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 ... ...

2018-11-8 22:5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305| 评论: 0|原作者: 孙万国|来自: 察网

摘要: 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 ...


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意牺牲一半中国人的狠心;“不如死一半”的形象比喻,成了毛泽东行凶的证据。翻检《大饥荒》一书,多处征引以丑化毛泽东为业的李志绥及张戎的著作,便可想见冯克写作的倾向性。冯克当然有权利表达他的道德价值观和个人偏见,然而历史的写作,毕竟不是中世纪的道德剧。即便存心丑化或美化,抹黑或漂白,学者必须首先忠实于史料,立根于证据,而非扭曲史料,篡改证据。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1]了吗?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荷兰学者、香港大学历史教授冯克(Frank Dikötter)的著作《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中国浩劫史》2010年出版[2],次年荣获英国约翰逊文学奖,评审团高度赞扬该书的成就,言“凡欲了解20世纪历史者,这是一本必读之书”。英国《卫报》誉之为“震惊世人的原创”[3]。该书封皮上亦有张戎[4]领衔的大力推荐,“最为权威,最为翔实的研究”,是“第一部”、“开创性的”、“治学严谨的”、“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改写”。

作者冯克自诩的“突破性”成果和重大发现,也是他屡次在大众媒体上宣扬的,盖有以下数则:

1.“大跃进时期饿死的中国人至少在4500万以上[5],显示大跃进期间高压、恐怖和制度性暴力无处不在。”“从1958到1962这几年间,中国人为的灾难造成的死亡人数可以和整个二战期间各国死去的人数相提并论。这个数字令人震惊,是毛泽东制造的最大的人祸。”“欧洲历史上有过大饥荒,那是自然灾难,中国却完全是人为的。二十世纪这样使人民大量死亡的,只有斯大林的劳改营和纳粹的大屠杀,毛制造的大饥荒超过他们,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三件悲惨事件,而毛是最大的杀人屠夫。”[6]

2.大饥荒时期,“除了饿死外,还包括被活活打死、杀死的约二、三百万,劳改中死亡约三百万,饥饿而生病死的不少,自杀死的也有二、三百万。”“1958—1962年间,粗略估计有6%到8%的死者是遭酷刑致死或直接处决的——仅此一项至少有两百五十万人。”[7]

3.大跃进造成了人类历史上对财产的最大程度的破坏——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任何一次轰炸,40%的(中国)民房变成瓦砾[8]。在四川,某些受害的县城,房产的损失,在45%到70%之间。[9]

4.毛泽东明知饿死人的情况,仍然一意孤行,草菅人命。为了维护他所发动的大跃进,不惜牺牲一半的中国人命。铁板钉钉的证据(“手枪冒烟”),就是毛泽东说过的“最好饿死一半,让另一半人能吃饱”。

5.关于毛泽东在庐山会议前八个月的“纠左”和“替农民说话”的观点,不过是个神话,“根本就没有这回事”[10]。

冯克特别强调:

【“(我的)《大饥荒》一书,最讲究的,就是摆证据。本乎证据,建立事实,不谈理论。”[11]】

然而,这些所谓的证据和事实究竟如何呢?这些“震惊世人的首创”结论是如何在冯克的窑中烧制而成的呢?

关于第一条,大跃进、大饥荒的死亡人数。冯克声称的四千五百万,是如何得出的?他解释说,他比较过一些地方县城的数据,发现“县公安局统计中,数字都要大过县委和统计部门50%”,然后根据这一50%的比例,在上海交大教授曹树基研究出的“三千到三千二百万死亡人数”的估算上,加上50%,遂得出了全国“至少四千五百万”的结论[12]。这就是冯克先生由小见大的神机妙算。对于这一纯属臆测的方法学,冯克非但不嫌草率,反而嘲笑他人严肃不苟、力求有所根据的研究。他指斥杨继绳苦苦考察和计算各省各地的死亡人数为“无聊”的功夫。他说,“(杨继绳的《墓碑》一书)比较强调哪个省哪个地方死了多少人,如果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我觉得有点无聊”。[13]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1958年11月2日至10日,毛泽东在郑州主持召开有部分中共中央领导人、各协作区主任、部分省市委书记参加的工作会议,通称第一次郑州会议。图为第一次郑州会议会场

