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影音作品 查看内容

《地久天长》及其默认的西方资本强盗逻辑

2019-3-28 22:0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588| 评论: 0|原作者: 鹿野|来自: 察网

摘要: 一旦面临资本势力所造成的社会问题,西方资本所主导的主流舆论马上就集体失声了。仅以堕胎问题为例,西方资本所鼓吹的“性解放”与私有制制造的生活压力所造就的堕胎,显然要比中国和罗马尼亚国企工人堕胎的比例高得多得多,造成的不孕不育的悲剧也要多得多。
一旦面临资本势力所造成的社会问题,西方资本所主导的主流舆论马上就集体失声了。仅以堕胎问题为例,西方资本所鼓吹的“性解放”与私有制制造的生活压力所造就的堕胎,显然要比中国和罗马尼亚国企工人堕胎的比例高得多得多,造成的不孕不育的悲剧也要多得多。但是如果要是拍一部把堕胎悲剧归咎于西方资本势力的电影,那不要说在电影节上获奖了,想上映恐怕都很困难。在这种强盗逻辑之下,如果真的按《地久天长》等西方资本势力吹捧的影片所鼓吹的药方来解决问题,等于是用吃巴豆来治拉肚子,只能让相关问题越来越严重。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地久天长》及其默认的西方资本强盗逻辑

近来,由著名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执导,在第69届柏林电影节上获得最佳男演员奖和最佳女演员奖的电影《地久天长》上映后得到了一片喝彩之声。特别是其中对80年代以来一些社会问题的批判,得到了很多公知以及一部分网友的一致好评。然而,笔者却对此有完全不同的看法,认为该电影是比较典型的体现了西方资本主导的舆论话语下那种强盗逻辑的文艺作品,主要作用绝非正面的。

在分析这部电影之前,笔者首先想说一个近年来文艺界不容忽视的问题,也就是不少人把能否获得西方资本设置的奖项视作成就高低的标准。像电影界很大一部分人就把在西欧三大电影节上获奖,或者获得美国的奥斯卡奖、台湾的金马奖视作自己的最高目标。

然而事实上,这些西方资本设立的文艺界奖项均是以反共反社会主义为主题的。以柏林电影节为例,其原名西柏林电影节,是在1951年柏林为冷战焦点的情况之下,美国与整个西方世界的资本势力为对抗社会主义国家而设立的。其从设立至今始终以政治色彩浓而闻名。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拍摄的获奖影片当中,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极具反共反社会主义色彩的“政治电影”,如苏联的《主题》、《女政委》等戈尔巴乔夫时代得到热捧的电影便是典型的代表。(可参考严敏《政治——柏林电影节的主题》,《电影评介》1990年05期。)

单从艺术手法上来看,这些号称“艺术性”的奖项也没有多少可取之处。比如说,1979年中国改革初期人们刚开始参加西柏林电影节的时候,就为参展影片之中充斥着大量色情镜头而震惊:中国访问者所看的那好几十部影片当中,只有一部西方影片和两部第三世界影片当中没有“床戏”。当时那些参观者就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些影片名为艺术作品,实际上不过是靠枕头、拳头、噱头来赚钱,与其说是揭露社会问题,不如说是借揭露之名实行诲淫诲盗之实罢了。(可参考孟广钧《参加柏林电影节有感》,《电影艺术》1979年03期 。)

因此,把能否在西方资本势力主导的电影节上获奖视作判断一部电影艺术成就高低的标准,本身就是一种舆论话语权丧失的极不正常现象。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来说,《地久天长》等影片在西方电影节上连连获奖,不论对于中国文艺界还是对于这些影片本身,都是耻辱而非光荣。

当然,我们也不能简单的因为《地久天长》这部电影获得了柏林电影节的银熊奖就全盘否定它。因为要维护其“客观公正”的假面具,西方的文艺奖项也偶尔有个别较好的作品获奖。像以狂热反共闻名的诺贝尔文学奖中,也有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这样比较优秀的作品。判断一部作品的好坏,主要还要看作品本身。

