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热点关注 查看内容

“委座”的抗日“豪言壮语”和毛主席的“感谢”日本人

2019-3-30 22:3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6646| 评论: 0|原作者: 千钧棒|来自: 察网

摘要: 以公知们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不会认为毛主席真的是在感谢对八路军根据地进行经济封锁的何应钦,真的是感谢发动内战,叫嚣要“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的蒋介石,真的是感谢实行扶蒋反共政策的美国政客,真的是感谢撤走专家,卡中国发展的脖子,并且和美英订立“三家条约”,妄图实行核垄断的赫鲁晓夫,真的是感谢高调反华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吧? ...
以公知们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不会认为毛主席真的是在感谢对八路军根据地进行经济封锁的何应钦,真的是感谢发动内战,叫嚣要“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的蒋介石,真的是感谢实行扶蒋反共政策的美国政客,真的是感谢撤走专家,卡中国发展的脖子,并且和美英订立“三家条约”,妄图实行核垄断的赫鲁晓夫,真的是感谢高调反华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委座”的抗日“豪言壮语”和毛主席的“感谢”日本人——兼评“国粉”为国民党转进台湾的拙劣洗地

公知们为达到改旗易帜的目的,在歪曲历史方面有几大绝招:

一是篡改历史,包括无中生有,有中生无,比如编造狼牙山五壮士偷吃老百姓的萝卜被老百姓给日军带路追杀等;二是剪辑历史,他们所说的也许有些是史实,但是他们已经割裂了史实的完整性,包括选择性采用历史资料,还包括倒果为因,倒因为果等,比如只是单独抽取毛主席访问苏联的时候的不惧怕核武器的讲话进行渲染,而对美帝之前四次要对中国进行核袭击只字不提(公知制造的另外一个关于蒋介石阻止美国对中国进行核袭击的谣言也从侧面证明了美帝的恶行);还有一种是曲解历史,他们所说的史实也许存在,但是他们对这些史实进行错误的评述,或者故意误导人们作出错误的理解。

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把毛主席“感谢”日本,说成是毛主席感谢日本人的侵略帮助共产党夺得天下。

下面从几个方面进行评论。

一、毛主席是如何“感谢”日本的?

通过查阅相关文献,除了在《毛泽东外交文选》中查找到毛泽东在几次接待日本外宾的谈话时确实说过与日本有关的“感谢”类的话语之外,并未查找到任何“感谢日本侵略”的话语。1955年10月15日,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访问中国,毛泽东在同他们会谈时说道:

【一部分人说日本侵略中国不好。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P438)】

1961年1月24日,毛泽东与来访的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会谈,黑田见面就对其说:

【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

而毛泽东则回应道:

【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P456)】

除非其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的人,否则即使是只有初中水平的人也能够理解出毛主席这些话中“感谢”的真正的含义。

而那些可爱(我这样说,不知道会不会也被曲解为爱公知)的公知们却能够曲解成为,日本人帮助共产党削弱了国民党的力量,所以是日本人帮助共产党夺得天下,所以毛主席“感谢”日本。

二、毛主席还“感谢”过哪些人?表达的又是什么意思?

【“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好先生,就是蒋介石。”……《我们党的—些历史经验》(《毛泽东文集》第7卷)
“很感谢国民党对我们的经济封锁。”……《同斯诺的谈话》(《毛泽东文集》第8卷)
“我们要感谢何应钦,他不给八路军、新四军发饷,他这样一困,我们就提出了是解散,是饿死,还是自己动手搞生产的问题。解散不甘心,饿死不愿意,那剩下一条,就是首长负责,自己动手,发展生产,克服困难。”……(《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结论》1945年5月31日)
“中国人之所以应当感谢美国资产阶级发言人艾奇逊,不但是因为艾奇逊明确地供认了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仗杀中国人这样一种事实,使得中国的先进分子有证据地去说服落后分子。……中国人之所以应当感谢艾奇逊,还因为艾奇逊胡诌了一大篇中国近代史,而艾奇逊的历史观点正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有一部分人所同具的观点,就是说资产阶级的唯心的历史观。驳斥了艾奇逊,就有可能使得广大的中国人获得打开眼界的益处。对于那些抱着和艾奇逊相同或者有某些相同的观点的人们,则可能是更加有益的。”《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作者:毛泽东(一九四九年九月十六日)
“感谢美国人给我们运来一批重炮,当运输大队长的是蒋介石。”……《中法之间有共同点》1964年1月。】

中国的第一颗爆炸原子弹成功时,毛主席还“感谢”过赫鲁哓夫。

【“世界上没有杜勒斯事情不好办,有他事情就好办。所以我们经常感觉杜勒斯跟我们是同志。我们要感谢他。”……《杜勒斯是世界上最好的反面教员》(《毛泽东外交文选》)】

我想,以公知们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不会认为毛主席真的是在感谢对八路军根据地进行经济封锁的何应钦,真的是感谢发动内战,叫嚣要“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的蒋介石,真的是感谢实行扶蒋反共政策的美国政客,真的是感谢撤走专家,卡中国发展的脖子,并且和美英订立“三家条约”,妄图实行核垄断的赫鲁晓夫,真的是感谢高调反华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吧?

