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收了三五斗》(博士毕业买房版)-激流网

子虚村乌有楼盘的售楼处里,水泄不通地挤着来买房的博士们。博士们汗流浃背,流出的汗将陈旧的衣服浸透,贴在背上,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汗臭味。售楼处里凳子挨着凳子,一排一排地,填没了这排和那排之间的空隙。售楼处外是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通道,咨询处就在通道的那一边。朝晨的太阳光从铮亮的玻璃窗射下来,光柱子落在售楼处里博士们踌躇满志的脸上。

博士们几个小时前就挤着公交过来,早就在售楼处排队等着开盘,等到开盘,便蜂拥而入到了售楼处,气也不透一口,便来到咨询处咨询,占卜他们的命运。

“10万一平,首付30%”。售楼处的小姐头也不抬地回答他们。

“什么!”博士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去年,你们不是才两万一平吗,还不包括公摊面积呢?”

“一万也有过,不要说两万。”

“哪里有涨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刚需像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涨呢!”

来买房时挤公交像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前几年卧薪尝胆,连女朋友也没处,苦拼事业,领导也不来作梗,好不容易升了职,翻了薪,谁都以为该买房安定下来了,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关口,却得到比往年更贵的房价!

“还是暂时不买房的好,我们回去继续攒钱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售楼小姐冷笑着,“你们不来,我们就卖不出去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土豪,刚需,头几期楼盘还有土豪没抢到呢,现在人家表示可以全款呢。”

全款,土豪,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博士们再不买房,却就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买房呢?前几年见房价太高,就读博士,博士毕业后苦拼事业,这些年事业也拼了,职也升了,收入也翻番了,再不买房,年纪大了,头变秃了,就更难找女朋友了。

“我们去隔壁市吧,”在隔壁市,或许有性价比很高的楼盘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售楼小姐又来了一个“嗤”,抚了抚黑框眼镜说道:“不要说隔壁市,就是到哪里去也一样。现在刚需的高峰期已来,隔壁市也是差不多的价位,这两年的房价都是这样,爱买不买。”

“到隔壁市买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住在隔壁市,在本市上班,不堵车的话单程就要三个小时,每天花在路上六个小时,工作就没有什么精力来,要是碰到加班,那就只能睡在单位里,休息不好,第二天工作就废了?就接受他们给的价格,先入手套面积小的,等有钱了再换大的房子”

“小姐,能不能打点折?”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再打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这要领导开会讨论的。我们乌有集团是拍的都是地王,你们要知道,多打一点折,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房价实在太高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房价是两万,前年是一万,你亲自说的,我们想,今年总归三万左右吧。哪里知道需要十万!”

“小姐,就是减少一点茶水费吧。”

“小姐,读书人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少赚一点吧。”

另一位先生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扔到烟灰缸,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房价高,不要买好了。是你们自己买的,并没有请你们买。只管多啰嗦做什么!有的是土豪来这里,不卖你们的。你们看,我电脑上等级预约的土豪多得很呢。”

在房价高低的辩论之中,在去本市隔壁市的争持之下,结果售楼处里的博士们一个个都签了约;脸上的气色慢慢复了原,掏空三个钱包换到手的是或大或小的钢筋混凝土。”

“先生,能用公积金贷款,是么?”三个钱包换不到两房的首付房,先换成一房的,也不错。

“你们这些傻B!”夹着一枝签字笔的手按在键盘上,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边射出来,“说好公积金贷款肯定会给贷的,谁好堵你们的资金链?但是开盘后领导们要研究,也许行不通,改为XX银行的商业贷款”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子虚村,另一批人又从公交站跨上来。同样地,在售楼处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上车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万分舍不得的首付,刷到售楼处小姐的POS机里,换到了或大或小的房子。

签了约,暂时压了心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一的命运里,又即将在同一个小区生活,于是话就多起来了,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骂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十万的房价,真是碰见了鬼!” “前几年房价大涨,首付不够,不想欠银行太多钱,就想着努力工作,多存点钱,减少月供的压力,没想到还是这样,不如当时直接买房呢!”

“现在的房价太他妈贵了,前几年买房银行贷款的利率还打八折呢。” “为什么要不早点买呢。“

你这死鬼!要是初中毕业就去混社会做点小生意,现在说不定早发了,我同学做淘宝客户一个月的收入还10000大洋呢”

“买房真得慢不得!”

“靠!我们买二手吧。我看二手房的性价比蛮高的。”

“买二手,离单位近,配套设施齐全,也不用担心装修的甲醛问题,好打算,我们一块儿去!”

“就是,开发区的二手房也不错。我们单位里的小王,不是么?在开发区什么楼盘里买了二手,听说还带学区房呢。学区房,算是学位的价格,折算起来比新楼盘的便宜20%呢!”

"你不要光看学区!开发区的二手房房价低,在路上的时间你承受得起吗?小王在那里虽然买了房,可是那边荒凉得很,附近都是乱葬岗,配套设施就是一个村级幼儿园,附近的生活设施几乎没有,坐专线也要三个小时才能到回校,自己开车也要两个小时,如果开车上班的话,钱包那就更受不了了,到时连饭都吃不起,你还不知道?”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酱赤的脸受着太阳光又加上闹心,个个难看不过,好像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

“我们工薪阶层,到底什么时候能有改善住房的条件?”一个人呷了一口酒,幽幽地提出疑问。

就有另一个人指着乌有楼盘的招牌说:“近在眼前,你要是收入再翻两番就就好了。

我们吃辛吃苦,刷爆信用卡,还欠了一屁股债,好不容易攒了个首付,他们嘴唇皮一动,就把我们的血汗钱一古脑儿吞了去!”

“要是三万,那就好了。凭良心说,三万的房价,40平大小就可以了,我也不想多要。”

“你这呆子,在那里做什么梦!你不听见么?他们楼盘有大把的土豪预约,要是这样的房价房子早就抢光了”

“那么,我们的房子也是拿掏空三个钱包来买的,总得住得舒服一点吧?

“我刚才在咨询处里这么想:现在让你们沾便宜,我们暂时买在这里;赶紧上装修,然后转租出去,自己在单位附近租房,以出租来承担月供!”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网着红丝的眼睛向售楼处斜溜。

“等你装修后转租?猴年马月了,我们同事买房,在网上挂了一年半了,都还没租出去呢!”理直气壮的声口。

“去年开盘的楼盘,早就有人转租了,一二手价格倒挂,房租均价比市场上的还要低10%,就这样,还是有大部分房租不出去”

“即使租出去了,房租离月供还差得远呢”

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话说完了,牢骚也发了,大家各自散去回自己在城中村的出租屋。

第二天又有一批刚需来到这里买房。乌有楼盘里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房价影响消费水平"的说法成为都市间报上的时行标题。

ZF感觉房价影响消费,便开会,发通电,大意说:房价过高,刚需不堪其苦,应限制房价报备价格。棚改时在多建公租房。

银行界本来在那里要做放贷款,便提出了救济的方案:

(一)由各大银行加快审批速度,增加放贷的力度,使刚需贷得起放贷;

(二)提供租金贷,使刚需不至租不起房而改为购房,造成供需失衡,

(三)提高房地产商的贷款额度,避免土地流拍造成供给的紧张。

出租屋市场是不声不响。房价高涨,出租价格也会水涨船高,于他们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