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对顾郑沈岳四青年认罪一事的几点看法

2019-2-19 03:4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8807| 评论: 11|原作者: 素老虎

摘要: 在认罪视频中,我们看到四青年显然突破了中国左翼的政治底线,转而完全认同了特色当局的政治主张;这同时也彻底否定了过去他们自己的革命行为;不论他们和当局发生了什么样的关系,但公开表现出来的,是政治上的叛变行为,是可耻的,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再去领导左翼革命运动。

编注:顾佳悦等四同志在视频上“认罪”一事在左派中流传开来以后,在左派中有不同看法。红色中国网工作组认为,对于佳士工人声援团的政治路线与斗争策略的错误,必须批评;但是对于四青年认罪一事,应当充分考虑到马列毛左派目前尚无组织及四青年缺乏政治经验等因素,并着重要看四青年在将来的表现。这一态度,我们在“声援团的同志们,无论有多少艰难曲折、误解分歧,我们和你们还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一文中已经做了说明。对次,素老虎同志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下面是素老虎同志给红色中国网的投稿。


对顾郑沈岳四青年认罪一事的几点看法

 

过年前,在左翼群中开始流传出顾佳悦、郑永明、沈梦雨、岳昕等领导佳士工运事件四位青年学生向公安机构认罪的音视频。因为我一直关注佳士事件,事中参与过,事后也了解了很多,对他们四人,也基本上有了一个认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让我感慨很多。认罪事件的发生,对整个的中国左翼群体,特别是对正在崛起的青年左翼群体,有很大的打击,大家的认识仿佛突然模糊起来了,不知道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的边界在哪里了;因为这四位青年,除了岳昕以外,另外三人都是激进的左翼青年,过去无论是思想方面,还是斗争方面,都表现出一种纯粹的马列毛主义,被捕之前相当坚定;而如今突然向当局全面认罪伏法,让人感觉非常的错愕。因此我很想谈谈几点看法,表达态度。

 

一、          要想说清楚认罪事件的性质,就要首先讲清楚中国左翼主流的思想和主张是什么。因为中国有毛泽东时代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所以中国左翼在认识上没有西方左翼那么杂乱,思想上基本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体系的,认同科学社会主义的主张,对现有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持否定态度,对现有政权也基本持否定态度,认为他们已经事实上的完成了资本主义的复辟。中国左派看似内部纷争不断,实际上在基本认识上是比较统一的,以革命的世界观为主,主要的区别只是在如何建立无产阶级政权方面有较大的差异。

 

二、          在认罪视频中,我们看到四青年显然突破了中国左翼的政治底线,转而完全认同了特色当局的政治主张,从而顺理成章的伏法;这同时也彻底否定了过去他们自己的革命行为;不论他们和当局发生了什么样的关系,但公开表现出来的,是政治上的叛变行为,是可耻的,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再去领导左翼革命运动。

 

三、          因为现在革命形势的问题,以及时代的特点,中国的左翼还很难形成有效的组织,但不代表左翼没有政治底线,没有革命伦理,否则将来的革命组织一定建立不起来。革命者对外的表现上,在对手那里是政治立场,在群众这里是革命伦理,不管自己的思想有多么精深,这两个问题都是原则性的问题,否则革命者绝不足以组织起同志和发动起群众。

 

四、          左翼在没有组织的前提下,不代表不可以有政治上的默契和行为上的底线。因为信息的高度发达,从事较大的政治活动非常容易被捕,而每一位被捕同志的斗争表现,对在社会上战斗的其他同志的影响非常大,我认为,应当坚持这样的原则:政治上绝不能认罪,也就是说,不能认同特色当局的政治主张,而必须坚持马列毛的基本主张,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原则;而在法律斗争方面可以灵活,以尽可能的降低损失。当局的一大矛盾,就是他们至今不敢在政治上摘掉马列毛的帽子,这就和他们的资产阶级司法实践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使得被捕的同志有一定的斗争空间。

 

五、          从四青年的认罪言论来看,他们在思想上还是幼稚的,既对特色社会主义的错误理论没有完整的认识,也对中国现状缺乏整体的认知,所以犯了从激进到投降,从极左到极右的错误,在这一点上是可以原谅的,将来出来之后,我们是要帮助他们在思想方面进一步成长的。而中国的左翼也应当趁这个机会,各派重新总结自己的思想理论,争取拿出一个完整的体系以及可行的道路。

 

