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寡头窃国炮轰议会:苏联解体后叶利钦的“宪政民主”伟业

2018-12-1 23:3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816| 评论: 0|原作者: 张 捷 |来自: 察网

摘要: 叶利钦在他担任俄罗斯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就抛弃了民主的假面具,暴露出了专制和残暴的本性,他建立的政权是专制独裁的政权。在他的第二个任期里,这个政权专制独裁依然如故,同时由于“家族”弄权,又变得愈来愈腐朽和黑暗。有人称叶利钦为“沙皇鲍里斯”,有人则把他当政的年代与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相比拟,把“家族”称为“集体的拉斯普廷”。叶利钦搞垮苏联后,实现了他的政治野心,成为俄罗斯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他改变了原有 ...
叶利钦在他担任俄罗斯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就抛弃了民主的假面具,暴露出了专制和残暴的本性,他建立的政权是专制独裁的政权。在他的第二个任期里,这个政权专制独裁依然如故,同时由于“家族”弄权,又变得愈来愈腐朽和黑暗。有人称叶利钦为“沙皇鲍里斯”,有人则把他当政的年代与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相比拟,把“家族”称为“集体的拉斯普廷”。

寡头窃国炮轰议会:苏联解体后叶利钦的“宪政民主”伟业

叶利钦搞垮苏联后,实现了他的政治野心,成为俄罗斯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他改变了原有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把俄罗斯引上了资本主义道路。

如上所说,叶利钦是在戈尔巴乔夫实行“改革”后出现的自由化浪潮中依靠所谓的“民主派”的支持,逐步扩大势力和最后上台的。他嘴里虽然有时讲民主的话语,采用一些民主的形式,但是骨子里仍然是没有任何民主思想、不讲任何民主原则、恣意妄为、独断专行的人。当年曾和叶利钦一起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工作过、“改革”年代担任过苏联政府总理的雷日科夫对他甚为了解,听到有人说叶利钦是“民主派”时反驳说:“我的上帝,他算什么民主派!可找到一个民主派了!我没有遇见过比他更专横的人!” [1] 曾经大力支持过叶利钦、担任过全俄电视广播公司总裁的波普佐夫也说,叶利钦从来不是民主派,他是在自己进行反抗和对周围环境表示不能接受时才使用民主的概念的。[2] 等到他大权在握,不再需要民主的外衣时,他的独裁者的真面目就完全暴露出来。

叶利钦1991年6月当选俄罗斯联邦总统后,就开始策划经济改革。苏联解体后,改革全面铺开,它破坏整个经济,而且成为对人民群众的残酷掠夺,具体情况下面还要详谈。人民群众本来就对叶利钦搞垮苏联的行为表示强烈反对,这时更是义愤填膺,纷纷举行各种抗议活动。而打着民主旗号上台的叶利钦政府对他们进行压制和镇压。在1992年初到1993年上半年这短短的一年半的时间里,就发生了多起军警用暴力镇压群众集会游行的流血事件。第一次流血事件发生在1992年2月23日,当时俄罗斯一些党派和团体利用纪念苏军建军节的机会举行反政府的集会和游行,遭到了军警的阻拦和堵截,发生了流血冲突,退役中将佩思科夫被警察击倒后身亡,另有不少人受伤。参加集会和游行的群众愤怒地谴责叶利钦政府的法西斯暴行,反对派报纸纷纷以《俄罗斯的流血星期日》为题发表文章,痛斥这种犯罪行为。这次暴力冲突成为社会分裂和对抗的第一个讯号。

同年5月28日,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宣布6月12日为独立日,因为两年前的这一天俄罗斯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主权宣言。叶利钦在新节日的前夕发表讲话,不承认自己是搞垮苏联的罪人,并表示要坚持已经开始的改革。这就激怒了本来就反对苏联解体的反对派。他们纷纷集会表示抗议。规模最大的抗议集会在奥斯坦基诺中央电视塔广场举行。参加者除了声讨叶利钦瓦解苏联和推行掠夺人民群众的经济改革的罪行外,还提出打破新闻封锁和垄断的要求。为迫使当局满足此要求,集会者开始向电视大楼逼近,与守卫的军警发生了冲突,有人受伤。由于双方谈判没有结果,抗议示威者决定在电视大楼门前安营扎寨,作长期斗争准备。这样双方对峙了十余天,最后当局动用两个团的兵力对抗议示威者发动袭击,殴打手无寸铁的人们,奥斯坦基诺大楼门前的水泥地面沾满了鲜血,响起了一片受伤者的呻吟声和呼救声。这次抗议活动又被残酷地镇压下去了。

