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美国媒体和智库以研究为名、行威慑之实

2018-8-24 21:5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031| 评论: 0|原作者: 尹建杰 |来自: 察网

摘要: 尽管战争很难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中美之战对双方甚至全世界都是一场灾难,需要共同努力竭力遏制。中国在战争中将遭受损失,但由于道义、体制等方面的优势,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国家实力将逐步回升。

“与中国开战”——美国媒体和智库以研究为名、行威慑之实

尽管战争很难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中美之战对双方甚至全世界都是一场灾难,需要共同努力竭力遏制。中国在战争中将遭受损失,但由于道义、体制等方面的优势,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国家实力将逐步回升。美国同样会遭受严重削弱,当战争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其国家实力将不足以维持现有全球霸权体系,国际上其他力量将趁机改变世界格局。当美国从战后恢复后,世界已经改天换日,此时美国只能龟缩回美洲一隅,从此再与全球霸权无缘。从某种程度上说,假如中美不幸发生大战,中国损失的是时间,美国丢失的是霸权。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与中国开战”——美国媒体和智库以研究为名、行威慑之实

今年上半年,网上爆出一篇《与中国开战——想不敢想之事》。这是美国兰德公司2016年给五角大楼提供的报告,全面推演了从2015年至2025年间中美军事冲突的各种结果。报告全长四万多字,笔者耐着性子读了两遍,发现前前后后大多是车轱辘话,看起来好似论证严密,结构严谨,有数字、有图表,让人不明觉利,但概括起来只有两层意思:一个是尽管中国综合实力挺强,军力也在逐年提升,但中美开战,最终吃亏的会是中国,美国受影响不大。另一个是中美都应加强对战争力量的政治控制,极力避免发生战争。当然,双方避免战争的原因不尽相同,中国是为了避免国家遭受毁灭性破坏,而美国是为了避免军事、经济损失和对相关国家和地区造成影响,因此,中国应尽量减少与美国对抗,美国在强化战争控制的同时还应加强军力建设,提高威慑能力,避免让中国觉得有信心在一场高强度战争中占上风。

报告的结果看似客观、实在,也和当前社会上某些论调相一致,但真的会是这样吗?中美大战是一种假设,兰德公司作为世界知名的顶级智库,却搞出了这样一个并不高明的报告,美方在中美贸易战渐次升级的时候又将其抛出,其目的和意义不言而喻,已有许多媒体进行了解读。

中美之间会不会发生战争?可能性也许很小,但我相信,两国军方对此一定有充分的方案、预案和相关计划,其具体内容同兰德报告肯定大相径庭,只是作为知晓秘密的专业人士,不方便也不允许出来进行回应。不过,作为既关心国防又不从事相关领域工作的民间人士,根据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和理解,受兰德报告的启发,从个人角度对中美战争进行一下预测却也无妨。当然,这种纯粹个人的分析同兰德报告一样,也和真正的作战方案和战争发展进程风马牛不相及。

一、美国对中国发动战争的可能性正逐步加大

本文的主题是预测与美国开战的结局,文章的前提就是假设中美发生战争,从结构上看不应该再赘述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但近年来国内泛和平主义思想泛滥,贸易战这样的事实也无法使其警醒。因此,从逻辑上讲应该将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进行简要论述,否则,天下太平,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就像“中美国”,自己怎么会跟自己打仗?

(一)美国正有计划地拆除避免中美战争的防护墙。近几十年,虽然国际形势波谲云诡,但在中国领导层的精心运筹、坚强领导下,经过全体中国人民的不懈斗争,我们获得了较长时间的和平发展,综合国力有了很大提升。以至于有人产生了我们可能一劳永逸安享太平的错觉,因为小国不敢同我们打,而美国这样的大国又同我们有着紧密深厚的经济联系而不可能和我们打,打我们就是打他们自己。中美间巨大的经贸往来被誉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有了这块“压舱石”,中美就不会开战。

