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福山:要人民民主专政,不要“互相否决制”

2012-5-19 09:17| 发布者: 木水| 查看: 788| 评论: 0

摘要: 转帖注:福山是美国有名的右派政论家。他曾经断言历史已经终结。这里他提出对美国政治制度的批评,特别是立法和行政无端分离造成的效率下降。我正在写《人民民主万岁》,感到有趣,而且也和网友讨论代议制和行政立法分权,故而转帖。

福山:要人民民主专政,不要“互相否决制”


转帖注:福山是美国有名的右派政论家。他曾经断言历史已经终结。这里他提出对美国政治制度的批评,特别是立法和行政无端分离造成的效率下降。我正在写《人民民主万岁》,而且也和网友讨论代议制和行政立法分权,感到有趣,故而转帖。可以在这里看英文全文:

美国国会削减赤字特别委员会(“超级委员会”)未能就财政预算达成协议,这悲哀地反映出目前美国政治的极化对立。但是这次失败的原因不能归咎于是那些提出减赤计划的个人,美国政治制度的天然缺陷才是罪魁祸首。虽然国会很不光彩的失败了,但是这次失败却蕴含着让我们摆脱僵局的曙光。

美国宪法中通过分权制衡限制了行政权力,美国人为此感到非常自豪。但是这种权力的制约已经发生了变异。而且美国目前采取的是“相互否决制”。当这种体制遇上了意识形态化的两个政党,而其中一个甚至把不受欢迎的高税收增长视为堵住税收漏洞的方法,如此结果导致国家政治上的瘫痪。

与经典的英国议会民主制(威斯敏斯特体制)相比,美国政治制度上的问题就显得尤其明显。英国国会采用简单多数投票制,而不是联邦制或分权制,也没有成文宪法或司法复核。在这种体制下,政府很明显地会获得议会绝对多数票的支持。现任联合政府中,英国执政党在议会中占据多数,这对英国来说是非常不同寻常的。只要拥有英国下议院半数席位再加1票,就可以在这片土地上通过或推翻任何法律,这就是为什么它有时被称作“民主专政”。

相比之下,美国的政治制度把权力分割于总统和国会两院;同时权力也被下放到州和地方政府;并且允许法院以宪法为基础推翻法律。这套故意设计的制度主要用来防止政府一意孤行,而在它背后则是美国政治文化对中央集权的一种高度怀疑。

英国政治体制中较少用到“否决票”的优势在通过预算法案时表现得尤为明显。预算草案由财政大臣提出,作为一个高级行政管理者,财政大臣需要在财政支出与税收之间做出艰难权衡。政府提出预算草案后提交国会,在一到两个星期的审核修改之后,国会会通过预算法案。

相比之下在美国,总统会在财政年度初始宣布预算草案;这份草案与其说是政治现实的反映,不如说是政府“雄心”的展现。美国宪法规定了国会在政府财政支出上拥有绝对权力,事实上,所有535名国会成员都可以用他们手中潜在的“否决权”来榨取政治利益。经过利益集团数月的游说,最终出台的预算案与其说是条理清晰的政府计划,不如说是议员们之间的政治交易。议员们发现用增加支出来换取减税很容易达成共识,所以他们才对财政赤字有一种特别的偏爱。

除了宪法授权的制衡,国会还增加了许多进一步的机会,让议员可以使用否决权去要挟行政体系。比如匿名阻止制度,一百名参议员中任何一人都可以匿名叫停行政部门的人事任命。眼下就有这样一个格外过分的例子。奥巴马政府希望任命迈克尔•麦克福尔(Michael McFaul)出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但是由于某些匿名共和党参议员的反对,外交关系委员会已无限期推迟这项任命的表决。麦克福尔先生——前斯坦福大学教授(也是笔者的老朋友),在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俄罗斯和欧亚事务的高级主管三年来,其工作能力受到广泛好评,甚至共和党人也认为他能很好的胜任大使职务。据《外交政策》杂志报道,推迟任命的原因之一,是一个参议员提出希望联邦政府在他的州兴建设施。因此,明年三月俄罗斯总统大选时,美国或许还未派出新任驻俄大使。

如果要摆脱目前的政治僵局,我们不仅需要强大的领导能力,还需要修改关系到美国政治机构的法律法规。虽然目前修改美国宪法不大可能实现,美国仍可通过实施一系列的改革,以减少动用否决权的机会、简化决策程序:一是取消参议员“阻止权”,二是要减少对常规立法的阻挠,三是要制定法规防止在不相关的法案通过上进行“立法要挟”。

但是改革中发生最重要的潜在变化可能是预算编制过程慢慢向类似于“威斯敏斯特体制”转变。正如这次以失败告终的“超级委员会”那样,预算应该由一组精简得多的议员拟定编制。议员中应该有一大部分是来自非党派机构——比如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技术专家,而不像现在这样充斥着党派斗争。技术专家们受到的来自利益集团的压力,要比现任议员们小得多。已经完成编制的预算在不允许修改的情况下,送交国会,进行一次要么通过、要么否决的直接表决。类似的程序已被成功地应用于规避利益集团之间的僵局。比如走“快速通道”的一些贸易立法,以及非党派委员会决定应当关闭哪些军事基地。

不过在当前党派对立的氛围下,美国不大可能接受这种建议。作为共和党总统提名候选人之一的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近日将国会预算办公室称为“社会主义”机构。然而美国的财政问题如此之大,美国经济还在继续滞涨,使得实施上述改革看起来至关重要。现任议员们短期内是不大可能愿意放弃他们的否决权,正因为如此,我们首先必须通过广泛的基层动员来推动政治改革

本文作者系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利研究所(Stanford’s Freeman Spogli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其最新著作是《政治秩序诸起源》(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From Prehuman Times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

(责任编辑:柳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19 10:59 , Processed in 0.01595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