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学习园地 查看内容

接见韩丁一家时的谈话纪录(1971年11月)

2019-3-21 11:5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17884| 评论: 0|原作者: 周恩来|来自: 《深翻》

摘要: 横滨不行了。大炼油厂污水很多,近海鱼全死了。个人主义发展到高锋成了公害。每个企业增加投资,减少产量,才能制止公害,还有赔钱的危险,谁干?资本主义发展到最后阶段,是不顾环境破坏的,也不人道。在社会主义社会我们是要把公私安排好,而不是“大公无私”。

五一六集团就是最大的阴谋集团。五一六是66年5月16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通知,公开发表是在67年5月16日。阴谋家利用这日子,组织了五一六集团。美国的进步劳工党下面也有个五一六兵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是个阴谋集团,他们搞修正主义,不搞马列主义,有意把毛泽东思想宣传到不必要的地步,大树特树权威,是唯心主义的。奴隶创造历史。大讲天才。他们就造谣,分裂党,表面上拥护毛主席,支持文化革命,实际上是分裂党、分裂军、分裂政府,这样阴谋破坏,这事,卡玛、和平都知道一些。

人民大会堂是很少的几个红卫兵没有冲击过的地方。当然我们经常邀请他们来。我是说他们没有强行进来过。67年8月11日,外事口开大会批判陈毅,史克(也)在大会上,我都上当了。

一外造反派的宋远利主持的批斗会。批判陈毅可以,打倒不行。

开会时,我的左边是宋远利,一外的红旗造反团,他现在证明是五一六分子。他的右边是谢富治付总理。我的右边是刘令凯,六一六兵团的头,也是五一六分子,他提出打倒陈毅的口号。我同意参加这个会议的先决条件是批评陈毅可以,但不能打倒他。因为刘令凯要打倒陈毅,他是不应该到会的,更是不应该发言的。

当我发现刘令凯到会了,我问宋远利为什么刘令凯也在主席台上。

宋远利说:“刘令凯在主席台上好,这样他就不会捣乱”。

但是这些学生说话不算数。大会一开,大标语从三楼上下来写着“打倒陈毅”。当着那么多的群众公开的反对这种做法会有不好的影响,所以我没有说什么。

就在这时,他们说刘令凯要发言。我对宋远利说:“你如果让刘令凯发言,我就离开会场”。听到这个,他保证不让刘令凯发言。但是他又违言了。当我出去休息了一下,刘令凯发了言。

当时还在场的谢富治副总理生气了。他走出会场来找我。正当我们两个都不在场的时候,一些极端分子跳上讲台,开始揪斗陈毅。但是大会堂的工作人员思想也很好。他们一看有些学生跳上讲台要打陈毅,马上就把他包围在他们的中间,保护起来了。学生们骂他们,可是他们说:“你们不能把陈毅带走,毛主席要保他”。

没人敢抓他。

今年五一当陈毅出现在天安门的城楼上,美国的情报机构大吃一惊。陈毅有病,他是从医院去的天安门。他是新一届的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不光是美国的CIA摸不清,蒋介石的情报组织也摸不清。当蒋介石得知陈毅上了天安门,他把他的情报组织大骂一通。

据说,造反派里还有人企图抓(阳和平纪录的是用刀子杀)我。我不信。他们连陈毅都没抓成,还想抓我?当然不行。那里解放军很多。这可能是吹牛,瞎说罢了。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不敢露手。只有在夜里,在无人之处,他们才会搞阴谋。外文出版社就有这种事情发生。去年才发现有几个好的同志被暗杀了。

8月7日王力大放厥词,支部书记要当外交部长,姚登山要当外长,王力要当总理或副总理,因为他后面有人要当总理。这事一直发展下来,毛主席发现了这事。姚文元发表了评陶铸的两本书,指出他们揪军内一小撮是错误的。军里虽然有坏人,但不能乱军,那就不好了。

军队是个集体力量,党领导军队,进行抗日战争、土地革命、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在文化革命中,军队保卫文化革命。不管那些错误,但还是保卫了文化革命。军队的“五不”就是从那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里来的,有纪律的军队,说不打就不打,人家骂就骂,还有被打死的,这样还保卫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军队在世界上还找不到第二个,当然希望有第二个、第三个。

为什么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五不”是从哪来的?第一条说话和气,不动气。头一条听指挥。有人就是要破坏纪律。这个斗争一直到现在。但毛主席的思想路线还是胜利了。只要把事向群众讲清楚,绝大多数群众是会站在主席一边的。要团结,不要分裂,凡事分裂的都失败了。最后总是团结起来了。这说明了群众的愿望。斗争虽没结束,但可看出胜利一天比一天大。

