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工人阶级的好榜样 —— 吴敬堂同志

2019-1-26 11:4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1908| 评论: 1|原作者: 张耀祖、范景刚、陈洪涛

摘要: 2009年7月24日夜,通钢工人打死了一个资本家,为庆祝胜利,通化钢铁公司居民区内,烟花爆竹声响彻了整个夜空,所有餐馆饭店食客爆棚,据说热闹景象超过以往任何年份的除夕和十五。对通钢人来说,这一天无疑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并且是一个“革命”的盛大节日。

工人阶级的好榜样——吴敬堂同志

 

张耀祖  范景刚  陈洪涛

 

十年前的2009年7月24日夜,通钢工人打死了一个资本家,为庆祝胜利,通化钢铁公司居民区内,烟花爆竹声响彻了整个夜空,所有餐馆饭店食客爆棚,据说热闹景象超过以往任何年份的除夕和十五。对通钢人来说,这一天无疑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并且是一个“革命”的盛大节日。

 

实际领导这场“革命”的,正是刚刚(1月25日晨)与世长辞的吴敬堂同志。他当年72岁,是一位退休老工人,通钢职工推举的职工维权代表。

 

工人阶级的优秀代表,有革命年代的林祥谦们,有社会主义建设年代的王进喜们,今天,在以坚决的态度反私有化的工人阶级中,吴敬堂就是优秀代表之一。

 

即便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工人阶级代表,他在政治上的认识也是逐步清晰起来的。

 

 

有看法莫办法

 

吴敬堂,1938年8月生于山东省黄县,19岁一参加工作就成为1957年通钢建厂的第一批工人。上世纪90年代他退休后,为了接济家庭,就外出打工了。给别人烧过酒、种过地、培植过人参,总之,他是个能吃苦中苦的人,但却像大多数勤劳的工人阶级一样,是一个不能靠勤劳致富的人。

 

我们交流过,国企改制的路数他感觉不对劲,但又看不懂里面的名堂。企业领导都在唱双簧,背地里买官卖官不说,还利用国有资产借鸡下蛋,给自己捞个盆满钵满,群众意见很大,但又毫无办法。曾经寄希望于党中央反腐败,但眼见越反越腐,不见好转。自己老了也退休了,总算有点退休金,但儿孙们都是工人,他们现在还能“啃我的老”,通钢没有前途了,将来他们可怎么办?

 

的确,即便是通理论懂政策的马列老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面对这样的状况也是一样的无奈。从九十年代政府明推股份制,暗搞私有化开始,革命老干部就联名上书、直言相谏,革命知识分子秉笔直书,批驳谬误,结果不都成了螳臂挡车?

 

1997年“朱地雷”担纲的三年完成国企全面股份制改造和“抓大放小”政策,是对国有企业工人的一次全面进攻。数十万家国有集体企业被私有化,三四千万工人下岗失业。由于这时候,被改制的企业大部分已经被折腾得奄奄一息,工人对工厂已经丧失信心,加上工人阶级群龙无首,只求在本企业改制中获得适当的经济补偿,以便到市场中寻求生存机会,因此尽管这些年全国发生了数万起大大小小的抗争事件,但均通过一定程度地满足工人的要求给予平息(所谓大闹大得,小闹小得,不闹不得)。在这期间,退休工人的斗争卓有成效。原来退休工资都是本企业支付,由于企业普遍经营困难,常常数月欠发退休金,这样退休工人只能靠“压马路”胁迫地方政府来解决,后来不得不采取中央财政统一发放才得以平息,这也为子女“啃老”提供了较为稳定的来源,一定程度上缓和了阶级矛盾,避免了进一步的激化。

 

通化钢铁公司是吉林省最大的钢铁公司,当时还属于“抓大”范围内的企业,还没有出现工人大量下岗的问题。但是,随着所谓“攻克堡垒”的改制力度加大,2000年以后,地方国有企业也开始私有化了。

 

 

要打死那叼孩子的狼

 

几乎所有的被改制企业都有过这样一出戏:先告诉大家,不改制就是死路一条,接着改制者会拿出一个宏伟蓝图,告诉工人们,通过如此的企业改制,企业前途和职工的前途会如何如何灿烂。而最终的结局都成了狼和羊在“商量”如何解决晚餐的问题。

 

