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2018-12-31 11:4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3249| 评论: 16|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马克思所托付的伟大历史使命落到了中国无产阶级的肩上。中国的无产阶级和他们的政治代表一定能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要走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完成前人没有完成的事业。外国人能做的事,我们中国人也能做;外国人没有做过的事,我们中国无产阶级也敢做。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报告提纲)

 

       毛主席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搞清楚今天中国(也就是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中国)有哪些阶级,这些阶级各自的力量如何,相互关系如何,发展趋势如何,哪些阶级在由强变弱,哪些阶级在由弱变强,这是今天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

       严元章同志在“七十年来中国工人阶级的辉煌与苦难”一文中将现代中国无产阶级的发展轨迹比喻为一条三次曲线,经历了一个先上升,再下降,再上升的过程。严元章同志比较详细地说明了中国无产阶级在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时代上升到“领导阶级”的历史过程(严格来说,即使在毛泽东时代,中国无产阶级还没有成为真正的“领导阶级”,如毛主席所说,相当大一部分权力不在无产阶级手里),又说明了中国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复辟时代沦落为被剥削者被压迫者的过程。这里,咱们重点来谈一谈严元章同志所说的三次曲线的第三阶段:中国无产阶级的再上升过程。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

       在说明中国无产阶级的再上升过程之前,首先要讲一讲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有哪些阶级。马克思主义认为,在阶级社会中,阶级是客观存在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阶级的划分来自于不同的社会集团在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中客观上处于不同的地位。

       在著名的《伟大的创举》(1919年)中,列宁是这样定义“阶级”的:

 

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的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同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归自己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

 

       这里,列宁指出了,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种社会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的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从而“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就是说,其中一个或几个阶级能够剥削另外一些阶级,一些阶级占有社会剩余产品(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又表现为剩余价值),另外一些阶级从事生产劳动却不占有社会剩余产品。

       各个阶级在社会生产关系中所处地位的不同,还表现为有些阶级占有生产资料而有些阶级却不占有生产资料(这种占有或不占有,“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但是也可能不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的,而只是实际的占有或不占有)。各个阶级在社会生产关系中所处地位的不同,还表现为他们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有的阶级支配他人和自己的劳动过程,而有的阶级则一方面从事生产劳动,一方面被他人支配着自己的劳动过程。所以,我们分析一个社会中的阶级,就要根据某个社会集团是否占有生产资料、在社会劳动组织中处于支配还是被支配地位、是否占有社会剩余产品等几个方面来分析。

我们知道,中国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是一个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占统治地位的国家。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两个最基本的阶级,一个是资产阶级(也叫资本家阶级),一个就是无产阶级(也叫工人阶级)。

       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最基本的劳动者(但不一定是资本主义社会中占最大多数的劳动者)。无产者不占有生产资料,被迫出卖劳动力为生。无产阶级在劳动过程中创造的价值大于自己的劳动力价值,这个差额就是剩余价值,是一切资本主义财富的根本来源。

       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是占有生产资料并且靠剥削他人为生的剥削者。一般来说,资本家自己不参加生产劳动。马克思主义的“剥削”概念不是从抽象的、道德的意义上来说的,而是从不同阶级在生产关系中所处的不同地位以及剩余价值的占有和分配来理解的。看一个阶级是不是有剥削,看一个人是不是有剥削,不是看“公平不公平”、“正义不正义”,而是看这个阶级、这个人在现实的生产关系中处于什么地位、占有还是不占有剩余价值。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剥削,就是无偿占有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所创造的剩余价值。

       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除了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以外,还有小资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在现代中国的阶级斗争史上,小资产阶级是经常登上政治舞台并发挥重要作用的。所以,有必要特别说清楚“小资产阶级”这个概念及其在阶级斗争中的实际意义。      首先要明确,马克思主义的“小资产阶级”不是小的资产阶级,也就是说,不是小资本家。小资本家是资产阶级的一部分,不是小资产阶级的一部分。