阴谋家总是要失败,武斗也是阴谋集团挑起的。正确路线是斗党内走资派,不是群众。但是修正主义分子要分裂党,就挑起群众斗群众。

凡是阴谋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他总打着革命的口号,用极左的思潮欺骗群众,表面上都是支持文革,拥护毛主席,拥护共产党,拥护军队,拥护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暗中是反革命的,但也可看出他们的口号是极“左”的。他们反对毛主席的外交路线,他们烧英代办,炸印尼、印度使馆。这样的事以后也有,但常常被发现了。

文化革命中的秩序很好,坏人要破坏就得用一些口号。坏人从两面挑,文化革命总的是路线斗争,要文斗,不要武斗。对于走资派要惩前毖后,如不改就要打倒。

67年7.20事件后,主席要陈再道改正错误,那次我也在。主席说服陈再道,要让百万雄师和三钢三新群众合作。谢富治也在场,王力也在场。毛主席让他先到百万雄师那里。谢富治到了汉阳。他是个很好的同志,病了,比较严重。当时王力到后挑起来的群众斗群众。以后,群众把他抓起来了。我也去了,飞机下不去,最后想了个办法下去了,把他们救出来了。天安门还开了会,欢迎他。

8月7日他又胡说八道。武斗基本上是路线斗争,把群众分裂起来。群众都是革命的,拥护社会主义的,但两派都说自己是革命的。毛主席在南方说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

你们去的山西是最杂的地方。山西我没去,我只到武汉去了两次。不怕乱,乱是乱了敌人。整个文化革命还是个路线斗争。头头里有坏人,或是一边有坏人,或是两边有坏人。把群众说成是右派是错误的,有的保守一点,稍微一讲就觉悟了。是头子里有坏人。

你们在山西很好,但不要强加于人,要走马观花的可以让他们走马观花(这时韩丁说他不同意分裂,他讲了一些美国的情况和青年代表团的情况)我可能不了解美国情况,但不要把主观愿望当作客观事实。他们是从自由环境来的,不要使他们觉得有压力。

毛主席对于党内的不同意见的办事就是可以先各干各的,最后错了的认识了错误,改正了就团结起来了。(以后大家讲了美国青年团的实际情况,不是青年里一部分人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而是中国的陪同同志在里面造分裂,使黑人、白人不团结)过去的参观办法是走马观花,青年们的观点或是没有全面反映上来,或是反映上来了。但还是按老一套办法办事。

总的还是一句话,第一,愿意团结一致到一个地方蹲点,很好;第二,不愿意蹲点的可以多看看。这是个新事物。过去我们接待的都是走马观花的。要多蹲点我们欢迎,事先说好可以。从乒乓球队来中国只有不到一年时间,我们的经验不够。

韩丁:先把这事放一边,不要让它占了过多的时间。我有个问题,当然我没有权利让总理回答,但如果可能的话,谈谈林彪的问题。现在全世界都在谈论这个问题。”

总理:这个问题提得很突然,我要说几句,把几个问题说清楚,把路线讲清楚,我们要对世界革命做出贡献。

路线是我党的生命。我党五十年的历史说明路线对了就会胜利,即便是像我们的党1921年成立时那样人数不多,我们的党也会成长壮大。我们当时只有几个人,没有军队,什么也没有。但是,只要我们的路线对了,我们可以吸收党员,建立军队,争取胜利。路线斗争一直要继续,路线错了,有党,党要垮,有军队,也要失败。王明路线就是说明。

不管你有多大的一个军队,你的路线错了,你的军队就没了。长征以前我们有30万红军,但是到了陕北,我们只有3万人。路线是根本。除了王明路线以外,还有过张国焘分裂红军的路线。当张国涛和我们会师时他有十万人,是我们党领导下最大的一支队伍。但是以后他分裂党,带领一部分人西征到黄河以西去。结果他是大失败,军队也没了。领导军队的人路线错了,本人要垮。

朝鲜战争中,彭德怀不是英雄吗?其实每个命令都是毛主席发出的。有几个命令他没执行,结果打了败仗。但是他还是基本上执行了毛主席的指示,我们支持他。他从朝鲜回来后还当了国防部长。但是他后来反对大跃进,当了右派。如果你改正错误,主席的办法是治病救人,还可以当党的领导,人总是犯错误,只要不坚持错误就行。