六、          通过认罪事件,我才知道四青年他们成立了秘密组织,这应当是导致被捕的主要原因。在之前,大凡公开或者秘密成立党派的一些左派老同志,也都被当局严厉镇压了。鉴于现在的形势和时代的特色,我反对革命活动从建立组织出发,因为今天的中国没有政治组织存在的空间。但不代表没有政治活动的空间,左翼现在应当做的事,我以为应该趁这次认罪事件的发生,更加努力的总结过去的所有活动,以及各种思想和主张,争取拿出一个政治经济方面全面的认识,以及一个针对政权的总路线,不管这条道路有多远,要让自身和群众能看到光明。现阶段,应当以个人的名义,加强左翼之间的串联,真诚的交流思想和经验,扩大自己眼界,合作一些斗争;应当从斗争出发而不是从组织出发开展我们的活动。同时不要对当局“左转”再有任何的幻想,四十年来他们的既得利益如此之深,是绝不可能自己回到社会主义道路上来的。

 

七、          从最近几年左翼领导的为数不多的社会斗争中,成功的案例极少,失败的案例极多,总体的表现是比较幼稚的。主要的原因,第一是没有充分的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特别是对立统一之基本哲学思想,组织斗争往往从一些概念出发,而不是从实际出发;第二是对对方的了解相当不够,比如特色政权的组织体系、经济体系、法律体系等,左翼中了解的很不够。我们现在既缺乏对中国社会一个科学的阶级分析,也缺乏对中国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完整分析;而这两大分析必须基于如何获取政权这一基本认识上;真正的理论工作,其实才刚刚开始。

 

八、          左翼力量在今天的中国是非常孤立和弱小的,这一点要予以承认;我们手里既没有群众,也没有经济基础,更没有武装力量,乃至绝大多数地方的警察都不知道什么是左翼;如果就凭这些本钱去和特色这个龙王比宝,和它搞对攻战,就像佳士工运的干法,肯定是不可能达到目的。考察历史上俄国和中国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力量无一不是先广泛的和社会各阶层反抗力量大联合,打倒最少数量的敌人,才获得革命的成功;所以我们今天也要走这条路,和政权做全面对抗的道路证明是走不通的,远离和咒骂右翼力量的方式也不可能让自身发展;而应当从过去的单一对抗方式走向全面接触战略,和体制内受压迫者和右翼反抗力量全面接触,领导他们而不是疏远他们,为未来的革命准备条件,而不是幻想现在已经革命。不经过这些政治性的转化工作,左翼就不可能掌握物质力量。我们应当相信,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像一粒铜豌豆,是绝不会失去自己独立性的,相反到哪里都会成为一个坚强的核心。

 

 

2019/2/1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2-22 23:34
美刊:深度造假与新的假情报战——即将到来的后真相地缘政治时代
分享到:   
时间:2019-02-22 14:12•来源: 参考消息 •作者:  罗伯特·切斯尼 丹尼尔·西特龙  •浏览:341评论:0 字号: 大 中 小
数字技术的进步可能很快使这场噩梦成为现实。由于“深度造假”——极为逼真且难以察觉的对音频或视频的数字操纵——的兴起,描绘某件从未说过或做过的事情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容易。更糟糕的是,“深度造假”的手段很可能会迅速扩散,产生一个日益扩大的、能够出于政治目的而造假的行为者圈子。当然,虚假信息是一门古老的艺术,在今天又有了新的用武之地。但是,随着“深度造假”技术的发展和传播,当前的假情报战可能很快就会看起来像刀剑和盾牌时代的宣传一样。
美刊:深度造假与新的假情报战——即将到来的后真相地缘政治时代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2018年12月11日文章】题:深度造假与新的假情报战——即将到来的后真相地缘政治时代(作者罗伯特·切斯尼丹尼尔·西特龙)

一幅照片可能相当于一千字的价值,但没有什么能像有关一起事件的录音或视频那样具有说服力。在党派纷争使人几乎无法就事实达成一致的时候,这种说服力似乎可以带来一种可喜的澄清。录音和视频使人们可以成为某起事件的直接见证人,使之不必去判断是否要相信别人的叙述。得益于智能手机(它们可以让人轻松获取音频和视频内容)和社交媒体平台(它们使人们可以分享这些内容作为消遣),人们今天能够在前所未有的程度上依靠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假情报战一触即发
这里面存在着巨大的危险。想象一下,一段视频显示,以色列总理在私下与一位同事交谈时,似乎透露了在德黑兰实施一系列政治暗杀的计划。或者一段有关伊朗官员策划在伊拉克某省采取秘密行动杀害逊尼派领导人的音频。或者是一段显示一名美国将军在阿富汗焚烧古兰经的视频。在一个已经为实施暴力做好准备的世界上,这样的录音或录像具有很大的煽动潜能。现在,想象一下,这些录音或录像可能会由几乎任何拥有笔记本电脑和能上网的人都能获得的工具伪造,而且所产生的伪造物令人深信不疑,以至于无法将其与真品区别开来。

