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人物故事 查看内容

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2018-11-7 23:0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653| 评论: 0|原作者: 长河红阳 |来自: 察网

摘要: “知己吾与汝”,就是走共同的革命道路!那这样的女性知己只能是主席和杨开慧,没有陶斯咏的份儿!对照词句看人生,看历史,无论如何陶斯咏和毛主席不是“知己”!这个“知己”,“婉约词”——《贺新郎•别友》里的“知己”,就是杨开慧!毛主席的妻、友!
“知己吾与汝”,就是走共同的革命道路!那这样的女性知己只能是主席和杨开慧,没有陶斯咏的份儿!对照词句看人生,看历史,无论如何陶斯咏和毛主席不是“知己”!这个“知己”,“婉约词”——《贺新郎•别友》里的“知己”,就是杨开慧!毛主席的妻、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长期以来,在内外反动派制造的谣诼中,攻击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占有很大一部分。在这些关于毛泽东的谣言中,对毛主席的私人生活进行黑化、污名化,是它们的一贯手法。敌对势力在制造相关谣言时,为了显得“有凭有据”,往往喜欢从毛主席自己的诗词作品中寻章摘句、掐头去尾、东拼西凑、添油加醋,乍一看还真能唬住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

在关于毛主席婚姻生活的许多无耻谣言中,有一个是关于写于上世纪20年代的词作《贺新郎》的对象的。近些年来,不断有人通过所谓的“考证”“还原真相”试图证明,这首词不是毛泽东写给自己的妻子杨开慧的,对象另有其人。换言之,毛泽东在和杨开慧婚姻期间还有一段婚外情。相关的文章,代表性的至少有两个:《毛泽东的婉约情词<贺新郎>是写给谁的?》http://ah.people.com.cn/n/2015/0602/c358327-25089640.html

《毛泽东和陶斯咏在周南照了张相》http://www.library.hn.cn/wlzz/2007/ttsd/20070716203126.htm

前一个文章,作者是徐焰少将,是军内著名的学问家。后一个文章,作者“非牛”,没什么名声,但是他文章记录的是一位“专家”的口述,此“专家”——彭明道,是“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湖南广播电视厅退休干部”,看上去也是有些“能耐”的。而且呢,在徐焰少将的文章里也在征引这位彭专家的结论,可见,在这段“隐史”上,这位彭专家的研究徐焰将军是信从的。所以,本文的质疑从这位彭“专家”开始。

“专家”看过“年谱”么?

这位彭“专家”这样说:

【经过考证,我认为,毛主席的《贺新郎·别友》不是写给杨开慧的。我查过毛主席年谱,写这首词的时候,毛主席和杨开慧不在一起。毛主席写这首词是1923年12月底,他这个时候在广州参加国民党的一大,杨开慧刚生完毛岸青不久,还在板仓坐月子。】

这就是彭“专家”的立论。立论的根据:《毛泽东年谱》。那么,《毛泽东年谱》对这一段历史的记述是什么样的?真如他所说?《毛泽东年谱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修订本)》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3年12月版 )第117页上这样写道:

【12月底 奉中央通知[1]离开长沙去上海,准备赴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作《贺新郎·别友》词赠杨开慧: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
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
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
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
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
照横塘半天残月,
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
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
又恰象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
和云翥。】

从“年谱”上看,毛主席在12月底从长沙前往上海,“准备赴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可不是彭“专家”说的“他这个时候在广州参加国民党的一大”!毛泽东主席在广州参加国民党一大的日期在1924年初了!看“年谱”119页:

【1月中旬 和国民党部分代表乘轮船离开上海到广州,参加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月20日——30日 作为湖南国民党地方组织的代表,出席在广州召开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这个彭“专家”看过《毛泽东年谱》么?!显然没有!

