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一个左翼青年对工友之家贾志伟性侵事件的一些看法

2019-1-19 12:32| 发布者: 毛经天| 查看: 22151| 评论: 0|原作者: 佚名

摘要: 从现在已经曝光的内容来看,这次北京皮村“工友之家”贾志伟性侵事件的恶劣程度是近几年来左翼圈子里罕见的。贾志伟作为工友之家三大核心成员之一,多年来利用备受尊敬的身份和其掌管志愿者思想工作的职务之便,以进行“思想教育”、“谈恋爱”为名,性侵至少9位女生,时间跨度长达数年。

从现在已经曝光的内容来看,这次北京皮村“工友之家”贾志伟性侵事件的恶劣程度是近几年来左翼圈子里罕见的。贾志伟作为工友之家三大核心成员之一,多年来利用备受尊敬的身份和其掌管志愿者思想工作的职务之便,以进行“思想教育”、“谈恋爱”为名,性侵至少9位女生,时间跨度长达数年。下面我想从几个方面谈谈我对这件事的看法。

一、性侵害的问题

受害者是这样描述她们所遭遇的侵害:

 

小芳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是贾志伟却升级了他的行为。在一个晚上,小芳的室友没有回来,小芳就独自一人入睡了,在她感觉有人在摸自己而被惊醒的时候,发现贾志伟已经在脱她的衣服了。迷迷糊糊间小芳不停推开贾志伟,打了个冷颤之后她彻底回过神来,威胁贾志伟说:“你再敢过来我就大叫,叫来一个院子的人看谁丢脸!”

贾志伟害怕地停下了,却又一把抱住了小芳,解释道自己是因为喜欢她才会这样做的。小芳回忆道,当时贾志伟对小芳说,他认为小芳是爱他的,只是小芳还是一个18岁的孩子,不懂爱,需要他这个导师来引导她。

艾米丽也是在这个房间里被贾志伟侵犯的。当时贾志伟强吻她,并且拽起她的手去摸他的下体。艾米丽肚子里一阵阵恶心,差点呕了出来,使劲地挣扎想要推开他,贾志伟就道歉说,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我太喜欢你,太爱你了。

艾米丽回忆说,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大家都还没有性骚扰这个概念。发生了那种亲密的肢体接触,就以为是在“谈恋爱”了。对,就像房思琦说的那种“谈恋爱”一样。

而志愿者雅雯则经历了更加严重的性侵害。有一天白天,雅雯如同往常一样在贾志伟的房间里使用电脑上网。贾志伟回来之后和她打招呼聊天。过了一会儿,贾志伟提出要抱抱雅雯。雅雯觉得不能接受,但是又不好直接拒绝这个让人尊敬的贾老师。贾志伟强调只会抱她一下,于是雅雯就默许了。

但没想到他抱住她就不肯放手了,对她说自己很喜欢她。贾志伟力气太大了,雅雯挣脱不开,只能不停对他说:“你是我们的贾老师啊!是我尊敬的人,你不要这样!”但是贾志伟依然继续对她实施了性侵。事后,贾志伟对她说,他是喜欢她所以才会这样失态,是情不自禁。

雅雯回忆事发时,自己对贾志伟突然的性侵始料未及,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自己又胆小、自我保护意识不足,所以就不敢大声呼喊。

 

如果按照受害者的叙述来看,从受害者的人数和实行性侵害的程度来看,这是一起非常严重的性侵害案件。贾志伟的行径显然已经逾越了道德和法律的底线,同时也践踏了人们对于工友之家和公益行业的基本认知。但是,就是这样的行为却因为受害者缺少最基本的性骚扰知识和保护措施和工友之家很大程度上的故意遮盖而被掩盖下来,一直到今天。

 

二、集体主义、阶级立场和革命导师

如果说停留在这,贾志伟的罪还仅仅在于性侵害在道德和法律双重意义上的不可饶恕,那么这起特殊的性侵事件还有一层普通事件没有的含义:它是在理想主义和道德情怀的包装之下完成的,也因此变得更加绝对不能饶恕。

在之前的文章里有提到过,来到工友之家的女大学生都是抱着单纯的理想主义情怀和为工人服务的朴素愿望来到工友之家的。

问:此事对你的影响大吗?

答:当然了,你可以设想一下,当时很多的大学生志愿者来到工友之家都是满怀理想和信念的,都是很单纯的,充满热情的,他/她们会在晚上围坐在机构大院里,唱着理想之歌,听着机构那些管理人员跟他/她们大谈阔论,立下志向要为改变当代工人的命运而努力,很多人为了能够参与工友之家的工作,都休了学。那个时候,有记者朋友看到这种氛围,把工友之家所在地皮村称为新时代的延安。

 

但是在贾志伟性侵丑闻发生之后,她们表现出了令人震惊的理想的幻灭:

 