       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学说史上,“小资产阶级”这个概念是有个演变过程的。

从马克思到列宁,小资产阶级主要是指自身占有生产资料,但是不剥削或基本不剥削他人劳动,主要靠自身和家庭成员的劳动为生的小私有者,比如:小手工业者、小商人、自耕农。这样的“小资产阶级”概念基本符合十九世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法国)的社会阶级状况和阶级斗争的实际(马克思,《一八四八年至一八五〇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路易 · 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此外,当时,马克思、列宁在谈论小资产阶级时,也往往将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所谓“自由职业者”(比如教授、律师、医生、演员等)笼统地包括在“小资产阶级”的范畴内。

       但是,在分析俄国资本主义的阶级状况时,列宁已经意识到,农民是不能与一般的小资产阶级混为一谈的。农民不是铁板一块,像一堆大大小小没有差别的“土豆”,农民里面也是分阶级的,有富农、中农、贫农;其中,没有土地或土地不足的贫农更接近无产阶级而不是小资产阶级。列宁首先提出了,劳动农民(特别是无地少地的贫农)是无产阶级最主要的同盟军,无产阶级革命要胜利,必须以“工农联盟”为基础。

       毛主席发展了列宁关于“工农联盟”的思想,在对半殖民地半封建条件下中国农村的阶级状况进行分析时,又提出了雇农实际上是农村的无产阶级、贫农和下中农实际上是农村的半无产阶级。

       我们今天分析中国的阶级结构,必须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实际出发,又必须结合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地位。

       通过阅读关于“中帝论”问题的辩论材料,同志们应当已经多少听说过“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这个说法。“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这个概念,过去,在中国的马列毛主义者中很少用,但是它实际上在马克思那里就已经有了萌芽,到列宁时期就已经有了雏形,后来又经过世界体系理论和其他马克思主义者的发展。

       在《资本论》和其他著作中,马克思多次提出过,资本主义的历史使命就是形成统一的世界市场。在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中,列宁已经提出,在帝国主义时代,整个世界已经分裂为两大部分,一是占世界人口少数的帝国主义国家,一是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和帝国主义的附属国;帝国主义国家剥削全世界并攫取超额利润。这实际上就是那个时代关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理论。

       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经过世界体系理论的发展,人们认识到,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包括三个结构性的组成部分:核心国家、外围国家和半外围国家。这里说的核心国家,大致上对应着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国家;这些国家的资本家不仅剥削本国的劳动人民,而且在世界市场上通过剥削外围、半外围的劳动人民攫取超额剩余价值。外围国家,在历史上往往是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半殖民地;这些国家的劳动人民,不仅被本国的资本家剥削,而且还受到来自核心和半外围国家的外国资本家的残酷剥削。此外,外围国家还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特点,那就是这些国家的资本主义工业化程度比较低,因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还没有完全占统治地位;特别是在外围国家的农村,劳动群众还往往受到前资本主义剥削关系的压迫(比如地主)。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历史上,核心国家的人口一般占整个世界人口的六分之一;外围国家的人口一般占整个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二。

       在现在的一般的资产阶级主流媒体中,有时会说到所谓高收入国家、低收入国家、中等收入国家。中国现在算是所谓“上中等收入国家”。有时还会说到所谓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近年来,资产阶级媒体又将原来是“发展中国家”一部分的,但是收入较高、增长较快的国家划分为所谓“新兴市场经济”(其中几个较大的“新兴市场经济”又被封为所谓“金砖国家”)。这些概念都是错误的、不科学的。从马克思主义观点出发,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基础就是占世界人口少数的核心国家剥削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外围、半外围国家。没有这种剥削,核心国家的财富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仅靠剥削核心国家自己的工人阶级,那里的资本家是决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巨量财富的。所以,一般来说,所谓“发展中国家”、所谓“新兴市场经济”,是永远不可能“发达”的。当然,任何规律都会有例外。就像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中,绝大多数工人是决不可能成为资本家的。但是通过个人努力和运气,个别工人一夜暴富,爬进资本家的行列,这样的事情是有的。但是如果根据这种例外,就认为,所有工人通过努力都可以成为资本家,那就是荒谬和反动的。

       从阶级结构上来说,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核心国家一般是高度无产阶级化的,就是说,无产阶级占核心国家人口的绝大部分。而外围国家,一般无产阶级化的程度比较低,无产阶级在总人口中占少数,农业劳动者往往占大多数,在农业生产中往往还存在着前资本主义剥削关系的残余。所以,像印度、尼泊尔、菲律宾、秘鲁等国,那里的革命运动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发动贫苦农民、开展土地革命。