1993年5月1日,又发生了镇压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举行集会游行的群众的严重事件。那一天数以万计的男女老少先是在十月广场举行集会,但遭到了全副武装的民警和特警部队的包围。为了避免流血冲突,集会者决定沿着没有封死的列宁大街转移到列宁山继续开会。当队伍行进到加加林广场时,遭到特警部队的拦截,在接着发生的冲突中有七百多人受伤被送到医院接受救护,有几十人被捕。事后当局反诬游行没有按照指定路线进行,指责游行者采取了一系列“破坏法律的行动”。一些支持政府的人民代表要求把一些左翼党派和团体作为制造“五一”事件的罪魁祸首加以取缔,这就完全颠倒了是非。叶利钦政权的残暴行径彻底暴露了它的假民主的真面目,使得许多人认清了它的本质,过去曾经支持过它的人迅速改变了立场,就这样,它很快失去了民心。

叶利钦的独断专行和经济改革的失败,使得他受到议会的愈来愈多的批评,最后总统和议会之间形成了对抗。当时的议会,即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苏维埃,是在苏联解体前选出的,在人民代表和最高苏维埃成员中,左派占有相当大的比例,三分之一的人是共产党员。当时实行的宪法也是苏联解体前制订的,许多条款对新政权起着束缚手脚的作用。叶利钦当权后,本来想改组议会和修改宪法,但是没有来得及这样做。他在《总统札记》中以感到遗憾的语气谈到这一点,说“八•一九事件”后错过了根本改变议会制度的大好时机。[3] 当时的最高苏维埃主席哈斯布拉托夫是叶利钦提拔起来的,起初两人还合得来,但是他对叶利钦的专断作风甚为不满,反对叶利钦实行的经济改革,并且向批评经济改革的反对派靠拢。这是叶利钦所不能忍受的,两人的关系迅速恶化。双方在1992年12月召开的第七次人民代表大会上在修改宪法和批准总理人选问题上发生了正面冲突,叶利钦提出的宪法草案和总理人选均未能通过。他就在大会上发表讲话,对人民代表大会提出严厉指责,讲完后气冲冲地离开会场,为了让大会开不下去,便号召支持他的代表与他一起离开,可是响应者不多,这使他特别生气。后来经过谈判,紧张气氛暂时有所缓和,但是争斗并未停止。1993年3月20日,叶利钦采取进攻态势,发表告人民书,宣布实行总统特别治理,试图完全剥夺议会的权力。宪法法院当即认定叶利钦此举违背宪法,接着人民代表大会讨论了弹劾总统的提案,此提案因赞成票数不足三分之二未获通过。4月25日,就是否信任总统、是否赞成他的社会经济政策、是否赞成提前进行总统选举和是否赞成提前选举人民代表等四个问题进行了全民公决,公决结果对叶利钦有利,于是他断绝了与议会的接触,加快了制订新宪法的步伐。9月21日,叶利钦发表电视讲话,悍然宣布解散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苏维埃,决定12月11~12日举行新议会选举,此项命令显然违背了现行宪法。宪法法院立即召开会议,会上确定罢免总统有充分根据,最高苏维埃则宣布叶利钦停止行使其职权,由支持议会的副总统鲁茨科依任代总统。就这样,斗争进入了最后摊牌的阶段。

