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一部反映了中国革命经验的日本漫画

2019-3-26 21:5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1382| 评论: 0|原作者: 鹿野|来自: 察网

摘要: 大家看了是不是有点眼熟呢?没错,这其实就是毛泽东主席所总结的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有不少人认为这部漫画只有三个篇章是因为“作者画不下去了,自己腰斩了”。可笔者认为,如果要是从介绍推翻剥削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尤其是新中国革命的基本经验上来看,这三个篇章就已经非常完整了。
漫画《约定的梦幻岛》认为推翻吃人的剥削社会需要掌握三件法宝。第一是坚持以群众路线为基础的组织建设,第二是坚持以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运动战为主要形式的武装斗争,第三是要坚持从内部分化瓦解剥削阶级并给予其生活出路的统一战线政策。大家看了是不是有点眼熟呢?没错,这其实就是毛泽东主席所总结的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这几个月以来,中国引进了不少日本的动画电影,比如说《夏目友人帐》和《我的英雄学院》的剧场版等等。不过,这些作品大多是反映了日本近年来社会右倾化的“主旋律”。像《我的英雄学院》就是一部比较典型的从画风到内容主旨都全面接受了漫威和好莱坞模式,鼓吹美国式的资本主义和主流价值观的作品。

在这里,笔者想介绍一部在近年来形势极度不利的情况下,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坚守了手冢治虫和宫崎骏等人的进步立场的日本漫画。那就是从2016年开始陆续发表,今年开始实现电视动画化的名作——《约定的梦幻岛》。

那么,为什么说这部作品带有一定的进步思想呢?其实,这从它的名字当中就可以看出来一些。笔者以前在文章当中提到过,西方学者大都承认,日本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当中对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其他进步思想限制最少的国家,漫画界更是如此。但另一方面,即使在日本这个限制较松的国家当中的文艺作品里,也是不允许旗帜鲜明地宣传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凡是涉及到类似概念并且想要加以肯定的时候,就需要换个说法才能发表和上映。

像老电影《追捕》当中提到那些被美国和日本的大资本家所迫害的革命者时,也只能称之为“激进分子”,而不敢直接称之为“共产主义者”和“共产党人”。而像宫崎骏这样被大多数人公认为社会主义者的动画大师,也一再否认自己《红猪》等作品的政治性,并且没有选用在日语中代表共产主义理想的“赤”而改用“红”,以防止政治上的麻烦:

【日语中说到红色,一般使用“赤”这个词。或许由于“赤”的指射色彩过于明显,影片有意避开了“赤”而选择了“红”。
秦刚著,捕风者  宫崎骏动画电影的深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04,第67页】

如果了解这些事实的话,我们就会发现,“约定的梦幻岛”(約束のネバーランド;The Promised Neverland)当中的“梦幻岛”其实是“不存在的岛屿”的意思,常用来替换在西方世界象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的“乌托邦”。更准确的翻译是“约定的理想乡”,再直白一点说,就是“怎样实现社会主义理想”的意思。

其基本的剧情设置则更加明显地透露出了对于现实世界当中资本主义体制与主流价值观的批判。简单地说,这是日本近年来漫画界当中相当流行的一部“吃人流”作品。主要介绍了艾玛、诺曼和雷为首的一群孩子原本在孤儿院的“妈妈”伊莎贝拉照料之下,自认为自己生活的颇为幸福。但是有一天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只不过是被作为魔鬼的食品养大的,到达一定年龄就会被吃掉。于是,他们便开启了脱逃,并且最终推翻这个吃人社会的行动,力求建立一个不再被吃的“梦幻岛”。

鹿野:一部反映了中国革命经验的日本漫画

想必不少朋友也感觉出来了,这种所谓的“吃人”是一种非常明显的隐喻,只不过是用来指代现实社会当中资本势力对于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剥削压迫罢了。而漫画当中所宣传的要推翻这种“吃人”的统治秩序,其实也就是要推翻现实当中西方资本势力主导的统治秩序。

