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法国的毛主义运动 —— 五月风暴及其后

2018-12-16 00:2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6376| 评论: 0|原作者: 蒋洪生|来自: 文艺理论与批评

摘要: 21世纪的法国还会有新一轮毛主义运动的兴盛吗?在信息资本主义时代,它还会有生命力吗?有志于毛主义在法国之复苏的人们,可能除了要对现实进行详尽深入的调查研究外,还要对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法国毛主义运动历史进行全面盘点,对其起源、发展、兴盛、衰落以及承续至今的脉络进行精细的梳理。 ...
21世纪的法国还会有新一轮毛主义运动的兴盛吗?在信息资本主义时代,它还会有生命力吗?有志于毛主义在法国之复苏的人们,可能除了要对现实进行详尽深入的调查研究外,还要对过去半个多世纪的法国毛主义运动历史进行全面盘点,对其起源、发展、兴盛、衰落以及承续至今的脉络进行精细的梳理。历史上,法国毛主义有其顺势而为,快速发展的经验,亦有其左冲右突,进退维谷的困境;其经验和困境,都充分体现在众多法国毛主义团体的丰富理论和实践中。也许可以说,忽视对社会现实的调查研究,不对历史上毛主义的经验教训做出很好的理论总结,扬其长而避其短,就解决不了毛主义运动实践中存在的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问题,也就谈不上毛主义运动的未来。

蒋洪生 | 法国的毛主义运动:五月风暴及其后

五月风暴期间的索邦大学,右边悬挂的旗帜上写着“为人民服务”

引子

1968年5月,一场以学生和工人为主体的社会运动如长虹,如疾风,如暴雷,如骤雨,迅捷地传遍了法兰西大地。这场史称“五月风暴”的社会运动的爆发力度之烈,涉及范围之广,参与人数之多,在法国乃至整个欧美现代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对于这场风暴,言人人殊,总体而言,这是一场以大批抗争学生为前导,以近千万罢工工人为主力,以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相呼应为其鲜明特点,同时社会各阶层以不同方式积极参与的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和反戴高乐主义的大规模社会运动。

但对当时的不少人来说,这场在短时间内瘫痪了整个法国,并在世界形成深广之连锁反应的社会运动,是突如其来、始料未及的,其中就包括了其时统治法国已近十年的戴高乐总统。就在1967年底,戴高乐向法国国民发表年度广播讲话的时候,还在说:“我以平静的心情迎接1968年……今天的法国绝不可能像在过去那样被危机所瘫痪。”1戴高乐的这个判断被其后政治局势的发展击得粉碎。仅数月之后,巴黎乃至全法国的学校、工厂和街道就被千千万万高举红旗、呼唤变革和革命的人们所占据。开始,戴高乐总统和他的幕僚们试图把这些人描绘为“社会渣滓”,但随着成百上千万的社会各阶层人士深度卷入,这一旨在抹黑的描绘丧失了其意义。

应当说,参与五月风暴的政治力量是比较多元的,包括无政府主义者、托洛茨基主义者、情境主义者及受其影响的激愤派、社会民主派人士等,当然还包括在其时的法国政坛和社会上举足轻重,尽管在风暴期间组织过罢工,却无意推翻资本主义体制的法国共产党(PCF)及受其控制的法国总工会(CGT),当然我们也不要忘记大批反对风暴的戴高乐主义者。而作为一种独立政治力量的法国毛主义运动,也正是在五月风暴及其后的年代里,才有组织地出现在法国公众的政治视野之中,并对60年代以来的法国产生重大影响。据初步统计,60年代之后,陆续活跃在法国的毛主义团体至少有50多个2,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有马列主义共产青年同盟(UJCML,1966-1968)、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PCMLF,1967-1985)、“无产阶级左派”(GP,1968-1973)、“革命万岁派”(VLR,1969-1971)、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同盟(UCF-ML,1969-1985)等。