从过去到现在,这种观点一直很盛行。许多人认为中美虽然存在利益冲突,但在日益纠缠复杂的经济联系中,具体问题的摩擦会被巨大的经济合作力量所化解,中国可以在长时间的经济较量中,凭着节俭和勤劳,用化骨绵掌的手法将美帝赶下霸权地位,潜移默化地实现中美权力交接。在理想状态下,这种想法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但这么简单的道理,美国人不可能不懂。现在,他们要搬掉这块“压舱石”了!他们向中国发起了贸易战。美国发动贸易战从经济到科技有许多企图,各种媒体已经作了太多的阐述。各有各的道理,但从军事上看,美国此举无疑是要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铲除向中国动武的障碍,尽量保持对中国实施军事行动的自由。

(二)维护大国和平的核武平衡体系正被美国打破。中美之间不可能开战的另一个理由是:中美都拥有核武器,核武器大国之间不可能发生战争。此言确有一定道理,冷战期间美苏对抗那么激烈却没有发生战争,与恐怖的核平衡制约有很大关系。但这种状态正被美国改变。今年2月3号,美国国防部发布《核态势审议报告》,这次报告一改裁减核武器的传统做法,对核武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要求美国政府研发新型核武器,对陆海空三类核武器进行全面升级,并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提高核威慑力。

美国强化核武一小步,世界和平发展后退一大步。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动作,连美国内的媒体和专家认为,特朗普政府此举扭转了核武器在国家防务中的战略地位,改变核武器“最后手段”的定位。当美国的核武器改造完成之后,核武器平台的反应能力和打击速度将极大提高,使用核武器的道义阻力大大减少,美军的核武优势将在未来战争中得到切实发挥,核武器将由特殊的和平武器转变为真正的毁灭性武器。美国拥有了更多的杀人利器,其动武的冲动将更加强烈。

(三)美国的精英集团对中国的定位已经发生改变。这个观点已经广为流传,一些专家根据自己和美国高端人士交流的实际情况,得出了这个观点,应该是切实可靠的。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体验和认知。作为了一名基层群众,笔者既没有去过美国,也没有海外关系,更不认识美国的高端人士,认可这一观点只是基于一个普通人的认识和判断。

美国对中国的防范和遏制由来已久。除了上世纪新中国刚建立时的敌对关系,其后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基本上是遏制与接触相结合,其关系基本上可以描述为“竞争性伙伴关系”。近两年,这种关系正逐步发生改变。去年特朗普发布了他上台后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称中国是意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国家”,是美国面临的3个主要挑战之一。

如果特朗普的报告有国内政治因素的影响,那么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近两年提出的“联俄抗中”则更能说明问题。基辛格是世界顶级的政治和经济人物,是中美关系发展的推动者之一。他同历代中国领导人都会过面,从中国这个巨大的舞台和市场上获得了极为丰厚的报酬,包括荣誉和财富。只要不是认识上发生彻底改变,基辛格是不可能放弃蕴藏在中国的巨大机会。但是,基辛格变了,他现在不为中美友好奔走呼告了,他呼吁“联俄抗中”。他是一个坚定的现实主义者,不可能被所谓的爱国主义冲昏头脑,唯一的可能是他嗅到了某种气味,感觉到了某种深刻变化:美国的精英们集体转向了,于是他也改变了。

(四)美军建设方向已由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向大国军事竞争转型。“9·11”之后,美国企图借反恐之名,重塑国际秩序,树立美国世界霸主的绝对权威地位,其军队建设的也确立了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转型方向。很明显,美国的这个战略已经彻底失败,目前其战略已经转向大国竞争,军队建设也开始重新转型。美军的战斗条令早已删除“多样化军事任务”这一概念,军队建设重回大国竞争轨道,核武器和常规武器发展持续发力。

美国《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总额约7000亿美元,是自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以来金额最高的国防授权案,涨幅创10年来新高。本月13日,特朗普签署了2019财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总额7160亿美元,又创新高。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副总统彭斯、国防部长马蒂斯等密集表态,美军要建立第六军种“太空军”,以确保美国在太空中的主导地位。