卡玛要回国了。青年人有希望,犯了错误要勇于改正错误。我都犯了路线错误,但还当总理。关键还是路线,阶级斗争坚决不坚决、马列主义从不否定阶级斗争的发展。他们是在他们的时代。毛主席是总结了我党五十年的经验。毛泽东思想就是马列主义,在我国革命的实践。毛泽东同志总是向各国人民说要按本国的情况处理问题。毛泽东思想就是发展了的马列的话,就是马列主义不能照抄、照搬,要按本国具体情况。像卡玛在中国住了整整21年,经过了中国的革命了,到山西去证明了这个真理。用看到了的事实认识真理。

山西这五年变化很大。刘格平起来联系群众,在张日清的支持下,打倒了走资派卫桓,所以,他们成立革委会,中央批准。但这两个同志马列主义不多,群众起来不是拥护他们两个人,而是拥护文化革命。个人是渺小的,人民是伟大的,群众总要找一个正确路线得到胜利。

但刘格平、张日清两个人有了权,野心就发作了,结果把群众分成两派,发生武斗,钻进了坏人。刘格平下面有坏人,张日清下面也有坏人,只是刘格平的坏人多些。

刘格平在太原有个组织的头头是坏人,叫杨成效,和他谈了多次。他是个伪警察的儿子。刘格平让这个人当头头,搞武斗。中央找来批评,他们成了两面派,当面说不打,背后还打。如果张日清执行正确路线就好了。而他不是那样,而是打。

在晋东南刘格平支持程首创。陈永贵支持刘格平是因为他是主任,是中央委员。陈永贵也没武斗,张日清就派人到昔阳县搞武斗。我们告诉陈永贵两派都是错误的,他接受了。我们把刘格平、张日清撤职了。谢振华任主任。陈永贵、李顺达和一个旧省委的干部,解放了的,叫王谦。他在解放初期反对刘少奇。在省里搞了几个初级社试点。刘少奇没和主席讲,就写了个批示,批评了初级社的试点。说是一种危险的、空想的社会主义,但王谦顶着了。以后毛主席纠正了。

这说明不管你多大的官,只要不按主席路线办事,只有自己失败。群众军队都不跟你。山西是很好的例子。大同支左的军队搞的很好。昔阳陈永贵搞的很好。离昔阳很近的阳泉是在刘格平的人搞的不好,换了人就好了。老工人王体,反对两派,搞大联合。大同煤矿有个书记叫韩英,到处证明执行正确路线,群众跟你。

在晋东南专区,反对程首创的军队就犯了错误,换了就好了。派性是头子,群众没有。但也不是头子都坏了。张日清那边的谢振华站出来了,刘格平边的陈永贵站出来了,李顺达是张日清一边的,也站出来了。派性是头头搞的。

整个文化革命是路线斗争。全国的很多问题在主席路线下解决了。陈伯达是个唯心主义者,自称小小老百姓。

请你们相信,我们党错误路线总是要失败的。正确路线总是占上风的。张国涛反党最后只有他一个人,连警卫员都不跟他了,都跟着主席了。因为他逃跑了,只有他一人。后来,我们把他老婆送去了。他在党内只有17年。我党已五十年了。他在加拿大,拿美国的津贴。他能说的事不多。王明是在解放后到苏联。他在党内工作不到二十年,他只好作个卖国贼,一个是军队里的,一个是和国际上有联系的,但路线错了,全完了。

请美国的同志相信,我党要一直高举马列主义。

尼克松来华是因为他是总统。我们不拿原则作交易。美国在联合国的提案是两个中国。我们坚决反对。结果美国总统都要来中国,别国就不能和中国和好了?从加拿大和中国建交以来,一系列国家和我们建交。联合国里59票反对美提案。这里有10个是没和中国建交的,这是美国没料到的。但投弃权票的有八个是建交的。这可能是因为美国的压力太大。像意大利、土耳其等国,弃权也好。半数就少了。

这次表决出乎美国的预料,也出乎我们的预料,美国提案失败了。亚非拉人民很高兴。联合国里没有鼓,但可以跳舞。有的人就在会场上跳起来了。表决阿提案时,形势就大变了。76票对35票,超出2/3的绝对多数。原来59票的支持票没变,又加了17票。其中过去弃权票里有12个变了,支持阿提案,原来支持美国提案的也转过来5个支持阿提案,包括以色列、葡萄牙等。我们对这一些国家都没怎么注意,他们却投了我们的票。这就是大势所趋,不可违抗。

我们都不想理的,亚非拉人民要我们去,我们匆忙的组织了个代表团。有的人还劝我们不去。这次胜利是大的。但以后的贡献有限。我们决不做超级大国。

(卡玛问总理关于林彪事件的问题)卡玛你知道的比我知道的多。你知道的守你的纪律,我知道的守我的纪律。

(完)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5 18:04 , Processed in 0.01471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