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医疗、教育、养老、住房去市场化是世界进步的总趋势

2018-8-9 22:2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547| 评论: 0|原作者: 潘维|来自: 察网

摘要: 很高兴有机会来这个讲坛同各位交流。我要谈的题目是“以人民为中心:大事与小事,科层系统与扁平组织”。看起来是一个题目,其实是两个:在社会领域推动宏观政策和微观政策的调整。

经济生活应当市场化,但社会生活应当市场化吗?

为什么当年没钱没枪、办不了国家大事的共产党能获得广大群众支持,最终夺取了政权?因为我党的干部战士无论走到哪里都“办小事”,即“缸满院净,为家家户户排忧解难”。《智取威虎山》的故事是这样的:山民们不愿冒带官兵剿匪的风险,因为官兵不常在,土匪常在。但解放军剿匪小分队里的医生救活了猎户李勇奇即将病死的母亲,所以李勇奇舍命帮小分队组织村民自治,修铁路运山货为村民挣粮食。小分队剿匪打的是人民战争。因为我党为人民办了三十年“小事”,所以有沂蒙山的农民们把“最后一碗米,最后一块布,最后一个儿子”交给解放军,所以有淮海战役“60万打赢80万”的奇迹。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经济生活应当市场化,但社会生活应当市场化吗?

(2018年7月7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潘维教授在观天下讲坛做了题为《以人民为中心:大事与小事,科层系统与扁平组织》的主题演讲,本文是演讲整理稿)

很高兴有机会来这个讲坛同各位交流。我要谈的题目是“以人民为中心:大事与小事,科层系统与扁平组织”。看起来是一个题目,其实是两个:在社会领域推动宏观政策和微观政策的调整。

“新时代”的基本特征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怎样的发展才是“以人民为中心”?

我看需要分解成宏观和微观两类政策的调整。宏观政策上的调整是在社会领域,也就是在医疗、教育、住房、养老四大领域,逐渐减少市场的作用微观政策上的调整是革命性的,要求“以小为大,以下为上”。就是说,居民区里百姓的小事比国家建设的大事重要,基层组织比科层系统重要。也就是说,走群众路线,把居民社会重新组织起来。在社会领域通过宏观和微观政策调整,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旧时代”就能变成以人民为中心的“新时代”。

新旧“时代”的变化首先体现在官方对“社会主要矛盾”表述的变化上。

过去的表述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简单说就是人民需要物质财富,但财富生产能力低。这个认识导致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也就有了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奇迹。但另一方面是成本代价,代价是社会分裂和社会风气堕落,是干部队伍腐败和思想混乱,还有自然环境恶化。而今官方把这三大类问题称为“发展不平衡”。不平衡的发展一举解决了我国人民衣食住行问题;但政策施行一代人三十年之后也出现了群众生活越来越艰难以及群众与党离心离德的趋势。

主要矛盾从“患寡”变成了“患不均”。

而今的表述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变化说明:不仅有发展“不充分”问题,发展的“不平衡”问题更大。党还要继续推动经济发展,但已经把解决“不平衡”问题放在了首位。

新的主要矛盾导致了“新目标”。从“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变成了“共同富裕”。19大报告里这样讲:2020—2035年,人民生活更为宽裕,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明显提高,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本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2035—2050年,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

什么是“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在我看,教育、医疗、住房、养老是基本公共服务。这四大“社会领域”缺少均等化是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日子却过得越来越艰难的原因。党说要让“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当年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数以千万计的下岗工人等“共同富裕”已经等了二十年。19大报告说,到2035年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后十五年的目标呢?“基本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接续这个“新目标”的就是“新方略”:

“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富裕。”

“增进民生福祉是发展的根本目的。必须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

十九大报告还提到,党要“实现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什么叫幸福感、安全感、获得感?最近看到新闻,芬兰被列为全世界“幸福感”最高的国家,第二、第三、第四都在北欧。北欧是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最高的地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不用担忧养老、不用担忧住房。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免于恐惧。免于恐惧就是安全感和获得感。不敢看医生、不敢结婚、不敢养孩子、为追求“一流”学校焦虑、为追求“一流”医院焦虑,为住房焦虑、为养老焦虑。在教育、医疗、住房、养老这四大社会领域,极少数人过得容易,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艰难。恐惧导致不幸福,而“不均”,即“相对被剥夺感”,导致恐惧。