关于第二条,大跃进期间,“活活打死、杀死的约二、三百万,劳改中死亡约三百万,自杀死的也有二、三百万。”[14]对于这一近乎九百万人残酷受害的数字,冯克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他也明知实际的数据不可得,居然还是得出全国死亡人数中“有3%至6%的自杀,也就是大约一百万到三百万人。”他书里唯一的凭借,就是“1958年夏天,上海奉贤县死亡的960人当中,有95人被迫自杀。”[15]凭着这一数字莫名其妙的演绎,冯克便“大跃进”出全国有高达三百万人自杀的数据。

冯克多次自我标榜的新发现,即是除了饿死人以外,还发现很多人是被打死的。“他们被残暴的打死,被活埋,被泼洒粪便,或者被铁丝绑住并打死。……单在河南信阳,死亡人数就超过100万。67,000人是被砖头砸死的。”对此,杨继绳已明白指出:“这是不是他的新发现?读过《墓碑》的人心中有数,读过乔培华女士的《信阳事件》的人也心里有数。这两本书都介绍了农民被活活打死的大量事例。《墓碑》比冯克先生的书早出版三年,乔培华的《信阳事件》比冯克先生的书早出一年有余”。[16]

关于第三条,“大跃进造成了人类历史上对财产的最大程度的破坏。40%的(中国)民房变成瓦砾。在四川,某些受害的县城,其房产的损失高达45%至70%”。[17]

冯克所说40%的根据何在呢?原来他引用了“刘少奇在家乡从事一个月的调查后,于1959年5月11日给毛泽东的信”[18]。刘在信中说,“根据湖南省委同志的报告,湖南有百分之四十的房子被拆掉了。还有一些民房让国家和企业单位,以及公社和生产大队占用。”[19]显然,在冯克的“大跃进”式的估算手法里,几块木头就是一片森林,湖南农村的情况也就等于是全中国的情况,进而演绎成人类历史上的世界之最了。

在整个1959年里,刘少奇除了外出上海、江西出席上海会议、庐山会议,及年底至海南岛休假读书外,一直留守北京,根本无回湖南家乡调查一举。1959年5月11日那天,他正在中南海主持政治局会议,根据毛泽东纠“左”降温的指示,讨论陈云所提降低钢产指标的问题。回湖南家乡调查的时间,乃是两年后的4月1日至5月15日。其时,毛泽东号召大兴调查研究,中央领导人纷纷下乡。刘少奇也回到阔别40多年的家乡蹲点调查44天。在宁乡、长沙两县调查期间,他继朱德5月9日给毛写信后,也不约而同地给毛写了信(1961年5月11日)。信中说及他所蹲点的天华大队“房屋(给)拆毁三分之一”,也提到张平化的省委报告说“湖南房屋被拆毁百分之四十”,但读其上下文意,所指的当是农村的情况。[20]冯克硬把一个“天华生产大队”的民房受损比例,或只不过是湖南农村的情况,套之全国城市,夸大为全中国房产受损达40%,乃至论断为“(全)人类历史上对财产的最大破坏”,毕竟是以偏概全、误导读者、并无实证。至于四川有房产损失高达70%之说,冯克也是不负责任地一笔带过,读者全然不知其证据何在。再说,大跃进中三次拆房高潮的目的是为了建设“共产主义新村”。这包括拆除推倒民宅后,兴建公共食堂、幼儿园、托儿所、养老院俱乐部、图书室、保管室、缝纫室、理发室、医疗室,乃至男来宾室、女来宾室等不一而足的公益场所。这一不切实际的共产风所造成的对于民众私有财产的破坏,固然荒唐之至,但冯克以之与纯属破坏性的“二战轰炸”相提并论,则更为荒诞不经。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大饥荒》作者冯克的学术造假

1957年6月18日,《人民日报》公开发表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处分广西省委第一书记陈漫远等人的决定

