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甩脱尾巴很重要” —— 佳士事件短评的短评

2018-12-22 16:4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6951| 评论: 5|原作者: 佳士工人声援团

摘要: 近日在某知名左派网站上读到一篇评论佳士事件的文章,题为《“适应节奏很重要”—— 佳士事件短评》。光看标题就知道作者想要表达什么,但全篇所充斥的狭隘经济主义、尾巴主义论调,还是着实令笔者感到荒唐,进而愤怒。

列宁在《怎么办》里曾引证恩格斯1874年谈到理论在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中意义问题时发表的意见: 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伟大斗争并不是有两种形式(政治的和经济的),而是有三种形式——这两种斗争并列的还有理论的斗争。彼时,俄国的革命运动正在持续增长、大步向前迈进,而革命领导者的自觉性却屈服在广阔的强大的自发高潮面前,四面走散甚至向后退却。列宁引用恩格斯的观点,正是为了同社会民主党内甚嚣尘上的狭隘经济主义、机会主义者做彻底而坚决的斗争,而这一斗争最终的结果,已广为后世之人所熟知和称颂。

历史的沧桑变迁和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伟大经验,并没有使一部分人摆脱自己的阶级地位所带来的顽固偏见。在几乎每一次人民运动的浪潮汹涌的时候,总有些人要袖着双手于一旁,从嘴里挤出些阴阳怪气的酸话,或是, 如列宁所说,在泥潭里大喊大叫,卖力拉扯在崎岖险阻的道路上并肩前行的工人和同志们的手,妄图拖累事业,使事业的落后性适应于自己的落后性!

近日在某知名左派网站上读到一篇评论佳士事件的文章,题为《“适应节奏很重要”——佳士事件短评》。光看标题就知道作者想要表达什么,但全篇所充斥的狭隘经济主义、尾巴主义论调,还是着实令笔者感到荒唐,进而愤怒。

一、“不是特别离奇坏”的佳士

文章先从佳士公司的一般情况说起,认为“ 佳士公司员工的待遇在深圳算中等略偏下的水平,谈不上特别离奇的坏”:社保相对“正规”,福利聊胜于无(文中还把佳士用以自吹的K歌、旅游等都写上了),工资没有惊喜;即使有臭名昭著的《十八禁》,但在实践中并没有触及到多数员工;即使老板使用调休、罚款之类的损招,只要马马虎虎过得去,工人都可以忍;更有“集体持股”的法子凝聚管理层士气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 佳士工厂没有出现一个能刺激大家的利益焦点。言外之意即,佳士还没有黑到值得工人去反抗的地步!

我不知道作者是不甚了解还是有意忽视,竟对佳士维权工人一遍又一遍揭露的佳士工厂残酷压榨工人的斑斑劣迹置若罔闻。不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非法调休、强制超时加班(2018年3月,员工连续上班一个多月没有休息,每天都超过12个钟)、强制徒步、管理粗暴、偷窥监视辱骂并殴打员工……这其中的哪一项不让工人们怨恨、诅咒?哪一项不是在尽可能地将工人的生存压低到最低最低的水平?哪一项不是在剥夺工人作为人的尊严?哪一项不能够成为刺激大家的利益焦点?

就单拿《十八禁》来说,作者煞有介事地在后面补充一句“ 在实践中没有触及到多数员工 ”,显然是想说明这样的罚款制度“在实践中”并没有那么地坏。 这可真是小资产阶级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典范。佳士的车间主管们动辄就要从工人口袋里抽走300-400元不等的现金(大多数落入自己的囊中,用于嫖娼等腐败的个人生活),比工人在坪山当地租一个宽敞单间的农村房一个月的花费还要多。在2018年4月,仅从几位建会工人那里反映的,就有超过10名工人被以各种理由罚款。而其中的几个典型例子,如胡志舍身救火却被以“未穿工衣”和“顶撞上司”为名倒罚300,余浚聪的同事仅因在车间吃早餐便被罚1000元,更是淋漓尽致地展现佳士十八禁盘剥工人、从骨头里榨油的血腥本质!难道这样的禁令,不是对所有员工权益的普遍侵犯?难道胡志和这位工友的遭遇,不是每一个普通工人都会碰到的?自然 ,作者会认为,在有600普工的工厂里,一个月只有十余名工人被罚款,说明多数员工的利益并没有被触及 。然而事实是,多数员工之所以没有被罚款,正是因为在这样严苛的管理制度之下,工人的权益早已被剥削殆尽,屈服于资方长长伸出的触手之下,忍气吞声。难道作者认为,这样的罚款应该再多些,而不是再少些才好吗?