三、公知编造和曲解毛主席的话,却对蒋介石如下讲话和曾经做过的事情假装不知道。

公知们对被他们吹捧为“民族英雄”的“委座”的下列讲话,他们却选择性失明。

【“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机器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1931年9月)
“政府现在既已此案诉之于国联行政会,以待公理之解决,故以严格命令全国军队,对日避免冲突,对于国民亦一致告诫,务必维持严肃镇静之态度”。——国民政府《告全国民众书》(1931年9月)
“如果日本能担保中国本土十八行省的完整,则国民政府可同意与日本协商,或可在不损我国尊严之前提下让出东北”。——国民政府密使许世英赴日本谈判转述蒋的口信(1931年10月)
“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蒋介石在南昌的讲话(1931年8月22日)
“我国民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辱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决”。——蒋介石在南京国民党党员大会上的讲话(1933年9月23日)
“我们要以专心一致剿匪,要为国家长治久安之大计,为革命立根深蒂固之基础,皆不能不消灭这个心腹之患,如果在这个时候只是好高骛远,奢言抗日,而不实事求是,除灭匪患,那就是投机取巧……无论外面怎样批评谤毁,我们总是以先清内匪,为唯一要务,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本末倒置,先后倒置”。——蒋介石对剿共高级将领训词(1933年4月7日)
“外寇不足为虑,内匪实为心腹之患,如不肃清内匪,则决不能御外侮”。——蒋介石对围剿红军将领训话(1933年4月10日)
“日本终究不能作我们敌人,我们中国亦究竟有须与日本携手之必要”。——蒋介石文《敌乎?友乎?中日关系之检讨》(1934年12月)
“奢言抗日者,杀无赦”。——蒋介石在中日签定《何梅协定》后的讲话(1935年底)】

正义人士与自由派公知最大的区别在于,正义人士能够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评价历史人物,用俗话说就是能够做到“爱而知其过,憎而知其善,敬之不增其功,厌之不增其恶。”

在列举“委座”那些“豪言壮语”的时候,也不会抹杀他进行抗战动员的时候的真正的豪言壮语——“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同时,历史资料也告诉人们,那位被许多日本人尊为“和平之神”的廖彬在日本投降后还被蒋介石奖赏一番,不料麦克阿瑟在日本翻出“和平之神”廖彬化名的使命档案,质问老蒋,老蒋急忙把“和平之神”廖彬送到黄泉了。

“委座”还曾经三次派人和日本人秘密谈判。

第一桩:1938年的“宇垣一成、孔祥熙秘密谈判”。

第二桩:1939年蒋介石直接指挥的复兴社杜石山与日本萱野长知、小川平吉之间的香港谈判。

第三桩:1940年“桐工作”(又称“宋子良工作”)香港、澳门谈判。

当然,从历史进程和最后结果看,“委座”还是坚持到最后,没有步汪精卫的后尘,因此,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只要他一天没有公开投降日本,正义人士也绝不会像自由派公知那样用“预期理由”的诡辩术去论证自己的观点,自由派称假如毛岸英不牺牲就会如何如何,把根本没有发生的事情当成证据,那是自由派的惯用伎俩。

这是正与邪的根本区别。

四、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诡辩,下面的历史事实有助于人们对国民党和蒋介石等在抗战中的表现作出正确的判断。

日本人强大是事实,“委座”坚持到最后也是事实,国民党军在“以空间换时间”的说辞下溃退千里是事实,国军阵亡至少300多万军人也是事实。

下面的数据很说明问题。

据国共两党战后公布,国共两党军队在抗日战争中的作战情况如下:国民党正面战场,在8年期间共举行过22次重大战役,军队伤亡321万(其中阵亡131万),歼灭日军100余万;共产党敌后战场,大小作战12万余次,军队伤亡是60万,歼灭日军52.7万,此外还歼灭118万伪军

果粉居然能够把国民党军与日军的伤亡比3比1也说成是国民党军的功绩,把这与他们歪曲事实称共军在抗战中只是打死851名日军联系起来看,如果把国共两党的军队与日军的伤亡比倒过来,估计他们会吹上天了。

国民党的部队大量投敌当汉奸也是事实,1938年伪军数量已达78000人,汪精卫投敌后,大批国民党军部队投入伪军序列,伪军数量迅速上升到145000人。整个抗战期间,中共抗日武装歼灭伪军将近120万,日本投降时尚有伪军146万、伪警察40多万,再加上伪满洲国军、伪满警察等,汉奸总数至少在300万以上,数量比侵华日军还多。当然,这笔账不应该也不会算在蒋介石头上。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汪精卫领导的“和平军”和平、反共、建国相标榜

“和平建国军”是伴随着伪南京政府成立而组建的一支汉奸傀儡军队。因汪精卫以“和平、反共、建国”相标榜,故其组建的军队便称为“和平建国军”。和平军与伪南京政府一样既是抗战时期日本侵华政策的畸形产物又是汪精卫集团从事和平建国运动和反共的铁证。

在此,我想请问那些曲解毛主席“感谢日本”的话的公知们,作为日本侵略军的走狗的汪伪汉奸把“反共”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怎么日本人却去帮助共产党夺得天下?这种话公知们自己相信吗?