数字技术的进步可能很快使这场噩梦成为现实。由于“深度造假”——极为逼真且难以察觉的对音频或视频的数字操纵——的兴起,描绘某件从未说过或做过的事情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容易。更糟糕的是,“深度造假”的手段很可能会迅速扩散,产生一个日益扩大的、能够出于政治目的而造假的行为者圈子。当然,虚假信息是一门古老的艺术,在今天又有了新的用武之地。但是,随着“深度造假”技术的发展和传播,当前的假情报战可能很快就会看起来像刀剑和盾牌时代的宣传一样。

“深度造假”日新月异
“深度造假”是被称为“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最近取得进步的产物。在“深度学习”中,称为“神经网络”的一组组算法学会通过筛选很大的数据集来推断规律和复制模式。例如,谷歌公司就利用这一技术为其搜索引擎开发出了强大的图像分类算法。

这项技术有可能广泛扩散。公开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商业性的、甚至是免费的深度造假服务。在黑市上则可能会出现一些几乎没法防范的版本。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对人们炮制“深度赝品”能力的唯一实用的限制方法,就是限制获取训练材料的机会——即限制获取需要模仿的人的音频和视频的机会。对于几乎任何一个有足够兴趣并知道去哪里寻求帮助的人来说,炮制达到专业级别的赝品的能力都是唾手可得。

“深度造假”有许多有价值的应用。例如,可以为教育儿童的目的制作经修改的历史人物的音频或视频。一家公司甚至声称,它可以利用这项技术,为因疾病而丧失发音能力的人恢复讲话能力。但是,“深度仿冒”也可以、也将会被用于更险恶的目的。用户已经在未经人们同意或不被知情的情况下利用深度仿冒技术将其脸部图像插入色情音像之中。而且制作假冒音像内容越来越容易,因而将为敲诈、恐吓和破坏创造大量机会。然而,“深度假冒”技术最可怕的应用很可能是在政治和国际事务领域。在那里,“深度赝品”可能会被用来制造异常有效的谎言,从而煽动暴力活动,令领导人和组织机构名誉扫地,甚至使选举结果发生逆转。

社交媒体推波助澜
“深度造假”之所以有可能具有特别严重的破坏性,是因为其问世之际正值事实与虚构已经越来越难以区分。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杂志、报纸和电视广播公司一直管控着信息的流向。新闻记者建立了严格的专业标准来控制新闻的质量,大众传媒机构相对较少的数量意味着,只有数量有限的个人和组织能够广泛地传播信息。而最近10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已开始从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获取信息。这些平台依赖大量用户生成相对未经过滤的内容。用户往往会对自己的体验加以调节,因而他们大多会遇到自己已经认同的视角(这种趋势已被平台的算法所强化),从而使其社交媒体信息来源沦为人云亦云的“回响室”。这些平台也容易受到所谓的信息瀑布效应的影响,即人们传递他人所分享的信息,而不用费心去核实这些信息是否属实,从而使这种以讹传讹在这一过程中显得更加可信。最终的结果是,谎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传播得更快。

这些动态因素将使社交媒体成为传播“深度仿冒品”的沃土,从而对政治产生潜在的爆炸性影响。俄罗斯试图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在脸书和推特网站上散布具有分裂性和政治煽动性的信息——已经表明虚假信息多么容易被注入社交媒体的血液流动之中。与2016年的假新闻相比,明天的假新闻将更生动、更逼真,因此也更具共享性。而由于人们特别容易分享负面的、新颖的信息,所以“深度假冒”越是情节惊人,就会越有效。