       那么,中国的阶级结构是怎样的呢?与印度、菲律宾那样的国家不同,中国是一个完成了彻底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国家。这样讲,可能有同志不理解。这是因为,我们有些同志往往将马克思主义所讲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与作为一种资产阶级政治制度的自由民主制度混为一谈了。

       马克思主义所讲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有特定含义的,那就是消灭前资本主义的剥削关系,为资本主义发展扫清道路;其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土地革命。只有进行了土地革命,才能消灭前资本主义的剥削阶级,将大量的农业生产剩余集中起来,用于资本积累,用于工业化。大家如果读毛主席的著作就知道,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因而是最先进、最彻底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所以,在今天中国的农村,基本上不存在前资本主义剥削关系的束缚。

       那么,咱们今天中国农村的“农民”到底是些什么人呢?属于什么阶级呢?他们是“小资产阶级”吗?如果“农民”是小资产阶级,咱们通常所说的“知识分子”又是什么人?与知识分子关系密切的青年学生,又是什么阶级?

       从经验上来说,大家都知道,在农村的劳动者,无论是从事农业的,还是从事工商业的,其收入和物质生活水平,一般是不如城市工人的。如果说“农民”是“小资产阶级”,但他们的收入反而大大低于无产阶级,那么这个概念是不是有问题?进一步分析,在今天中国的农村,纯粹靠小商品生产(就是劳动者自己占有生产资料、又出卖自己的劳动产品为生的商品生产)为生的小私有者几乎没有。几乎所有的农村劳动者家庭都有一人或数人在城市“打工”。从官方统计来说,“工资性收入”已经超过所谓“家庭经营收入”成为农村居民收入的最主要来源。综合以上情况,今天中国农村的劳动者,无论是从事农业的,还是工商业的,就其阶级成分来说,主要是半无产阶级。就是说,今天在中国农村的绝大多数劳动者,或者在自己一生中的某一个阶段,给资本家打过工,做过雇佣劳动者;或者,他(她)的家庭中有人在外面打工,以出卖劳动力为生。

       为什么说是“半无产阶级”而不是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是指那些其家庭收入全部或几乎全部来自于雇佣劳动(也就是为资本家“打工”)的劳动者,而半无产阶级则往往要依靠雇佣劳动以外的形式来获取家庭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由于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普通劳动者往往很难通过雇佣劳动以外的形式来获得较为稳定的收入,半无产阶级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半失业状态,因而是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所谓“剩余劳动力”的主要来源,或者说,充当着就业较为充分、收入较高的无产阶级化了的工人队伍的产业后备军。

       回到我们的主题,到底谁是小资产阶级?过去有一个说法,叫做“知识分子”,指的是大学教师、科学研究人员、工程师等人。人们在近年的日常生活中,常常笼统地使用“小资”的说法,除了包括传统上所说的“知识分子”以外,还包括一般的所谓职场上的“白领”(如企业中的中层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这说明,人们从日常生活经验中认识到,这些人有一定的共性,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又有一定的特殊性,既不是资本家,又不是人们通常所理解的工人。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小资产阶级是这样一群人,他们在形式上一般是雇佣劳动者(也有一些特殊职业,如医生、律师,可能采取所谓“自我就业”的形式)。但是,与无产阶级不同,他们的劳动力再生产成本比较高(比如,要有大学本科甚至研究生毕业),有比较高的“门槛”,多数无产阶级家庭无法承受。最主要的,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往往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正常运行必不可少,比如从事专门的科学研究、技术工作,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劳动力再生产发挥关键作用(如教育、医疗卫生),宣传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大学教授、记者、演员)等。所以,资产阶级对于从事这些工作的小资产阶级愿意做一些有限的让步,给他们较高的工资和福利;小资产阶级的收入实际上包含了一部分剩余价值。

       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和半外围国家,在小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还有一个重要区别。那就是,外围和半外围国家的小资产阶级有较多的机会移民到核心国家。所以,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的劳动力市场在核心、外围、半外围之间是高度分割的。但是,小资产阶级的劳动力市场是相对统一的,因而在核心、外围、半外围之间,小资产阶级劳动力相互之间的工资差距要小于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相互之间的工资差距。这个特点决定了,外围、半外围国家的小资产阶级(特别是其上层)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会更倾向于向世界资本主义市场开放的政策,如自由贸易、资本自由流动,即所谓“全球化”。这种“全球化”的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上层),是中国政治舞台上的所谓“自由派”的主要社会基础。