法国毛主义的起源

法国毛主义不是在五月风暴期间从天而降的,它在二战后的法国和世界风云变幻的政治气候中渐次生长出来,是战后法国民众尤其是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激进化的产物。促使战后法国青年激进化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1954到1962年间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利亚的独立战争。战争导致法军伤亡十几万人,而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伤亡20万人以上,平民伤亡则在60万人以上。在这场阿尔及利亚的民族解放运动中,号称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政党的法共却支持议会授权法军对民族解放运动进行镇压。1965年秋,法共甚至支持肯定阿尔及利亚殖民战争的政客弗朗索瓦·密特朗参加总统竞选。而另一些所谓的社会主义者——例如莫莱特领导的工人国际法国支部(SFIO),也公开支持法国的殖民战争。除了阿尔及利亚战争外,另一个促使法国青年激进化的因素就是越南战争。在越战问题上,法共以反对冒险主义,避免热核战争为由,打出的只是“实现越南和平”的含糊口号,与此针锋相对,更激进的左翼力量打出的口号是“争取越南人民的彻底胜利”。面对国内如此不堪的修正主义和“左翼”政党,法国的进步青年们只能选择倒向毛主义,托洛茨基主义,或者无政府主义。而在许多反对法共的法国左翼人士看来,“正是毛主义提供了某种过渡形式和依据,使他们得以将斗争重心从殖民地农民斗争转移为国内的工人斗争,他们进而和都灵汽车厂的罢工工人一样承认,‘越南就在我们的工厂里’。”3

进入1960年代之后,毛主义在法国知识界有了长足的影响,这些影响首先是通过法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阿尔都塞的支持产生的。1956年,赫鲁晓夫“非斯大林化”的秘密报告震动了整个世界,尤其对欧美的共产主义运动造成了极其沉重的打击,使得各国共产党员大批退党。欧洲由此出现了“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潮流,法共也开始主张与其他非马克思主义思想如天主教思想、社会民主主义等对话。在这种情况下,阿尔都塞站出来反对这种把马克思主义解释为人道主义的错误思潮,认为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解,是一种毫不科学的非历史非阶级的分析方法。与此针锋相对,他把自己的学说视为一种“理论上的反人道主义”。在中苏论战期间,阿尔都塞实际上是同情中国对苏联修正主义的批判的,他甚至把其1965年秋出版的著作《保卫马克思》(收录其1961-65年间的文章)寄赠给了中共中央。在他的影响下,作为法国思想家摇篮的巴黎高师中的很多人都变成了毛主义者或亲毛主义者,包括他的学生阿兰·巴迪欧、雅克·朗西埃,以及号称“巴黎高师的列宁”、曾在1967年应邀访华的罗贝尔·黎纳(Robert Linhart)等人。阿尔都塞也同情中国“文革”,作为法共党员,他在毛主义倾向的杂志《马列主义手册》1966年12月号上以化名撰写了一篇分析“文革”的文章,认为“文革”是对以往共产主义运动所出现问题的一种因应之道。

1964年中法建交,法国成为首个与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中国的思想文化产品得以较顺利地进入法国(如《毛主席语录》《毛泽东选集》《北京周报》等)。这也促进了毛主义在法国的传播。从当时的新锐导演戈达尔1967年的电影《中国姑娘》中,可以很直观地看到这些舶来的中国元素,如红宝书、《北京周报》、北京广播电台的广播等。1967年的巴黎到处充斥着毛主义流行的符号,如所谓的毛氏领套装。该年被称为“中国年”4。