美国花大钱搞这些武器不单是给人看的,肯定是想要搞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至少要把花出去的钱挣回来。当今世界,值得美国大张旗鼓竞争的,只有中俄两国。其实,与中国开战的思想在美国军界精英中十分流行。美国现任驻韩大使、原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就曾多次叫嚣,美军要准备“今夜开战”!“在南海武力对抗中国”。

二、中美战争的相关分析

兰德报告认为未来中美战争将是四种类型:短期低强度型、长期低强度型、短期高强度型以及长期高强度型。该报告还列举了五个可能演变成中美暴力冲突的情况,基本囊括了当时中国周边的热点,突出了中国的进攻性、主动性,美国则以“和平解决争端”、维护“公海自由”以及受共同防御条约制约而被动卷入。

其实事实正好相反。中国由于自身发展需要,同时受积极防御国防政策的指导,会尽全力维护周边的和平稳定,决无主动挑事的可能。因此,未来中美之间若真的发生战争,无论因何原因,是何类型,必定都是美国挑起并强加给中国的。换言之,中美战争,开战的主动权在美国。

囿于知识和视野所限,本文因陋就简将中美战争分为小打、中打和大打三个等级。

(一)小打:美国“误击”式偷袭、中国对等还击的闪击战。设想美国因为其自身政治制度、经济政策、产业结构等原因,国内经济增长乏力,国际上经济霸权政策越来越吃力,美元吸血全球的招数左支右拙,对中国或其他国家发动的经济战陷入僵持,或者剪全球“羊毛”遇到阻力。这时候,美国为了转移视线,给经济战增加变量,但又不想扩大军事冲突的规模和范围,可能会以“误击”为借口,对中国南海战略支撑点、海外军事基地或者冲突战乱地区的中国利益攸关区进行偷袭。中国军队可能根据预案迅即反应,坚决对等还击(也可能根据战略需要进行其他应对),在控制战局后严阵以待,引而待发,然后双方通过谈判或以其他方式继续博弈。

闪击战发生之后,双方的军事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战争本身的成败对国家利益影响微乎其微,由战争而引发的民意动荡、地区冲突隐患、金融风险等则是双方关注的重点。闪击战应对好了,可以成为撬动对方战略的杠杆,应对失措,则是扇起风暴的蝴蝶翅膀。闪击战,功夫在战外。

(二)中打:美国空海一体“碰瓷”、中国坚决维护权益的陆海空联合狙击战。设想当美国自身矛盾持续激化,全球霸权政策难以为继,感觉在以它自己为主导建立的国际秩序中“越来越吃亏”时,而中国则在现有国际秩序中获得了逐步发展,在国际交往中积极倡导公平正义,和其他国家一道共同抵制美国的霸权主义。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企图打破现有国际秩序,重建国际和地区均势,但当政治、贸易、金融、军事威慑等手段用尽后仍未如愿时,动用其超强的武力便是唯一选择。

届时,美国可能借“闪击战”升级战争规模;或者以“维护航行自由”的借口,向中国发起军事攻击;甚至直接策动台独势力宣布台湾独立(从当前形势分析,这种可能很大),当大陆被迫以武力收复台湾时,美国借口协防台湾、非法驻台人员物资受到攻击等理由,向中国实施海空联合攻击。中国综合运用多军兵种联合力量,坚决予以还击,维护领土主权核心权益。

美国对中国发起“中打”,既想以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打断中国发展趋势,又想保存重建霸权秩序的实力;而中国在坚决维护自身正当权益的基础上,还要保持继续发展的力量和资源。因此,双方在竭力取胜的同时会尽量控制战争规模。美国不会进攻中国东南沿海发达城市、民生目标、能源和交通枢纽等,中国也不会攻击美国本土和其他战区的未参战军事力量,并尽量避免攻击美军驻相关盟国的基地。尽管中国军队现代化水平与美军存在一定差距,但占有地利、人和之便,因此在战争中与美军将互有输赢,双方的军事损失都不会伤及核心能力。此时,在区域内国家和国际和平力量的斡旋下,双方可能转入谈判或其他博弈方式。

