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上升到三年来最高水平

2019-3-8 03:3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2544| 评论: 2|原作者: 王能全

摘要: 五年来,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都是在逐渐变大,尤其是从2016年开始以来的三年时间里,两个系数变大的趋势非常明显,并且是非常稳定地在变大,这说明三年来我国的能源效率在持续下降,在持续地不断恶化。

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如期发布了2018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向全国人民公布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大账本,林林总总的数据,全方位展示了2018年我国经济社会建设取得的成就。 

认真研读2018年度统计公报中有关能源消费与经济增长的数据,在为我国经济保持稳定增长而自豪的同时,我们发现,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上升到三年来的最高水平,通过近20年来相关数字的对比分析看,它不仅仅是短期现象更是长期趋势,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必须继续下大力气厉行能源节约,不断提高我国经济的发展质量。 

一、反映能源效率和衡量经济发展质量的能源系数指标 

无论是研究界或是具体实务工作中,能源消费弹性系数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都是用来说明一个国家能源效率和衡量经济发展质量的两大重要指标。 

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指的是某一年度,国家能源、电力消费增长与国民经济增长两者之间的比率关系。通俗地说,这两个系数指的是,为取得1%的国民经济增长需消费多少比率的能源资源或电力。国家统计局在其官方网站中,有关于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具体解释及其计算公式。 

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之所以重要,一方面,它们直接反映的是一定时期,国家经济发展的能源消费效率;更为重要的另一方面是,它们说明的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能源成本。一般来说,在一个国家某一特定的发展阶段,这两个系数应保持在某一较为稳定的水平且应该逐渐降低,说明的是这个国家的能源使用效率越来越高,经济发展的质量越来越好,国家总体的经济竞争力越来越强。最理想的情况是,能源消费弹性系数应该为零或为负数,即在保持一定经济增长速度的同时,能源消费是零增长或不增长,很多发达国家已经阶段性地达到了这一目标。 

本文分析采用的有关我国经济和能源具体数据,均来源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年度统计公报或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上的有关统计数字,可以从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上方便地查询。 

二、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上升不仅仅是短期现象更是长期的趋势 

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上升到三年来的最高水平,从近20年的数据对比分析看,它不仅仅是短期现象更是长期趋势。 

(一)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已达到三年来的最高值 

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6%。当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为46.4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3.3%。其中,煤炭消费量增长1.0%,原油消费量增长6.5%,天然气消费量增长17.7%,电力消费量增长8.5%。 
到目前为止,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上没有公布2018年我国能源、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数据。为此,使用2018年统计公报中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数为分母,我们可以计算得出,2018年我国能源消费弹性系数为0.50,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为1.2879。 

简单地看2018年我国的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直观的感受是,这两类数字都不低,尤其是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已经接近1.3,应该说已处于比较高的水平。 

为了更好地说明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真正含义,我们必须将时间拉长,通过较长时间周期的对比来看一看当前我国能源消费效率的现状,尤其重要的是,可以从中看出正在发生的变化趋势。为此,根据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的数据,我们列出了2014年以来五年时间里,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费、电力消费及相关联的弹性系数数字,具体请参见表“2014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和能源电力消费弹性系数”。 


 

认真分析表“2014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和能源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三点结论: 

第一,五年来,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都是在逐渐变大,尤其是从2016年开始以来的三年时间里,两个系数变大的趋势非常明显,并且是非常稳定地在变大,这说明三年来我国的能源效率在持续下降,在持续地不断恶化。 

第二,统计数字直观地告诉我们,2015年我国的能源、电力消费增长和能源、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都非常极端。当年,我国以均低于1%的能源、电力消费增长,支撑了高达6.9%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均低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对比五年或自2000年以来更长时间周期看非常不合理,应该存在较大的统计偏差。因此,在本文分析中,2015年的有关数字不再参与对比,仅作为参考。 

第三,从能源消费弹性系数看,2017年对比2016年,增长了正好一倍;2018年对比2017年增长了19.05%,对比2016年增长了1.38倍。从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看,2017年对比2016年,增长了14.29%;2018年对比2017年增长了34.38%,对比2016年增长了53.57%。 

总结以上的对比分析,我们可以直观地得出以下结论,即近三年来,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在稳定地上升,它说明的是我国能源消费效率是在下降,是在走下坡路,是在不断恶化。 

(二)从近20年的对比分析看,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上升是长期趋势 

请看表“2000年以来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该表中2000-2017年的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国家数据栏目,2018年数据系作者根据2018年统计公报计算得出。 


 

从表“2000年以来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中,可以看出: 

第一,2018年我国能源消费弹性系数,不仅是近三年来的最高水平,也是自2012年以来7年间的最高数值。 

第二,更加引人注目的是,2018年我国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不仅是近三年来的最高水平,居然还是自2005年以来14年的最高数值,而且是时隔5年之后,又回到了1以上的水平。 