       在中国的现代阶级斗争史上,小资产阶级是发挥了重要作用的。1989年的“民主运动”,就其领导者和主要参与者来说,是小资产阶级的政治运动。一般来说,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经常处于被剥削、被压迫的状态,没有条件经常参加政治活动。小资产阶级虽然也受资产阶级的压迫,但是他们对自己劳动过程的控制要相对多一些,被迫出卖劳动力以外的“闲暇”时间相对长一些,又有相对较高的教育水平,因而往往是政治上最活跃的一个阶级。无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自由派,还是现在中国马列毛左派中的青年积极分子,其主要阶级成分,都是小资产阶级。

 

当代中国的阶级结构

       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无产阶级遭遇了历史性的失败,失去了社会主义时期的优越地位,沦为完全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从各阶级的相互关系和力量对比来说,中国无产阶级的失败有这样几方面原因。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国的无产阶级在政治上失去了领导,处于无领导、无组织的状态。一个阶级,如果没有组织起来,那么在政治上是没有力量的。

       新兴的官僚资产阶级(原来的“走资派”)成功地利用了城市无产阶级与农村半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将农村半无产阶级作为资本主义发展可以利用的数量巨大的廉价劳动力,再利用残酷剥削廉价劳动力发展起来的私企、外企(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的私企往往打着“乡镇企业”的旗号)挤垮仍然保留着社会主义残余的国营企业(把“老工人”的“家”给拆了)。

       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在这个时期扮演了罪恶的、不光彩的角色。他们一方面卖身投靠官僚资产阶级、甘心为资本主义复辟推波助澜,另一方面又幻想与官僚资产阶级争夺资本主义复辟的主导权。所谓1989年“民主运动”的实质,就是小资产阶级向官僚资产阶级争夺资本主义复辟主导权的政治运动。当然,很多无辜的劳动群众参加了运动,甚至牺牲了生命,但是不改变整个运动的性质。看一个运动的性质,主要要看这场运动是谁领导的;不是看这场运动表面的口号,而是要看领导这场运动的那些人他们长期一贯的政治表现,要看领导那个运动的那个阶级它的基本的物质利益在哪里。马克思讲,不是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而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从长远来说,归根结底,一个阶级的政治行为是由它的物质利益所决定的。1989年的政治经验说明,中国的无产阶级在和小资产阶级打交道时,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这样,中国的无产阶级在政治上、经济上都处于完全孤立的地位,抵抗不住资产阶级的进攻。中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

       这是讲的中国无产阶级在历史上的失败。但是,失败乃成功之母。马克思说,资产阶级自己准备了自己的掘墓人。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或迟或早,也要准备自己的掘墓人。正是中国资本主义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造成了中国无产阶级发展壮大的条件;在不远的将来,还将为中国无产阶级的胜利准备条件。

       要了解中国的无产阶级是不是发展壮大了,要运用资产阶级的统计数据算算账。我们知道,打仗,两军对垒,合格的统帅要做到知己知彼,要了解我军有多少人,敌军有多少人,我军战斗力如何,敌军战斗力如何。阶级斗争的道理也一样,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自己人有多少,同盟军有多少,潜在的同盟军有多少,敌人有多少,非敌非友但是可以争取过来的又有多少。

       让我们来看一些官方的统计数据。首先看“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在社会主义时期,“城镇单位职工”包括所有的在全民所有制和城镇集体所有制工作的职工。目前,“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包括在“国有单位”(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国内股份制企业(其中包括人们通常所说的“国企”和私有化了的原国企)、外资和港澳台资企业中就业的人员。“城镇单位就业人员”中,大部分属于城镇无产阶级,但是也包括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

       1980年,中国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总数是1.04亿人;1990年,增加到了1.41亿人;2000年,下降到了1.16亿人;2010年,恢复到了1.26亿人;2013年,增加到了1.83亿人;此后又出现缓慢下降,2017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总数是1.76亿人。