其实,安全感、幸福感、获得感,就是医疗、教育、养老、住房问题,即“社会领域”的问题经济生活应当市场化,但社会生活应当市场化吗?社会的市场化导致社会分裂和社会风气败坏,导致干部队伍思想混乱和腐化、导致为资本的利润任意破坏自然环境。

我们“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但什么是“社会主义”?如果照斯大林或马克思的定义,中国的社会主义似乎越走越“初级”。如果调整一下定义,把社会主义当成相对于物质主义的精神追求,当成追求社会平等,社会主义运动史就不是起自五百年前莫尔的“乌托邦”,而是至少要从两千五百年前说起,从孔子和柏拉图谈起。

社会至上,以社会平等获得社会团结,就是社会主义。资本至上,以资本利得为社会主要目标,就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要求尽量发挥人的本能,倡导自私自利。但人类不仅有本能、兽性,人类还有人性、人文精神。人文精神就是公共精神、社会精神,就是社会公德,就是社会主义精神,也就是人类文明的精神。用社会精神来平衡物欲,人类才没自杀,才有人类社会。有了社会,人类才能生存至今。

如果这样定义社会主义,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特别是自第二次大战以来,社会主义一直是世界发展的总趋势,社会主义运动越来越壮大。在社会领域,即医疗、教育、养老、住房这四大领域,去市场化、追求社会平等,追求社会服务均等化,标志社会主义运动越来越强大。从19世纪末德国兴起,由苏联发扬光大,在20世纪后半期在全球普及。美国原来没有公立学校,现在越来越多,成为民众教育的主力。德国原来有私立学校,后来取消了,每个公民都交教育税,即“教会税”,政府用这笔钱让教育均等化。在日本,无论生活在北海道还是东京,中小学教育水平基本一致,民众的生活不再艰难。医疗、教育、养老、住房四大领域的去市场化就是社会主义。而且,那明显是世界进步的总趋势。这个总趋势说明社会主义的路在世界上越走越宽广。

中国自古就有社会主义理念。古代社会主义当然不可能是现代社会主义,正如计算机和大数据时代的社会主义不可能是古代社会主义。但古代社会主义思想与现代社会主义思想是相通的。《老子》说:“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人是世上最自私、贪婪的动物,赢家通吃。老虎吃饱了不再吃,但人永远不会“饱”,要“垄断”。但“天之道”则是“损有余而补不足。”所以,老子要求执政者要“损有余而奉天下。”

顺应中国小农社会既患寡又患不均的实际,在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的现实中,儒门弟子提出了“小康”方案:将整个社会塑造为暗含成员平等的“大家庭”;以家庭伦理为纲常规范全国上下,“家国同构”,使百姓在“家国”中以社区为单位互帮互助、损有余以补不足。这是中华“以德治国”的本源。儒门弟子不仅要塑造现实的小康社会,还要建构理想的“大同”社会:天下为公,货、力为公,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儒家天下大同的理想社会就是取消了私有制的共产社会,比马克思早了两千多年。

由于基本条件差异很大,当代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经历了如下三个阶段:

社会主义1.0版:“大锅饭”,基于一穷二白,国家安全缺乏保障;

社会主义2.0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基于庞大人口的衣食住行缺乏保障;

社会主义3.0版:“共同富裕”,基于6亿吨粮食、稳居世界第二的80万亿元产值。

在一穷二白、国家安全缺乏保障的条件下,大锅饭让中国人民团结,让国家强大。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则导致巨大的财富积累。辩证法告诉我们,解决问题的手段当然会制造新问题。我们只能在不断解决新问题中,在“否定之否定”中向前迈进。

今天,我们遇到的是生产过剩的危机。这个危机用什么解决?要让我国经济继续高速发展,追上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不可能仅靠少数人的“先”富,而必须提高全社会的人均能力和人均收入,靠公共服务均等化,靠社会领域的去市场化,靠全社会共同富裕。这是解决生产过剩问题的法宝,更是二战后欧洲、日本迅速从废墟中复兴的法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9 17:25 , Processed in 0.0130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