和不平等交换》]

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认为,〝如果特色中国上升到核心国家〞,将导致〝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崩溃〞。这里的〝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主体性不明,它并没有说明崩溃的是特色中国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还是美国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特色中国不同于日本,对特色中国而言,核心国家就是帝国主义国家,只要特色中国上升到核心国家,就不可能存在主体性不明的〝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在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那里,这个主体性不明的〝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其实就是美帝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将特色中国的强国梦在性质上等同于在美帝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下成为核心国家的日本,所以美帝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崩溃就是特色中国强国梦的破灭,这就是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推导特色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核心国家或者帝国主义国家的逻辑。

研究经济学数据及其图表是必要的,经济学数据及其图表是对于人的异化本质的量化。但是,投身于数据及其图表的职业经济学家把对象世界当作本质的前提,并从对象世界出发解释和说明主体的客观性,从而陷入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如果说今天的特色中国处于美帝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半外围并正向核心地位过渡,这不是美帝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给予的现实性,而是特色中国自己创造出来的自身客体化,尽管这种客体化是以自身的异化形式表现出来的〔以美帝殖民地形式表现出来〕[注二],也就是说,特色中国从半外围向核心地位过渡的现象不是反映美帝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现实,而是反映特色中国自身客观性的现实,特色中国作为超级大国只要发挥自身的主体能动性,就有可能使自身的现实性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半外围上升到核心地位。这种可能性美帝已经切身感受到了,而且美帝把这种可能性当作取代自己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威胁,否则特朗普不会开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中美贸易战。

特色当局忽悠美帝太平洋足以容纳中美两国,可是,不管世界经济总量怎样改变,外围或半外围国家的劳动力在一定时间内不会有太大变化,核心国家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是对于一定数量的外围或半外围国家的劳动力的争夺。如果特色中国作为超级大国成为核心国家,一场争夺外围或半外围国家的劳动力的中美争霸战不可避免。特色中国和美国的争霸战可能不同于一战和二战那样的世界大战,它可能是由史无前例的贸易战和局部的区域战争组合的对决,特朗普开打中美贸易战是对决的序幕,正真的较量从序幕背后将陆续展现出来。特色中国和美国争霸的结局有两种可能,美国勉强扼制特色中国的强国梦,但是美国元气大伤,美国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风雨飘摇,或者,特色中国推翻美国霸权,另起炉灶,建立自己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饱受美帝压迫的亚非拉国家追随新生盟主,世界形成新的东西方冷战格局,这场争霸战无论出现哪种结果都将极大地推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

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无视中美贸易战争霸的现实及其必然性,否认特色中国成为核心国家即帝国主义国家的可能性。但是从事经济学研究的马列毛派从特色中国的半外围性质试图说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现实之路,这种根据实际情况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理论起码在目前有其合理的一面。而主张〝中帝论〞的马列毛派不同于从事经济学研究并否定〝中帝论〞的马列毛派,主张〝中帝论〞的马列毛派脱离无产阶级的现实性而幻想社会主义革命,他们期待奇迹的降临,他们相信只要念叨〝垄断经济〞的垂死性和〝资本输出〞的腐朽性,就可以使具有半外围或殖民地性质的特色中国神奇地变成腐朽而垂死的〝中华帝国〞,饥寒交迫的人民就会翻身得解放。

〝中帝论〞和〝中殖论〞的斗争是思想政治路线的斗争,而思想政治路线的斗争归根结底是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斗争。主张〝中帝论〞的马列毛派相信,如果承认特色中国是殖民地国家,换句话说,如果承认特色中国是半外围国家,就不得不承认民族矛盾,而民族矛盾作为保皇派的理论基础同造反派的理论基础即阶级矛盾对立。同渲染民族矛盾而无视阶级矛盾的保皇派相反,主张〝中帝论〞的马列毛派只承认阶级矛盾而否认民族矛盾。