“——别胡说!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作者肯定会这样叫道。可是,不要争辩,从作者对佳士厂的颇带辩护性的描写中我们看到,作者想说的正是这个意思:要 想工人运动发展,黑厂需要再黑一点(要有能刺激大家的利益焦点)! 这样的话出自想要领导工人运动的左派口中,真是荒谬无比!

厂子黑不黑,工人们最知道。从日常对强制徒步、非法罚款的吐槽,到多次前往龙田街道劳动办和坪山区人力资源局投诉,再到不足两天时间(实际上是下班后不足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征集到八十九名工友签署组建工会意愿表,佳士工人们反抗黑厂剥削、争取权益的渴望早已如暗火般在涌动。诚然,不是所有的不满都能有效地转化为英勇的行动(特别是在如此严苛的管理制度和对工人的全面压制之下), 但这里呼唤的,正是先进工人或左派运动家的自觉性,是用斗争戳出无边黑暗的一束光,在斗争中教育、启发和锤炼群众(首先是先进群众),而不是用幻想中的群众运动来取消现实的阶级斗争。

说到底,真正的群众运动,依靠的是先进工人和左派运动家的自觉性、群众的反压迫和组织起来的意识的觉醒,而不是资本主义把工人们一个个逼到绝路上之后的殊死一搏。 哪一个左派运动家要是认为工人运动的逻辑在于后者,他就是无可救药的经济主义者,自甘做群众运动的尾巴,而完全逃避自己肩上的重担。

二、所谓“非典型”工人

说到先进工人,令人无法理解的是,作者在文中, 将参与佳士维权的工人称为“一小批”的“非典型工人”,人为地将他们与普通的工人隔开,暴露了自己对中国工人阶级的无知和傲慢偏见。 几位维权工人的人物故事早已在网上流传,不知作者为何又一次置若罔闻。就拿文中所说的余浚聪为例,他出身江西上饶的一个贫苦农村,因为急于出来打工挣钱而没能读完中专,在工业区摸爬滚打好几年,见过无数黑厂,也经历过城中村出租房的大火。他的妻子(同样参与了这一次维权斗争的黄兰凤)在佳士因为加班劳累而流产(又是佳士的一桩劣迹),而他因为常常提意见,就被工厂各种穿小鞋,甚至上了坪山区企业的黑名单。可以说, 余浚聪的经历,正是中国千千万万劳动者共同的经历:出身最底层,深刻体味着资本主义制度对无产阶级的残酷剥削和压迫,也由此萌生了反抗的意识。而他身上所展现的朴素的正义感、对工友的热心、努力上进等等,正是中国的劳动者所具有的普遍美德(并不像某些资产阶级所指摘、小资产阶级所臆想的那样,工人都是麻木和堕落的)。这些特点,在米久平、刘鹏华、李展等其他维权工人身上同样能找到。

我猜想,大概作者说他们“非典型”的原因,是他们的阶级觉悟和抗争精神似乎“高人一等”。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也早已明晰, 是什么让这些工人们成为反压迫斗争的英勇先锋?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是无数次工人运动的洗礼!这也正是佳士斗争的伟大意义所在。 在佳士斗争里,我们第一次看到了用马列主义的思想武装起来、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成长的中国新工人究竟是什么模样。他们能只身领导上千人的罢工(96年出生的女工尚杨雪,曾作为唯一的普工代表领导了赛格晶端厂全厂大罢工),能喊出“为了我们的阶级”的口号,能无畏无惧地在暴力警察的包围下唱响属于工人们的《国际歌》!工人阶级总是天生地倾向社会主义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余浚聪等先进工人,绝不是“非典型”,而恰恰是“典型”! 他们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典型的、杰出的代表,是未来将要从中国的工人阶级中越来越多地提炼出的典型的、杰出的无产阶级战士! 而只有在被自己的阶级偏见糊住了双眼,或是别有用心地要降低工人的觉悟的人,才会说出“工人的主要日常特点,就是努力适应环境,专心挣血汗钱”、“工人日常的隐忍,来自他身为被统治阶级的整体状态,也来自他对资本主义工业生产的制度性服从”、“深刻的被动”等等这样的鬼话来。

