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不忘教诲,坚持斗争 —— 魏巍同志逝世十年祭

2018-8-22 21:2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6457| 评论: 1|原作者: 孙瑞林|来自: 红旗网

摘要: 革命没有死,革命不会死,资产阶级还需要无产阶级这个掘墓人去埋葬它们。魏巍同志,您播下的革命种子,已经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生根发芽;您的未竟事业,已经被千百万人继承着,发展着。
不忘教诲,坚持斗争
——魏巍同志逝世十年祭
2018.08.22 孙瑞林 来稿

5.jpg

敬爱的魏巍同志,您离开我们已整整10年了。

您走后,与您并肩战斗过的战友马宾、李成瑞、李尔重、邓力群、杨守正、韩西雅、刘日新等一批老同志也都一个个地到毛主席那里“报到”去了。您的夫人、革命伴侣刘秋华同志,也于去年追您而去。

1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是短暂的,但对于在漫漫长夜中追寻光明、探索真理、进行斗争的革命者来说,又不算短。这10年,比抗日战争多2年,相当于毛主席所说的他一生所干“两件大事”中的一件——文化大革命的时间。诚然,这10年的历史背景是与“两件大事”历史背景不能同日而语的。

在“两件大事”时期,我们的党是一个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党,一个革命的党、战斗的党,代表全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党,因而是一个朝气蓬勃、深受人民信任和拥护的党。更为重要的是,那时,我们党有一位非常英明睿智、非常伟大的领袖、导师和统帅——毛主席。而毛主席逝世后的40多年来,以上这些条件都荡然无存了。

敬爱的魏巍同志,您参加革命以后,跟着毛主席和共产党,经历了抗日战争,把日本侵略者打回老家去;经历了解放战争中,打倒了蒋介石的反动统治,您是新中国开天辟地的一名功臣。新中国成立后,您又经历了辉煌的27年。您为保卫祖国的万里江山,先后奔赴南北两大战场——抗美援朝战场和抗美援越战场,并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做出了新的贡献。特别是在文化和政治思想战线上,您用您手中如椽之笔,倾尽您的心血和精力,积极宣传战无不胜的马列毛主义,宣传党的光荣传统,歌颂人民领袖和英雄模范,歌颂社会主义的优越制度和美好前景,歌颂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您撰写了许多震撼人心、激发斗志的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时评、理论文章等优秀作品。您的代表作《谁是最可爱的人》,广为传颂,家喻户晓,激励和鼓舞了几代人。您的作品深入人心,影响深远。您是那么超群出众、出类拔萃。您的作品和您的精神,将永远彪炳史册。

常言道,善始容易,善终难。毛主席逝世后,资本主义复辟了,您又经历了山河剧变的32年。在改旗易帜黑云压城的日子里,许多人叛变了,许多人动摇了,许多人懵懵懂懂地被骗了,许多人自觉不自觉地跟着复辟的潮流跑了。而您,却没有随波逐流,没有随风摇摆,而是心如铁,志如钢,革命信念坚定,不改入党初衷,一以贯之,善始善终,做到了活到老,革命到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

正因为您没有跟着错误的潮流跑,而是挺身而出,进行抵制和斗争,所以,您受到复辟势力地仇视、打压和迫害,使您一度失去自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遭遇了坎坷的晚年人生。您的骨头是硬的。您没有低头,没有屈服,依然斗志昂扬,锐气不减。您的那句“继续革命,永不投降”,是那么震撼人心,大义凛然!您如陈毅元帅“冬夜杂咏”组诗中的“青松”所云——“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您就是这样一棵顶天立地、迎风傲雪的青松。您的战友李成瑞同志曾经著文赞您具有鲁迅的风骨,称您是当代鲁迅。您是当之无愧的。

正是在我们党和国家处于剧烈变动的特殊时期,作为您的学生和战友,我有幸与您相识、相处、共同战斗了10多年。这期间,我在您身边的工作中,耳闻目睹了您的喜怒哀乐,您那不平凡的晚年。您常使我联想起我国历史上那些志士仁人的古训和遗志:“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样的精神和形象,都在您身上得到体现。