世上没有纯粹的阶级矛盾,只要有民族存在,阶级矛盾中就有民族矛盾,民族矛盾中也有阶级矛盾。对无产阶级而言,民族矛盾中的阶级矛盾或阶级矛盾中的民族矛盾是特定国家的无产阶级的主体意识,或者是特定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自我意识,而坚持非此即彼的观点并在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中兜圈子的马列毛派在现实中必然陷入自相矛盾的困境。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旧中国,既有阶级矛盾,也有民族矛盾,中国共产党将民族矛盾作为主要矛盾是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实际需要决定的。旧中国的工人阶级单凭自身力量无法同封建官僚买办势力和民族资产阶级对决,工人阶级要想夺取政权就必须得到农民的支持。而要想得到农民的支持,必须反帝反封建,必须首先搞土地革命,在土地革命的过程中还有必要利用民族资产阶级和封建官僚买办势力之间的矛盾。

新中国成立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阶级矛盾转化为主要矛盾,无产阶级应当即时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阶级矛盾依然存在,而且在阶级矛盾中有民族矛盾,这是由无产阶级国家的民族性决定的。没有抽象的民族与国家意识,无产阶级的民族与国家意识是维护无产阶级专政的自我意识,而资产阶级的民族与国家意识是维护资产阶级专政的自我意识。尽管不同阶级的民族与国家意识具有本质的区别,但是在事关民族大义的问题上两个不同阶级为各自的特殊利益有可能达成某种程度的妥协。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对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的斗争是阶级矛盾,在阶级矛盾中有民族矛盾,面对美帝利用国共两党的阶级矛盾试图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没有忽视民族矛盾,在事关民族大义的问题上决不含糊,打出了阶级矛盾统一民族矛盾的金门炮战。〝打而不登,封而不死〞是共产党的金门炮战策略,金门炮战是阶级斗争,在阶级斗争中有民族大义,毛主席将金门留给蒋介石,让蒋介石做反攻大陆的梦想。

改革开放复辟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夺取政权。特色中国的主要矛盾是阶级矛盾,而且在阶级矛盾中有民族矛盾,这是由无产阶级的民族性决定的。在去年的洞朗事件中,马列毛派应当主张自卫反击收回藏南,但这并不意味着支持特色党的反动统治,藏南特色党不收回,将来夺取政权的无产阶级也要收回,这个民族大义马列毛派必须要有,而且自卫反击收回藏南有利于印度毛主义共产党的武装革命。今年特朗普开打中美贸易战,马列毛派应当主张武力收回台湾,终止中美经济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支持特色党的反动统治,利用特色党打倒美帝霸权有利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武力收回台湾,终止中美经济关系,这是未来夺取政权的无产阶级必须做的事情,这两件事情今天的特色党做不了,可以让群众认识特色党的洋奴本质。在民族矛盾中,马列毛派应当以阶级矛盾统一民族矛盾,根据自己的阶级立场提出自己的策略性主张。

