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毛主席与斯诺的友谊

2018-9-9 23:1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084| 评论: 0|原作者: 胡新民 |来自: 察网

摘要: 2018年1月31日,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发布消息称:有这样一本书,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发行量超过270万册,单本码洋过亿。这本书在面世80年之后,再度不可思议地火了起来。

“中美两国总要建交的”——纪念外交大师毛泽东

1965年1月9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再次访华的斯诺。此前斯诺的参观,看到中国已经基本走出了困难时期,各条战线上都呈现蓬勃旺盛的气象,特别是还成功爆炸了原子弹,心情很激动。但他又为中美两国人民的多年的分隔而感到遗憾 毛泽东在回答斯诺关于中美关系的问题时,充满信心地说,历史的各种力量最后也必然会把两国人民再拉到一起来;这个日子一定会到来。毛泽东还强调指出,只有美国军队入侵中国,才会发生战争。如果他们来,他们也确实不会得到很多便宜。美国领导人大概也会知道这一点......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中美两国总要建交的”——纪念外交大师毛泽东

2018年1月31日,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发布消息称:有这样一本书,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发行量超过270万册,单本码洋过亿。这本书在面世80年之后,再度不可思议地火了起来。

这本书的书名叫《红星照耀中国》,又称《西行漫记》,作者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

斯诺于1928年来到中国从事新闻工作。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后,他作为第一个外界记者亲赴陕北红区采访共产党领袖人物,写了大量有影响的通讯报道。由于这些通讯报道都是出自于他亲自采访得到的第一手资料,不带政治偏见和党派色彩,因而得到中外读者的信任。

1936年7月至10月,毛泽东在陕北保安多次会见斯诺,与其畅谈。毛泽东的谈话内容,还有斯诺同其他中共领导人谈话的内容,都通过斯诺的笔端,传到了西方世界,让美国人乃至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的人们,了解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事业。

毛泽东7月15日第一次正式会见斯诺的时候,首先谈到的是关于苏维埃政府的对外政策。因此可以说,这次谈话,开创了中共同美国合作的新局面,也开启了中共早期的“公共外交”。

斯诺根据他在红区采访的内容写成的《红星照耀中国》一书,于1937年10月在伦敦出版,一问世便轰动世界,在伦敦出版的头几个星期就连续再版七次。世界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一部杰作,标志着西方对中国的了解进入一个新时代。1938年7月,美国出版了该书的修订版,美国人民争相传阅。时任美国内政部长的哈罗德.伊克斯读后即推荐给罗斯福总统。罗斯福也被这本书所吸引,他先后3次接见了回国的斯诺,向斯诺了解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和八路军、新四军的情况。罗斯福对斯诺说,“我觉得这样的人会赢得战争的!”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英国伦敦大学对新解禁的莫斯科共产国际的档案材料的进行了研究,研究指出:(红军)与斯诺相遇不是偶然的。那年(1936年)春天,毛曾经让上海的地下党找一个能发表作品的外国记者和一个医生。经过慎重考虑,毛邀请了斯诺,因为斯诺具备多方面条件:他是一个美国人;他为具有影响的《星期六晚邮报》和《纽约先锋论坛报》写稿;并具有同情心。斯诺1936年7月进入红区,同行的还有黎巴嫩裔美国人马海德医生,他的药箱里装了许多机密文件……

“中美两国总要建交的”——纪念外交大师毛泽东

毛泽东与斯诺在天安门城楼

1960年6月28日至11月15日,斯诺回到了他阔别已久的中国,这是他对新中国的第一次访问。当他亲眼目睹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的中国时,感慨万千。10月22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亲切会见了斯诺,并与之进行深入交谈。

话题由叙旧转向中美关系。毛泽东说:“......我们两国的关系不正常。新闻记者和双方人员往来不是还没有解决吗?”毛泽东在这里指的是,此前中国一直希望中美两国的记者能够互相访问,但美方开始是既不许中国记者去,也不许美国记者来。后来又同意美国记者来,却使中国记者得不到互惠去美国。

