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中国革命 查看内容

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

2018-10-25 22:2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7107| 评论: 0|原作者: 张树德|来自: 激流网

摘要: 此时在对待中国重返联合国问题上,美国反而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很尬尴的境地。一方面,它已经看到继续坚持以往的立场决不会维护多久,而且还可能影响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中美两国正在有些热乎起来的新关系;另一方面,它又担心,如果不尽力维护台湾当局的席位,很可能招致国内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对。 ...

有的外交官表示,这个决议对台湾是丧钟,对新中国是胜利的礼炮。

美国原动议把阿尔巴尼亚等23国决议草案中,“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他的联合国组织及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一句删除,但因塞内加尔代表已请示将这句单独表决,经主席裁定:表决正在进行,依议事规则第九十条,该修正不能接受,后来塞内加尔因受人批评,他撤消请求。故主席又照美国动议单独表决,结果,以61票对51票被否决,弃权16票。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

此时,台湾国民党代表周书楷知大势已去,便当场宣布如下:

否决决议草案是对宪章明目张胆的违犯,鉴于这个会议中所表现出来的种种疯狂无理的做法,中华民国代表团已决定不再参加这个大会的任何会议。

周书楷领着他手下人马匆匆离开了会场。(国民党集团“外交部长”周书楷被迫于10月26日宣布退出联合国机构。)

接着,大会表决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案。

在表决之前,美国代表乔治布什还企图作最后一次挣扎,想删掉23国提案中关于立即把蒋介石集团代表驱逐出联合国的内容。但在一片反对声中,经大会主席印尼外长马利克裁决,美国代表的努力归于失败。

最后,大会开始对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通过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和立即把民国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即第二七五八号决议。

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鉴于已通过第二七五八号决议,对“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不再予以讨论。

这就是联合国历史上有名的第二七五八号决议。由于23国提案的通过,美日等国的“双重代表权”提案成为一项废案,被自动否决。

顿时,会议大厅立即沸腾起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从会场四面八方响起来,还有不少亚非拉国家的代表纵情高声歌唱,掌声、歌声、欢呼声汇合在一起,犹如大海的波涛,汹涌澎湃,经久不息,回荡在有着金黄色的圆屋顶和黄色地毯的会议大厅,也响彻了五洲四海。

至此,从1949年开始的关于中国在联合国席位的争论胜利结束了。

美国代表布什被迫承认:“这是联合国历史上的转折点,反西方国家(包括共产党国家)在美国威信动摇时第一次击败了美国。”他哀叹,那些表决后欢声雷动,在联合国会议大厅里跳起舞来的代表们“就是要踢山姆大叔一脚。”

联合国大会第2758(XXVI)号决议

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二十三国的提案全文如下:

联合国大会:

回顾联合国宪章的原则,考虑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根据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

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惟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投票情况

投票赞成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案的76个会员国是:阿富汗、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奥地利、比利时、不丹、博茨瓦纳、保加利亚、缅甸、布隆迪、白俄罗斯、喀麦隆、加拿大、锡兰、智利、古巴、捷克斯洛伐克、丹麦、厄瓜多尔、阿拉伯埃及共和国、赤道几内亚、埃塞俄比亚、芬兰、法国、加纳、几内亚、圭亚那、匈牙利、冰岛、印度、伊朗、伊拉克、爱尔兰、以色列、意大利、肯尼亚、科威特、老挝、利比亚、马来西亚、马里、毛里塔尼亚、墨西哥、蒙古、摩洛哥、尼泊尔、荷兰、尼日利亚、挪威、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秘鲁、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卢旺达、塞内加尔、塞拉勒窝内、新加坡、索马里、苏丹、瑞典、叙利亚、多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突尼斯、土耳其、乌干达、乌克兰、苏联、英国、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赞比亚。

让我们在这里再提一下23国提案的国家: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古巴、赤道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勒窝内、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赞比亚。

我们永远也不要忘记这些曾支持和帮助过中国人民的朋友。

投票反对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提案的有美国、日本等35国。

这个决议最后一句“驱逐”两个字,引起一些代表的反感。例如洪都拉斯代表说:“我们一定要反对驱逐已经恰当地实施联合国宪章所载的原则的本组织的一个创始国。”又如塞内加尔代表赞成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国国民党,但觉得这句措词未免过分。他说:“当我们请本大会的一个会员国离开的时候,将他押送到门口,并沿途加以污辱,这至少是无礼的。”然而这两个字,获得保留。可见当时一般代表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的情绪多么高涨。

这是一个无比辉煌的时刻,是一个永远值得我们纪念、值得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为之自豪的时刻。

当时,全世界都可以从电视里看到发生在联合国总部会议大厅里的场景:会场一片沸腾,许多人离开席位,西方代表在一起交头接耳,非洲国家代表在过道上兴奋起舞;有人互相拥抱祝贺,有人振臂高呼,有人愁眉苦脸,有人强打精神,有人故作镇静……