当然,“吃人流”的作品并不都是进步的。除了中国的某些公知学者与媒体之外,承认资本势力的黑暗与腐朽几乎是世界文艺界的共识。较之看到和指出问题,解决方案才是判断一部作品进步与否的基本标准。像《进击的巨人》也是一部对于现实社会有所不满的“吃人流”作品,但是其开出的解决方案却是复活军国主义和向大陆扩张这种法西斯式的叫嚣,自然就没有什么进步意义可言了。

而《约定的梦幻岛》却与此截然相反。其认为,要想推翻这个吃人的社会,必须要掌握三个方面的革命经验,也就是漫画当中的三大篇章。

第一个篇章是“越狱篇”。主要内容讲的是女主人公艾玛坚持主张带领孤儿院的兄弟姐妹一起越狱。而雷对此坚决反对,认为这是愚蠢而不现实的做法,只让几个年长的少数精英脱逃才是可能的。诺曼虽然出于对艾玛的爱慕接受了艾玛的观点,但是也想不出带领年幼的兄弟姐妹越狱的方法。但是,看似不如诺曼和雷聪明的艾玛却提出了一个他们都没有想到的做法,也就是抛弃少数精英的布朗基式密谋,放手发动群众,把自己所生活的社会真相告诉看似幼稚与平庸的兄弟姐妹们,让他们自己拯救自己。结果,“妈妈”伊莎贝拉为代表的那些吃人魔鬼的管理人员只顾着监视他们这些底层中涌现的精英,而那些看似平庸的普通人却早就绕开了监视,做好了越狱的准备工作,最终实现了越狱的成功。

鹿野:一部反映了中国革命经验的日本漫画

第二个篇章是“狩猎场篇”。在艾玛和雷等人成功越狱之后(诺曼已经在此之前被伊莎贝拉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实验基地内),他们发现监狱之外的地区仍然是吃人魔鬼们的狩猎场。艾玛联合过去那些年里陆续越狱的孩子们,设计了一个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运动战计划。也就是,艾玛作为首领身先士卒地拖住最强的吃人魔鬼列乌维斯,其他人集中优势兵力先击败其他那些较弱的吃人魔鬼,等到力量对比发生逆转之后,再同最强吃人魔鬼进行决战。虽然中途略有变故,但是由于雷率领的增援及时赶到,最终还是成功地实现了这个战略,毁灭了该吃人魔鬼的狩猎场。

鹿野:一部反映了中国革命经验的日本漫画

第三个篇章是目前还在连载中的“最后决战篇”。主要讲述的是两年之后,艾玛和雷与诺曼带领的另一支抵抗队伍会合。但是,艾玛并不同意诺曼等人杀死所有的吃人魔鬼,甚至反过来吃他们的肉的做法。而是认为革命并非简单的阶级报复甚至“翻烧饼”,更不是在肉体上消灭所有的剥削阶级分子,只是让那些吃人的魔鬼们不再吃人。不仅要团结那些不愿意再吃人的那些魔鬼当中的进步力量,也应该给那些被打败了的丧失了吃人能力的魔鬼们生活出路。只有这样做,才能够从根本上推翻这个吃人的社会,建立起一个“约定的梦幻岛”。目前,漫画便是连载到了这里。

鹿野:一部反映了中国革命经验的日本漫画

简单地说,漫画《约定的梦幻岛》认为推翻吃人的剥削社会需要掌握三件法宝。第一是坚持以群众路线为基础的组织建设,第二是坚持以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运动战为主要形式的武装斗争,第三是要坚持从内部分化瓦解剥削阶级并给予其生活出路的统一战线政策。

大家看了是不是有点眼熟呢?没错,这其实就是毛泽东主席所总结的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有不少人认为这部漫画只有三个篇章是因为“作者画不下去了,自己腰斩了”。可笔者认为,如果要是从介绍推翻剥削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尤其是新中国革命的基本经验上来看,这三个篇章就已经非常完整了。或许,作者本身一开始就是这样设计的。