理论要在矛盾中解决矛盾,而不能自相矛盾。康德试图以自己的理性认识灵魂、世界、上帝,但他发现自己陷入自相矛盾的悖论,于是他承认自己的理性只能用来解释现象界,而不能说明无限的客体,不管怎么说康德有适可而止的自知之明。主张〝中帝论〞的马列毛派在指出特色中国对外输出资本的同时,对引进外资的改革开放避而不谈,为此只承认阶级矛盾而否认民族矛盾,他们在非此即彼的对立中处于无法克服的自相矛盾状态,却在那里坚持自己的偏见,幻想自己就是真理化身,缺乏起码的科学态度。从事经济学研究并否定〝中帝论〞的马列毛派也缺乏应有的科学态度,他们主观设定特色中国的不可改变的半外围性质,否认特色中国从半外围上升到核心地位并建立自己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可能性,他们把无产阶级革命的前提限定在特色中国的半外围性质,批判主张〝中帝论〞的马列毛派夸大资产阶级力量,散布悲观的失败主义情绪。可是,如果特色中国成为帝国主义国家,从事经济学研究并否定〝中帝论〞的马列毛派的革命理论将彻底失去现实性,在这些马列毛派中难免产生悲观的失败主义情绪。从事经济学研究并否定〝中帝论〞的马列毛派在非此即彼的对立中陷入自相矛盾的困境,他们同主张〝中帝论〞的马列毛派一样无视阶级矛盾中的民族矛盾,他们以自己的主观性无法说明特朗普开打中美贸易战的必然性。特朗普应当按照从事经济学研究并否定〝中帝论〞的马列毛派的理论说服特色当局放弃〝中国制造2025〞,特朗普应当向特色当局指出,如果〝中国制造2025〞成为现实,〝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就要崩溃,〝中国制造2025〞本身是无法实现的幻想。但是,即便特朗普向特色当局说明特色中国的不可改变的半外围性质,也无法左右特色当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意志,尽管这种意志是以洋奴的本质表现出来的[注二]。

马克思主义者反对特色党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特色党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非人的资产阶级性质,同时,马克思主义者应当意识到特色党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将为未来的无产阶级留下科技、工业、国防等物质遗产,今天的无产阶级不应当抽象地否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有些马列毛派仇视特色中国的科技和工业,他们担心特色中国的科技和工业造就特色中国的工人贵族。马克思批判科技和工业的非人化,但是马克思并不反对科技和工业本身。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指出:以往的哲学和历史学忽视自然科学,〝然而,自然科学却通过工业日益在实践上进入人的生活,改造人的生活,并为人的解放作准备,尽管它不得不直接地完成非人化〞。[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二八页]〝中国制造2025〞是完成非人化的宏伟蓝图,但它同时也是特色党留给未来的无产阶级的〝礼物〞,今天的无产阶级应当辩证地面对〝中国制造2025〞以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成为现实。今天的马列毛派由于不理解〝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的辩证法〞[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三页],总是在非此即彼的矛盾中兜圈子而陷入脱离现实的困境。

在矛盾中解决矛盾的理论具有自身的真理性,但是理论本身并不是真理。真理不是别的,真理就是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康德在矛盾中兜圈子,康德只是认识到矛盾的消极意义,康德没有认识到矛盾的积极意义。黑格尔发挥矛盾的积极意义,在抽象的范围内建立了否定之否定的真理。马克思通过自己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颠倒黑格尔的否定之否定的真理,建立了克服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作为此岸世界的真理永远不会改变,换句话说,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无须由实践来检验。但是,根据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叙述的理论方针策略随形势的变化而改变,马克思的资本主义论和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以及革命导师在不同历史时期提出的方针策略也不例外。有些马列毛派将革命导师的理论方针策略同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混为一谈,或者将革命导师的理论方针策略当作永恒不变的真理而到处生搬硬套,犯了许多刻舟求剑的错误,或者否认马克思的世界观及其方法论的真理性即客观性,陷入经验主义即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深渊,而庸俗唯物主义拜物教就是唯心主义即神本主义拜神教。

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到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在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自觉万变不离其宗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只要自觉马克思的历史人本主义世界观及其方法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现实问题,我们都能提出在矛盾中克服矛盾的科学的理论方针策略,我们不会在重建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迷失方向。

 

注一]〝资本主义的一般特性,就是资本的占有同资本在生产中的运用相分离,货币资本同工业资本或者说生产资本相分离,全靠货币资本的收入为生的食利者同企业家及一切直接参与运用资本的人相分离。帝国主义,或者说金融资本的统治,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时候,这种分离达到了极大的程度。金融资本对其他一切形式的资本的优势,意味着食利者和金融寡头占统治地位,意味着少数拥有金融ˋ实力ˊ的国家处于和其余一切国家不同的特殊地位。至于这一过程进行到了怎样的程度,可以根据发行各种有价证券的统计材料来判断。……世界上其他各国,差不多都是这样或那样地成为〔英、美、法、德〕这四个国家、这四个国际银行家、这四个世界金融资本的ˋ台柱ˊ的债务人和进贡者了。〞[列宁全集二十七卷三七四至三七五页]