关于第四条,也是冯克最为自豪的重大发现,即1959年3月25日毛泽东“在上海锦江饭店的‘绝密会议纪要’[21]中的谈话。(谈话中)毛泽东下令征购粮食总产量的三分之一,这个额度是史无前例的。毛泽东说:‘粮食收购不超三分之一,农民造不了反。’他还说:‘不够吃会饿死人,最好饿死一半,让另一半人能吃饱’。”冯克屡屡在媒体上,包括电视,洋洋得意展示这一“很惊人的独家资料”,也就是他称之为“手枪冒烟”的材料,据此,他认为他坐实了凶手毛泽东屠杀人民的罪证。

冯克所爆料的“独家证据”,亦是其书立论的基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不妨检验一下。

冯克在其书中(第xiii,33,68,70,134页)及对外界发表的评论,不厌其烦地宣扬毛泽东“最好饿死一半”的话头。他声称其出处就是《1959年3月25日毛泽东在上海会议上的讲话》。还说他手上掌握了这一讲话的全文。其实,毛泽东3月25日讲话,主要谈的是人民公社问题,根本就没有这一说法(按,毛讲话的“全文”请见本文附件一)。毛的所谓“死一半”之说,是出现在第二天下午4点20分后,即在薄一波做《关于第一季度工业计划执行情况和第二季度的安排》报告时[22],他的插话里提到的。

上述冯克引用关于“粮食收购不超三分之一,农民造不了反”的部分,则又是出自另一场合,即毛泽东在3月28日李先念做《关于粮、棉、油购销问题和财贸方面几个问题》报告时的插话。[23]

显然,当冯克一路抓住他所谓的“冒烟手枪”,即《1959年3曰25日毛泽东在上海会议上的讲话》时,并未能分辨出毛“讲话”与“插话”的区别,也完全不顾不同的语境,硬把毛泽东在三个不同时间、不同场合、不同主题的发言混淆起来一锅煮。

根据官方内部所列《毛泽东主席著作目录,1959年》,在1959年1月3日至3月31日期间,毛泽东所做的134件讲话、书信和批语里,至少有65件之多是关于农村问题、人民公社问题,缺粮问题、反瞒产,纠“左”,压缩空气,降低生产指标等主题(其他则多为外交方面的问题)。直接与此处讨论上海会议密切相关者(不计随后毛在八届七中全会前后相关的上海言论,有文字稿18件,共计288页),则有以下数件:

《毛主席在上海会议上的讲话提纲》3月25日第1页

《毛主席在上海会议上的讲话》3月25日第30页

《毛主席关于印发薄一波的发言稿问题给邓小平同志及刘少奇的信》3月26日第1页

《毛主席在上海会议上的插话》3月26日第21页

《毛主席在上海会议上的插话》3月28日第45页

其中毛的《讲话提纲》及3月25日的《讲话》(摘要)已公诸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24]。《讲话》的全文,虽迄今未正式公布,其大多内容可查于《毛泽东传》及《建国以来重要文件选编12(1959年)》[25]。毛在26日及28日的《插话》全部内容,虽未解密,读者亦可由官方正式出版的文献中窥其旨要,如薄一波的《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李先念传》,《李先念年谱》。尤其是顾龙生早在30年前出版的《毛泽东经济年谱》一书,已披露了20条毛泽东针对李先念报告时的插话。冯克若肯稍稍浏览这些公开出版的史籍,从事交叉验证,便不至于把毛泽东分别在26日及28日的插话,糊涂地混淆为25日的讲话。

由于冯克的中文能力有限[26],其失误若仅仅因为疏于文献的考证,或昧于文义的误解,明白究里的读者或可一笑置之,宽容他的不自量力。其奈冯克的真正问题却是等而下之,尤有甚者也。

按冯克所称的“手枪冒烟”,即毛泽东蓄意屠杀人民的罪证者,具体指的是下列毛泽东的这句话:

【“要抓紧,抓狠”;
“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给一半人吃饱。”[27]

