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究竟是什么?

2019-2-27 05:2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432| 评论: 0|原作者: 郝贵生|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当今中国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要求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者承担起更艰巨更高的社会责任。其包括自觉宣传和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自觉参加现实的阶级斗争实践,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和研究社会现实问题

 

1.webp (8).jpg

 

【提 要】当今中国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要求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者承担起更艰巨更高的社会责任。其包括自觉宣传和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自觉参加现实的阶级斗争实践,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和研究社会现实问题,自觉批判形形色色的反马克思主义和歪曲、修正马克思主义的各种社会思潮,自觉为各级领导包括中央领导的路线、方针、政策提出调查材料、建议和批评意见,自觉在实践中丰富、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做到这一点有三个基本前提:一是自觉改造和发展自己,真正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无产阶级世界观,二是要努力学习和完整准确深刻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科学体系和基本观点,特别是阶级斗争的观点,三是要学习马克思“临到触犯当权者也不退缩”、“宁肯被缚在崖石上也决不做宙斯的奴仆”的敢于斗争精神。

 

“责任”概念大家非常熟悉。现代汉语词典解释有两个含义:一是说份内应做的事,如尽责。二是说没有做好份内的事情应当承担的过失,如追究责任。就“责任”的第一层含义一般是指一个特定职业、职务的具体的要求、规范、目标。

 

现实生活中实际每个人的社会地位、职称、职务都不完全相同,由此每个人的责任也不同。社会地位、文凭、职称、职务和级别越高,权力越大,其责任就越大,责任心就应该越强。但责任心和责任意识还可由“份内”工作逐步扩大到整体组织、民族、国家以及整个人类。

 

如中国古代思想家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天下”含义就是从个体活动职责扩展到整个民族、国家以及人类的范围。

 

宋代诗人陆游的著名诗句“位卑未感忘忧国”指出了地位低下的人也应该时刻增强对民族、国家的忧患和责任意识。

 

理论工作者是一种特殊的社会职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理论工作者有与其它社会职业不同的特殊的社会责任、职责,尤其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一般都在从事教育、宣传、出媒体等意识形态领域的特殊工作,同时又由于所受的社会教育、文凭、职称、经济收入比其它行业的相对较高,少数人又具有一定的权力地位。

 

从这个意义上说,理论工作者的社会职责、社会责任就要比其它行业人员的责任和责任感意识更高、更强、更大。

 

笔者也是一名主要从事一辈子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教育的理论工作者,对此有更深刻的感受。应该说,对这个行业的人员素质状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但非常遗憾地看到,理论工作者的整体素质特别是责任感意识方面存在的问题是相当多的。总体来说,面临着整个社会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及物欲横流的私有观念的泛滥。包括具有较高社会地位和权力的相当多的理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意识和责任感在逐渐淡化,甚至消失。他们把自己的职业和工作只是当做谋生的手段和捞取个人名利地位的工具,把自己降低为一个“经济人”。

 

钱理群教授用“精致利己主义”描绘中国当今相当多的知识分子的世界观,这里也包括一些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宣传的理论学者。在他们眼里,什么国家的前途、命运、共产主义事业不同程度甚至全部被抛弃掉。中国当今社会腐败、两极分化、各种剥削阶级思潮泛滥、猖獗,社会矛盾加剧等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理论工作者者也有其不可推卸和逃避的社会责任。

 

笔者认为,努力改变中国当今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应该承担起艰巨的更高的社会责任来。笔者简要归结为六个方面:

 

1、自觉努力宣传和传播

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

 

任何知识分子都应该宣传和传播本学科、本领域里人类已经取得的文化成果特别是最先进的文化成果,但马克思主义又不是普通的一般文化。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所创立的以唯物史观为理论基础的关于资本主义灭亡、社会主义胜利的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解放的发展的、开放的科学体系。

 

实践证明了它是人类最先进的文化成果。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党从1921年一成立,就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指导思想,1945年又规定毛泽东思想也是党的指导思想,1949年建国之后,又在宪法中确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国家的指导思想。

 

