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资本论》给了我们什么?

2018-10-10 22:4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8464| 评论: 0|原作者: 李成勋|来自: 《当代经济研究》

摘要: 《资本论》给予我们认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本质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规律的理论,使我们确信资本主义决不是一种永恒的制度,“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它必然走向消亡;同时,它也使我们懂得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这是《资本论》给予我们最厚重最有价值的理论财富。 ... ...

《资本论》给了我们什么?

《资本论》给予我们认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本质和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规律的理论,使我们确信资本主义决不是一种永恒的制度,“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它必然走向消亡;同时,它也使我们懂得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这是《资本论》给予我们最厚重最有价值的理论财富。

《资本论》给了我们什么?

2018年,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诞生200周年。在1818年以来的200年的漫长过程中,马克思只享受了65年的人生岁月。在他生活的65年中,他花费了40年的光阴主要用于研究和撰写《资本论》这部科学巨著。自《资本论》第一卷于1867年问世以后,资产阶级反对它,广大劳动人民和一切进步人士学习它、赞扬它,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它、理解它,把它称为“工人阶级的圣经”,把马克思誉为全世界千年的伟大思想家。那么,马克思的这部伟大著作《资本论》到底给了我们什么,换言之,也就是我们应该从《资本论》及其艰辛的创作历程中学习些什么。本文拟将笔者的一些粗浅认识汇报给大家,以求指教。

一、《资本论》给了我们认识资本主义经济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的理论武器

人类历史从封建社会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以后,生产力得到了解放,经济社会有了迅速的发展。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1]36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其内在的基本矛盾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具体表现为生产的社会性和生产资料占有的私人性的矛盾日益尖锐;资本主义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广大劳动群众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日益狭小的矛盾不断强化;单个企业经营有组织和社会生产无政府状态的矛盾也更加突出。于是从1825年开始资本主义国家周期性地爆发着经济危机。直到目前,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仍然经受着金融和经济危机这一顽疾的困挠。

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矛盾的发展,激化了阶级之间的对抗。随着资本积累的发展,在资产阶级一方是财富的积累,资本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在无产阶级一方则是贫困的积累,失业和饥饿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劳苦大众。于是,从19世纪三、四十年代起工人运动蓬勃兴起。1831 年和1834年法国里昂工人首先起义;接着1836~1848年,英国工人阶级又爆发了宪章运动;到了1844年,德国西里西亚纺织工人起义。这三大工人运动是无产阶级作为独立政治力量,开展独立政治运动的突出表现。

随着工人运动的发展,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思潮在社会上广泛流传,但是,工人运动越是向前发展,就越是暴露这些社会主义学说的虚弱和荒谬。如果以这些社会主义学说为指导,非但不能把工人运动引向胜利,很可能把工人群众英勇斗争的革命成果白白葬送。而传统的资产阶级经济学说,又在宣扬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永恒性,用物与物的关系来掩盖资本主义不合理的人与人的关系。可见,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迫切要求有一种崭新的科学的革命的理论来武装他们的头脑。马克思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肩负着无产阶级求解放的阶级使命来创作《资本论》的。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从解剖资本主义经济细胞商品的内在矛盾开始,建立了科学的劳动价值理论、剩余价值理论、资本积累理论、资本流通和再生产理论、平均利润和生产价格理论,以及商业资本、借贷资本和地租理论,充分揭露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剥削与被剥削、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证明了资本主义的历史暂时性,预示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客观规律。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资本的垄断成了与这种垄断一起并在这种垄断之下繁盛起来的生产方式的桎梏。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2]874

马克思这个著名的科学论断,是我们认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历史趋势的指路明灯,它给了作为资本主义制度掘幕人的全世界无产阶级以极大鼓舞,从而使全世界劳动人民更紧密地团结起来。

还应该说明,在《资本论》中马克思阐述资本主义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的理论,有许多部分如资本循环与周转以及社会资本再生产等等,如果抽去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属性,就其物质运动本身而言,在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里,也是完全适用的。

二、《资本论》给了我们追梦未来社会的远大理想

旧世界必然也必须彻底砸烂,新世界必将应运而生,这是不可抗拒的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但是,马克思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不像空想社会主义者那样,把未来社会构想得天花乱花坠。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未来社会的论述并不详尽,只是在十分必要的地方指出未来社会发展的大方向。当然有了这个大方向,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种很好的享受了。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资本主义占有方式,从而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2]874马克思这段话清楚地告诉我们,在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之后,未来社会将建立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础上。生产资料公有制就是未来社会最主要最基本的特征。重新建立的个人所有制只是生活资料的占有形式。

马克思说过:“设想有一个自由人联合体,他们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3]96这就告诉我们未来社会的社会组织形式就是“自由人联合体”。既然人们是自由的,相互之间必然是平等的,而且对社会众多的个人劳动力将由社会统一协调,有组织地进行生产活动。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还写道:“我们假定,每个生产者在生活资料中得到的份额是由他的劳动时间决定的。这样,劳动时间就会起双重作用。劳动时间的社会的有计划的分配,调节着各种劳动职能同各种需要的适当比例。另一方面,劳动时间又是计量生产者在共同劳动中个人所占份额的尺度,因而也是计量生产者在共同产品的个人可消费部分中所占份额的尺度。”[2]96这就是说,在未来社会,劳动时间一方面要按比例地分配到国民经济各个部门,以便有计划地进行生产;另一方面每人付出的劳动时间又是分配个人消费品的依据。这应是对个人消费资料实行“按劳分配”的原则。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还写道:“发展社会生产力,去创造生产的物质条件;而只有这样的条件才能为一个更高级的、以每一个个人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建立现实基础。”[2]683这说明,未来社会的成员将不受旧的分工的约束,而可以自由地选择工作。他们不是把工作作为谋生的手段,而是作为乐生的要素。这就意味着这时的人们将得到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也就是说,未来社会的成员既能从事脑力劳动,又能从事体力劳动;既能从事简单劳动,又能从事复杂劳动;既能从事这一专业的劳动,又能从事那一专业的劳动。这就是说,在未来社会成员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将成为一种基本原则,并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常态。