问:所以一下子就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答:对,就是这样,前几天还在告诉你要为社会公正和正义奋斗的导师,原来背地里做着这么龌蹉的事情,他花时间陪你聊天、学习和工作,不是为了你的成长,也不是为了理想和事业,他仅仅只是想得到你的肉体,然后和你玩腻了,又转向下一个,这真是极大的讽刺,也许这才是社会的现实,伟大的理想和崇高的事业都只是自己私欲的铺路石而已。

 

青年人为实现社会理想而不懈奋斗甚至牺牲自己,这是整个社会最宝贵的财富。因此青年人理想的幻灭是令人最最心痛和最不能接受的,而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贾志伟。根据爆料的内容显示,贾志伟将自己包装成“革命导师”,而他赖以骗取女生信任的手段竟然是理想和所谓“阶级立场”。

众所周知,北京工友之家是一个纯粹的、充满理想主义的集体。经老师同学介绍、慕名而来的志愿者非常多。而做志愿者工作的贾志伟很有学识,在讨论会上可以一口气讲几个小时哲学、社会学、心理学、女权主义,常常带着志愿者聊到深夜一两点。这名比艾米丽大十几岁的中年男性被很多人称为工友之家的“思想导师”,很受大家尊敬。

 

问:对大学生也是一样?

答:对大学生和知识分子就更加明显了,所以很多大学生志愿者来到机构以后,首要的问题就是向工人阶级学习,端正自己的位置,改造自己,而机构管理者标榜自己的工人立场,可以随时批评和表扬志愿者的工作学习改造。当然会有很多志愿者离开,但是那些留下来的志愿者,一旦接受了这种批评和自我批评,那么就是任人摆布了。

 

因为马克思主义本身就具有鲜明的阶级立场,左翼必然需要为饱受剥削压迫的工人群体服务、发声甚至斗争。而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必然会涉及到对初次涉及左翼理论,接触工人的同学进行思想教育的问题。但是就是这样一种思想教育竟然被无耻的贾某人钻了空子,变成了实现自己私欲的有利条件;世界上最崇高的理想和最无私的奉献精神竟然为贾打开了实现在别的地方想做却不敢做的龌龊之事的方便之门。笔者之前曾经很长时间负责人的思想教育工作,深知思想教育工作是涉及改造人的灵魂的重大问题的崇高使命,更是需要以最恪尽职守的态度,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兢兢业业来完成的工作。像贾这样的人利用思想教育之机,行苟且性侵之实,真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正像电影《让子弹飞》里描述的那样,作为一个革命者,应该永远拿着两把枪,一把枪对准自己,一把枪对准敌人。当你放下对准自己的那把枪的时候,就不能再也不能算是革命者了。革命者堕落的例子在历史和现实中都屡见不鲜,凝视深渊者变成深渊,屠龙者最终化身为巨龙的故事人们耳熟能详,何况曾经的贾志伟尚且还没有称其为革命者的资格。

贾的性侵不是因为思想教育和“阶级立场”有问题,而是贾完全丧失了基本的道德观念和“阶级立场”的结果。贾的案例不是否认了思想教育和自我革命在左翼同志中的地位,而是恰恰说明加强思想教育和勇于自我革命在左翼事业中极端重要的作用,思想教育是左翼同志进行自我革命的外在推动力,而阶级立场既是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自觉选择也是在自我革命中不断深化的。但是,对贾这类彻底堕落的“左翼”已经不能采用“思想教育”的办法了,应该采取坚决果断的措施。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看待集体主义的问题,工友之家孙恒、王德志等人将“集体主义”视作“家丑不可外扬”这种看法是极端错误的。

王德志对艾米丽打出了好几个问号,其中最让艾米丽伤心的,是这一句:为什么(你要)做出有碍机构团结的行为呢?

“对大树最好的纪念就是把树里的虫子捉出来。”这是北大邓宇昊同学在呼吁大家申请沈阳事件信息公开的文章第一句,同时也是左翼青年人对集体主义最好的阐释。面对左翼内部存在的问题,甚至是个别践踏道德和法律底线的行为,左翼青年应该坚决站出来与之斗争,正如同在沈阳事件时一样,绝不实行对内对外的双重标准。

对集体最大的和最忠诚的爱绝不是包庇纵容集体中的缺点、错误和坏人,而是将集体中的“蛀虫”捉出来,改正集体的缺点,这才是真正的集体主义的立场。如何认识和看待别人提出的批评,只有最顽固的派别主义者才会把同志最诚恳的批评当成是最恶毒的攻击。“一锅粥如何对待一粒老鼠屎的态度决定了大家如何对待这锅粥的态度。”如果工友之家能够借此良机,正视问题、认真听取受害者的批评,彻底反思自己过去的错误,那么也不失为从头开始、为改变中国工人命运而努力奋斗的好机会。

最后,呼吁大家与贾志伟断绝个人关系,抵制包括工友之家活动在内的贾主办和邀请贾参加的一切活动,敦促工友之家发出公开声明深刻反省改正错误,揭露贾的所作所为,与贾断绝关系。

  最后,向勇敢揭发贾志伟的女权主义者的勇敢、真诚、智慧以及不放弃的精神点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2-24 11:31 , Processed in 0.06457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