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2019-1-18 00:2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4547| 评论: 1|原作者: 血饮|来自: 血饮

摘要: 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极致应该是研究类似于《生化危机》电影中的T病毒。未来随着基因技术特别是编辑技术应用于病毒DNA研究,地球上会以美国生化实验室为源点爆发更致命的生化病毒武器。
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极致应该是研究类似于《生化危机》电影中的T病毒。未来随着基因技术特别是编辑技术应用于病毒DNA研究,地球上会以美国生化实验室为源点爆发更致命的生化病毒武器。目前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在传播途径、威力、精确制导方面还存在很大的技术难题需要攻克,而且即便发明一种病毒但研究不出它的解药,一旦失控发明该病毒的国家最终也会遭殃,所以美国在成功发明病毒与投入生化战使用之间还有个时间段,这个时间段需要用来研究解药。所以要遏制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和使用,中国就必须在生物科学研究上超越美国,抢先制造出疫苗才能遏制美国发动生化恐怖袭击的战略冲动,比如2017年10月20日国家食药监局批准“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的新药注册申请。

血饮在上篇生化战文章《血饮|马航MH17被击落之时,美国生化恶魔睁开血色双眸!》末尾提到了神秘的HHV-6A病毒,本文将继续通过详实的资料追踪该病毒来源,为大家全面揭露美国生化战发展史。HHV-6A病毒被美国中情局在1971年经由人工传播进入古巴,那么中情局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这种病毒呢?答案是,该病毒来源于普拉姆岛生物武器实验室。HHV-6A与艾滋病关系的发现者-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简··泰斯博士和她的同事约翰·贝尔德卡斯曾经要求唯一保存该病毒的普拉姆岛向其提供HHV-6A病毒样本进行比对,因为普拉姆岛是当时的美国联邦政府唯一允许存储该病毒的生化实验室。

普拉姆岛在哪里?这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小岛距离纽约大约137公里,距长岛东段不到3.5公里,占地341平方公里。乘坐长岛东段的奥连特尖岬去往康涅狄格州的大型轮渡时,途中能够看到这个小岛,但绝大多数的世界地图上是没有这个小岛标记的,极个别地图上会将该岛标注为“美国政府一级危险动物疫病限制区”。请大家记住该岛具体位置所涉及到的相关地名,纽约、长岛、康涅狄格州,下面文章中这些地名将会频繁出现。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1948年4月,美国国会通过48-496公共法案,这一法案成为建立普拉姆岛的大纲,其指导意见如下:在美国国内进行口蹄疫和其他动物疾病研究,该实验室必须满足以下条件:使得活性口蹄疫病毒无法进入美国大陆,实验室必须建立在离岸岛屿上,与大陆有深水域隔离,水域不得有任何隧道与大陆相连。1952年,美国根据该法案将生化实验室选址在普拉姆岛。同时普拉姆岛生物武器实验的五个绝密计划得以通过,分别是4-11-02-051— 4-11-02-055,涉及口蹄疫、裂谷热以及各种外国疾病,其中的4-11-02-053研究的就是HHV-6A病毒。

该实验室从规划到建成充满各种污点。首先,让我们先来看看普拉姆岛的创始人和生物研究计划规划者之一的埃里希・特劳布到底何方神圣。埃里希・特劳布,纳粹生化细菌战专家,与纳粹火箭专家冯・布劳恩不同,特劳布本身就是一个狂热的纳粹法西斯分子,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运输团成员。德国国家社会主义运输团势力仅次于纳粹冲锋队和党卫军,由希特勒在1930年4月创立。二战爆发后,纳粹德国在波罗的海沿岸的一座新月形小岛上建立了生物武器实验室,特劳布担任该实验室的负责人,接受希特勒副手、盖世太保头目希姆莱的直接领导,主导进行与日本731部队相同的人体活体细菌试验。在这里,特劳布负责将口蹄疫病毒制成生化武器,并通过德国空军炸弹传播到前苏联的牛群和驯鹿身上。他还亲自到土耳其黑海沿岸寻找致命的牛×病毒对付盟军,正是由他发明了名为“马鼻疽”的生化武器,并攻击美国境内马匹。二战爆发前,他曾经在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洛克菲勒研究所工作,二战爆发前夕“不忘初心”的他迅速回到德国参与纳粹生物武器研究。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二战结束后,美国为了与苏联争夺纳粹德国科学家,创立了“纸夹”绝密计划。急于摆脱被清算困境的特劳布通过签约该计划得以秘密前往美国。身为纳粹顶尖生物武器专家的他,因为在纳粹德国秘密实验室进行过大量生化实验,迅速成为普拉姆岛建立生物武器实验室蓝本的规划者。普拉姆岛,延续了特劳布在纳粹生化实验室中的研究项目,并继续“发扬光大”。

说到普拉姆岛,就不得不说德特里克堡。德特里克堡是美国生物武器研究另外一个重要实验室,属于美国陆军实验室,与美国军方联系密切。普拉姆岛的建立与德特里克堡和中情局密切相关,特劳布就是通过“纸夹计划”由中情局和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出面招收进来后引入普拉姆岛的。