如果中国在战争前期,针对台独或其他侵害中国权益势力的作战行动发展顺利,美国在与中国进行一段时间的军事相持之后,可能通过谈判承认有关权益,而中国也会尊重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和话语权。如果中国在前期的军事行动陷入僵持,不但领土主权权益可能受损,还将引发其他领域的利益损失。

(三)大打:双方渐次升级的整体战。设想中美在“中打”的军事相持过程中,由于双方对取得军事胜利的期望高于实际,不断加码行动的规模和范围,最后升级为中美终极大战。作战范围涵盖太空、电磁、陆地和海洋,作战手段除了军事,还有外交、经济、法律、舆论、心理等。

大战中,双方动用核心能力互相攻击,双方的军事和综合力量都受到重大削弱。中国重要的经济、政治和民生目标都将受到美国攻击,大部分对外贸易通道被美国封锁,国民经济受到严重影响,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国内其他安全领域可能发生连锁反应,但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举国同仇敌忾,社会和各项制度基本保持稳定。美国的各类重要目标也将遭受攻击,尽管之前已经基本摆脱了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但其来自印太地区的基础生产资料和生活品仍受到严重影响,国民生活质量严重下降,社会阶层撕裂,各种政治势力相互对立,政府权威受到严重影响,随时可能垮台。同时,由于美国综合实力受到巨大削弱,其全球霸权体系开始坍塌。

需要指出的是,兰德报告认为在中美大战中,日本等盟国会加入对中国的进攻,这一期望很可能落空。由于有共同防御的协议在,在中美“小打”“中打”时,日本可能有个姿态,做做样子,但是“大打”之时,日本等国绝对是要观望的。日本知道,真正阻碍它成为“正常国家”的,就是美国。美日之间的战略利益是互相冲突的,两国之间存在深刻的战争仇恨,日本每年都举行遭受原子弹轰炸纪念,直到现在,许多日本学者还认为二战后的远东审判不公平,因为只审判了日本的战争罪行,而美国使用原子弹的罪行却未得到追究。日本对美国的谦卑只是表面文章,它一直在等待机会。

三、中美开战对双方都是一场灾难,媒体和智库不应宣传和炒作战争,更不应以研究为名、行威慑之实,以免误导决策,引来横祸

战争是人类相互斗争的最高形式。有时候战争能决定一个民族或国家的生死存亡,人们在战争中往往无所不用其极(现在除了核生化武器之外),影响战争胜负的因素多种多样。西方最负盛名的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认为:“战争于其客观的性质上是从属于盖然性的”。因此,对一场战争进行预测是非常难的,哪怕双方实力看起来非常悬殊。在传说和以往的战例中,一颗马钉、一只宠物猫,都可能成为决定战争胜负的偶然性决定因素。同时,双方作战人员的军事技能、战斗精神以及指挥员的敏锐性、洞察力、领导力和意志品质,都将对战争结局产生重大影响,而这些恰恰是无法进行量化比较的。

尽管战争很难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中美之战对双方甚至全世界都是一场灾难,需要共同努力竭力遏制。中国在战争中将遭受损失,但由于道义、体制等方面的优势,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国家实力将逐步回升。美国同样会遭受严重削弱,当战争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其国家实力将不足以维持现有全球霸权体系,国际上其他力量将趁机改变世界格局。当美国从战后恢复后,世界已经改天换日,此时美国只能龟缩回美洲一隅,从此再与全球霸权无缘。从某种程度上说,假如中美不幸发生大战,中国损失的是时间,美国丢失的是霸权。

战争的最终目的是缔造和平,军队的根本职能是维护和平,而不是侵略和掠夺。中美之间尤其是两军之间应加强战略沟通,释解敌意,为世界和平做出应有贡献。

【尹建杰,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5 15:28 , Processed in 0.02053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