       1990年开始,官方在统计“城镇单位就业人员”以外,还统计了“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城镇私营单位”是官方承认的资本主义性质的国内私营企业(不包括个体)。“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不是“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一部分。1990年,官方承认的“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有57万人;2000年,增加到了1268万人;2010年,增加到了6071万人;2017年,增加到了1.33亿人。“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中,绝大部分是无产阶级,但是资本家也算做就业人员。

       综合两组数据,大家可以看到,中国无产阶级队伍的规模,在资本主义复辟初期,曾经大幅度萎缩。但是,自2000年以后,随着中国资本主义进入正常发展阶段,中国无产阶级的队伍也壮大起来。到2010年以后,中国无产阶级发展的速度加快了。

       2017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两者相加,共有约3.1亿人,占当年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38%。如果将“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中的小资产阶级、资本家、官僚资本家去掉,保守估计,2017年,中国城镇无产阶级的总数约为1.79亿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2%,但是占城镇就业人员总数的42%

       中国的资本家阶级约有2600万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3%。党政官僚总数约有1700万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其中一部分实际上是官僚资本家,是资产阶级的一部分。中国的城镇小资产阶级约有8700万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11%

       中国劳动力总数中最大的部分是城乡半无产阶级。其中,城镇半无产阶级(包括城镇个体就业人员、官方统计未归类的城镇就业人员和城镇失业人员)约有1.25亿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15%;乡村半无产阶级(包括乡村农业就业人员、乡村非农业就业人员和乡村失业人口)约3.73亿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46%(其中从事农业的约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6%、乡村劳动力总数的60%)。

       从以上统计数据可以看出来,中国资本主义现在的阶级结构既不同于核心国家的阶级结构,也不同于外围国家的阶级结构。与核心国家不同,中国的无产阶级不占人口的大多数。与外围国家不同,中国的无产阶级,虽然不占人口的大多数,但是已经达到相当规模(并且未来还会有很大的增长)。最主要的,在中国已经基本不存在前资本主义剥削关系。半无产阶级是目前中国人口中的绝大部分。即使是形式上的小生产者(个体户、小农),实际上也是被资本家剥削的。

       从表面上看,半无产阶级在中国人口中是数量最大的,所受的剥削、压迫也是最深重的,这决定了半无产阶级的革命性。但是,半无产阶级的大多数生活在农村,城镇的半无产阶级也经常处于失业半失业的状态。这些特点决定了,半无产阶级是不容易组织起来的。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主要物质生产部门是工业、建筑业、交通业、通讯业等,不是农业、手工业、小商业。这些特点决定了半无产阶级不可能是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所以,从政治上的觉醒程度和组织能力来说,以及从代表中国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来说,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只能是无产阶级,而不是半无产阶级。中国未来的政治前途将主要取决于三个阶级之间的斗争: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

       从资本主义发展的角度来说,半无产阶级可以在资本主义经济中充当“剩余劳动力”、“产业后备军”。但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又必然把越来越多的半无产阶级转变为完全无产阶级化的雇佣劳动者。这样,从长远来说,中国的无产阶级与半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是完全一致的。无产阶级代表着半无产阶级的未来;只有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半无产阶级才能彻底摆脱资本主义的剥削和压迫。因此,半无产阶级就是无产阶级最广大与最可靠的同盟军。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小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充当了资产阶级的盟友和伙伴(说的严重些,也可以说是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进攻过程中的帮凶和打手)。但是,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小资产阶级也发生了分化,它的下层也受到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乃至在经济上逐步地无产阶级化。这是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在政治上走向激进化乃至加入马列毛左派队伍的经济基础。