在判断一部文艺作品好坏之前,首先要明确判断标准。不少人为电影《地久天长》当中批判了计划生育、下岗和严打等80年代以来的社会问题而欢欣鼓舞,认为其是一部优秀的,或者进步的影片。这其实是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对文艺界简单的逃避80年代以来的社会问题的不满。然而事实上,仅仅揭露或者批判一些社会问题的作品未必是好作品。笔者在前几天的文章中就已经说过,较之看到和指出问题,解决方案才是判断一部作品进步与否的基本标准。否则,日本右翼势力那些一面大骂现实社会黑暗,另一面又鼓吹复活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来解决现实社会问题的作品岂不也成了“进步作品”吗?

就《地久天长》来看,其当然不是宣传法西斯和军国主义的作品,但是开出的解决方案同样在鼓吹西方资本主义就是“历史的终结”。像看似圆满的大结局就反映了作者浓重的意识形态:沈英明(徐程饰)成了房地产开发商;因搞“黑灯舞会”在“严打”中入狱的张新建(赵燕国彰饰)在海南经商发了财;刘耀军的徒弟、沈英明的妹妹、同时也一直暗恋刘耀军的沈茉莉(齐溪饰)则远渡重洋到了美国,有了一个混血儿子……从这些“成功者”的标志上可以看出,作者完全遵循了西方资本势力的话语逻辑,把“变成资本家”或者“移民美国”视作做了点亮生活的灯塔,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万能妙方。

可惜的是,这样一来就导致了影片存在严重的逻辑矛盾,陷入了“100步笑50步”的强盗逻辑。

以影片集中反映的计划生育和失独问题来说,就明显的体现了这种双重标准。80年代盛行的计划政策的确有其不合理之处,但从本质上来说是由于公有制下人民生活普遍有保障,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出生率偏高的情况下的一种无奈之举。那时中国虽然实行了计划生育政策,但是生育率并不低,至少比全盘放开二胎的今天高很多。

为什么今天即使鼓励二胎,人们也不愿意生了呢?答案很简单,受西方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我国在住房、教育、医疗等方面产生一些问题,普通劳动者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很多人结婚都结不起,甚至结了婚的人也有很多连一个孩子都养不起,哪还需要什么计划生育呢?

然而,《地久天长》却仅仅批评计划生育政策,对于受西方新自由主义思潮影响的资本势力,通过生活压力造成的更加残酷得多的“结不起婚,生不起孩子”等现象只字不提,像被影片视为“成功者”典型的沈茉莉移民到了没有实行计划生育的美国,不是也只生了一个孩子吗?为什么她不多生几个呢,说到底不还是在住房、教育、医疗等方面全盘由资本势力统治的美国养不起,所以根本不敢多生吗?这难道不比有生活保障下普通劳动者普遍愿意多生,以致不得不通过政策限制多生更加残酷吗?

凭什么计划生育就是万恶的,养不起孩子而不愿意多生甚至连婚都结不起就是天然合理的呢?难道失独家庭悲惨,连婚都结不起的家庭就不悲惨了吗?《地久天长》只批判前者而歌颂后者,无非是因为前者是所谓“中共的政策”造成的,批判前者可以得到西方资本势力的支持,而后者则是资本势力造成的,批判后者会让西方资本势力不满罢了。

