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37天已到,立即无罪释放全部深建会工人和支持者

2018-9-3 22: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795| 评论: 0|原作者: 声援团|来自: 红旗网

摘要: 愈是这样,正义的人民就愈是看清黑恶势力的心虚害怕;愈是这样,声援的同志就愈坚定营救全部工人和支持者的决心!新的联名已经发起,每位英勇的战士都时刻准备扛起红旗、继续战斗!
37天已到,请立即无罪释放全部深建会工人和支持者!
2018-09-03声援团

1.jpg
人民胜利今何在,满路新贵满目衰。

今天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73年过去了,无数革命先烈和劳动人民为反抗帝国主义、反抗压迫剥削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人民共和国,现在却上演着广东地方黑恶势力为非作歹,镇压组建工会工人、打击报复其支持者的闹剧。为建设繁华的珠三角付出青春血汗的工人们身陷囹圄,不知何时可以等到公正法治的对待。

新华社官方微信还在今晨纪念抗战胜利日的文章里,颂扬东北抗联八位女战士高唱《国际歌》投入乌斯浑河的壮烈事迹;而在深圳龙岗区看守所狱警的耳中,建会工人高唱的《国际歌》却是要煽动造反的反动歌曲。身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深圳出此毫无政治觉悟和做人底线的反动警察,我们的工人同胞惨遭殴打和刑拘也就不足为奇了。

识破黑势力本质之后,便须冷静沉着、团结一致,有理有力地声援和营救。今天距离7月27日已过去整整37天了,37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最长刑事拘留期限。声援团和所有关注支持的人士要求广东、深圳和坪山公检法有关部门立即无罪释放全部被捕工人和支持者!

现在,还有4位英雄工人余浚聪、米久平、刘鹏华和李展仍未被释放。刘鹏华的妹妹已于今日收到他被正式逮捕、关在深圳市第二看守所的通知,阿英也于前天收到丈夫李展近期可能要被庭审的消息。此外,其他10位一直未被释放的工人已被遣返回原籍,一直遭到当地黑势力骚扰限制。

“7.27”之后,还有很多支持建会工人的正义人士也被非法逮捕。

被新华社造谣污蔑为“境外势力”的深圳龙岗打工者中心工作人员————付常国、黄广南,也先后以所谓“寻衅滋事罪”于8月10日和13日被刑拘,现在深圳第二看守所内。

“8.24暴力清场”中,左翼青年岳昕、顾佳悦、徐忠良、郑永明、杨少强,释放工人兰志伟、唐向伟、尚杨雪,媒体人士尚恺,社会正义人士、维权工人吴海宇、胡平平        ……在被广东警方挟走后便杳无音讯。

自7月23日以来,来自建会工人、声援团、老干部和老同志、全球知名学者、高校左翼青年等的一封又一封情真意切、证据确凿的公开信发出,引起一波又一波社会舆论的轰动;可是,一位又一位有责任、有担当的正义人士的呼吁一次又一次地石沉大海、有去无回。

“7.27大抓捕”,8.11夢雨被绑架,“8.24暴力清场”,9.3刘鹏华被正式逮捕……广东、深圳和坪山政法系统中的黑恶势力已然是要彻底地在与人民为敌的路上走到黑了。

冷落懈怠、暴力镇压能吓退不屈不挠的建会工人和所有支持者吗?

不,不能!愈是这样,正义的人民就愈是看清黑恶势力的心虚害怕;愈是这样,声援的同志就愈坚定营救全部工人和支持者的决心!新的联名已经发起,每位英勇的战士都时刻准备扛起红旗、继续战斗!

联署发起《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8.24被暴力清场事件”的公开联名抗议书》的张圣业、陈可欣同志被地方警察“跨省追捕”,严梓豪同志便继续扛起红旗发动联名!