与中情局关系密切的普拉姆岛生物武器实验室,由德特里克堡出面帮助建设,比如:普拉姆岛实验室的真空设备操作箱就是由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设计,对此美国军方的解释是为了“防卫我们的畜牧业不受生化武器攻击,军方和农业部在这方面通力合作”。由此可见,两实验室之间的合作关系自1952年普拉姆岛实验室建成就全面开始了。

与普拉姆岛联系密切的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武器实验室,同样有法西斯生物武器研究人员参与。1945年8月日本二战投降后,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与美军司令麦克阿瑟秘密达成口头协议,后经正式书面化程序形成“保护731部队成员免于被起诉”的协议,因该协议签署地是1947年日本的镰仓酒馆,史称“镰仓协议”。协议签署之后,美国按约聘请石井四郎为德特里克堡的高级顾问,并应同样“不忘初心”的石井四郎的要求,将德特里克堡的一栋大楼命名为731,供石井四郎研究使用。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2009年9月,美国“铸剑为犁”等3个老兵组织,代表数千名在马里兰州埃奇伍德兵工厂和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接受过生化武器测试的士兵,联合起诉美国国防部、美国中情局,所为何事?原来,在日本君主主义分子石井四郎的怂恿下,德特里克堡最高负责人鲍德温突破底线,在美国本土用活人进行了细菌试验。在从1955年到1975年长达20年的时间里,竟然有包括二战老兵在内约7000名美军士兵被迫接受化学武器试验,而且这些士兵至今都无法获得试验中的完整医学记录,不知道自己到底被注射过什么药物、是否会有后遗症以及是否会影响到后代。此次起诉风波之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开始在美国臭名远扬。

清楚了普拉姆岛的来历以及普拉姆岛与德特里克堡的联系,大家就会明白,美国二战以后生化武器研究方向完全继承了日本法西斯和纳粹德国的研究成果并将之“发扬光大”。纳粹生化武器项目主管特劳布和日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他们的研究方向也就成了整个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方向。特劳布在纳粹生化实验室进行的是人畜共生病毒的研究,也就是通过在动物身上开展研究,研制出可以通过家畜携带向人体大规模传播的致命病毒,主要以蜱虫、蚊子、鸟类、家畜等作为传播媒介。特劳布在在普拉姆岛生物武器的病毒研究方向、方法与其在纳粹生化实验室的研究完全一致,其纳粹生化实验室的研究成果也成了美国生物武器整体研究的蓝本和DNA。普拉姆岛生物武器实验的五个绝密计划完全就是特劳布在纳粹实验室研究的延续。二战中号称世界反法西斯主力的美国,战后成了法西斯生物武器战的衣钵继承人。

清楚了普拉姆岛生化武器实验室的人员构成,下面血饮说下该生化实验实验病毒样本来源。纳粹德国当时与美国敌对,且纳粹在波罗的海那个新月形小岛建立的里斯姆岛生化实验室,在苏联红军进攻德国的时候已经被解放,冷战时期该岛屿被东德社会主义政权用来进行农业化学和病虫害防治研究。很明显,美国可以挖到特劳布却不可能将里斯姆岛生化实验室的病毒搬迁美国本土,但是在一份已解密的、由化学作战部队和美国农业部共同拥有、并存放在普拉姆岛上的《动武病毒和血清存货清单》上记载了保存在该岛上的病毒菌株有裂谷热,蓝舌病,口蹄疫、牛×等,显示出1953年普拉姆岛就已经拥有了13种不同病毒的131种毒株。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既然这些病毒不可能来源于里斯姆岛纳粹生化实验室,那么普拉姆岛上包括HHV-6A在内的病毒美国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呢?只能是像特劳布去土耳其黑海沿海的安纳托利亚地区现场提取牛×病毒一样,人工采集而来。这就涉及到了美国军方另一个顶级机密项目“1001计划”,这个计划根据阿拉伯故事《一千零一夜》命名。

美国军方通过该顶级机密项目“1001计划”在肯尼亚丛林采集到了多种病毒,普拉姆岛首任主管谢安从中挑选了活性牛瘟病毒,带着这种病毒他们来到了英国Pribright病毒实验室,从那里带回了6种不同口蹄疫病毒的16种毒株。由于美国法律规定这些病毒不能被带入美国大陆,所以他们乘坐美国海军货船带着这些病毒进入普拉姆岛。