三、左派运动家需要适应什么“节奏”

工人阶级作为被统治阶级的整体状态,究竟是“深刻的被动”、“日常的隐忍”,还是作为最革命的阶级,热切地向往变革、向往当家作主?这一问题,马克思主义早已在理论上进行了回答,而中国的工人阶级也在现实中进行了回答。

让我们就单单来看2018年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吧!沃特玛工人罢工、塔吊司机罢工、卡车司机罢工、外卖工人罢工、尘肺病工人维权、佳士运动、富士康罢工……全国各地的工人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就拿佳士公司所在地坪山来说,早在佳士事件爆发以前,坪山地区的阶级矛盾已是深重如山,工人的反抗也是此起彼伏。沃特玛工人一浪胜过一浪的罢工斗争,工人由堵厂门发展到堵劳动局、堵区委区政府。肯发厂罢工被警方暴力镇压后,工人们集体上楼顶以跳楼震慑。劳动局的投诉总是人满为患。今年赛格晶端全厂罢工,工人在斗争中彻底不听政府部门的忽悠,他们所表现的斗争水平和策略相当之高,并取得国内搬厂斗争补偿的最高水平。

工人们在一次又一次的维权斗争中,受到锻炼,不断成长,越来越表现出“深刻的主动”、“日常的抗争”。在这个过程中,缺乏的恰恰是左翼运动家的首创精神,对群众的领导、启发,热情的毫不懈怠的工作。 如果说,工人运动的领导者需要去“适应节奏”,那么需要适应的,正是这风起云涌的群众运动的节奏,而不是什么“资本主义企业的管理节奏”!

四、工人运动的发展

可惜,在作者看来,当 前运动的缺点不是自觉力量的缺失,而是自觉力量太高于自发力量,“拔苗助长式地提升当前工人抗争的水平”。他所津津乐道的,无非是佳士本厂的工人没有能够大批地站出来支持维权抗议,以此就给这次运动扣上一个“脱离群众”的帽子。

上文已经说过,佳士厂对工人的盘剥早已在工人中间引起了普遍不满,但这种不满要转化为行动,需要的是先进工人的领导、组织和教育。在7月份以前,佳士的先进工人们所做的,正是耐心细致的团结工友的群众工作,如举行聚餐活动,进行线下宣传,又通过去劳动局投诉,办公众号,建微信群等等方式,揭露工厂的违法现象,倾吐员工心声,向工友们宣传团结意识和维权意识。

由于森严的管理制度,厂内的白色恐怖氛围,客观条件的限制(余、米、刘等只能接触到一百名左右的员工),和员工的极大的流动性(工厂基本三四个月“换一次血”),让余、米、刘等人所做的努力,遇到了极大瓶颈,难以达到积累工友力量的目标。正是由于看到了这些更深层次的原因,佳士先进工人们提出组建工会。 八十九位工友的签名(而且动员还没有结束就被打断了)说明组建工会是符合工友的诉求的。 而发动签联名信,就是对工友最初步的最好的宣传。这大概是那些嘴里高喊脱离了群众,却从来没做过团结工友工作的运动导师们看不到的。

当建会工友才刚刚迈开第一步的时候,嗅觉敏锐的厂方立即发现了此事,并开除了带头建会的员工。工人们被赶出厂外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在大门外进行斗争。 这个时候不争取复工进入厂内,接触到其他工友,那谈什么不脱离群众?