影片而对于下岗的问题也与此如出一辙。很多爱国网友对于影片揭露了下岗问题而欢欣鼓舞,应该说90年代国企改制打破铁饭碗和下岗的确是残酷的,但是由资本势力统治的那种本来就没有铁饭碗,甚至很多人连工作都找不着而“无岗可下”的模式才更加残酷。《地久天长》虽然批评了下岗的问题,但是也将此完全归咎于“中共的政策”,却把由资本势力统治的那种本来就没有铁饭碗,甚至很多人连工作都找不着而“无岗可下”的模式视为天然合理的理想国。像影片的结尾就歌颂了成为房地产开发商的沈英明和在海南经商发财的张新建,完全无视他们所代表的资本势力根本就不可能再给普通劳动者那种国企工人时代铁饭碗式的保障了,这无疑又是一种“100步笑50步”。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计划生育和养不起孩子而不愿意多生性质不同。其实两者的性质是一样的。养不起的本质其实就是经济手段的节育,计划生育的本质则是用政策手段节育。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用经济手段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要比单纯的行政政策大得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养不起才是最严厉的计划生育,私有制才是最严厉的下岗。只批判政策造成的社会问题,而不批判通过经济手段造成的更严重的同类社会问题,当然就是100步笑50步。

至于《地久天长》当中对于严打时抓捕那些跳西方色情舞蹈的人的批判就更不用多说了。八九十年代是亲西方公知最活跃的年代,固然有少数鼓吹西方文化的人受到过一定的冲击,但是因坚持社会主义而被视为“极左”而遭到围攻打压的现象显然要普遍多,而且要严重得多。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马克思主义很快被边缘化,西方资本势力占据了舆论的主导地位。《地久天长》却只谈那个时代亲西方人士受到的打压,只字不提亲西方势力对那些因坚持社会主义而被视为“极左”的人更严重的围攻打压,把得势者说成“受迫害者”制造悲情,显然又是在耍流氓。

看了上面这些分析,《地久天长》为什么能够在因反共反社会主义而出名柏林电影节上获奖,想必大家也都明白了吧?最后笔者再补充一点,并不是因为中国实行了计划生育等政策才受到西方资本势力的攻击,而是西方资本所主导的舆论话语鼓吹“共产党所做的一切都是坏的,资本势力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这种强盗逻辑,不管实行什么政策,都会受到西方资本势力的攻击。

比如说,在2007年获得戛纳电影节大奖的罗马尼亚电影《四月三周两天》就和《地久天长》很像,也写了因为堕胎造成的悲剧。然而,《地久天长》指责的是中国的计划生育与鼓励堕胎政策,宣称是由于八九十年代实行的计划生育与鼓励堕胎政策才导致了一系列的悲剧,所以这种政策是万恶的。《四月三周两天》所指责的是罗马尼亚齐奥赛斯库时代鼓励生育与限制堕胎的政策,宣称是由于罗共实行了鼓励生育与限制堕胎的政策,才迫使人们在黑诊所里非法堕胎,因此这种政策是万恶的。同样的道理,《地久天长》这样批评下岗的影片固然受到了西方的肯定,很多指责国企铁饭碗“低效率”的影片也一样受到了西方的肯定……

可是一旦面临资本势力所造成的社会问题,西方资本所主导的主流舆论马上就集体失声了。仅以堕胎问题为例,西方资本所鼓吹的“性解放”与私有制制造的生活压力所造就的堕胎,显然要比中国和罗马尼亚国企工人堕胎的比例高得多得多,造成的不孕不育的悲剧也要多得多。但是如果要是拍一部把堕胎悲剧归咎于西方资本势力的电影,那不要说在电影节上获奖了,想上映恐怕都很困难。在这种强盗逻辑之下,如果真的按《地久天长》等西方资本势力吹捧的影片所鼓吹的药方来解决问题,等于是用吃巴豆来治拉肚子,只能让相关问题越来越严重。

因此,《地久天长》所批评的一些社会问题虽然的确存在,但是其把这些问题完全归咎于中共的政策,认为只有同西方资本势力的新自由主义模式接轨才是唯一的出路,其实不过是在奉行西方资本所鼓吹的“共产党所做的一切都是坏的,资本势力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那种强盗逻辑。这种“100步笑50步”的做法是很难说有什么进步性可言的。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4-25 13:55 , Processed in 0.01281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