在谈完了台湾问题、新中国进入联合国问题、美国对中国的经济封锁问题和核武器等问题后,毛泽东说:“不管美国承认不承认我们,不管我们进不进联合国,世界和平的责任我们是要负担的。我们不会因为不进联合国就无法无天,像孙悟空大闹天宫那样。”毛泽东以坚定的语气表示,“我们要维持世界和平,不要打世界大战。我们主张国与国之间不要用战争来解决问题。但是,世界和平不但中国有责任,美国也有责任。”

在谈话中斯诺还问:你还想到黄石公园和密西西比河游泳吗?毛泽东道:我当然还想去。我想你不会反对,但华盛顿方面不会同意。斯诺又问:如果他们同意呢?毛泽东高兴地说:如果那样,我可以在几天之后就去美国,完全像一个游泳者。我们不谈政治,只在密西西比河游泳,并且在河口游游而已。

毛泽东对美国的这种诚意,实际上在此前的周恩来与斯诺的谈话中就已经表露出来。周恩来说:中美关系的解决办法最终会找到,它只是时间问题。中美两国人民之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而友谊则是长存的。

遗憾的是,当斯诺回国后将周恩来的谈话一字不漏地在美国著名杂志《展望》刊登出来后,竟然没有得到美国方面的丝毫的积极回应,得到的只是华盛顿某些人士的抨击。

这种结果或许已在毛泽东的预料之中。他深知中国实力还不够,特别是代表工业和科技水平的原子弹,“没有它人家就说你不算数”。所以崇尚实力的美国可以对中国发出的和解信号不屑一顾。

1964年10月16日,中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美国被迫接受了一个新的核大国已经崛起的事实。美国朝野要求政府修改僵硬对华政策的呼声开始高涨。

1965年1月9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再次访华的斯诺。此前斯诺的参观,看到中国已经基本走出了困难时期,各条战线上都呈现蓬勃旺盛的气象,特别是还成功爆炸了原子弹,心情很激动。但他又为中美两国人民的多年的分隔而感到遗憾。

毛泽东在回答斯诺关于中美关系的问题时,充满信心地说,历史的各种力量最后也必然会把两国人民再拉到一起来;这个日子一定会到来。

毛泽东还强调指出,只有美国军队入侵中国,才会发生战争。如果他们来,他们也确实不会得到很多便宜。美国领导人大概也会知道这一点......

斯诺问:“您认为中美关系真的有改变的希望吗?”

毛泽东肯定地回答:“我看有希望,不过需要时间。”

在告别的时候,斯诺说他可能会见到约翰逊总统,问毛泽东有什么口信要捎给他。毛泽东回答:“不需。”

毛泽东知道在当时中美关系不可能马上得到改善。其中最主要原因是1964年8月约翰逊政府制造了所谓的“北部湾”事件,悍然扩大侵越战争,大规模轰炸越南北方,战争的硝烟直逼中国的南大门。所以在谈话中,毛泽东一方面表明了中国希望改善中美关系,另一方面含蓄地警告美方上不得越雷池一步。在这样的背景下,毛泽东很清楚,改善中美关系的条件并没有成熟。

与5年前不同的是,会见过后斯诺被告知,毛泽东和他谈话的内容,“只要不是直接引用,大部分都可以发表”。斯诺后来回忆道:“这次谈话获得发表,又在政府和党的机关报上加以报道,这显然加重了这件事的份量,使它绝不仅是重叙旧谊。在我看来,毛泽东很可能想通过这种方式,把中国对战争与和平的条件的看法,特别是对越南问题的看法通知美国。”斯诺于1月19日离开中国,2月17日在巴黎的《新直言》周刊、东京的《朝日新闻》上刊登了他同毛泽东的这次谈话内容。汉堡的《明星报》、罗马的《欧罗巴》、伦敦的《泰晤士报》等西方国家报刊相继转载,而美国各大报刊对此却视而不见。这说明美国正处在在集中力量消灭北越的时候,是不可能考虑与中国关系的改善。