【本文原载“参考消息”】
引用 大黑山 2019-2-22 07:29
龙翔五洲: 【左翼力量在今天的中国是非常孤立和弱小的,这一点要予以承认;我们手里既没有群众,也没有经济基础,更没有武装力量...】我认为我们现在要从经济基础入手,开 ...
这个要顶!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2-21 02:06
【左翼力量在今天的中国是非常孤立和弱小的,这一点要予以承认;我们手里既没有群众,也没有经济基础,更没有武装力量...】我认为我们现在要从经济基础入手,开公司、建工厂、建农庄、搞小微企业、办学校等等,这是合法的。我们要搞的公司、工厂、农庄、小微企业、学校甚至科研所,都要符合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就是不能搞成私有制的,一定要是集体所有制的,要“工者有其业”,搞成全员持股、大家都是劳动者又都是主人(老闆)。这样的企业会成为榜样,是向私有制开火的榜样和阵地,是团结群众战胜私有制的堡垒。如能这样进行下去,推而广之,什么工会、夜校、马列毛主义教育、经费、面包...等等革命所需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只要特色还挂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还披着社会主义的皮,我们的行动就有它的合法性。我们要用这样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去动摇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2-21 00:22
革命本来就是大浪淘沙,中国的革命史也说明了这个现象。从他们的“自白”来看,很多现在的民众都持这样的糊涂看法,成了特色的顺民,应该还是认识问题。而从原来的马列毛主义者退到这样的特色观点当然是一种思想倒退,而且是在外力强制之下的不坚定作为。这其中有外部组织介入,对他们的信念也是一种消极作用,我们要找一找这是什么组织在搅浑水。大浪淘沙,有沉有浮。我认为要在他们今后的斗争过程中自己教育自己。坚定的马列毛主义者不会受到他们的思想倒退的影响,相反地会从这个事件中吸取更多的经验教训。
引用 林林 2019-2-20 06:08
这个“叛变”是否真的,我看未必。 现在这种视频很难让人相信,因为制作这种视频太容易了。 如果他们叛变,为何没有放出来? 很自然,在当今对左翼是黑暗的环境下,人们只有见到他们出狱了,才会相信他们投降了。 要不然不会有人相信。 显然当局并不敢放他们出狱,因为他们出狱了,当局的黑幕就会被揭穿。
引用 大黑山 2019-2-19 19:20
呵呵,伪造的音频,配上照片,这招还真高端。可是,他们是否已经自由?如果他们真的认罪,难道不应该放了他们?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9-2-19 13:30
唱这种高调容易。可惜没看见此文作者在工人斗争中的杰出表现。
董存瑞黄继光当然值得敬仰,但是,能做到的有几人?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2-19 08:19
由于是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号搞剥削,所以,反对剥削就会被指反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把你置于和共产党的光荣历史和革命传统相对立的地位,把你置于和代表人民利益的社会主义相对立的地位。当你支持共产党的光荣历史和传统的时候又在无形中支持了剥削;当你支持社会主义的时候又在无形中支持了剥削的垄断条件,而社会利益却在剥削权力手中。当你反对剥削的时候,剥削者会说你反对理论。当你拥护理论的时候,剥削者又会说你拥护剥削的现实。所以,反对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提法是正确的。既坚持了反对剥削又保护了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名誉,这是符合人民利益的;避免了老百姓和共产党的对立,又粉碎了剥削者借助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名义迫害反对剥削的仁人志士的阴谋。在反对剥削的运动中大大地减少阻力。应当把那些由于背离毛主席的正确政治路线却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旗号搞腐败政策、贫富差距、分配不公、官商勾结、巧取豪夺的垄断剥削所造成的人们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质疑转变为这样的质疑:那些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旗号搞剥削的人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究竟了解多少? ...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2-19 08:17
中国共产党内依然存在着有良心、正值的、反对腐败、反对分配不公、反对两极分化的人,所以,反对垄断剥削的后果不能笼统地说成是反对共产党、否定社会主义。
搞剥削的人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就是走资派的提法是富有智慧、符合事实、非常正确的。
有些网民或者网站不加区别地认为剥削和腐败是中共干的。从而认为应该打倒中共和反对社会主义。这是非常肤浅的。有些人是认识水平的原因;有些人则是有目的的故意。剥削者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号搞剥削又把责任推给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达到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目的。这是不符合人民利益的。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2-19 08:15
在反对剥削方面最好不要简单的、笼统地说反对‘中共’。不要只图一时痛快。要知道,搞剥削的人为什么要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号是有原因的。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光荣历史和革命传统和为人民谋利益的宗旨深得民心,社会主义深得民心,这才是剥削者不得不打着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号的无奈。如果他们打着‘地主、还乡团’的旗号搞剥削,恐怕用不了几年早就完蛋了。既然这样,在反对剥削的运动中要想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要想避免与人们的思想意识相对立,就决不能简单化地、草率地、不加分析地、笼统地说反对‘中共’和‘社会主义’。搞剥削的人都不得不考虑这个因素,难道反对剥削的人就可以完全忽视这个因素吗?试想,如果反剥削的斗争取得了胜利,难道反而不自称共产党吗?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非常希望把剥削和反剥削的矛盾说成是共产党和老百姓的矛盾。不是所有的人都像那些正确的、有水平的、有分析和批判的能力的那样。还有许多人的行动根据是自己的感情上的感觉而不是根据分析。这个因素是有必要留意一下的。否则,有些群众就会迷失正确的自我解放的出路。 ...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2-19 08:14
‘。。。。。。还有很多过激言论令我始料未及。。。。。。'

查看全部评论(1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5 01:28 , Processed in 0.01472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