蒋洪生 | 法国的毛主义运动:五月风暴及其后

电影《戏梦巴黎》剧照

法国毛主义组织的初创与五月风暴的试炼

1960年代早期,法共党内和由法共控制的青年学生组织——共产主义学生联合会(UEC)中活跃着一批亲中的所谓“毛主义分子”。在中苏论争和分裂的大环境下,亲苏的法共对党内的这种“异端思想”毫不容忍。在这种态势下,法共及其控制的群众组织里的亲中分子纷纷被开除。1966年12月10日,由共产主义学生联合会中被清洗或即将被清洗的毛主义者罗贝尔·黎纳、雅克·布鲁瓦耶勒(Jacques Broyelle)、克里斯蒂安·里斯(Christian Riss)、让-皮埃尔·勒当泰克(Jean-Pierre Le Dantec)、邦尼·莱维(Benny Lévy,化名Pierre Victor)等建立了马列主义共产青年同盟(本文简称共青盟)5,成员多为巴黎高师和索邦大学的文科学生。戈达尔电影《中国姑娘》描绘的就是受共青盟影响的一些年轻人,准确地反映了中苏意识形态分裂对他们的深刻影响。共青盟的领导人是阿尔都塞钟爱的杰出弟子黎纳。他从阿尔都塞以及西班牙农学家卡巴勒罗(Capallero)那里接触到毛泽东思想;尤其是后者向他介绍的毛泽东的“群众路线”思想,给黎纳以极大的震动和启示。黎纳将毛泽东与列宁的思想做了比较,认为:“在列宁的思想中,知识分子应该带给人民一种建立在外部的科学;而毛泽东的思想则认为应该到人民中去,吸取人民的思想元素而建立一种科学,并最终将它送还给人民。”6黎纳深知“什么是政治行动及其优先性”,而这一点是他的老师阿尔都塞所甚为感佩的。在黎纳的批评下,阿尔都塞放弃了自己那个极其著名的哲学定义,即哲学是所谓“理论实践的理论”。7

黎纳领导下的共青盟将自身定位为“同盟”,而不是合格的革命政党,一个重要原因是共青盟的成员基本上都是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同盟”的成立,是为日后能取代修正主义化的法共,建立真正的革命政党。成立初期,共青盟特别重视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的革命化问题,为此创办了卓有成效的理论教育学校。在1967年1至2月举行的第一次大会上,共青盟通过一份政治决议,提出了以下一些政治原则:必须把阶级斗争引到大学和年轻人中去,对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及其修正主义帮凶发动不妥协的斗争;必须对积极分子进行理论上和政治上的训练,创立一个能服务于先进工人和所有革命者的红色大学;必须反对美国和法国帝国主义,支持和学习越南人民的抗美斗争;必须促进服务于工人阶级的革命知识分子的形成,共青盟将创造新的组织形式以达成这一目标。8

在毛泽东“群众路线”思想的指引下,黎纳及其同志们认为共青盟本身过于知识分子化,应该走“群众路线”,创立在共青盟领导或影响下的群众组织,再在此基础上创建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从1967年2月起,共青盟在一些社区、工厂尤其是高中创立了旨在支援越南人民反美斗争的群众组织“基层越南委员会”(Comités Viêt-Nam de Base),吸纳了成千上万的政治积极分子,他们在“五月风暴”及其余波中发挥着关键作用。9   4月29日,共青盟成功捣毁了极右组织“西方”(Occident)在巴黎主办的支持南越政权的展览。“基层越南委员会”取得的极大成功,扩大了共青盟的群众基础,也引起共青盟的政治对手法共的不安。10然而要成为一个不同于已然变修的法共的真正无产阶级政党,共青盟认为必须把工作重点放到工厂去。1967年夏,在毛泽东“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一思想启发下,共青盟对法国工人(和贫苦农民)的生存状况掀起了大规模的“调查研究”(enquêtes)工作。

到1967年秋,共青盟的调查研究工作转变为对其后的法国毛主义运动影响深远的“扎根”(établissement)11运动,就是革命的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到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中去,和人民群众一起生活,一起劳动,尤其是要进入工厂中当工人。作为政治语汇的“扎根”的原始来源,据学者研究,是出自毛泽东的表述“安家落户”。12毛泽东在不同场合都强调过“走马看花”、“下马看花”和“安家落户”这三种工作方式。例如1957年3月12日他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我们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文学家、艺术家、教员和科学研究人员,都应该尽可能地利用各种机会去接近工人农民。有些人可以到工厂农村去看一看,转一转,这叫‘走马看花’,总比不走不看好。另外一些人可以在工厂农村里住几个月,在那里作调查,交朋友,这叫‘下马看花’。还有些人可以长期住下去,比如两年、三年,或者更长一些时间,就在那里生活,叫做‘安家落户’。”13