正如毛泽东1954年在一届人大一次会议开幕词中讲,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从这个意义上说,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第一个社会责任就是要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通过多种途径、方式、方法最大程度地让各级领导干部和人民群众去掌握,特别是代表社会未来的当代大学生。同时。

 

马克思主义一诞生,就不是以救世主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而是坚信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群众掌握了科学的理论武器,就会形成巨大的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

 

马克思早在1844年就指出,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这种物质力量就是无产阶级,就是人民群众。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无产阶级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

 

毛泽东说过,让哲学从哲学家的书本和课堂上解放出来,使之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马克思主义也应该从书本和课堂上解放出来,使之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这就要求理论工作者完整、准确、原原本本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方法宣传和传播出去。

 

但是我们不能看到,相当多的理论学者程度不同地放弃了这种职责,只是简单按照教科书的观点教教书,写几篇应景式的文章,全然不把自觉宣传和传播马克思主义作为职责和重要任务,甚至相反,却自觉不自觉地宣传普世价值理论、西方自由主义理论、历史虚无主义理论,以及各种歪曲和修正了的马克思主义,实质是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自觉不自觉宣传反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东西。

 

2、自觉参加到现实的

阶级斗争实践中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说,马克思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思想家、理论家,他首先是一个革命家,而且是一个无产阶级的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与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斗争是他的生命要素。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忍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

 

我们今天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也应该向马克思学习,不应该把自己单纯看作一个学者和教授,或者是一种单纯的谋生的社会职业,而应该首先看作是一名为无产阶级解放实现共产主义而冲锋陷阵的战士。

 

今天的中国正在进行极其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同时国际国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里的激烈的你死我活的大搏斗仍在进行中,谁战胜谁的问题还没有最终解决。

 

因此,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也必须走与实践相结合的道路,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关注和投身到现实的阶级斗争实践中,那种离开当今尖锐激烈的现实的阶级斗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进行所谓纯学术研究的理论工作者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

 

3、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

和方法分析和研究社会现实问题

 

毛泽东早在1942年《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等文中指出,理论工作者要确立以中国革命实际问题为中心,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指导的研究方针。

 

他还说,精通马克思主义的目的全在于应用,如果能够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说明一两个实际问题,你就有了成绩,被你说明的问题越多,你的成绩就越大,就应该受到称赞。今天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更应该如此。

 

近几十年来,整个国际、国内出现了与马克思、列宁时代有许多不同的新的状况和特点。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现有书本上是找不到现成的具体答案的,尤其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来,在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甚至极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如信仰危机、腐败愈演愈烈、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生态环境越发严重、人们思想混乱、社会是非、善恶、美丑观念颠倒、社会矛盾加剧等等,而且达到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时期。

 

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些现象?这些现象的实质是什么?其经济、政治、思想根源是什么?解决的根本途径是什么等等都需要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能够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进行深入的研究,从现象到本质,从个别到一般,上升到理论的高度给予科学的说明、解释,特别是对于人们认识混乱、模糊的地方应该给予是非、真假、善恶、美丑的旗帜鲜明的科学判断和分析来。能否对人民群众最关心的现实问题、前沿问题、“敏感”问题做出科学的深刻而科学的说明解释是衡量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理论水平、能力高低的根本标准和试金石。

 

尤其是在当代中国,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这是当今思想理论界最混乱的问题之一。

 

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观点就是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的方法,不懂得这一观点和这一方法,就不可能对今天的社会现实问题做出科学的分析和判断来。

 

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社会主义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者连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及其根本对立都没有搞清楚,都不敢讲阶级斗争观点阶级分析的方法,谈何坚持“马克思主义”?谈何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呢?

 

毛泽东1942年特别批判了那种把马克思主义当作好箭、好箭,但就是不会去射中国革命之“的”的理论严重脱离实际的学风。应该说,毛泽东所批判的这种现象在当今马克思主义理论队伍中仍然存在,甚至有过之而不及。例如2018年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的活动中,理论界发表了那么多的研究马克思和《共产党宣言》的文章,但真正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解剖、分析中国当今社会现实问题的学者和文章却凤毛麟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3 00:35 , Processed in 0.01435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