当坪山警方毫无顾忌地介入劳资纠纷,并抓捕建会工友的时候,斗争的主要对象必然由厂方转变到了暴力机器这里。 作者在文中毫无理由地认为,佳士工人这么做,是“不想按照普通维权工人的惯用思路去解决’非法开除’的问题,也就是常见的’老板,赔钱!’(或是满足其他物质要求),而是冒着牢狱之灾的风险,准备把冲突本身延续下去,让它演变为一个公共事件”,甚至无端地猜测,“佳士抗争,尤其是建会-声讨派出所-社会声援等几个环节,是一些急于看到’石破天惊’效果的年轻工人,在某些左翼主张的影响下,人为炮制的’宣传队’行动。”

原来在作者眼里,“普通维权工人”的惯用思路,就是向老板伸出手来讨要“物质要求”,而佳士工人们将斗争从一个厂内扩大到燕子岭派出所,就是“人为炮制”的行为艺术!这几句话, 说得好听点,是狭隘的经济主义,妄图把工人的斗争永远局限在一个工厂里的经济斗争。说得严重点,不过是在用玄乎其玄的语言来包装资产阶级对工人“非法闹事”的污蔑,其背后的逻辑细究起来,无非是镇压有理,反抗有罪!

现实已经无数次地教育工人,每当罢工的时候,不但要对付工厂管理、保安,往往还要对付政府部门(劳动局、工会,还有警察)。工人能不能获得罢工的胜利,很多时候起决定作用的是警方介入的决心。 如果工人斗争策略高,发动工友多,警方介入决心小,这时候斗争往往会取得胜利。如果警方介入决心大,则不管工人斗争策略高还是低,发动工友多还是少,往往会面临失败。 索尼厂四千人罢工,裕元鞋厂四万人大罢工,不都是深刻的教训吗?工人运动的发展,已经不可避免地要碰到这个问题,这是当前中国的工人运动绕不开的一个坎。 我们不能把工人运动的胜利,机会主义地放在警方不镇压的前提下,而永远逃避与暴力机器做正面的斗争。

当佳士工人在厂门口斗争的时候,暴力机器燕子岭派出所登场,把佳士工人肆无忌惮地打了、抓了。这个时候斗争的场所自然是派出所了(当然这个过程中,先进工人们也从未放弃过开展对佳士工人的工作,并提出工友诉求),主要诉求必然是要求放人与严惩打人黑警了。 如果不同警方进行公开的斗争,如果不去痛打派出所,动摇其介入决心,就不可能有条件进行其他任何斗争,因为警方随时都可以肆无忌惮的干预。

所以选择在派出所门口示威的办法,不但是斗争发展的自然和必然过程,而且是非常正确的战术。所以这次斗争好就好在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在把斗争的矛头,正确的指向了派出所。而斗争的成果也是显著的,极大震慑了深圳政法委系统,李华楠下台的巨大影响力,将使未来警方在介入劳资纠纷时有所顾忌。

从长远来看,工人运动的发展,必将并且已经开始摆脱局限于一个厂内的经济斗争,而是要朝着一个片区(这一次,整个坪山地区的先进工人齐聚燕子岭派出所,多么令人振奋!)、一个行业(塔吊、卡车),乃至于全国的范围去发展,其斗争的性质,也要朝着越来越政治化的方向去发展。我们都知道,工人阶级最终所要胜任的历史任务,是政治任务,而不是肤浅的提高工资、改善福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一次运动的“群众”,早已经不是佳士一个工厂的几百普工,而是全国的工人阶级、进步学生和左派群众。我们看到,在这四个余月的时间里,全国上下的进步工人、学生、各行各业的劳动者,都团结到了声援团的旗帜之下,并肩战斗。作者为什么看不到这部分力量的崛起,却只盯着佳士厂的工人不放?为什么不认为我们的运动首先应当团结、启发和领导(全国范围内的)先进群众,而要弯下腰,把运动拉低到中等甚至落后群众的水平呢?

诚然,我们要承认,佳士运动中仍然存在很多缺点和不足。我们承认,佳士厂普通工人的工作没有做到最好,建会工人的组织能力和斗争能力还不是很成熟,对于斗争也没有做充足的准备,特别是当积极的建会工人全部被工厂违法开除之后,普通工人便失去了能将他们组织起来的领导者,而从外部去做工作(如佳士工人尝试的,在员工聚餐时去发传单,在厂门口宣传,等等)有很多局限之处。但是,我们毫无理由拿这些运动的稚嫩性去指责我们的先进工人。他们正在提高能力,也必将能够提高能力! 而我们要做的,正是热情地伸出双手,迎接新的工人斗争阶段的到来,用同志式的思考和辩论,认真总结佳士斗争的经验教训,以利于运动未来的发展。

所有真诚的工人事业的支持者们,让我们快快甩掉拖累着我们的经济主义、机会主义的沉重大尾巴,用继续的战斗保卫佳士工人们争取到的胜利果实!这是新生的朝阳掷以黑夜的第一支标枪,伟大的时代即将来临,让我们和勇敢的工人们一起并肩同行吧!