创立“理论教育学校”和“基层越南委员会”,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和“扎根”运动一起,共同形成了共青盟政治活动的鲜明特色。共青盟把“扎根”运动提到很高的高度,认为这是法国马列主义运动发展和创立共产主义政党的必要步骤,是必由之路。14

作为非生产劳动者的共青盟成员离开象牙塔,进工厂当工人,实际上就是一种融工运动,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工学结合运动。为什么要融工?共青盟认为,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最为先进的革命思想和理论首先为法国的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所掌握,但他们本身不能成为革命的领导力量,只有工人阶级才能领导革命。但进步知识分子通过把先进的革命理念带入工厂,可以对工人阶级的革命起到一种类似火星、中介或催化剂的作用。那么,在60年代的法国,什么是共青盟眼中先进的革命理念呢?共青盟认为,这就是群众路线,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不断革命论和革命阶段论结合的思想,“为人民服务”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到群众大学校去的思想,以及自我批评和接受群众批评的工作方式等,简言之,就是来自红色中国的毛泽东思想。共青盟融工运动的政治目标是要在先进工人中间创立马列主义革命斗争的工人领导核心。共青盟认为,没有这种领导核心,就谈不上群众工作的进展。工人领导核心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要在先进工人中创建秘密组织,打入法共所控制的法国总工会在各工厂的分会,促使这些分会革命化,达到重新让法国总工会恢复以前作为“阶级斗争的总工会”之性质的目的。那些到工厂进行“扎根”工作的共青盟盟员负有以下政治使命:在工人阶级中宣传毛泽东思想;促成建立工人核心小组,从而在生产单位中有效地领导阶级斗争;服务于工人核心小组,并与工人核心一起基于群众路线的原则,确立劳工运动中的马列主义策略;在这些先进工人核心的指导下,以共产主义思想陶冶工人阶级。15

这些时称“无产阶级工会主义者”(proletarian syndicalists)的共青盟盟员,从1967年秋开始进行“扎根”运动。到五月风暴开始,这一运动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加上缺乏经验,这一波“扎根”运动成绩有限。根据阿尔都塞的说法,在五月风暴中,工人们并不需要共青盟盟员这样的大学生支持。16也就是说,当时不少工人从根本上仍旧对知识分子抱着一种不信任的态度。但总体而言,五月风暴期间的工人和学生主体在主观上有相互团结、共同斗争的强烈愿望,在实际行动上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也是相互呼应、相互支持的。共青盟的进厂“扎根”运动虽然成绩有限,但对其后的法国毛主义有着显著影响,其中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

共青盟一开始基本否定学生所掀起的五月风暴,其领导人黎纳认为这是小资产阶级性质的运动。黎纳及其同志坚持认为只有工人阶级才能领导一场真正的革命,没有工人参与,对抗就是没有意义的。同盟领导层甚至认为五月风暴是持改良主义理念的社会民主派人士的阴谋,起到了疏远青年学生和工人阶级的作用。虽然“就与学生抗议运动联合而言,黎纳仍然是坚定不移的”,但他建议学生的示威游行离开巴黎市内的拉丁区,转向大多数工人阶级居住的郊区,以便使学生和工人团结起来。在这种轻视单纯学生运动的思想的指导下,共青盟在五月风暴初期,只是派人在整个拉丁区分发政治小册子《现在就到工厂去》,鼓动学生到郊区的厂区进行活动,而不是积极投入到学生发动的街头斗争中去。17当在一家肉类加工厂“扎根”的妮科尔·黎纳(Nicole Linhart,罗贝尔·黎纳的妻子)提议参加学生的示威游行和街头斗争时,黎纳情绪激动地将她赶出共青盟的会场(虽然事后向她道歉)。黎纳本人还跑到中国大使馆,告诉使馆人员毛主席犯下了一个严重错误,不应该支持法国的学生运动。18