叶利钦在发布总统令的同时,调兵遣将,派部队包围了议会所在地白宫,切断了议会同外界的联系。但是议会得到愈来愈多的群众、尤其是左派群众的支持,他们纷纷前来保卫白宫。在双方对峙的十余天内,流血事件时有发生。最后叶利钦于10月4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下达了攻打白宫的命令。部署在白宫附近的坦克开始进行炮击,顿时大楼冒起黑烟和燃起熊熊大火。白宫陷落了,哈斯布拉托夫和鲁茨科依以及其他白宫守卫者被押解到著名的列福尔托沃监狱。在这场血腥的镇压中,据官方的电视台报道,共有一百四十七人死亡,实际死亡人数要多得多。有人证明白宫里有四百一十五具尸体。也有人估计,死亡人数大致为四百人。而根据著名作家邦达列夫在他的小说《百慕大三角》中抄录的红普列斯尼亚体育场的大字报”,牺牲者人数多达二千四百七十三人。[4] 叶利钦在《总投札记》里也承认“有许多许多人被打死”。[5] 而当白宫周围硝烟未散,流血尚未停止,还有人在警察局里遭到拷打时,叶利钦的班子就在克里姆林宫里饮酒作乐,庆贺他们的胜利……

这次悲剧事件是由总统与议会的对抗引起的。如果以民主派自诩和打着民主的旗号上台的叶利钦有一点民主作风、脑子里有一点法制观念的话,那么冲突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至少不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可是他把自己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专横跋扈,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更不必说受议会监督了,根本不把宪法和法律放在眼里,充分显示出专制暴君的特点。同时,他对议会充满敌意,还由于当时议会是苏维埃时代遗留下来的组织形式,他恨不得把它彻底铲除。因此叶利钦炮轰议会,也可说是他颠覆苏维埃制度的反革命政变的继续和完成。著名学者和作家季诺维耶夫在十月事件”十周年之际发表文章说:“反共政变延续了两年,以1993年10月炮轰最高苏维埃时期留下来的东西而告终。政变的结果,开始了对苏维埃的共产主义社会制度的全面破坏——破坏了政权体制、管理制度、思想体系、文化体系、武装力量建制、教育制度以及社会组织的所有主要组成部分。形成了新的社会制度。我将其称为‘后苏维埃制度’。”[6]

在总统与议会的对抗的发展进程中,叶利钦的倒行逆施激起了愈来愈多的人的反对,左派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先后站到了议会一边,他们武装起来进行自卫和反击,这使得这场对抗发展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一场具有相当大规模的保卫苏维埃时代的成果和反对叶利钦专制统治的斗争。叶利钦炮轰议会,也是对起来反对他的人民群众的血腥镇压。

叶利钦的这一行动,似乎在世界历史上开创了国家之首下令炮轰民选的合法议会的先例,就此一举将使他留下骂名。人们把1993年10月称为“黑色的十月”,不少俄罗斯人把当时发生的事件看作民族的耻辱。叶利钦的暴行自然遭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痛斥,许多人称他为“杀人凶手”和“法西斯”,就连一些崇奉西方的民主自由的人士也对他进行谴责。最突出的例子是持自由主义观点的前持不同政见者、作家西尼亚夫斯基。他在《这一切已经有过——我今天为什么要反对叶利钦》一文中说,叶利钦的胜利是民主的失败,用血作为代价而取得的胜利是胜利者的犯罪行为。[7] 他又与另两位前持不同政见者联名发表文章谴责叶利钦,说叶利钦应该“退位,进修道院,祈求宽恕过错”。[8]

“十月事件”后,叶利钦把全部权力集中到自己手里,他发表一系列命令,宣布解除鲁茨科依职务,实际上是取消了副总统职位,暂停宪法法院以及各级苏维埃的活动,改变地方自治制度,修改一系列现行的法律和法规。与此同时,加快了制订新宪法的步伐,并于1993年12月通过他炮制的宪法草案。新宪法大大扩大了总统的权限。根据新宪法,议会分为上院(联邦委员会)和下院(使用沙皇时代用过的名称,称为国家杜马),其权限大大缩小。至此,叶利钦达到了他的政治目标,如上所说,彻底铲除了苏维埃制度留下的遗迹,最后建立了带有浓重的封建专制色彩的资本主义政治制度。