果然,这次斯诺回国后,尽管见到了约翰逊总统,但被简单的几句话就打发走了。

1970年10月1日,毛泽东邀请第四次来华访问的斯诺登上了天安门,参加盛大的国庆节庆祝活动。12月18日,毛泽东又邀请斯诺到中南海,与其进行了5个小时的长谈,从“文革”谈到反对个人崇拜和形式主义,从中国建设谈到中苏关系和中美关系。这是毛泽东晚年与外国友人谈话最长的一次。

从毛泽东的这次谈话中,可以使人感到,中美关系解冻的步子已经越走越近。毛泽东直接提到了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的问题。他说:尼克松如果想到北京来,你就捎个信。我相信不会吵架的。但是,当然要向他提出批评,我们也将做自我批评,比如:我们的生产水平比美国低。毛泽东还赞赏美国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的做法。

承认中国生产力落后,要向美国学习,也是这次谈话的一个重点。顺便提一下,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一直思考如何提高生产力的问题。除了前面提到的想与法国合作外,他还在1956年4月在会见丹麦驻华大使时,提出要向丹麦学习,准备派两个代表团去丹麦考察农业和合作社。毛泽东向大使还表示,中国虽然地广人多,但力量还很弱,愿意向世界上所有国家学习,“如果美国人愿意的话,我们也愿意向他们学习。”在当年9月23日,毛泽东会见以波立特为团长的英国共产党代表团时强调: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解放生产力。其次是保护生产力。

毛泽东还告诉斯诺,尼克松要派代表来中国谈判,那是他自己提议的,有文件证明,说愿意在北京或者华盛顿谈,不要让我们外交部知道,也不要通过美国国务院。在回答斯诺“您看中美会不会建交”时,毛泽东幽默地回答:“中美两国总要建交。中国和美国难道就一百年不建交啊?我又没有占领你们那个长岛。”

毛泽东上次不捎信给约翰逊,这次却请斯诺捎信给尼克松,都是基于国际局势和中美双方实际情况的的准确判断。此时美国正陷入越战泥潭难以自拔。斯诺后来写道:“美国一旦决定了从越南撤出,显然就不可避免地要同中国达成谅解。”当然中国当时处于苏联百万大军压在北部中苏边境,也有寻机同美国和解的意愿。这样,“双方愿意共处”,中美关系的改善的时机才开始成熟。但实事求是地说,美国的心情更加迫切一些。尼克松1969年1月上任后先后四次发出与中国和解的信号。其中特别明显的是,1970年10月初,尼克松在会见美国《时代》周刊记者时说:“如果说我在死以前有什么事情想做的话,那就是到中国去。如果我去不了,我要我的孩子们去。”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在12月18日会见斯诺,进行了长谈。

斯诺这次捎信是成功的,尽管他并没有机会见到尼克松,但他的笔仍像1936年那样有力,出色地完成了“捎信”的重任。斯诺在回到定居地瑞士后,即的在1971年4、5月间3次在意大利的《时代》周刊上发表了访华观感。4月30日,在美国著名的《生活》杂志上发表了《与毛泽东的一次谈话》,透露了毛泽东愿意与尼克松“面谈”的信息。但在这之前,美国几家通讯社已经抢先报道了斯诺这一文章的摘要。这一消息迅速成为美国各大报刊的头条新闻,甚至成为轰动世界的一个“重磅炸弹”。尼克松在读了4月18日意大利《时代》周刊上斯诺的《我同毛泽东谈了话》的文章后说:“他的文章证实了我所收到的有关中国兴趣所在的私下信号。”

毛泽东的这次谈话,给中美关系解冻带来了实质性的进展。1972年2月尼克松实现访华, 中美关系终于解冻。中美关系的解冻,再一次改变了世界的格局,对中国而言,为国家的长远发展创造了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同时开启了与世界接轨进程的大转折。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5 15:05 , Processed in 0.01568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