冯克在其参与制作的法国文献纪录片《La grande famine de Mao》[28]中,也特意展示了这一“罪证”。展示者,共两页。第一页清晰可读,题为“主席在上海会议讲话记录整理(三月二十五日)”,并有“绝密”“只发到会同志,会后务必交回”的字样。第二页,则显得朦胧不清,但镜头迅即聚焦,对准了“不如死一半”的话,却模糊了上下文。(按此两页文本,其实来自两份不同的文件。一为“讲话”,一为“插话”;一在25日,一在26日。但在冯克的电视屏幕里,两份文件却给改装成了同一文件。)至于26日的插话内容,笔者后来也辗转见得一份同一来源的影印件,原文及其上下文抄录如下:

【(毛泽东)在薄一波同志作关于第一季度工业计划执行情况和第二季度的安排时的插话:
当讲到“安排第二季度的生产和建设有两种方法”时说:
对工业,这三个月要确实的抓一下,要抓紧,抓狠,抓实。工业方面的领导上要出秦始皇。要完成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给一半人吃饱。
当讲到“要确保全年计划实现,就需要把有限的物力、人力集中起来,缩短战线,一个一个地、一批一批地打歼灭战”时说:这个好。】

对于上述这段话,任何粗通中文的学者,只要老老实实根据上下文来理解,便可知“不如死一半”的比喻,完全是针对工业领域里的基建项目。其实,即便冯克的中文差劲,吃不准毛的比喻,毛插话里的阿拉伯数字,他应该还是能看懂的,即让1078个项目“死一半”,削减到500个[29]。而所说“抓紧,抓狠”[30],也明白无误地指的是“对工业”,即“工业方面的领导上要出秦始皇”,要狠狠地把建设项目砍下来。更为明白的认识根据,就是几天后的八届七中全会正式遵循毛的指示,调整工业方面原先拟定的计划指标,砍掉了500个大型基建项目,把限额以上项目由原定1500个减为1000个左右,同时把基本建设投资由原定360亿元减为260—280亿元。[31]

然而,“治学严谨的”冯克先生是如何理解的呢?他在书中(第88页)写到:

【“(毛泽东说)‘我们要少吃’。要用在战争年代那种‘抓紧,抓狠’的办法来解决现实的问题。‘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给一半人吃饱’。”】

这里,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意牺牲一半中国人的狠心;“不如死一半”的形象比喻,成了毛泽东行凶的证据。据此立笔,冯克先生得出了他的重大结论:

【赤柬领袖波尔布特杀害了一百七十二万人,毛泽东害死四千五百万人,是波尔布特的二十倍。他是大屠杀刽子手。[32]】

好一个震惊学界的“开创性的”、“治学严谨的”“突破性”成果和重大发现!

如果冯克先生的误解,纯粹是中文欠通的缘故,读者不妨摇摇头也就罢了。但在其学术伙伴周逊提供给他的英文翻译中[33],这段包含前后上下文的部分,并未遗漏。毛泽东分别在李先念报告粮食问题与薄一波报告工业问题时的插话,也未曾混淆。换言之,即便是此文件的英译稿,也清晰无误地表明了毛说的“死一半”,指的是基建项目,不是中国人命。

然而,面对明明白白的中英两个文本,再加上连小学生都能看懂的阿拉伯数字,冯克先生依然不顾语境,断章取义,进而移花接木,冒充证据来忽悠读者,显然已不是出于无知的误解,也非仅是写作上的瑕疵(flaw),而是恶意的曲解,学术的诈骗(fraud)。

“不如死一半”之说,真是出自毛泽东之口吗?

再说,冯克先生抓住不放的所谓毛泽东的“冒烟手枪”者,即“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给一半人吃饱”一句,也未必一定是毛本人的原话。上海会议乃政治局扩大会议,除了中央及有关部门领导人外,毛泽东还吩咐各省第一书记到场。当时的规矩既不许录音,听者的领略及侧重又不可能雷同,可以想见毛在上海会议上插话记录,恐怕不止有数十种版本。[34]毛的意思虽然把握了,但听者之笔记未必就是毛讲话的准确的逐字记录。

以下试就眼前的三个版本类比,即可看出内容有简有繁、取舍不一,对同一问题的记录表述各有差异,显然不是完全的逐字记录。

关于工业要出个狠心的秦始皇问题:

冯克见到的甘肃版本:

【“对工业,这三个月要确实的抓一下,要抓紧,抓狠,抓实。工业方面的领导上要出秦始皇。要完成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给一半人吃饱。”[35]】

薄一波本人的版本:

【“现工业要出秦始皇,我看你们搞工业的人不狠,老是讲仁义道德,搞那么多仁义道德,结果一事无成。搞那么多干什么(指基建项目——薄一波注)?削它500项,如果不够,再削,削600项。这时周总理插话:要有决心,头上要沾点血。毛主席说:根本不要决心,干掉就完了。周总理说,这句话就是决心。小平同志插话:1000多个项目,一季度只有20多个投入生产。毛主席说:何必那么忙,急得要死,一定要搞一千多项,又搞不成。搞成我赞成,问题是你搞不成。从前讲轻重缓急,现在讲重重急急要排队。算得一点经验了,重中有重,急中有急。”[36]】

顾龙生所征引的(中央)版本:

【“现工业要出秦始皇,我看你们搞工业的人不狠,老是讲仁义道德,搞那么多仁义道德,结果一事无成。搞那么多干什么?削它500项,如果不够,再削,削600项。何必一定要搞一千多项,又搞不成。搞成我赞成,问题是你搞不成,何必那么多?从前我们讲轻重缓急,现在你们搞出一个重重急急要排队。这个分析好,这算得一点经验了,对于事物观察的深入一点了。重中有重,急中有急。这好。明年搞个马鞍形好不好?明年索性搞少一点,聚集力量,以备后年翘起来。”[37]】

另据中央文献研究室所编《毛泽东年谱》的版本:

【“你们不是说要抓得紧、抓得狠吗?你们就不狠。现在工业需要出‘秦始皇’。我看你们搞工业的人就是不狠,老是讲仁义道德,结果是一事无成。搞那么多项目干什么?削他五百项,如果不够,再削,削六百项。明年索性少搞一点,聚积力量,以备后年翘起来。何必那么忙,一定要搞一千多项?搞得成我赞成,问题是你搞不成。”[38]】

关于运输问题:

冯克见到的甘肃版本:

【“运输力量不够的说法,读者看不清楚,还是什么运输力量不够,究竟不够多少。”】

顾龙生所征引的(中央)版本:

【“要具体化一点,使人家看了记得。比如讲缺乏汽油,我们一看就知道。至于说运输力量不够,什么运输力量?有各种各样的运输力量。什么叫不够?不够多少也不交代清楚。”[39]】

以上三个版本都大体准确传达了毛插话的精神,即缩短战线,打歼灭战,削减一半以上的基建项目(乃至不惜搞个马鞍形),但在听者的记录文本上,则各有姿态。薄一波和顾龙生的版本里,并无“大家死,不如死一半”之说。冯克见到的版本,既然得自兰州的甘肃档案馆,这句话便有可能是出自张仲良笔记时的个人表述,未必是毛的原话[40]。但无论如何,这句表明缩短工业战线的话,绝非冯克所曲解的毛泽东蓄意饿死人的证据。

更明显的差异,可见于毛泽东在主管粮食问题的李先念报告时的插话记录。

关于不杀猪:

顾龙生所征引的(中央)版本:

【“猪三个月不杀,好,是秦始皇的办法。”】

冯克见到的甘肃版本:

【“这个好,为什么全国都不能如此办?”
“人类中徐老不吃肉,现已八十三岁。马、牛不吃肉能耕田,要发挥徐老的精神”。】

关于粮食征购问题:

顾龙生所征引的(中央)版本:

【“去年是一大教训,同样是大丰收,但只是河南、湖南、黑龙江、吉林、四川、上海市、北京市郊区完成粮食收购任务。(李先念:还有江苏、浙江)。”】

冯克见到的甘肃版本:“粮食收购不超过三分之一,农民造不了反。”(当讲到“全国都是丰收的,只有黑龙江、吉林、河南、冀、川、湖南、上海、北京市等粮食收起来了,他们是趁热打铁,抓紧收购”时说:)“为什么别的省未收起来?请各省学河南的办法,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是一大教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1-14 14:45 , Processed in 0.012713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