到1968年5月10-11日,五月风暴中的第一次街垒战出现,黎纳相信这是法国资产阶级设下的一个陷阱,为此到法共总部去找他的老对手——法共总书记罗歇商议对策。在遭到门卫拒绝后,黎纳陷入精神危机,不得不服用镇静剂治疗。19在5月中旬工人罢工占厂的态势出现后,共青盟的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成员才积极投入其中,尤其是参加了弗兰(Flins)的雷诺汽车厂和索肖(Sochaux)的标致汽车厂工人抵抗警察的斗争。在风暴之后,同盟还组织了深入法国农村、力图与农民运动相结合的“长征”运动。

蒋洪生 | 法国的毛主义运动:五月风暴及其后

罗贝尔·黎纳的名著《工作台 -扎根》

共青盟由于误判形势,基本缺席了五月风暴初期的学生运动。但并非所有的法国毛主义政治力量都在风暴初期交了白卷。与共青盟不同,另一支有组织的毛主义政治力量——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从风暴一开始就支持和参与学生的反抗运动。早在1968年5月5日它就发表声明,开宗明义称“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支持学生反对垄断和法西斯主义权力的正义斗争”,宣称面对法国统治阶级的反动政策,学生们造反有理。声明还宣布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坚定不移地致力于团结年轻知识分子和工人的斗争,它将向工人解释学生斗争的深远意义,并将向学生们提供其战斗性的支持。20在风暴中,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大量印发毛主席语录和小册子,支持学生和工人运动,谴责法共和法国总工会的修正主义叛卖,并积极参加历次的街垒斗争。

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的前史可上溯到1964年。当年,法中友好协会中一些亲中的前法共党员成立了“马列主义界联合会”(Fédération des Cercles Marxistes-Léninstes)。1967年初,联合会改名为法国马列共产主义运动(MCF)。1967年12月31日又改组为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该党长期由雅克·儒尔盖(Jacques Jurquet)领导,得到了中国共产党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承认。21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的成员相对都比较年长,主要是工人,他们希望几乎全由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组成的共青盟接受自己的领导,理由是他们不了解工农,不了解资产阶级,不足以组织群众斗争,但共青盟拒绝了这项提议。共青盟认为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太过封闭,对群众不够开放,认为共青盟自己可以通过走群众路线、向群众学习来解决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提出的问题。总之,两者相互指责对方是精英主义。但共青盟也并不在原则上否定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的党建思想,只是否定其在当时这一特别斗争阶段的适用性。总体来说,尽管两个组织在是否在现阶段组建列宁式的纪律严明的先锋党、对方是否为精英主义、是否打入法国总工会以及用何种宣传口号支援越南斗争等方面争议不断,但这两个毛主义组织还是大致保持了一定的友好关系。22

1968年6月12日,也就是在共青盟17岁的高中生盟员托坦(Gilles Tautin)被法国宪兵在弗兰地区溺毙后两天,索肖标致汽车工厂的工人皮埃尔·贝洛(Pierre Beylot)和亨利·布拉谢(Henri Blanchet)为法国防暴警察共和国保安队杀害后一天23,法国内政部长雷蒙·马赛兰发布禁令取缔11个左派组织,其中就包括共青盟和法国马列主义共产党两个毛派组织。由从法共开除出去的亲华人士克洛德·博利厄(Claude Beaulieu)于1965年成立、坚持刘少奇路线的法国马列主义中心,由于曾在选举中支持过戴高乐政权,也由于在五月风暴中作壁上观,成为没有被戴高乐政府解散的一个法国毛主义组织。2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6-25 09:10 , Processed in 0.01074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