在您逝世10周年即将来临的日子里,我又重温了您的部分著作和文章,您的教诲和您的音容笑貌,再次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敬爱的魏巍同志,您在晚年,十分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与党和国家的命运,在创作《东方》、《地球的红飘带》和《火凤凰》等长篇小说,出版十卷本您的《文集》外,您先后撰写了《话说毛泽东》、《在新世纪的门槛上》、《论毛泽东的晚年》、《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初探》、《晚年的思考》等许多雄文力作,它们是您的思想不断升华的代表作。特别是您在病床上的“思考”,您运用马列毛主义这个望远镜和显微镜精辟而透彻地回答了现实斗争中的“怎么看”和“怎么办”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我们知道,这些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来自于您长期革命经历和经验的积淀,来自于您对方方面面的调查研究,来自于您与众多同志的思想交流,来自于您对国内外阶级斗争形势的客观分析,来自于您对客观规律和发展方向的科学判断。这些文章和思考,是您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寄托着您对后人的嘱咐和期望。
魏巍同志,您生前嘱咐我们要“苦读马列,深入群众”,做彻底的革命派。

这是2003年12月,您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10周年所写的一篇文章提到的。

您在文章中写道:“毛泽东同志去世后,随着岁月的流逝和风云世态的变化,中国人民仍然深深地怀念着他。人们认识到,他不愧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中国人民永远引以自豪的伟大领袖和导师。他的伟大功绩和历史地位,如江河行地、日月经天,是任何人夺不走,扑不灭,也抹不掉的。”“在这位历史巨人逝世后,却遭遇了种种不幸。一种是,帝国主义者和国内的阶级敌人以及怀恨革命的分子,疯狂地掀起了否定贬低毛泽东的狂潮,并进而把中国人民建国以来创立的伟大功绩涂得一团漆黑,说得一无是处;另一种则不同,他们表面上仍部分承认毛泽东的历史功绩,也笼统承认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但却徒有空言,并不准备去实行,只是把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作为无害的神像供奉起来;除此之外,还有第三种,那就是新出现的假马克思主义。这种假马克思主义正像充斥市场的假货一样,尽管装饰着许多五光十色的马克思主义的词句,但却是毫无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气味的赝品。”“以上三种表现纵横交织,造成了人们思想上空前的大混乱。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戕害,自然是极其严重的。”

对于第三种表现的假马克思主义,您更是嗤之以鼻。在一次研讨会上,您说:“很多话想说。现在问题很多,最重要的是旗帜问题。本来毛主席在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上讲,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一直这样提。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所以也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后来,就逐渐发生了变化,加上了一些东西放在旗帜上,始终感觉到起了一点变化。是不是当了党的领导人就应该上旗帜?我们也承认你是核心,是领导,但是不是思想家、理论家,是什么层次的理论家?斯大林也没有与列宁比肩。官大就有真理吗?不在这个层次上,也得上这个层次吗?现在说不清是什么旗帜,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都丢掉了,只剩下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毛泽东旗帜网2003-10-10《李尔重、魏巍等老同志畅谈毛主席》)

在政治自由化和非毛化的思潮泛滥的时候,您在文章中忧心忡忡地写道:“多年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确实被虚化了,淡化了,大大地淡化了。不要说许许多多的人被无形的力量驱赶到钱眼里,对人民的命运漠不关心的人也为数不少,对马列的著作和毛泽东的著作,已经很少有人读了。据说,许多县团级干部甚至更高的干部,根本没有读过毛泽东的著作,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甚至在书店里买不到《共产党宣言》。我们想一想,为什么政治骗子和理论骗子能够大行其道?为什么假充马列的冒牌货能够畅行无阻?为什么一些很容易识别的谬论人们看不出来,反而让它们风头十足地流行?其原因不在别处,不学马列是最痛苦的教训。”(魏巍:《苦读马列,深入群众》)
2008年,您在《晚年的思考》中,再次提到:“十七大上他们把邓江胡思想作为独立的理论体系,指导思想已经砍掉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是在党章上提到了马列毛。如果不要这个帽子,他们就失去了合法性,自己也就站不住了。”您愤怒地斥责道:“他们的‘解放思想’就是三个抛弃:抛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抛弃工农大众,抛弃革命。他们现在依靠的是:依靠私有化和市场经济,依靠卖国主义和国内外资产阶级,依靠腐败的国家机器实行法西斯专政。”

面对背叛、污蔑、攻击马列毛主义的反动思潮,您一再嘱咐我们:“要把苦读马列和深入群众这两者密切联系起来。为什以要这样说?因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科学,它本身是战斗和实践性很强的东西。我们学习它不仅是为了认识世界,更在于改造世界。同时,我们也只有和广大工农群众——社会实践的主体结合起来,才能真正学到。仅仅在书斋里是成不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的。”

您对于那些颇有学问,“甚至大半辈子搞马列主义的人,却在社会的大变动中,反而摇身一变,站在反马列的阵营中去了”的人,很是鄙视。您在慨叹之余,还写了一首小诗嘲讽这种人:“寻章摘句老雕虫,口口声声奉马翁,一看城头旗色变,叛贼营中打先锋”。