       概括来说,中国的无产阶级是未来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半无产阶级占中国的大多数,又有革命性,是无产阶级最可靠和最广大的同盟军。只要中国的无产阶级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在政治上组织起来,有正确的理论指导,将广大的半无产阶级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又能争取一部分小资产阶级下层向无产阶级靠拢,就能彻底孤立中国的资产阶级,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各阶级的力量对比,为自己的胜利奠定巩固的基础。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真言 2019-1-1 06:24
已经存在的历史事实摆在大家面前,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并没有把“资产阶级”作为革命的对象,反而是团结他们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而新中国成立后,国家要进行社会制度的变革。把“生产资料私有制”改造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制度。这种对社会制度的巨大的变革就是社会主义革命。这时的资产阶级才站到了无产阶级的对立面,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我不明白“马列托主义者”的所谓“毛泽东为了得到斯大林物质帮助,把1917年十月革命后世界上一切革命要成功必须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进行了一种妥协,叫新民主主义革命,本质它属于社会主义革命而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的根据是什么?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革命的对象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是保留私有制,后者是消灭私有制。前者资产阶级是革命的同盟者,后者却成为革命的对象。凭什么说新民主主义革命也是属于社会主义革命?根据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通过社会主义革命的方式去解决”的论断,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根本就不是属于同一性质的革命范畴。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20:12
其他的部分也看了,只是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说政权会必然落到所谓的马列毛主义手中,也未必,未来的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斗争,出现各种政党是难以避免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9:16
由于中国工人斗争力量的增强,在中国工人所创造的价值中,一个越来越大的部分转化为了劳动力价值,而资本家和官僚所占有的剩余价值的份额缩小了,这样资本家的利润率就下降了
==========
这个论说完全是错误的,其来源就是不平等交换论,这么叫一个越来越大的部分转化为了劳动力价值,从来劳动者获得的就是劳动力价值,和工人阶级斗争没有关系,至少这部分没有关系,工人斗争总体上只和剩余价值的占有有关系,因为资本家不给劳动力价值的工资,工人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就有问题,无法维持社会运转,这个是必须的,劳动力价值是一定的,而剩余价值却不不一定,和劳动者的斗争以及市场竞争等有关。

。这个论述如何这样改至少在概念上比较准确:由于中国工人斗争力量的增强,在中国工人所创造的价值中,一个越来越大的部分归劳动者所有,而资本家和官僚所占有的剩余价值的份额缩小了,这样资本家的利润率就下降了