此后,谢安与美国军方的梅斯上校合作,将全世界各地出现的各种病毒秘密运往普拉姆岛,这些地区包括津巴布韦、塞拉利昂、尼日利亚、埃及、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肯尼亚、南非、墨西哥、欧洲甚至是中国南京。比如,1930年7月肯尼亚纳瓦沙湖附近农场爆发牲畜大面积死亡的神秘病毒,因靠近东非大裂谷,这种病毒被命名为“裂谷热”。二战后,五角大楼向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提议研究“裂谷热”挫杀敌军士气,并得到艾森豪威尔提供的资金支持,随后对该病毒的研究在普拉姆岛开始。“裂谷热”病毒就是普拉姆生化实验室从肯尼亚通过1001计划弄进普拉姆岛的。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正是得益于美国军方的1001计划,普拉姆岛迅速收集到了大量病毒,为特劳布的研究奠定了基础。鉴于普拉姆岛和美国军方及其支持的德特里克堡之间的密切关系,这两个生化武器实验室之间也经常相互交换病毒。美国军方于1969年10月从德特里克堡向普拉姆岛输送了VEE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及抗血清。几十年来,VEE病毒、裂谷热、炭疽热病毒(由普拉姆岛创始人之一威廉姆·黑根发明)都是德特里克堡的主要细菌战武器。在英美特殊关系的背景之下,美国不仅从英国Pribright病毒实验室换回病毒,德特里克堡和普拉姆岛的病毒也飘洋过海交流到了英国生化实验室,比如德特里克堡的VEE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就成为英国伯恩道顿生化实验室的主打生化战武器。

正是借助美国军方1001计划,美国生化战的病毒样本得以大量采集,并通过交流互通有无,这些病毒样本在美国各大生化实验室之间来回调运,这也是美国南方最臭名昭著的生化武器研究机构--杜兰大学能够得到埃博拉病毒并在塞拉利昂凯内马生化实验室开展埃博拉病毒研究的根本原因。既然埃博拉这类高致死率的生化病毒都能够到杜兰大学手中,中情局拿到致死率更低的HHV-6A病毒也就不足为怪。1971年3月到1997年,美国中情局利用HHV-6A病毒对古巴发动10次生化病毒袭击,极大地重创了古巴农业,有力地配合了美国打击古巴社会主义政权。

据美国《积极健康》报道,古巴的HHV-6A病毒是从非洲带到美国实验室的,这是他们生物武器研究项目的一部分。若此次报道属实,则美国中央情报局可能采用了乌干达境内存在的最致命的HHV-6A毒株。众所周知,乌干达菌株能破坏细胞,比葡萄牙菌株更具侵略性。在美国以及英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参与细菌和生物战剂的研究背景下,HHV-6A病毒可能已经被培养成毒性更强、传染性更强的病毒。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生物战研究的路径之一就是培养病毒,提高自然毒株毒性,使它们变得更加致命、更具传染性。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基因技术,将各种病毒结合起来,终极目标就是打造类似电影《生化危机》中的T病毒。

先来看下通过培养病毒提高毒性的这个路径。美国发动生化战的事实相信已经被很多国家确认,但英美在对外宣传中却总是将爆发的高致死率病毒宣扬成自然灾害。诚然,很多病毒比如口蹄疫、HHV-6A、尼巴病毒、裂谷热,他们确实有一个自然起源的祖先,而且最早出现的时候,也被人类发现并予以记载。但纳粹德国和美国通过1001计划将各种自然病毒带回普拉姆岛和德特里克堡,在高等级生化实验室中将病毒毒性不断提高,经过提纯和基因工程技术,这些病毒与他们的祖先相比早已经面目全非。识别一个病毒是否是生化实验室制造,只要看它传播历史即可区别,如果是自然起源病毒,那么在传播过程中毒性就会逐步降低,而不是越来越高。

美国为了掩盖新病毒的实验室起源,故意渲染其自然属性,为死亡率更高的新病毒找一个致死率很低的祖先,本身就是为了掩盖美国研究生化病毒武器的真相。纯自然起源的说法根本经不起推敲,如果高致死率的埃博拉起源于非洲刚果扎伊尔地区是因为人类破坏环境导致病毒扩散,那么在大航海时代就已经开发那里的欧洲殖民者为什么没有感染致死?为什么已经存在几十万年的非洲当地土著的当地人没有感染致死?如果非典是华南地区的自然起源,请问中国从秦汉时代就已经大规模开发华南地区,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爆发非典?如果非典是由菊头蝠传播,那么请问有文字记载以来,菊头蝠在华南地区生活了数千年,为什么数千年间都没有爆发过非典?以非典的高致死率,恐怕中国华南地区早成无人区了吧?如果说非典起源于中国广东地区的狐蝠,为什么追踪非典病毒携带起源时却在云南地区的菊头蝠身上提取到了非典病毒?如果是自然传播,请问云南为什么没有首先爆发非典,而是爆发于千里之外的广东?当世界著名病毒学家盖洛博士亲自承认它发明了艾滋病以后,这一切的内在逻辑都已经相当明显了。美国开展生化战同时又开动舆论机器制造这些荒谬无比的结论,根本禁不起推敲,然而就这么漏洞百出的理由全世界居然到现在还相信,也算是神迹了。

继承法西斯细菌战衣钵,美国生化魔爪伸向中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18 00:25
文中的图片无法显示。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2-24 11:47 , Processed in 0.2151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