当然,上面这一切也仅仅是笔者个人的推测。毕竟如前文所述,即使是西方国家当中最为宽松的日本文艺界,也是不能公开表示自己支持社会主义革命的。像手冢治虫和宫崎骏等人虽然被外界公认为是社会主义者,但是他们自己从来没有承认过,还多次表示自己创作的漫画与动画“没有任何政治色彩”,平时对苏联和新中国的推崇也“完全是从纯艺术角度”。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日本漫画界的进步人士推崇中国革命和新中国,也并不是什么偶然的个例。像日本影响最大的漫画《哆啦a梦》的两位作者之一安孙子素雄(笔名藤子不二雄A)就曾经画过一部漫画《毛泽东传》。因此,《约定的梦幻岛》继承了老一辈漫画家的进步传统,通过漫画的艺术形式反映一些中国革命的经验,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不过,在后冷战时代普遍右倾化的形势之下,一向被视之为西方文艺界进步力量基地的日本漫画界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1994年开始连载的《名侦探柯南》是第一部把美国中央情报局视之为正面形象的有影响力的日本漫画(此前的《怪医黑杰克》等日本漫画当中涉及到美国,特别是中央情报局等反共机构时,几乎都是以大反派的面目出现的);1997年开始连载的《海贼王》当中,个人自由压倒了集体主义,画风也向迪士尼靠拢;到2014年开始连载的《我的英雄学院》,从画风到内容都已经和漫威为代表的那些宣传“以超级英雄拯救世界,捍卫和重建现实当中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主题的美国反共漫画没有什么区别了……

在这种日趋恶化的艺术环境当中,《约定的梦幻岛》也无可避免地带上了明显的缺陷,其中最为突出的一点是对叛徒的书写:手冢治虫的《怪医黑杰克》为代表的那些日本老一辈漫画家的进步漫画和新中国的红色经典类似,均对革命队伍当中出现的叛徒极度厌恶。像《怪医黑杰克》中就讲了一个中美洲马克思主义游击队的叛徒的故事。其向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的反动军阀提供了黑杰克等人的行踪并进行围剿,最后黑杰克设计铲除了他并成功逃离。叛徒从头到尾都是极度猥琐与残忍的。《约定的梦幻岛》却恰恰相反,对于本身就是食用儿出身,当年逃离失败又变成了奴隶总管的叛徒伊莎贝拉等人寄予了无限同情,用了很大的篇幅去描述其痛苦与无奈。

鹿野:一部反映了中国革命经验的日本漫画

这并不是说,叛徒们背叛革命时就没有自身的无奈之处,而是说一个艺术家如果对于背叛革命的人寄予无限同情,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为自身有朝一日背叛人民立场投靠剥削阶级开了口子。新中国的红色经典和手冢治虫等日本老一辈进步艺术家普遍将叛徒描述成不可饶恕的反派,其实就是斩断了自己的后路,彻底站在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广大劳动人民立场上,因此在思想境界上自然就比《约定的梦幻岛》等同情叛徒的作品高出一筹。一个进步的艺术家可以迫于大环境的压力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是绝对不能在作品当中动摇自身的人民性立场。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现在漫画《约定的梦幻岛》并没有连载完,动画更是只做了第一部“越狱篇”。从已发表的部分流露出来的这种软弱来看,其能否在大结局的处理上继续坚持进步的立场,恐怕还是一个问号。

可是瑕不掩瑜,在当下日本日益右倾化这种恶劣的大环境里,《约定的梦幻岛》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属不易。而且,单单是漫画中这种在资本势力掌控了舆论话语权的情况之下,隐晦地表达进步思想的艺术手法,也是值得很多中国文艺界人士学习的。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1 00:05 , Processed in 0.01458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