76票对35票这一压倒多数的胜利表明,在联合国这个最大的国际组织中,力量对比发生了巨变。它还表明,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作用和影响,是谁也遏制不住的。

次日,第1977次全体会议又决定由于大会对议程项目93已采取行动,不必再审议题为“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第96项目。

秘岀长于10月26日,将昨日通过的大会第2758号决议,分别通知联合国体系一切组织首长,并请各首长将各该组织所采取的有关行动通知他,同时请他们注意大会1950年12月14日,关于联合国承认会员国代表权问题的第396号决议。这个决议建议各该组织应审议关于代表权的各项问题,联合国其他和专门机关都应顾及大会或驻会委员会就这种问题所采取的任何态度。

各专门机关纷纷依照大会第号决议,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取代中国国民党代表。

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恢复,反映了世界各国人民要求同中国友好的历史潮流。

20多年来美国所推行的孤立中国的政策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只要有联合国历史,人们就不会忘记联合国历史上著名的2758号决议。

此时,远在东半球的中国的首都北京,当人们听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的消息后,相互奔走相告,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中国要进联合国了!”喊声传遍大街小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不时用愉快的声调广播这一消息。

这一消息也迅速传遍了世界各地。当时的西方通讯社顿时做了大量报道,评价颇高。美联社指出:“红色中国进入联合国是对美国对外政策的沉重打击,美国操纵联合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路透社表示:“英国在等待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的问题上同美国同步,实在是一大失策,英国人必须从中学会点什么。”法新社说:2758号决议是一声响雷,宣告了一个历史性时刻的到来。”拉丁美洲许多大报指出:“人们必须永远记住这个伟大的日子,中国外交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中国将同我们一起步入国际社会。”非洲不少报刊欢呼中国的这一胜利,指出,“人民中国永远是非洲的好友”。

然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举国欢庆相对比的是,台湾当局对于被驱逐一事,在为自己辩护。他们认为:中华民国不但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而且是4个发起国之一。自1949年迁入台湾,它在联合国的席位,一直在风雨飘摇之中。然而22年来,总是有惊无险,安然渡过。为什么1971年,忽然被迫完全退出?从上述提案辩论与表决情形来看,当时美国代表布什大使似已尽了他的力量,他辩护重要问题提案,辩护中华民国在大会的席位,无瑕可摘。此次失败的原因,似在美国的幕后。

台湾当局认为,当年美国因急于结束越战,牵制苏联(美国当时急于与中共恢复正常关系的目的,除了结束越战之外,就是打“中国牌”,牵制苏联)。基辛格告诉沈剑虹大使,他和尼克松总统的主要顾虑,都是苏联。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已仆仆风尘于华盛顿与北京之间,尼克松总统且准备于第二年访问大陆,设法恢复与中共的正常关系,故中共进入联合国已成定局,所争的只是是否保留中华民国在大会的席位而已。

台湾当局有人甚至认为,1970年10月加拿大承认中共之后,美国就有“双重代表权”的构想,因为中共坚持非取消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会籍,它决不与联合国发生任何关系,故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于1971年7月9日至11日访问北京。可能就已不但同意中共成为联合国大会会员国和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而且同意不帮助中华民国保留在大会的席位。基辛格所谓美国与中共并无密契,近乎“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足置信。国务卿罗杰斯1972年8月2日声明中所说“美国反对排除中华民国或以其他方法剥夺其在联合国代表权的行动”,恐怕也只是安慰台北、安慰美国国内同情中华民国的人民,尤其是国会而已。

对于基辛格为尼克松访华做进一步准备的第二次来中国,台湾当局也持怀疑态度。10月6日基辛格于联合国讨论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前夕,再度访问北京,对于此次行动,台湾国民党代表周书楷认为,这种行动证明美国何等重视、何等急切与中共恢复正常关系。当时美国对大会已不大能够控制,为防止万一大会投票情形,尤其是重要问题提案的表决结果不理想,导致中共变卦,故再度派他留驻北京,以便随时就近说明,消除误会,并会商补救办法,这是基氏此次再度前往北京的真正理由,所谓为尼克松总统明年年初访问北京安排一切,只是借口而已。

沈剑虹在其回忆书中也说,基辛格这次访问,还有一个不良影响:“无疑的,基辛格恰于此时出现北京,大家都认为这表示美国的政策,已由反对中共加入联合国,变为欢迎中共加入。没有国家认真相信美国驻联合国布什大使所作华盛顿要中华民国以普通会员国的身份,留在大会的声明,”难怪布什在答复沈大使询问失败的主要因素是什么时,反问“基辛格在北京做些什么”?