在这之后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国内虽然没有发生大的政治对抗,但是矛盾和斗争依然存在。进行经济改革和实行全面私有化的结果,一方面使得原来属于国家的财富落到了少数人手里,出现了一些后来称之为寡头的暴发户;另一方面,人民群众遭到残酷的掠夺,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处于贫困线以下的人数大大增加,这就加剧了社会矛盾和不满情绪。具体情况下面还要谈到。同时,叶利钦于1994年底发动了第一次车臣战争,这又使民族矛盾有所发展。人们本来对他在“十月事件”中的暴行记忆犹新,加上他的方针政策造成的严重后果,到1996年总统选举前夕,他的支持率下降到最低点,他自己承认只有3%左右。[9] 与此同时,激烈的政治斗争和毫无节制地饮酒的旧习损害了心脏,使他成为一个重病缠身的老人。可是他不愿放弃权力,同时他的妻子和女儿担心全家失去已有的地位和特权,竭力进行撺掇,于是他在2月15日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在这之后,眼见形势复杂,斗争激烈,曾一度想采用他惯用的手段,下令禁止共产党,解散国家杜马,推迟总统选举。他的这一计划出人意料地遭到内务部长库利科夫的反对。后来他在小女儿塔季亚娜和丘拜斯的劝说下改变了主意。

当时的政治形势对叶利钦来说是十分严峻。在头年12月国家杜马选举中,俄共取得了重大胜利,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接着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宣布参加总统竞选,根据当时的民意测验来看,他的支持率很高,对叶利钦的威胁最大。而这时叶利钦的竞选班子内部意见不一,行动迟缓。在这之前不久,作为叶利钦私有化方针的主要得益者的寡头们,觉察到共产党有重新上台的可能,担心失去已得到的一切,便联合起来,决定大力支持叶利钦竞选。1996年1月,寡头们利用在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机会,商讨了帮助叶利钦竞选的具体步骤。别列佐夫斯基、古辛斯基、波塔宁、弗里德曼等人去见叶利钦,向他说明形势严重,表示愿意为竞选提供“他们所有的资源——信息方面的、地方上的、财力的,而最主要的是人力资源”,推荐他们当中的“优秀人才”参加竞选班子,并提出这个班子里必须有丘拜斯。[10] 叶利钦接受了寡头们的意见,决定竞选班子由他亲自领导,由丘拜斯领导“分析小组”,马拉申科负责宣传。参加班子的还有当时的头号寡头别列佐夫斯基。根据曾经替叶利钦写书、被叶利钦收为“养子”的尤马舍夫的建议,竞选班子还吸收叶利钦的小女儿塔季亚娜·季亚钦科参加。根据塔季亚娜的自述,她在竞选活动中成为“在智囊团和分析小组与爸爸之间起连接作用的环节”。

紧接着寡头们积极行动起来大力支持叶利钦竞选。1996年4月,别列佐夫斯基等十三名企业家联名发表支持叶利钦的呼吁书。他们给叶利钦提供各种“资源”,首先是财力资源,使他拥有十分充裕的活动经费。根据最保守的估计,他们提供了五亿美元的经费。提供赞助的还有天然气工业公司、统一电力系统等大企业。叶利钦在国内筹集到的经费大大超过了选举法规定的上限——二百五十万美元。与此同时,美国人也慷慨解囊,给他巨额赞助,为了掩人耳目,不通过银行,而是通过使馆把现金直接交给他的竞选机构。总统安全局局长科尔扎科夫证明,德国总理科尔答应给十亿美元,法国总统希拉克和英国首相梅杰答应各给五亿,谈判是由当时的总统事务管理局长博罗金进行的。同时他本人和博罗金曾去罗马与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谈判,结果意方同意给十亿美元。[11] 这样做,完全违背了选举法所作的不得接受外国国家机关、各种组织和个人捐助的规定。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叶利钦在竞选中还得到了美国顾问的帮助。美国顾问小组根据美国总统选举的经验,结合俄罗斯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一系列建议,这些建议可归纳为两个方面。第一,建议叶利钦承认自己的某些失误,根据选民提出的问题发布一系列解决这些问题的总统令做出各种许诺,以博得选民的好感和争取选民的支持;第二,用过去苏维埃时代的空货架、劳改营等吓唬选民,阻止他们投久加诺夫的票。[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7 18:00 , Processed in 0.02292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