7·27被捕工人代表刘鹏华:为工友掏心窝,为工友建工会

2018-09-03声援团

编者按: 今天,是7·27佳士建会工人被捕的第37天,我们要求,立刻无罪释放佳士建会工人代表刘鹏华、余浚聪、米久平及声援工友李展!昨天有消息传出来,李展即将被开庭审判,这场非法的审判,人民群众绝不支持、坚决抵制! 今天,工友再发文,讲述工友们心中的刘鹏华,华仔。黑恶势力用暴力吓不倒我们,就想尽一切办法,试图诋毁我们的工人代表,但事实证明,他们的尝试是徒劳的! 全中国、全世界的正义人士都会斗争到底,直到工人代表胜利归来!
2.jpg
我的好哥们刘鹏华出生于陕西省白水县一个贫困的小山村。白水县偏偏很缺水,许多人一辈子只洗两次澡,一次是出生,一次是结婚。

小时候,鹏华常常和父亲一起,走十几里山路去背水。为了减轻父亲的重担,他还没有挑子一半高的时候,就抢着要背水了。他刚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回挑着满满两大桶水回家,已经走了一多半的山路,结果不小心被杂草绊倒了,水洒了一地,他看着空空的桶,哭了起来。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可他还是不敢回家。

这时,同村的一个大爷背着水走过来了,他扶起鹏华,把自己的水倒进鹏华的桶里,一边说:“娃呀,都不容易啊,没事啦,回家去了啊。”

鹏华说,他直到现在,都好想当面和大爷说一声谢谢,但可惜,他们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了。

鹏华第一次坐火车,是考上城里师范学校的时候。

虽然只是一个专科院校,但是对于整个村子来说,是非常稀罕的大学生了。

出发的前一天,村民们当天都没有洗脸,每家都节省出一瓢水,倒在一个大木盆里,让鹏华痛痛快快洗了个澡。

“我当时搓澡的时候,真舒服啊,那么多泥卷,翻滚着就掉下来。我就在想,以后毕业了,一定不会忘了乡亲们,一定要报答大家。”

乡村的经历让鹏华从小就明白,物质的贫瘠无法打败劳动人民,因为劳动者,是最懂得相互扶持的,只要抱在一起,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所以,鹏华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最懂得如何照顾别人,就像一个善解人意的大哥哥,大家都亲切地叫他“华仔”。

来到坪山工作以后,我们几个朋友会偶尔出去玩。华仔最喜欢去海边,不管在哪,他总是对有水的地方情有独钟。

但是,为了能让我们其他朋友玩得尽兴,他常常让其他人先下水去玩,自己留在岸上帮大家看管东西。不论哪一次出游,他也总会默默准备好大家需要的东西。

有一次,我们刚下了车,有一个工友想上卫生间,但到处找不到卫生纸。这时华仔就笑呵呵地从左边的口袋里掏出纸巾,这时另一个工友走过来,说感觉有点晕车了,他又笑呵呵地从右边口袋里掏出晕车药,我们大家便开玩笑说,“你原来是个哆啦A梦呀!”

认识华仔的人都知道,华仔对所有的工友,都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好。

有时下班以后突然下雨,如果有大姐没带伞,他就会把自己的伞给大姐,自己淋雨回去。还有一次,和华仔一条产线的一个大姐,因为常年在噪音环境工作没有防护,耳朵听不见声音,手术住院了。华仔对妻子伍双说,那个大姐之前一直想邀请他去家里吃饭,就是一直上班没机会,理应去医院看看她才是。伍双知道他的产线上请假很困难,便让他好好和老大说说,给个短假。

结果,产线老大没有准假。伍双想了个办法,“要不然,你就还是加班吧,我去看大姐,是一样的。”

但是华仔说:“加班本来就是自愿的。批不批是他的事,加不加班那是我的事。大姐平时很照顾我,我不会因为几个小时的加班费就不闻不问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华仔在佳士厂里人缘很好,不管跟哪个小兄弟还是大姐提起他,大家都能马上想到“啊,就是那个生产部的小刘啊”。

但是,华仔的心里始终有一块大石头,是怎么也放不下的。多年来在不同厂里面的打工经历告诉他,就算是一个人再热心、把24小时都用来帮助他人,但是工友有成百上千,工友的困难有成千上万,只靠一个热心人无论如何也解决不完的。

就比如,华仔给我们讲过他曾经在一个厂里的经历。那个厂不给工人缴纳住房公积金,也不按劳动法的标准算加班费,算下来一个月要少上五六百元钱,工友们都敢怒不敢言。他就和几个工友一起去找劳动部门,找工厂老板对质。在他们的坚决斗争下,厂里把住房公积金交了,也把少发的加班费都补给了工人,但最后,他们几个带头要钱的工友,还是被厂里强行开除了。

就在华仔刚刚被开除以后,一个和他同车间的大哥突然受了很严重的工伤,大哥在操作冲床的时候,实在是太累太困了,一个不小心,手被冲床压到,鲜血直流,险些就没有了半只手掌。但是,工厂竟然在大哥养伤期间,不给他发工资,还说要和大哥解除劳动合同!