2004年10月,中共苏州原市委书记王珉调任吉林省省长(2017年因受贿、贪污、玩忽职守罪被判无期),带来了他在苏州的国企改革“四到位一基本”的经验。2005年初,他要求816户吉林地方国企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必须在年内完成改制。2005年10月,通钢实施改制,参与入股改制的是私营企业建龙集团。对于这次改制,吴敬堂当时是这样看待的:“那时候,我对私营企业既无坏的看法,也没有特别的好感,因为缺乏了解。在改制初期,我的想法很简单。无论通钢的合作对象是私企,还是国企,只要合作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企业,有利于大多数人,我都是欢迎的。我身边的老工人、新工人也都是这样的想法。”

 

股份制改造,一般来说第一步就是资产评估。你的东西值多少钱,我再投入多少钱,股份比例就出来了,说话的权力大小也就确定了。

 

当时,建龙集团在北京找了一家资产评估公司。通钢的1、2、3号高炉虽然到了折旧年限,但是由于多年的精心维护,一直运转良好。然而,在资产评估时,这三座尚在生产的高炉被作价为零。通钢的土地也被作价为零。通钢的专利权、非专利技术、商标权等50年来积累的无形资产全部作价为零。整个通钢集团240多亿的资产,起初估价为38.81亿元,建龙方面认为还是评估太高,结果第二次评估就只有18亿。而建龙之前7000万元购进的小高炉,则被作价10亿元入股。

 

就这样,在吉林省国资委的运作下,建龙占有通钢36.19%的股份。虽然占股比例少,但占股60%多的省国资委却是“崽卖爷田不心疼”,让私人资本家拥有了100%的企业控制权。通钢的总经理、财务主管在很短时间内都被换成了建龙人,美其名曰“引入民营机制”、“现代企业制度”。于是,高层拿着高薪,口里却声声喊着代表党和国家;员工则被裁员、被减薪。

 

裁员的办法是,对不同的工人采取买断、参股改制、内退(或下岗)三种政策。30年以上工龄或年龄达到50岁的工人采取“一刀切”,全部要求内退,每月最低的只发了169元。工人在公司的胁迫下必须写申请,劳资部门解释说“这没有办法,是建龙方面提出的要求,国资委都要按此办理”。当时全公司35000名员工仅留岗19606人。

 

对于留岗工人,建龙来之前,通钢一个炉前工,月工资高的有拿上万的,一般也有个5000-6000元,连个水泵工也有3000-4000元。而现在,工人工资没有超过3000元的,大部分在1700元到1800元,最少的则只有1000元左右。广大工人收入的下降直接反映在所在地二道江区市场的萧条上。以往通钢职工收入比较高,二道江的物价比市区高30%。而现在,这里的物价已经低于通化市区了。就连出租车司机也在抱怨:“通钢人有钱时爱上市里溜达,同样的东西也要上市里买。2006年入秋开始就不行了,待在家里不怎么愿意出门了。”相反,新的中层管理干部的年薪则成十倍几十倍地增加了,建龙委派来的总经理陈国君年薪300万。

 

2007年,建龙又引进台湾中钢的所谓先进管理经验,对通钢施行三级管理制度(第一级为总经理、第二级为厂长、第三级为作业区区长或科长),实际上是封建等级制加军事化管理。比如经理办公室门外开始设置层层警卫,办公楼整得森严壁垒,普通职工去见领导都要事先预约。为了防止工人怠工,又制订了很多项严格的规定,动辄加以各种罚款,“管卡压罚”运用到了极致。比如,夏季无论温度多高,工人们都必须穿工作服,偶尔解开扣子,直接罚款在100到200元之间,吸烟罚款50等等。在资本家声言要杀杀国企工人威风的情况下,用工人的话说,通钢的职工现在连孙子都不如了。

 

2008年爆发全球经济危机,钢材价格暴跌,通钢亏损严重,仅2009年一季度,通化钢铁就亏损了近10亿元。建龙见势不妙,于2009年3月单方面宣布撤出通钢,吉林国资委默认。更令人蹊跷的是,作为分手费,建龙还获得了吉林精品钢基地和通钢原有的矿山所有权。据吴敬堂讲,在双方合作的4年中,建龙集团几乎将所有的资源都倾向了吉林基地。即便如此,公告下达的当天,工人们也为此欢欣鼓舞,放炮喝酒庆祝送瘟神,通钢终于回到职工自己手里了。

 

