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影音作品 查看内容

郭松民 | 《无名之辈》:拯救蝼蚁人生的尊严

2018-11-25 00:4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041| 评论: 0|原作者: 郭松民 |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这个故事曾有另一个结局:胡广生被乱枪击毙。”一《无名之辈》一开始,就用了一个大俯拍的镜头,似乎正在从高空向下坠落,令人惊心动魄。这是上帝俯视人间的视角,也是人类俯视蝼蚁的视角。《无名之辈》就是这样一部电影:一个都市暗黑童话,一群像蝼蚁一样生活的人。有的轴,有的蠢,有的贱,有的奸,但都还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寻找人的尊严。这么说,可能会有人觉得这部电影不好看了,其实不是。《无名之辈》很可能是今年最好 ...

 

“这个故事曾有另一个结局:胡广生被乱枪击毙。”

 

 

《无名之辈》一开始,就用了一个大俯拍的镜头,似乎正在从高空向下坠落,令人惊心动魄。

 

这是上帝俯视人间的视角,也是人类俯视蝼蚁的视角。

 

《无名之辈》就是这样一部电影:

 

一个都市暗黑童话,一群像蝼蚁一样生活的人。有的轴,有的蠢,有的贱,有的奸,但都还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寻找人的尊严。

 

这么说,可能会有人觉得这部电影不好看了,其实不是。

 

《无名之辈》很可能是今年最好看的国产电影,虽然既没有鸡血也没有伪民俗,但能够让你笑,也让你哭。

 

如果要用食物打比方,《无名之辈》就是小雪时节的麻辣火锅,会让你觉得温暖,也会辣出你的眼泪,灯亮了之后,还会让你回味无穷。

 

 

 

说到这里,该简单介绍一下《无名之辈》的剧情了——

 

在黔西南一座山间小城中,一对低配劫匪、一个落魄泼皮保安、一个只能在轮椅上骂人的毒舌女、一个谎话连篇的按摩女,以及一系列生活在社会各个角落的小人物,在一个貌似平常的日子里,因为一把丢失的老枪和一桩当天发生在城中的乌龙劫案,他们的人生轨迹被阴差阳错地拧到一起,发生了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喜剧。

 

在《无名之辈》中,男女主角们无疑都是贫困的,但已经不再是《悲惨世界》中冉阿让式的绝对贫困——为了一块面包去犯罪。

 

比贫困更困扰他们的是毫无尊严的生活,没有人瞧得起他们,甚至无人关注他们的存在。

 

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泛滥和消费主义的时代,没有尊严、无人关注的生活是令人窒息的,于是两位“憨皮”笨贼——胡广生(章宇 饰)和李大头(潘斌龙 饰)出场了,尝试用抢劫这种最愚笨的方式打破困局。

 

 

这两个人中,如果说李大头还有着明确的功利目的,即打算用抢来的钱和自己心仪的按摩女肇红霞(马吟吟 饰)结婚的话,胡广生的追求则完全是精神层面的,他把自己想象成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悍匪”,过着“霸道”的令人畏惧也令人尊重的生活。

 

他们拿着枪,戴着头盔,不抢近在咫尺的银行,却选择了隔壁的手机店,理由是要“从小到大,一步一个脚印,做大做强”——这是马云、王健林、潘石屹们在各处讲授的成功学话语——骨子里却是胆怯与懦弱,夹杂一点反正也没有什么可失去了,于是可以一切不管不顾的悲壮。

 

李大头和胡广生是这样的人,他们完全被“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主流社会抛弃了,他们的世界和主流社会是两个世界,但他们却没有自己的价值、话语体系,他们在文化上完全是被统治的,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只能借助主流社会的话语和坐标系才能为自己的生活赋予意义。

 

 

 

在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和初恋女友冬妮娅分别来自工人阶级和布尔乔亚阶级,各有各的价值体系,无法融合也不能相互统治。保尔带着珠光宝气的冬妮娅参加共青团的聚会,冬妮娅的晚礼服出现在共青团员的军服和工作服中间,彼此都觉得对方太过异类。

 

由于在价值观方面无法妥协,保尔和冬妮娅只能分手。

 

但在实际生活中,除了风起云涌的革命年代,“上流社会”的文化总是处于统治地位的。布尔乔亚阶级的文化,总是能够统治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阶级,布尔乔亚们把自己偏好称为“普遍人性”。

 

在文化上被不属于自己阶级、阶层所统治,往往会导致悲剧性后果。

 

胡广生的挣扎,总是让我想起莫泊桑的小说《项链》中的女主角玛蒂尔德,她是下层小资产阶级的妻子,却迷恋上流社会大资产阶级和贵族的虚荣,一条假项链就让她付出了整整十年的艰辛光阴。

 

胡广生的命运比玛蒂尔德还要差,他付出的代价将是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灾。另外,玛蒂尔德至少还在部长的晚宴和舞会上出了一阵风头,而胡广生连这短暂的满足也没有得到,生活留给他的空间太逼仄了。

 

 

 

胡广生很快发现,他和李大头冒着生命危险抢来的、支撑他“悍匪”地位的一口袋手机,不过是柜台用来展示的模型机,一文不值!

 

他的冒险,没有令主流社会感到害怕,反而令主流社会感到滑稽。

 

当地电视新闻大肆报道了这件已经变成娱乐事件的乌龙劫案,他和李大头迅速当选“年度最笨劫匪”,手机店拍下的监控视频被传到了网上,被网友恶搞成鬼畜视频,嘲笑的弹幕满天飞。

 

面对这样“扒光底裤”式的巨大羞辱,胡广生崩溃了,抓狂了!“你可以打老子骂老子抓老子杀老子,但不能这样耍老子嘛。”他甚至要拿枪去杀掉哪位调侃他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成为劫匪之前,他不值得重视;成为劫匪之后,居然更不值得重视!生活为什么会如此令人绝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7 18:58 , Processed in 0.01289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