您说:“不投身到群众之中,不同广大劳动者在一起真心奋斗,不管读了多少书,也是成不了马克思主义者的。”

魏巍同志,您不仅号召我们大家要“苦读马列”,而且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我在《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列毛主义——纪念魏巍同志逝世五周年》一文中写了这样一段文字:“魏巍同志的一生之所以能够站得高看得远,能够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做出杰出的贡献,是与他一生中酷爱读书、刻苦学习马列毛著作、自觉地用马列毛主义武装头脑、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自觉地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分不开的。我清楚地记得,在他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前几个月,在他身患癌症卧床不起、身上插满了管子、饱受病痛折磨的时刻,他依然手不释卷,依然如饥似渴地研读马列毛的著作。他读的最后一本书是列宁的《国家与革命》。”

我写道:“魏巍同志的读书生活是有着深厚无产阶级的感情和强烈追求真理的志向。一个人只有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把自己的生命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喜爱革命的理论,才会自觉地去马列毛著作中寻找革命的真理,寻找劳苦大众的解放道路,寻找战胜敌人的思想武器。”

我写道:“纵观魏巍同志一生的作品,可以说处处体现着他对毛主席的热爱和对毛泽东主义的忠诚。许多同志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改革开放以来为什么一些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人们,对马列毛著作没有兴趣?没有感情?他们为什么把马列毛主义拒之于千里之外,甚至还要大泼污水?其实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并不困难,因为这些人已经移情别恋,把兴趣和感情转移到资产阶级身上和资本主义道路上去了,虽然他们也大讲特讲学习的重要,甚至提出要建设所谓‘学习型政党’,但他们提倡的学习内容,是不包括马列毛主义的——有时偶尔也提上一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过是一带而过,装装样子而已,落脚点还是那个‘特别是’的邓三科;他们要建设的‘学习型政党’,也不是真正马列毛主义的政党,而是‘美国化’的资产阶级政党。”

学习马列毛主义理论,要有个好的学风。要真学,要学懂,要理论联系实际,要学以致用。列宁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典范,他领导苏联革命取得胜利。毛泽东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典范,也取得了领导中国革命的胜利。

在我们党的历史上,特别是在遵义会议以前,许多喝过洋墨水、去过马列故乡取过“经”的领导人,没少读马列的书,甚至对马列的主要著作能够倒背如流,可为什么他们却总是把革命引向失败而不是引向胜利呢?除了陈独秀、张国焘、王明等机会主义者属于阶级立场问题外,大多数人的问题是理论脱离实际,是教条主义,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读懂马列。正如毛主席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所批评的,他们是“只知背诵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中的若干词句”,“华而不实,脆而不坚”,“徒有虚名、并无实学”的人,所以,这些人成不了气候,领导不了革命。

在您身上,就没有这些旧知识分子的毛病。您一贯倡导并身体力行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真正学懂、弄通、会用、用好的好学风。

长江后浪推前浪,革命自有后来人。您对年轻一代,总是寄予很大的希望。您深情而乐观地呼吁:“我们的好同志,特别是关心祖国命运的青年同志,要认真读一些毛泽东的著作和马列的基本著作 。”您说:“我高兴地听到,近年来有些大学里,一批很有志气的青年,发出了‘寻找毛泽东’的呼唤,并且对马列著作和毛泽东著作埋头苦读了。据说他们的学习很有效果,有些人已经读完了《资本论》。他们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和信念,以至观察社会问题的眼光,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些使我从内心里感到高兴和振奋。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魏巍《苦读马列,深入群众》)

这10年,一方面,修正主义的路线没有改变,在背离马列毛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另一方面,您所颂扬的“毛泽东热”在一浪高过一浪。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修正主义的反动面目,越来越多的人在苦读马列毛,寻找真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革命斗争的洪流中。应该让您高兴的是,一批高等院校毕业的大学生,已经走上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他(她)们中,有一位叫沈梦雨的姑娘,大学毕业后,主动走进工资微薄又苦又累的打工者队伍中,在资本家的工厂里,她与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同甘苦、共命运,并在生产劳动第一线,为维护工友们的权益,挺身而出,向不法资本家及其保护伞的权力部门展开斗争,成为工人们维权的组织者和代言人。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老王3235 2018-8-23 02:39
怀念魏巍同志,学习魏巍同志的永不变色的革命精神。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1-21 18:55 , Processed in 0.0121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