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中)

2019-2-17 23:5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0804| 评论: 0|原作者: 赵磊|来自: 察网

摘要: 写完《“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之后,本该结束这个话题了。可转念一想,小幼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果然,有人按耐不住跳将出来教导我:
很多学者早就证明了“国企效率并不一定低于私企效率”的事实,且这个事实还在不断被证明着。这个客观事实之所以被主流视而不见,甚至被屏蔽封杀,个中原因说出来真让高大上的普世价值情何以堪:因为这个事实令“正常社会”的先生们很不高兴。如此而已。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赵磊:“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中)

(四)自私是人类的天性?

写完《“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之后,本该结束这个话题了。可转念一想,小幼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果然,有人按耐不住跳将出来教导我:

【——“你的反驳根本就站不住脚。私有制为什么正常?因为自私是人的本性,私有制符合人的本性。公有制为什么不正常?因为利他的集体精神扭曲人的本性,公有制不符合人的本性。”】

对于“自私是人的本性”之类的说词,之前我已经有过讨论(注1)。既然小幼喜欢继续重复这类说词,那我也只好接着写《“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中)》,再重复批判一下这类荒谬的说词。

仗着有“现代”经济学撑腰,“私有制符合人的本性”披着“科学”的铠甲,一路攻城略地,所向披靡。在现代经济学的强力灌输下,舆论形成了这样的思维定势:不论何时何地,私有化才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唯一选择。

这是一个严重的认识误区。问题是,这样的认识误区却有着所谓的“科学”依据。比如,在有关“经济人假设”的讨论中,有人理直气壮地告诉我:

【——“自私自利不仅是人类的天性,而且是人类进化的必然结果。为什么?因为如果你不自私,而是像雷锋叔叔那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那么,最终你会被竞争的优胜劣汰给‘奥特’了——淘汰出局。”】

由此得出结论是:在人类进化过程中,胜出的都是“自私自利”的强者,“奥特”出局的都是“利他”的傻子——比如雷锋、黄继光、董存瑞、赵一曼⋯⋯,利他的基因只能被竞争淘汰,根本不会有胜出的可能。

很多人认为,这个结论是无可辩驳的。可我要告诉大家,这个结论是错误的。此话怎讲?既然“自私自利与人类进化的关系”已经涉及到基因之类的“科学”,下面,我们就来看看科学是怎么说的吧。

央视9频道播放过一部美国科教记录片《类人猿》。在这部科教片中,科学家做了一系列科学实验,目的就是想搞清楚:人和猿的本质区别究竟在什么地方?

实验结果令科学家惊讶不已,人和猿的一个本质区别在于:人类具有“无私合作”的能力(科学家把这种能力叫“本能”);而猿类(红毛猩猩)却不具有这种能力或本能。

这个实验的具体过程很专业,我就省略了,我只介绍一下实验结果。概而言之:人类和猿类虽然都能够“团结合作”,但是,人类的“合作”能够在“无私”的前提下展开,而红毛猩猩却不能“无私”地去“合作”。

这就是人类与猿类的本质区别之一。

请注意,所谓“无私”,就是“利他”。也就是说,人类成员之间的合作可以是“无私”的(不计报酬)——纯粹“利他”。而红毛猩猩的合作却是有条件的(有报酬的),只能建立在“自利”的基础上——互惠利他。

在科学家看来,值得人类庆幸的是,正是这种“无私”的能力,或者说“利他”的能力,成为人类在进化过程中能够胜出的重要因素。而“自私自利”的猿类(红毛猩猩)呢,却最终被“奥特”出局——直到现在还呆在丛林里啃食树叶。

如果“自私是人类进化的必然结果”,那么,应该被淘汰出局的是具有“利他”能力的人类,而不是“自私自利”的猿类。可是,在朝着“智能生命”进化的过程中,被“奥特”出局的不是人类,而是红毛猩猩。

其实,科学已经证明,决定进化成败的,并不是什么“自私”或者“无私”,而是物种对环境的“适应性”。换言之,“自私自利”的家伙未必就一定能适应环境,“大公无私”的傻子未必就一定不适应环境。

否则的话,在亿万年的进化过程中,蚂蚁、蜜蜂这类“利他”特征非常明显的群体性合作生物,早就被灭种出局了。对不对?

(五)公有制一定低效?

从“自私是人类天性”的假设出发,主流经济学构建了一个不证自明的强势公理:“公有制一定效率低下,私有制一定效率很高”。这个公理成为公有经济不断被“奥特”掉的坚实理由。

事实真是这样吗?显然不是。人类自文明社会以来的阶级斗争历史,我就不去回顾了;当下私有制市场经济周期性的危机折磨,我也暂且不论。我就说说“效率”这个主流经济学最兴奋的话题,而且以公有制的初级形式之一——国有企业为例。

从经济学的量化标准来衡量,即使是比较不同所有制之间的效率,国有企业也并不是“一定低下”。且看下面的研究结论:

——(西方主流观念)危害更大是变相的“洗脑”。我最近做了一项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绩效的研究,发现国有企业相对于非国有企业的绩效提升很快,大型国有企业尤其明显。有趣的是,我们在宣讲这项工作的时候,一些学者告诉我们他们几年前就有类似的发现。当我们问他们为什么不做深入研究,得到的回答通常是他们对这一发现有所保留。