附:《适应节奏很重要” —— 佳士事件短评》 19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套裤汉 2018-12-26 01:36
① 作者指出:如果说,工人运动的领导者需要去“适应节奏”,那么需要适应的,正是这风起云涌的群众运动的节奏,而不是什么“资本主义企业的管理节奏”!

这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工人阶级进行阶级斗争就必须采取主动、创造自己阶级斗争的节奏,而不能也不应去适应资方阶级斗争的节奏。所以“适应节奏“的观点是错误的。例如,资方使用管理方的权力打压、阻碍、破坏、使用地方政府的统治机器镇压工人为自主工会进行的斗争充分说明,资方强迫工人阶级的斗争节奏加快,更为深入,也更为政治化。资方任意解雇、逮捕工人并阻碍他们求职以示惩戒的非法行动是不可接受的,必须调整节奏(注意:政治既是科学也是艺术),把斗争提升到更为政治化的高度——准备进行一定规模的政治罢工——要求资方接受劳资共同管理工厂,从而解除资方任意危害工人阶级利益的权力。 如果资方冥顽不灵,继续为非作歹,反对工人阶级斗争的正当权利,就必须扩大政治斗争的规模和权力要求,使斗争的深度和广度升级到能够使劳资双方的对立冲突更上层楼,从而警告反动政府对工人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必须作出实质性的退让,否则事态将会扩大到更难于收拾的地步。
引用 无套裤汉 2018-12-26 01:35
② 以工人阶级为主的革命委员会事关组织路线斗争的成败、对错、与真伪必须积极进行,不宜等闲视之。政治斗争是无法局限于工会组织就企图胜利完成的,必须由思想政治路线正确而成员深入群众基层、不犯“左“、右倾错误的先进战士组成的继续革命战斗组织来领导。这不是说自主工会的斗争不重要,而是说不同战线的斗争要求不同的战略和策略,后者尤其是领导层的生命。

斯大林特别强调预见性,这在当前而言,就是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已经不可避免,如何迎接危机并有效利用危机,把经济危机转化为政治和社会危机、总危机,最后达到制造继续革命条件与时机,促成继续革命危机,这些都是全国和全世界工人阶级不可忽视的、严肃的政治问题。列宁要求领导层切实善于掌握一切斗争形式,最大限度地利用敌人营垒的矛盾,加速他们的分裂和崩溃;必须善于毫不遗漏地掌握社会活动的一切形式或方面,最充分地发动群众,并且时刻准备着最迅速和最突然地用一种形式来代替另一种形式。┄ 在没有条件进行直接的、公开的真正群众性的、真正革命的斗争的时候,善于在非革命的、有时简直是反动的机关中,在不能立刻了解必须采用革命的方法来行动的群众中,捍卫革命的利益,引导群众去作真正的、坚决的、最后的伟大革命斗争。(见《红旗丛刊》:郑言实编《列宁反对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斗争》,人民出版社,1963 北京,第170至171页)

[Mark Wain 2018-12-25;以此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
引用 redchina 2018-12-23 04:45
曲项向天歌: 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从思想理论到文字水平都非常之高,我被这篇文章深深地震撼!它使我认识到,中国工人运动真的大有希望。伴随着如火如荼的工人斗争活动,优秀 ...
我们有不同意见。过几天阐述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12-22 09:42
这篇文章写得太好了!从思想理论到文字水平都非常之高,我被这篇文章深深地震撼!它使我认识到,中国工人运动真的大有希望。伴随着如火如荼的工人斗争活动,优秀的思想理论家、宣传鼓动家和组织领导者已经开始涌现,中国的未来寄托在工人阶级身上。
引用 redchina 2018-12-22 06:45
该文转载自马列之声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4 21:07 , Processed in 0.01380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