从以上马克思的多方面的论断来看,未来社会将不同于人类历史上已经出现过的任何一种社会形态,而是一个建立在生产资到公有制基础上的、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生活资料合理分配的、社会成员能够自由选择职业的无限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这样的社会制度该多么令人向往啊!我们为实现如此理想的社会制度而奋斗该是多么值得自豪啊!

三、《资本论》给了我们科学的研究方法

古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是说,要想做成一种器物,必须先有锐利的工具。换句话说,就是要想成功地研究经济问题,就必须有科学的研究方法。马克思能够成功地创作《资本论》这部科学巨著,同他掌握了科学的研究方法是分不开的。

一提到《资本论》的研究方法,人们首先容易想到“抽象法”。这并不错,但我认为首先应该提到的是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它们既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马克思在《资本论》的前身《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序言中写道:“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1]591,592马克思正是运用了这种科学的唯物史观,又凭藉在伦敦这个观察资本主义社会最方便的地点,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作了深刻的系统的剖析,写出了《资本论》这部伟大的著作。

马克思在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进行具体分析时,成功地运用了抽象分析方法。他说:“分析经济形式,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2]8马克思正是运用了这种抽象法完成了对资本主义经济从特殊到一般、从具体到抽象、从现象到本质的分析,揭示了资产阶级与雇佣工人之间剥削和被剥削、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剥削本质,阐明了资本主义社会从发生、发展到必然灭亡的规律。

马克思认为,在研究社会经济现象时只掌握研究的方法还不够,还必须懂得叙述的方法。他说:“叙述的方法必须与研究方法不同。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只有这项工作完成以后,现实的运动才能适当地叙述出来。”[2]21但是,要将已经认识了的事物的本质叙述清楚,就要运用从抽象到具体、从一般到特殊和从本质到现象的途述方法。马克思在《资本论》第3卷中就是运用了层层“转化”的阐述方法,即由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由利润转化为平均利润、由商品价值转化为生产价格等一系列叙述方法,才把剩余价值在各个剥削集团之间的瓜分问题揭示清楚了。

论述《资本论》的研究方法,还有一个逻辑的方法与历史的方法相统一的问题需要阐明。简单说,逻辑方法就是分析、综合、归纳、演绎和推理、判断等逻辑思维方法。所谓历史方法,就是遵循历史的进程来探寻事物发展规律的一种方法。例如,《资本论》中首先分析商品,进而分析货币,然后又分析资本等等。这一逻辑分析的顺序和历史发展的进程是相一致的。历史上,原始社会末期出现了商品;商品交换有了相当发展以后,又出现了货币;到了封建社会末期,货币才开始转化为资本。可见,《资本论》的逻辑分析顺序是和历史发展的进程相一致的。其一致性的原因就在于历史的发展是有规律的,而反映历史发展规律的逻辑思维,必然和历史发展的进程相一致。当然在历史发展进程中还会出现一些偶然现象。

此外,马克思在《资本论》研究中,还运用了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方法。上述《资本论》研究中所运用的各种方法,具有一定的普适性,在研究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时也是可以借鉴的。

四、《资本论》给了我们无畏的批判精神和创新精神

马克思早在19世纪40年代初就在自己的文章中表示要“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3]577马克思为创立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用毕业精力所撰写的《资本论》,起初就定名为“政治经济学批判”,到了1862年起草第二稿过程中才改名为《资本论》,并以“政治经济学批判”为副标题。可见,马克思创作《资本论》始终不忘坚持批判精神。

批判精神就是一种斗争精神、一种革命精神,同时也是一种创新精神。因为不破不立。只有彻底批判了不科学、反科学的错误理论,才能建立起来科学的完善的新理论。在马克思这里批判和创新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不可分割的。马克思批判了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中有关劳动价值论不彻底、不完善的成分,从而创立了科学的劳动价值理论;马克思批判地填补了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中只有利润、利息、地租等有关剩余价值现象形态的概念,才提出了剩余价值一般的概念,成功地创立了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批判了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中的“节欲说”谬论,才创立了资本积累理论,如此等等。就这样,马克思边破边立、破中有立,最终完成了创建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历史任务,从此,全世界无产阶级有了翻身求解放的理论武器。马克思曾经严厉地宣称,《资本论》“无疑是向资产阶级(包括土地所有者在内)脑袋发射的最厉害的炮弹。”它是“最后在理论方面给资产阶级一个使它永远翻不了身的打击。”政治经济学是一门阶级性和党性很强的学科,因此,在它的建立、发展和运用中,都必须坚持党性原则,而不同的经济理论和不同的经济学人也都各有自已的党性。《资本论》作为体现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科学巨著,对它的传播和运用就必须坚持无产阶级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必须坚持对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批判。放弃了批判精神,《资本论》就没有活力和生命力,也就难以创新、难以发展。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3 10:22 , Processed in 0.0122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