虽然厂里说的是,我们先解除了劳动合同,等下个月再重新签,你还是我们厂的员工。但这样一来,大哥的工龄就要从零算起,很多保障都要打折扣了!

大哥就去找华仔帮忙,想让华仔帮忙想想办法,一块和厂里去协商。结果,华仔因为已经不是厂里的员工,老板不给他任何见面交流的机会,去找劳动局,劳动局也说和他没有关系,只能让大哥一个人去协商。

可惜,那个大哥寡不敌众,承受不住厂里施加的压力,还是妥协了,和厂里解除了劳动合同。

这件事情带给华仔很大的打击。

“我在厂里,工友们还有人护着;我不在了,工友们又要叫人欺负,这怎么是个办法呢!”

华仔说,至今回想起这件事情,他的心都会突然一疼。但这也更坚定了他要为工友谋福利的方向:工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工会!

如果当初,工人们有自己的工会,就算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大哥还是可以从工会那里获得帮助;就算自己一个华仔不在了,可还有更多的华仔,继续给大哥维护权益!

后来,华仔就来到了佳士公司。佳士对工人们的压榨,与他见过最黑的厂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首先就体现在罚款制度以及各种各样的霸王制度上面,根本就不拿工人当人。

平时不知道自己什么不经意的行为,触犯了“佳士十八禁”,就要被罚二三百元;平时大家已经筋疲力尽,就指望着周日睡个懒觉,厂里还要强制徒步十公里,而且不许请假!

可是,如果要还是像以前一样,靠大家今天抗议罚款、明天抗议徒步,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被厂里穿小鞋、抹黑、开除。同样是7·27被捕工人代表余浚聪,因为在微信群里对强制徒步表达抗议,就直接被“五天八小时”了,厂方剥夺了他加班的权利,而且很快就把他违法开除了!

华仔担心,这样一来,那他在上一个厂的经历,岂不是又要重演吗?

一切又都指向“工会”。工会,只有工人兄弟自己选举的工会,而不是只有高管、经理参加的工会,才能更长久地、有力地、较为彻底地解决工人的问题!

说干就干,很快,华仔要建立一个工会的想法,就得到了龙田街道总工会的支持。虽然他们现在自己为了逃避责任,把自己摘干净,说自己从未支持佳士工友建工会,但当初,就是他们指导了华仔、久平等工友,告诉他们要去和厂里沟通,结果遭到了佳士厂的蛮横抵制。

龙田街道总工会面对厂里蛮横的态度,大气都不敢出,但是他们告诉工友,你们可以先发展一百名工友入会,再选出筹备组。

于是,华仔、久平等工人代表就按照他们的指示去做了!

建会得到了佳士工友们热烈的支持,不到三天时间,就有八十多名工友愿意参加工会了!有那么多意见要提的工友们,那么多困难要解决的工友们,多么盼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工会啊!

可是,佳士公司的老板、股东们,他们怎能容忍工人们建立一个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他们撕下自己“关爱员工”的虚伪面具,使用了最下三滥的手段,雇佣黑社会,殴打我们的工人代表,把久平直接粗暴扔出了厂门外!

臭名昭著的佳士嫖客、对工人向来心狠手辣的副董事长夏如意,居然指着华仔的鼻子骂道:“王八蛋,我还想扇你几个耳光呢!”

工友们啊,人民啊,你们听听,这就是一个上市公司领导人的嘴脸!

这就是所谓社会上流的、最有教养、最有素质的成功人士!

紧接着,就是扑面而来的污蔑、流言,他们说,工人代表们是用消防的名义骗工友加入工会!

他们说,工人代表们因为打架斗殴被厂里开除,发泄不满,借故闹事!

你们以为掌控着媒体,就可以胡乱编造,可是,你们哪一条敢当面站出来对质?

余浚聪、刘鹏华、米久平……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人,你们敢不敢让厂里的工友评论评论?

你们依靠暴力的手段,也许可以得意一时,但工人建立工会是历史的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今天建不成,明天还要建!今天抓走一个华仔,明天千千万万个人都会成为华仔!
工人,迟早都要拥有自己的工会!

你们抓走了全心全意为工友服务的刘鹏华、余浚聪、米久平、李展,工友们越是想念他们,也就越痛恨你们,大家不但不会被你们吓跑,反而会更加团结起来,共同迎接我们亲爱的工人代表胜利归来!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1-18 23:17 , Processed in 0.01388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