——其中的原因可能有两个。首先,学术界更容易接受国有企业绩效相对下降的结论。要发表违背西方主流观念的研究成果,需要更多的努力,冒更大的风险,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另一方面,我感觉有些学者先验地排斥国有企业绩效提升这一发现,觉得一定是哪里出错了。这里的问题不在于国有企业绩效是否确实有所改善,而在于学者对各种可能性是否抱有同等开放的研究态度。不自觉地偏向某些观念,比如国有企业一定搞不好。对一些确实存在的事实持有盲目否定态度,就是我指的被西方主流观念的一种“洗脑”。

对于上述研究结论,如果我问:“这个结论是谁做出来的?”估计主流公知一定会说,这一定是思想僵化的左派学者的陈词滥调。

但是,说这话的不是“想退回到原始人”的左派,而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芝加哥大学Booth商学院副教授宋铮。这是他在“第15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获奖”会上,发表的获奖感言《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经济学研究》中的一段话。

宋铮“因为在经济学领域的出色研究”,获得了中国经济学界的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大概也是迄今为止“孙冶方经济学奖”最年轻的获奖者之一。我在复旦大学官网上搜索了他的简历:

宋铮,男,斯德哥尔摩大学经济学学博士,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助理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宏观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经济。研究成果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等经济学期刊上待发表并主持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开设课程包括:动态优化、高级宏观经济学、新政治经济学(本科生)、宏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前言专题、宏观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硕士研究生)、高级宏观经济学(博士生)。

看到这里,“正常社会”的先生们是不是很郁闷?在获奖感言中质疑西方主流观念“洗脑”的学者,不是出身于“马克思主义”的学者,而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海归。

为什么我要拿海归而不拿马克思主义学者说事?因为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基本事实,就连“正常社会”中有良心的学者也看不下去了:有关“国企效率一定低下”的指控,并非事实!

记得我在《经济学家》担任编辑部主任的时候,大概在2000年前后,我收到复旦大学的博士生投来的一篇论文。题目我忘了,内容是关于“国有企业与私有企业的效率比较”。作者用详实的数据和严谨的逻辑,令人信服地证明了国企效率高于私企效率的结论。很遗憾,这篇有着“问题意识”和学术水准的论文最终未能通过终审。

其实,很多学者早就证明了“国企效率并不一定低于私企效率”的事实,且这个事实还在不断被证明着。这个客观事实之所以被主流视而不见,甚至被屏蔽封杀,个中原因说出来真让高大上的普世价值情何以堪:因为这个事实令“正常社会”的先生们很不高兴。如此而已。

(六)关于“先搞好”

拙文《“正常社会”没有公有制?(上)》被别的网站转发之后(《察网》首发),有个叫“梦里花”的在后面跟帖说:

“先把当前的公有制搞好吧,让人民切切实实感受到公有制的好处吧。如果现存的公有制都搞不好,都和人民群众当家作主无关,和人民群众的共同富裕无关,专家学者就是说的天花乱坠又如何呢。”

针对“梦里花”女士的指责,有人质问:“现在是公有制吗?”这句话问到了要害。

当下的国企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梦里花”女士所说的与“人民当家作主”的关系,以及与“共同富裕”的关系。但是,这些问题到底是国企本身的“公有性质”造成的呢,还是改制后向“私有制”看齐造成的呢?

“梦里花”女士的“先搞好”,当然很励志。但是,“先搞好”得有个前提,那就是要有公有制可以“搞”,才能有所谓的“好”。如果公有制全都改制或混改成了私有制,那么你“搞”什么“搞”?你拿什么“搞”?你又如何“让人民切切实实感受到公有制的好处”呢?

我顺手点了一下这位“梦里花”女士的跟帖链接,发现她的“先搞好”有些不知所云,她说:

【——“现在已经不是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的公有制,现在的公有制是国家所有制,国家所有制的公有制被私人所有制替代,是有历史进步意义的”;
——“随着私人资本主义的发展壮大,国家所有制逐步有序退出根本不是问题的,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我请教一下“梦里花”女士:你一边说“现在已经不是公有制”了,一边又说“先把当前的公有制搞好吧”。既然现在已经“不是”了,你还拿“当前的”什么来搞“好”呢?

再说了,既然“私人资本主义的发展壮大”和“公有制被私人所有制替代”,“是一种正确的选择”,那么“先把当前的公有制搞好吧”岂不荒诞?

“梦里花”的逻辑虽然很混乱,但她对“先搞好”却有着十分饱满的革命热情,且看她的主张:“国企改革应该走‘民有民享民治’的三民主义”。

看到“梦里花”女士打出的“三民主义”大旗,同志们是不是觉得有些眼熟?于是我接着点下去,果然看见了“先搞好”的初心:

【——“资本主义的阶级矛盾会不会尖锐化,从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现实看,没有这个趋势,这不符合资产阶级的利益,资本主义民主也防止了这种趋势。”
——“个人对无产阶级感到失望,民主革命的任务都完成不了,侈谈什么领导阶级”。
——“最仇视资本的是封建主义”。
——“看看当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哪个资本在人民面前敢不收敛。”】

瞧瞧,当“梦里花”女士振臂一呼,高喊“先搞好”的时候,一不小心就露出了臀部上面的资本主义族徽,也难怪她“对无产阶级感到失望”了。

我提个醒:若公有制真的要按“梦里花”的逻辑来“先搞好”,那岂不是拿肉饲虎,还能有个“好”么?

至于“看看当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哪个资本在人民面前敢不收敛”——如此虔诚的“资本主义拜物教”,这已经不是“N民主义”的猪油糊了心,而是让普世价值给忽悠了。

注1:参拙文:《“经济人假设”的五个误区》,载《学术月刊》2009年第9期。

(未完待续)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4 13:00 , Processed in 0.01372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