按着“年谱”的记载:

【9月16日 遵照中共中央的决定并受国民党本部总务部副部长林伯渠的委托,回长沙,在湖南筹建国民党组织】

也就是说,从1923年9月16日到12月底,毛泽东主席基本上在长沙和妻子杨开慧、儿子毛岸英生活在一起,当年11月13日次子毛岸青在长沙东乡板仓出生。

“毛主席写这首词是1923年12月底,他这个时候在广州参加国民党的一大,杨开慧刚生完毛岸青不久,还在板仓坐月子。”,彭“专家”是这么说的,那么这个彭明道的妄说是从哪里来的底气呢?在这个问题上,类似的说辞在徐焰少将的文章里有所显示,稍后在质疑徐焰的部分一并解决。

咬文嚼字显无知!

彭“专家”还这样说:

【另外,毛主席何等英明,他不会分不清妻和友的区别,如果是给杨开慧的,他应该会写“别妻”。】

瞅瞅这个狗屁不通的彭明道,彭“专家”!拿出这个当证据,无知透顶!在毛泽东、杨开慧,周恩来、邓颖超那一代革命家中间以“友”作为夫妻间的互称太正常了!在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3月版的《周恩来传》第四卷1939页上,就有这样的文字:

【从十二日(1976年1月12日)起,首都各界群众四万多人有秩序地陆续前往天安门广场东侧劳动人民文化宫吊唁大厅,沉痛悼念周恩来。毛泽东、朱德、叶剑英、邓小平、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夫人邓颖超,以及其他方面的单位和个人敬献了花圈。邓颖超所送的花圈的缎带上写着:“悼念恩来战友——小超哀献”。】

周总理和邓颖超是夫妻,但是,更是革命战友!他们夫妇就是以“友”相称!这些革命家们的结合,就是先以共同的革命志向相互吸引靠近,再结为生死伴侣的!

杨开慧和毛主席的是夫妻,但是,这样的夫妻可不是寻常的饮食夫妻,是有共同远大革命志向的革命伉俪。在当时,共产主义被统治中国的所有旧势力视作洪水猛兽,践行共产主义、干革命就是战斗,是要有付出牺牲的准备的。这样的夫妻,亦是志同道合的革命战友,以“友”字为词冠名送给妻子有什么不可以的?!中共的革命家们,先为战友后为夫妻者多得很,以“友”字互称的夫妻很有!

这个彭明道,这个彭“专家”,在“妻”与“友”上咬文嚼字,不过蜀犬吠日!乃是浅薄低下至极的无耻之徒!

无凭无据的老革命证言

这位彭“专家”还有话:

【(上世纪)80年代,有一次易礼容回到长沙,我去采访过他。讲起毛主席的诗,易老说,这个可能是写给陶斯咏的。另外,我也问过肖永毅。肖永毅的母亲和杨开智(杨开慧的哥哥)的夫人是亲姐妹,另外,肖永毅的父亲肖道五也是新民学会会员,肖永毅讲,这个《贺新郎·别友》也很有可能是写给陶斯咏的。】

文字里的这位易礼容(1898—1997),字润生,号韵珊,是新民学会会员、共产党早期党员,曾经和毛泽东一起创办长沙文化书社,和毛泽东相识很早、交情不浅。从这位革命老人口中是能采访出一些历史隐史的。但是,这样的采访是在何年何月何日?你这个采访者应该能记得吧?你怎么不说说呢?精确不到日子,年月总该有么!可是,这个彭“专家”却含混一句“80年代”,糊弄谁呢?再者,放下日期不讲,在什么地方易礼容发证言的?在场的还有些谁?这个也忘记了?这些能给证言添分量的要素一个都没有,居然就把干干净净的毛泽东往事“考证”出“香艳”味道,你这份“功夫”实在惊世骇俗!

还有文字里提到的肖永毅这个人的证言,这位彭“专家”同样没给出采访、问询的准确时间和采访地点以及见证人!非如此,不足以信口胡诌!