我这里谈的都是总体,不是个别,个别比如黑煤窑这种就不是大数的社会学规律意义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9:08
超额剩余价值流向欧美日是符合资本主义价值规律的,交换本身不是不平等的,苹果的价值或者苹果包含的人类一般劳动时间等于100件衣服包含的人类一般劳动时间是一样的,他们的交换是等价的,但是苹果手机包含的超额剩余价值要多的,因为它是高生产率的产品,其包含的个别劳动时间少,但是我们不能按照个别劳动时间去衡量产品价值,我们举例,同样生产一个木桶,你用手工做,花了20天,人家用机器生产,花了2天,然后你的木桶难道可以交换10个机器生产的木桶吗,否则就不平等交换吗,事实是你会在市场中被淘汰。按照国际贸易理论,比较优势理论,你只是生产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欧美发达国家基本生产高科技产品,你生产耗费个别劳动时间多的产品,而市场或者交换不按照个别劳动时间来算的。从单纯交换来说,你们获得的价值(必要劳动是一样)是一样的,就使用价值而言是无法比较的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55
不平等交换如果从商品或者服务上来说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等价交换原则的,但是作者一直坚持这个错误观点,用一个不正确的概念,剥削不在于交换的不平等,或者不等价交换,在资本主义下恰恰通过等价交换实现的,资本家和劳动者的劳动力买卖是等价的,劳动力商品没有不等价买给资本家,而是在劳动过程中劳动者创造的价值比劳动力商品包括的价值大,这个大出的部分就是剩余价值,中国的剩余价值流出到欧美发达国家,不是通过商品的不等价交换来实现的,而是通过资本主义积累性竞争导致的,低劳动生产率包含的个别劳动时间高,而高劳动生产率的产品包含个别劳动时间低,而社会上只承认平均包含的劳动时间,所以高生产率的欧美能获得超额剩余价值。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41
用工人总收入占的份额来说明工人阶级的力量也未必对,或者说不绝对的,因为工人总收入的多少和工人阶级的劳动力生产和在生产的费用有关,费用增加了总收入必然提高,其占比上升可能和资产阶级因为其他原因而减少了利润水平有关,和资产阶级市场竞争有关,资产阶级无论如何生产总体上是必须保证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支出,这是客观力量,而资产阶级利润的减少可能和他的竞争市场有关,包括国外的市场,如果相对于国外资本家的竞争力在下降,那么中国资产阶级获得利润水平就可能下降。工人阶级力量的上升和数量也不是绝对正相关的,我认为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水平不如欧美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力量的增加主要看工人阶级的组织水平。一百万只羊可能也斗不过10只狼,因为它们不懂得组织。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28
欧洲没有出现所谓的经典的无产阶级革命,其实十月革命和中国1949年革命就是经典的社会主义革命,原因主要在于群众性政党的修正主义化,马列主义并不反对改良,改良不是通过对其他工人阶级(所谓落后国家的工人阶级)剥削实现的,是通过工人阶级斗争实现的,但是反对改良主义,改良主义就是让工人阶级斗争停留在一个低水平,欺骗工人满足于自己的剩余价值被减少剥削的水平而不是消灭被剥削的水平,而所谓的十月革命和49年革命的非社会主义经典革命,其失败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们落后,而是斯大林主义政权权贵化,这种群众性政党的权贵化,和其领导人的落后是有关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21
如果改革开放,中国大量的留守儿童(劳动力再生产)都到城市去接受教育,你看能不能维持农民工的低工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17
我就问远航一号,美国人成为工人前在大学上学的学费和中国工人在大学上学的学费谁贵?或者说美国劳动力的生产和在生产的费用和中国人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谁贵,老田讲毛的30年为改革开放的劳动者生产和再生产提供了低费用环境,或者你肯定承认在中国农村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要比城市低得多,农民工能接受相对的低工资不是中国城市工人剥削的结果,而是他们自己的费用成本的结果。现在外卖中很多都是大专生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15
说西方劳动者的高工资不是西方劳动者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耗费的补偿而是对落后国家超额利润的分享,这种理论能出自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嘴里????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03
水边: 精彩的文章。 马列坨的评论一如既往的让人到胃口,白领也成了资产阶级,哈哈,我还不知道马列有这个理论。
白领如果指办公室工作人员,大多数是无产阶级,而中高层却是官僚,享有特权,是资产阶级
引用 水边 2018-12-30 12:12
精彩的文章。
马列坨的评论一如既往的让人到胃口,白领也成了资产阶级,哈哈,我还不知道马列有这个理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1:25
89运动失败的原因根本是缺乏政党,运动中缺乏有经验的成熟的政党参与,很多组织都是临时,包括学生,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后来的工人,为什么缺乏政党,这来源于毛泽东的一党制,特别是文革中依然没有放开工人阶级群众自由组织政党的权利,其实文革其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防止政治革命,防止群众自由组织政党,其根本目的还是维护一党制。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9 16:07
1989年的“民主运动”一开始是小资产阶级学生发起的,后来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也参与,但是最后工人阶级也开始参与并要成为这场运动的领导阶级,这时官僚法西斯资产阶级才真正开始动手,如果工人阶级不参与,资产阶级估计还不会动手,事件后遭到严厉镇压的比如死刑,长期徒刑的也是工人而不是学生。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9 15:58
小资产阶级的概念内涵和外延,马列主义经典已经给出,没有必要修改,所谓职场上的“白领”(如企业中的中层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和资产阶级政府中的官僚是一样的,是一种官僚,他们是享有特权的人。不是小资产阶级,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主要指自耕农,小店主,学生这种不剥削别人也不被剥削的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9 15:32
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因而是最先进、最彻底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一个妥协的概念,斯大林是二次革命论,主张或认为中国这种落后的地方首先要搞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然后才能搞社会主义革命,于是一开始主张把革命的领导权交给国民党,412反革命发生,大革命失败,当然替罪羊是负责执行的陈独秀,后来毛泽东才开始领导中共,他不可能把大革命失败的原因指向斯大林,只能归罪陈独秀,可见二次革命论已经破产,在当时的西班牙同样发生了这种失败,都是二次革命论的实践导致的,远航一号把新民主主义看作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错误的,是二次革命论的翻版,哪怕他加了定语,什么最先进、最彻底的,也是一样错误,毛泽东为了得到斯大林物质帮助,把1917年十月革命后世界上一切革命要成功必须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进行了一种妥协,叫新民主主义革命,本质它属于社会主义革命而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而且远航一号概念混乱,什么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无产阶级革命是什么?是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时代的资产阶级革命,太荒唐了,还说土地革命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主张现代的印度搞资产阶级土地革命,难道要印度的“国民党”来实现,显然不可能,在印度要解决土地问题也必须社会主义革命了

查看全部评论(1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5-20 11:08 , Processed in 0.01598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