大概是受到中央四万亿投资计划以及房地产上涨的辐射作用,建龙退出后的2009年4月份,以生产建筑用钢材为主的通钢大幅减亏,仅亏损了不到1亿;5月份,微亏;6月份,已经盈利了6000余万元,全体通钢人欢欣鼓舞。7月份,恰恰在全通钢人憋着劲儿要再打个漂亮仗的时刻,2009年7月22日,突然有消息传出,吉林省国资委与建龙集团又达成新的协议,由建龙控股通钢集团。根据新方案:建龙集团以10亿元现金和其持有的通钢矿业公司股权向通钢集团增资控股,持股66%。面对国有企业如此被私企摆布,通钢人如此被建龙人玩弄,通钢全体职工及家属群情激奋,怒不可

 

自从建龙入驻通钢,化公为私,变本加厉危害广大职工开始,吴敬堂就成了职工推举的维权代表。7月22日,他正在从长春上访回来的路上,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了一句“建龙二次赤手空拳杀回通钢”,电话立即就挂断了。他推测这应该是一位了解实情的高层干部在向他透露消息。他回到通钢后,早已得到消息的工人焦急地前来问他:“胡汉三又杀回来了,该咋整呢?”

 

吴敬堂自然是愤怒不已!他说:“无利可图,就抽身而退,有利可图,就卷土重来。至少在我看来,建龙的用意已经昭然若揭。而且,拿着从通钢获取的资产来回购通钢,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通钢的许多高层领导,一方面慑于国资委的淫威,一方面也惧怕广大职工的愤怒,在7月22日省国资委于长春召集的通钢重组会议上,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集团副总经理鞠忠、胡品、孙玉斌等四人拒绝在二次合作协议上签字,并当场辞职。

 

7月23日上午,在省国资委召集通钢的干部们传达建龙控股通钢的决定时,吴敬堂带领部分工人冲进了会场,国资委的人见势不妙准备逃离现场时,他拿喇叭喊到:“别散会,我有话说,我代表群众的意见说几句。”结果与会人员全部夺路而逃。

 

干部们不敢同职工对话,那就只能诉诸于群众了。当天,吴敬堂就带领工人积极分子把《急,急,紧急通知》的通告贴遍了居民区。

 

通告中写道:通钢所有的退休、职工、干部、内退、在职职工和家属同志们,目前通钢发生的重大变化,有些同志知道了,有些同志还不知道,7月22日省决定建龙二次控股和通钢重组,我们深知第一次重组,私企和通钢重组,将国有资产已盗空,职工一批批下岗,这次重组,比上次还要严重,后果大家会很明白,这次重组立即就要有一批人面临下岗。同志们,通钢是我们全通钢人的通钢,我们通钢人有能力有决心会建设发展好的,我们坚决反对建龙二次进入,为我们自己的切身利益,如果这次大家再不勇敢地站出来,我们家园没有了,我们的饭碗也没有了,我们应该怎么办?自己选择吧!愿为自己的利益,保护自己的权力,就希望大家准时在24日早8点到厂办公楼前开大会。7月23日。

 

我们很熟悉,这正是吴敬堂一再说给通钢人的话。

 

7月24日早上8点,有三五千人聚集到了厂门口,主要是老工人和家属。吴敬堂作了现场演讲。他甩掉了帽子,宣布自己可以不要这颗脑袋,希望大家团结一致,保卫工厂。下了夜班的工人也正好走到了厂门口,夺过老工人的横幅——“建龙侵害国有资产,从通钢滚出去!”直接返回了工厂。在厂区的地上,有人写着:“狼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此时的工人群众已经知道怎么办了。

 

这起由省国资委一手操纵的私企吞噬国企的闹剧,最终导致了震惊中外的“通钢事件”。建龙派驻通钢的总经理陈国君,竟敢面对愤怒的工人放出狂言,要让通钢工人全部下岗,丢掉饭碗,结果被工人当场打死。当晚,吉林省国资委发布通告做出保证:“建龙永不参与通钢重组”。随即工人在领导层缺失的情况下自觉恢复了生产。由于在罢工游行进程中,工人对七个钢铁高炉进行了有序修风停产,从而没有对设备造成任何损害。据称这次还创造了新的钢铁日产记录。

1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1-26 20:02
中国工人阶级的好榜样。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2-24 11:59 , Processed in 0.01321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