耐人寻味的是彭“专家”的这句话:

【我大概是1996年就写了篇万把字的《毛泽东的<贺新郎·别友>是写给谁的》,一直没地方发,后来,周实的《书屋》杂志,在2001年的第二期,把我这篇文章发出来了。好家伙,文章发出来后,好多人批评我。】

呵呵,“批评”你?该不是骂你吧?就你那蜀犬吠日的一点点“学问”,该骂!

依着上面的文字,1996年——2001年前,这个彭“专家”的“大作”一直被埋没,凑巧的是易礼容老人在1997年3月28日在北京医院病逝,享年99岁。有玄机哦。我很怀疑1996年彭明道是不是有这个“大作”,因为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谁知道这个“大作”是不是在易礼容老人去世数年之后编出来的?窃以为,就算他1996年有这个大作了,在易礼容老人在世的1996年他也是不敢发表的!被活着的易礼容老人追究造谣之责怎么办?一个对着《毛泽东年谱》大放厥词:“我查过毛主席年谱,写这首词的时候,毛主席和杨开慧不在一起”的无耻无行之辈,一个连采访易礼容老人的时间、地点、在场见证者都说不清楚的“专家”,无论写什么都是在造谣!

干干净净的历史与无中生有的攀咬

接着看彭明道/彭“专家”的发现:

【因为研究毛泽东诗词,我对陶斯咏有点了解。但了解不是很多,长沙和湘潭的党史办和史志办,周南中学,省档案馆,都查到了,但没查到什么,她的资料少得可怜。……1920年吧,易礼容(新民学会会员)、毛泽东他们在长沙大公报上登广告,发起成立文化书社。文化书社是做什么的,卖书的。主要是卖一些进步书籍。
陶斯咏加入了这个书社,她拿了10块光洋出来。拿10块光洋的只有3个。姜济寰一个,毛泽东一个,再一个就是陶斯咏。姜济寰是长沙县的县长(知事)。其他,周士钊拿了2块,易礼容拿了一块。
文化书社成立后,易礼容是经理,毛泽东是特别交涉员。进货、和外界打交道基本上是毛泽东。陶斯咏只是普通会员。
1921年元旦,新民学会的成员到周南聚会。这一天落雪,毛泽东、陶斯咏他们在周南照了张相。这张相现在还在周南中学。】

就这么点少的可怜的陶斯咏的材料就能让彭明道杜撰出一个毛泽东的“婚外情”。这段干干净净的历史,我怎么也看不出开国领袖和这个陶斯咏能有什么“感情”纠葛,难道只因为这二人一男一女?都是新民学会的成员?嚯,这个编故事造谣的能耐比吸血的蚂蟥厉害万倍。蚂蟥吸血,那是要有人下水才能办到,可是这位彭“专家”看到了水中人的影子就能跃出水面咬人吸血,这个彭“专家”,更像是一个编小黄书的变态老汉!

再看彭“专家”的说辞:

【也就是1921年,陶斯咏去南京金陵女子大学去进修过一年。这年7月,毛泽东收到共产国际寄来的200块光洋,喊老大哥何叔衡一起去上海开会,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大”。一大开完,每人又发了50块光洋。陈公博带着他的老婆杭州玩去了,别的也个干个的事去了。毛泽东返回长沙途中,特意绕道南京看了下陶斯咏。】

看到了么,“毛泽东返回长沙途中,特意绕道南京看了下陶斯咏。”不一般哦!

可是在《毛泽东年谱》,我翻到的这段历史是这样的:

【8月上旬(按:1921年) 到杭州、南京一带游历。在南京,看望周世钊以及在东南大学暑假补习班学习的陶毅(陶斯咏)、吴钊等六人。(83页)】

从哪里能看到毛泽东是专程看望陶毅(陶斯咏)的?

更像是阴谋中的“污点证人”在胡乱攀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1-14 14:45 , Processed in 0.012550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