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人物故事 查看内容

到底是谁让白求恩临终前如此牵挂

2018-11-16 23:1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902| 评论: 0|原作者: 梅兴无|来自: 《中华魂》

摘要: 毛泽东的名篇《纪念白求恩》使白求恩的名字家喻户晓。1939年,白求恩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救治八路军伤员的过程中手指受伤,病毒侵袭,感染败血症,于11月12日不幸以身殉职。白求恩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给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写下一份感人至深的信,聂荣臻读到第一句:“我今天感觉身体非常不好,也许就要和你们永别了!” ...

“卫生学校的江校长,让他任意挑选两种物品作纪念”

“江校长”叫江一真。1938年3月底,白求恩抵达延安,负责接待陪同的就是江一真,那时他任中央军委总卫生部保健科科长兼手术组组长。

白求恩随身带来大大小小的箱子,里面大部分是药品,还有一部X光机。他听说从前线下来很多伤员住在延安,就提起药箱,催促江一真快带他去看伤员。江一真带白求恩,来到延安以东的二十里铺,遍访几十个窑洞,检查伤员的情况。白求恩发现不少伤员因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而导致伤势无法逆转,十分痛心。就向有关部门提出组织战地医疗队上前线的请求。有关部门考虑到延安也需要他这样高明的医生,再加上前线太艰苦,他年近半百,又是外国人,需要特殊照顾,没有批准。

白求恩就向江一真抱怨道:“江,前线需要我们,战士们需要我们,为什么老是找各种理由拖延呢?”江一真知道内情,劝他不要急。白求恩就把一腔怨气撒在江一真身上:“前方士兵在流血、在死亡,你还说不要急!”

白求恩上前线的事情,最终以一种“白求恩方式”解决了。当白求恩听说对他“需要特别照顾”时,骤然火起,抄起圈椅朝外掷去,砸断了窗棂,落到院子里。他大声吼叫:“我不是为照顾而来的!什么咖啡,嫩牛肉,冰激凌,钢丝床,都见鬼去吧!我需要的是战场的伤员!”在场的人大惊失色。可复杂的问题却这样简单地解决了,卫生部门高层同意他上前线。

白求恩这才高兴地说:“我为我的急躁向大家道歉,但你们也要向前线的伤员们道歉!”

1938年5月2日,白求恩离开延安时,拉着送行的江一真的手说:“医生在后方等待伤员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医生的工作岗位是在前线。希望我们早日在前线见面。”

几个月后,江一真奉命带着一个医疗队上晋察冀前线。11月25日,他们到达山西灵丘黑寺村,江一真看见了在战火硝烟中抢救伤员的白求恩,他就在战场边缘的一座破庙里全神贯注地做手术。这场景,白求恩在给友人的信中有生动描述:“身后一尊20英尺高的脸部毫无表情的佛像凝视着我,即便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也能坦然自若地进行手术,就如同在一间有自来水,漂亮的绿瓷墙,电灯及各种附属设备的现代化手术室里一样。”当时白求恩已经在手术台前连续工作40个小时了。江一真不容分说地从白求恩手中接过手术刀,把他顶替下来。疲惫不堪的白求恩离开手术台,不大一会儿就靠着墙睡着了。

那时,晋察冀根据地医务人员严重缺乏,白求恩向聂荣臻建议开办卫生学校,“留下永远不走的医疗队”。聂荣臻极为赞成,并希望白求恩来主持这项工作,但白求恩更希望在前线救助伤员。江一真的到来使白求恩喜出望外,在他的举荐下,军区任命江一真担任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校长。

白求恩高兴地参加了卫生学校的开学典礼,他还以手术示范的方式亲自给学生上课。在讲解医疗器械的使用时,白求恩给一名下肢陈旧性骨折病人实施手术,江一真做助手,从手术准备到结扎缝合,一个步骤一个步骤,都讲得具体明白。

白求恩牺牲的噩耗传来,江一真极为悲痛。按照白求恩的遗嘱,他含泪挑选了一把手术刀和手术手套。江一真柔肠寸断:他曾经给我那样多的帮助,在遗嘱中还特意要我挑选两件遗物作纪念,而我在他病危之际竟没尽一点力量。

1946年,江一真随陈毅前往华东前线做党政工作,建国后,先后任福建省省长、国家卫生部部长、河北省委第二书记,1994年逝世,享年79岁。

“两个箱子,给叶部长”

“叶部长”即晋察冀军区卫生部长叶青山。1938年6月17日,白求恩抵达山西五台金刚库村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叶青山陪同聂荣臻会见了白求恩,考虑到他路途劳顿,都劝他休息几天,他却说:“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休息的,你们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聂荣臻即请他担任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

18日,白求恩随叶青山翻山越岭60多里,来到军区卫生部驻地。19日,叶青山陪白求恩到岩松口后方医院,白求恩先用一周时间对全部伤病员逐个进行了检查,然后用四周时间为 147名伤员做了手术。了解到后方医院医务人员少、技术低,不适应战争的需要,白求恩建议并亲自主持创办“模范医院”。叶青山全力支持白求恩的工作,确定在军区后方医院第二所的基础上改建,从设备的购置、人员的配备到医院工作人员的食、住、行等都进行了周密的安排。

模范医院离军区卫生部驻地有8里地,叶青山每天都前往一次,既要开展创建模范医院的“五星期运动”,还要协助白求恩做手术。经过一个多月努力,模范医院(即今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前身)建成,伤员接待室、内外科室、奥尔臭氏治疗室、罗氏牵引室、妥马氏夹板室一应俱全,虽然设备简陋,但却整齐清洁,井井有条,对晋察冀医院建设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白求恩建议在医院采用输血技术。那时,输血在中国只有少数几家大城市的教会医院能做。在野战医疗条件下输血,是人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白求恩首先详细讲解了输血的基本知识,接着推来一名伤员:“现在我来操作,你们谁第一个献血?”“我来献!”叶青山挽起袖子。验过血型,白求恩大夫让叶青山和病人头脚相反躺在床上,叶青山的350毫升鲜血通过简易输血器流入伤员体内。这是八路军野战外科史上第一次战地输血。在4个月中,叶青山献了两次血,白求恩赞叹:“我到过世界许多地方,从没见过这样高尚的人。”后来,卫生部门组成了战地输血队,为抢救伤员生命开辟了新的途径。这种组织形式,被白求恩称为“外科医学历史上的一个伟大创举”。

为了限制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发展,蒋介石扣留了国际援华组织和进步人士支援八路军的药品和设备。对此,白求恩非常气愤,请求组织允许他回美洲募集。10月20日,是白求恩预定回国的日子,但日军发动大规模冬季“扫荡”。白求恩表示:“我不能在战斗时刻离开部队。”

林青山与白求恩带医疗队到第一军分区巡回诊疗。当时从前线送下来不少伤员,白求恩把手术台设在孙家庄的戏台上。战斗进行到第2天,哨兵报告北面山上发现敌情。林青山马上告诉白求恩:“敌人从我们后方袭击过来,离这儿不远了!”白求恩坚持把最后10个伤员的手术做完才撤离,他们刚刚进入山沟,日军先头部队就冲进了孙家庄。可白求恩就在这次火线抢救伤员的手术中刺破了手指,感染了败血症。

林青山有记日记的习惯,他把跟白求恩在一起发生的一切都记在日记里。所以聂荣臻说“ 白求恩的工作是有账可查的”。林青山依据日记和相关资料写了《诺尔曼·白求恩》。后来人们熟知白求恩的许多感人的事迹,大都源于这篇文章。

建国后叶青山任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7年去世,享年83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16 10:41 , Processed in 0.01987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