周书楷认为,从中华民国的立场来看,美国的确背弃了中华民国。但是,平心而论:美国也有其不得已的苦衷,情有可原。它忍看中华民国被迫退出大会,是万不得已的,否则,美国与中共恢复正常关系,结束越战、牵制苏联的计划,恐怕又要推迟一年。事实上,联合国不能不准许中共加入,这已是当时一般会员国的共识。基辛格和他的中国问题专家何尔杜勒斯都告诉沈剑虹,他们在中华民国有许多朋友,所以,去往北京为尼克松总统的正式访问准备一切,觉得非常难过,他们实在不愿前往,但没有别的办法。基氏还说他相信尼克松总统也有同样的感受。这话虽然是假惺惺的安慰之词,但他们和尼克松总统可能真的有点这些感受,一种无可奈何的感受。国际局势变了,他们为了美国的利益,不能不牺牲中华民国,设法与中共接触,而他们在过去,曾一再保证决不背弃朋友。这也证明国际关系只讲利益、不讲友谊,国与国间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小国如此,大国更加如此。

台湾当局为了给自己留下面子,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是今年美国因急于结束越战,牵制苏联,“打中国牌”。

其实这一年,台湾当局对于美国在中国重返联合国过程中所采取的态度,从始至终十分关注。这年7月16日和18日,当基辛格秘密出访中国,为尼克松即将进行的对中国的访问做准备时,当时台湾驻美国的代表沈剑虹在他的回忆录就谈到了当年美国国务卿罗杰斯在美国即将公布基辛格对中国的秘密访问的情况及稍后的接见他的感想。他写道:“他会知道对于我们在联合国的会籍和代表权,我们有何决定。我提醒他说,我们已经表明立场,而等待美国的反应已经有两个多月之久。美国究竟有何决定?他同意,尼克松7月15日所发表的声明,对整个情势多少会有影响。他说,事实上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的初步探询显示,除非中华民国同意把安全理事会的席位让给中共,否则美国当时正考虑的双重代表权方案,绝不可能获得联合国大会通过。他还贸然地说,我们可能连重要问题’案都无法获得过半数的支持。他说,除非我们同意放弃安理会的席位,否则要美国提出另一项提案,可能已为时过晚。简而言之,我们必须把安理会的席位让给中共,以换取美国承诺尽其可能使我们得以保留在联合国大会的席位但是并不保证一定会成功。难道这就是我们等了近两个月,期盼盟国做成的决定吗?”

接着在7月27日,沈剑虹在会见基辛格时,基辛格说,他立即把尼克松对台湾问题的立场告诉周恩来,表示这件事必须以和平方式解决。他也向周恩来强调,美国与中华民国订有共同防御条约,美国无意背弃其盟国和友邦中华民国。至于联合国代表权问题,基辛格说,他并未与周恩来详细讨论此事,也未谈及中国在安理会中的常任理事国席位问题。但他的印象是,中共会坚持把我们逐出联合国,他们才肯入会。

9月30日,沈剑虹在请基辛格在双橡园吃饭时,又一次谈到了台湾当局在联合国的会籍和代表权问题。那时,联合国每年一度的会议即将召开。基辛格对此持合理乐观的态度,认为台湾今年还可以顺利通过关。他认为,即使“双重代表权”的提案获得通过,使北平获得联合国大会的会籍和安理会的席位,同时准许中华民国留在联合国大会,中共也不会加入联合国。他的理论是,北平方面对把台湾逐出联合国,比对它本身进入联合国更有兴趣。他劝台湾当局届时要按兵不动,让中共先作出拒绝的表示。这会改善台湾当局的形象,显得台湾是争执双方比较讲理的一方。

就在基辛格第二次访问北平期间,联合国大会就中国会籍和代表权问题进行辩论,然后通过议案。

基辛格在这个时刻访问北平,无疑被各国视为美国已改变立场的迹象,认为美国已从反对中共加入联合国,转而欢迎加入。尽管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布什发表声明说,华盛顿希望中华民国以一般会员身份留在联合国大会中,可是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决定此事是否为“重要问题”的方案被否决后,大会立即通过准许中共入会。美国策划的“双重代表权”案,根本没有机会提出。

过了相当时日之后,沈剑虹问基辛格,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他面无表情的说,没有地方出错,但是,布什应该把辩论拖延到他从北平返回之后才进行。布什本人显然认为基辛格不该在那个时候访问北平,他也的确这么说过。可是,基辛格却表示,如果这件事由他负责处理,他会找些理由拖延辩论和讨论的进行,甚至借口发生鼠疫或其他大灾祸,把联合国大厦封锁一星期。沈剑虹认为,布什和基辛格互相指责,对中华民国没有任何帮助。到了这个时候,任何举措都已经于事无补。

其实,尽管沈剑虹、周书楷等在其回忆录中说出了一些实情,但他们都过高地估计了美国与中国接触对中国进入联合国的作用,他们共同忘记了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在第二十五届联大上,中国以微弱少数反对票被排斥在联合国之外,这在当时和美国与中国的接触并无关系。不过,他们都忘记了一个最为基本的事实,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只是迟早的事。

来源:《中国重返联合国纪实》,张树德著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47年前的刀光剑影: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提案之争-激流网(作者:张树德。本文为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0-5 04:30 , Processed in 0.01648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