因此,通过分析表“2000年以来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我们认为,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上升,不仅仅是短期现象,更是长期的趋势,其中我国的能源消费效率已下降到7年前的水平,而我国的电力消费效率更是下降到了14年前的水平,多年来通过努力取得的能源和电力消费效率提升的成绩没有保持住,无论是能源消费或是电力消费效率都是在走回头路。 

(三)大力节能降耗和持续经济结构调整并未能改变我国能源效率下降的势头 

近年来我国能源效率的下降,是在这样的政策和经济背景下产生的:一方面,国家持续大力推进节约能源工作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另一方面,我国的经济结构在不断调整,持续优化。 

在每年度的统计公报中或国家统计局的官方解释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多年来,我国的节能降耗工作都在积极推进并成绩斐然。从2014年以来的五年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累计下降了22.2%,其中2016年至2018年三年合计下降了11.8%。 

一定时期的经济结构是能源效率的主要决定因素,其中高耗能的第一和第二产业是决定能源消费总量和效率的关键行业。近年来,我国的经济结构在持续进行优化调整,具体表现为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在不断增大,而高耗能的第一和第二产业比重在下降。2014年以来的五年间,我国的经济结构变化情况,请参见表“2014年以来我国经济结构的变化”。 

从表“2014年以来我国经济结构的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出,2014年以来的五年间,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增加了4.2个百分点,这也就是说第一和第二产业同期下降了同样的比重。 

无论是研究界或是从多年世界各国的统计数字看,随着一国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带来的电气化普及,某一时期一个国家的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会上升并有可能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但是,认真分析表“2000年以来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这一理论不能用于解释近三年来我国电力消费弹性系统的不断上升。 


 

从表“2000年以来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中,我们可以看出,从2000年以来的19年时间周期看,2001-2007年7年间,我国的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都在1以上,其中2003年和2004年分别高达1.56和1.52;此外,2010年和2011年,我国的电力消费弹性系统也分别高达1.25和1.27。常识告诉我们,不可能2003年、2004年或2010年、2011年我国的电气化水平高于2018年,2018年我国的电气化水平相比十多年前不可能是下降了,这不符合基本的常识和逻辑!因此,我们认为,2018年我国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的快速上升,不是当年我国电气化发展所导致,而是长期下降的趋势。 

三、能源节约应永远作为我国能源政策的第一重点 

2018年我国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上升到三年最高水平的主要原因是什么,需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和研究。我们认为,对于国家和全社会来说,当前最为重要的任务是要高度重视能源节约工作,继续大力推进节能降耗,尽最大努力尽快扭转能源效率不断下降的势头。 

国际社会公认的是,节约是第一能源资源来源,多年来我国政府也将能源节约放在我国能源政策的首位,加以强调并采取积极措施加以实施。因此,面对近年来我国能源效率的持续下降,我们建议: 

第一,从政策和舆论导向上,应该继续强调能源节约是我国当前和未来能源政策的第一重点,在舆论上长期并持续宣传,形成全社会大力节约能源的风尚和共识。 

第二,持续进行经济结构的调整,优化我国的产业布局,通过有效的产业政策引导并配合强有力的经济手段和环境保护等政策,持续降低高耗能的第一和第二产业在我国经济结构中的比重,不断提升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并持续优化其能源使用效率。 

第三,从技术层面,分析节能降耗的重点领域,大力实施耗能设备的更新换代,通过不断提升和改进我国产业、生活耗能设备的能源效率,切实扭转我国能源效率下降的趋势。 

从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看,我国能源消费等相关数字波动幅度大,不少年份的数字到了不可理解的地步,2015年有关能源和电力消费统计数字并不是仅有的案例,表现出来的曲线让人无法直视(具体请参见图“2000年以来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和能源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也很难做出合乎逻辑的解释,长期以来研究界和社会上就对我国能源统计数据的准确性存有较大的疑问。因此,政府相关部门应不断提高自身的业务能源和水平,努力改进统计数字的质量和准确性,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价值的服务。 


 

(作者:王能全,说明:本文刊发于2019年3月5日财经网,刊发时的标题为“中国能源效率持续下降令人费解”,这里刊发的是原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望东方 2019-3-8 06:44
是不是非生产性能源(主要是电力)消费上开造成了能源效率下降?中国生产性能源效率不可能下降。
引用 redchina 2019-3-8 03:37
作者这里指出的能源和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上升,是一个重要的经济现象。但作者所谓中国能源效率持续下降,则不准确。只有当弹性系数大于1时,才可以说能源效率绝对下降。否则,即使弹性系数上升,只能说能源效率改进的速度放慢了,但并非绝对下降。就2018年来说,可以说电力消费的效率绝对下降了,但能源消费效率并未下降。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5 01:24 , Processed in 0.0172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