 

注二]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这样叙述主人与奴隶的辩证法:主人通过奴隶间接地与物发生关系,奴隶对物进行加工改造,主人通过奴隶的劳动满足自身对物的欲望;于是,主人对奴隶产生依赖性,主人对奴隶的统治表现为主人的非独立性,而奴隶对主人的服务表现为奴隶的独立性;所以,尽管主人对奴隶的统治表现为奴隶对主人的恐惧,但是奴隶通过加工和改造事物的劳动战胜对主人的恐惧。〝在主人面前,奴隶感觉到自为存在只是外在的东西与自己不相干的东西;在恐惧中他感觉到自为存在只是潜在的;在陶冶事物的劳动中,则自为存在成为他自己固有的了,他并且开始意识到他本身是自在自为地存在着的。〞[《精神现象学》一三一页]黑格尔在抽象的范围内叙述了主人与奴隶的地位并非固定不变,奴隶有转化为主人的可能性,黑格尔并没有在主人与奴隶的非此即彼中兜圈子。肯定之中有否定,否定之中有肯定,肯定与否定相互转化而形成否定之否定即自在自为的内容,这是黑格尔哲学万变不离其宗的辩证法。马克思这样说明黑格尔辩证法:〝两个矛盾方面的共存、斗争以及融合成一个新范畴,就是辩证运动的实质。〞[马恩全集四卷一四六页]马克思评价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伟大成果是〝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的辩证法〞。[马恩全集四十二卷一六三页]

 

萬里雪飄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五日

 

主题词:〝中帝论〞、〝中殖论〞、阶级矛盾、民族矛盾、无产阶级革命


红色经济观察:中国和不平等交换〔节选〕

 

2005年至2016年间,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对外劳动净转移的总量也大幅度减少了。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有可能步日本的后尘,在经历又一轮“经济奇迹”以后,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半外围上升入核心呢?

让我们做一些简单的推算。要成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核心国家,中国在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贸易中都必须处于不平等交换的明显受益地位。按照现在除美国以外其他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标准,中国要进入核心资本主义国家的行列,至少要以一单位本国劳动平均交换两单位以上的外国劳动。按照中国目前出口商品包含劳动约8000万人年来匡算,中国进口商品所包含的劳动总量就必须达到约1.6亿人年。这大约相当于中国目前进口商品所包含劳动总量的四倍、美国目前进口商品所包含劳动总量的两倍。

如果中国从一个劳动对外净转移4400万人年的国家变成了一个净获得外国劳动8000万人年的国家,那么现有的核心国家可以获得的来自外围、半外围的劳动转移总量就要从现在的近两亿人年减少到不到8000万人年。这将迫使现有的核心国家或者大幅度降低物质消费水平、或者大幅度减少服务业的经济活动规模。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么现有的核心国家将无法同时维持本地区资本家阶级的高利润率和内部的阶级妥协,从而将陷入无法摆脱的经济和政治危机。核心国家的危机将进一步导致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崩溃。

另一方面,如果中国不能上升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一个核心国家,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中国资本主义将遭遇其他半外围国家在历史上遭遇过的危机,即无力一方面满足无产阶级、现代小资产阶级不断增长的经济和政治要求,另一方面又维持资本主义积累所需要的各种必要条件。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在世界资本主义分工中的中心地位,同样有可能导致世界资本主义分工体系的瓦解和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总危机。

 

2018-5-7〔摘自红色中国网〕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7-17 09:12
还是研究哲学的网友看问题高明一些。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8 02:07 , Processed in 0.0133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