五、共产党是如何在日本人“帮助”下打败国民党的?

公知们也许辩称,由于日本人的侵略,消耗了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才会败在共产党手上,他们有一个很搞笑的比喻,国民党刚刚参加完一场激烈的比赛,然后又马上参加下一场比赛,所以输掉了。

是这样吗?请看看下面解放战争初期国共两党军队的力量对比统计图。

“委座”的抗日“豪言壮语”和毛主席的“感谢”日本人——兼评“国粉”为国民党转进台湾的拙劣洗地

上面是笼笼统统的统计,下面是具体的情况和数字。

国民党军的总兵力为430万。其中包括:“正规军陆军86个军(师)、248个师(旅)约200万人,特种兵36万人,空军16万人,海军3万人,后方联合勤务总司令部所属部队以及其他军事机关和院校共约101万人。以上正规军总共约356万人。非正规军74万人。”此时,中国共产党军队没有海、空军,只有陆军,其总兵力约127万人。其中野战军约61万人,辖有纵队及相当于纵队的师共22个,旅及相当于旅的师共94个。地方部队及后方机关约66万人。对比国共两党总兵力,不难看出,国民党军队在数量上具有绝对优势。不仅在数量上具绝对优势,国民党军装备也大大超过共产党军队。以国民党主力整编第11师和中共部队装备最强的东北第1纵队(兵力相当于国民党军整编师)相比较:

整编第11师有各种枪11520支(挺),其中冲锋枪2370支;各种火炮440门,其中105毫米口径榴弹炮8门、火箭炮(筒)120门;汽车360辆。

第1纵队有各种枪13991支(挺),其中冲锋枪92支;各种炮46门,其中口径最大的是75毫米山炮,只有12门。

两者枪支数量大体相当,但自动火器拥有量前者是后者的26倍;火炮的数量,前者是后者的10倍,且口径大、射程远。除数量和装备处于劣势外,中共武装在军事训练方面也有不足之处。作为中共主力部队的野战军,很大一部分是由地方武装改编而来,“干部和战士没有经过很好的战术、技术训练。他们比较熟悉游击战,不熟悉运动战,更没有攻坚战和大兵团协同作战的经验”。由于军事训练方面的种种不足,中国共产党军队曾一度被国民党当局讥讽为毫无军事训练之老百姓(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彭学沛语)。

最后的结果是,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1946年7月至1950年6月战绩总结公报》发布的统计数字:我军在整个人民解放战争中先后消灭国民党正规军554.247万人,非正规军252.888万人,总计歼敌807.135万人。

之所以出现解放战争初期的国民党军430万人与解放战争结束以后的总计歼灭国民党军807.135万人的差别,是因为国民党在战争中不断扩军。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解放战争中,有110万国民党军将士倒戈,进行起义和投诚,很多人在国民党军队里面的时候出工不出力,成为解放军战士以后很多人却成为战斗英雄。这充分说明蒋介石发动内战不得人心,所以才出现淮海战役中543万民工支前,60万解放军打败80万国民党军的奇迹。

抗战胜利以后,虽然投降的日军各有一小部分分别加入国民党和共产党的队伍,但是这些人并不影响大局,倒是日军战犯冈村宁次1949年2月被国民党军事法庭宣判为“无罪释放”,旋即返回国内。1950年底被蒋介石聘为台湾“革命实践研究院”高级教官,此后多次到台湾讲学、访问。

正是由于国民党军队占绝对优势,老蒋才会口吐“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的狂言,结果打败仗以后,“果粉”又是推说是日本人帮助了共产党,又是推说是国民党“连续参加两场激烈比赛”,这些“果粉”在为国民党洗地的时候跟其他自由派人士一样顾头不顾腚——国民党军溃退千里的时候,他们说是日本人太强,也就是说国军打不过日军吧,而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又打不过美军,而以美国为首的16国联军却打不过志愿军,连共产党的死敌蒋介石都为之赞叹,“果粉”居然会认为如果国民党军不是“连续参加两场比赛”就会打得过解放军,这种自欺欺人的话居然他们自己深信不疑。

这就是国民党失败的真相。

公知说国军刚刚“打完比赛”,累了,老蒋此时此刻却叫嚣“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要么是国军根本不累,而且实力雄厚,公知找借口为国军的兵败如山倒开脱;要么是老蒋不但说疯话,而且在国军已经累得不行的情况下还把他们推向战争,并且把全国人民再推入战争,怎么能够“累”到能够“在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呢?

六、共产党战胜国民党建立新中国是人民的选择,是历史的选择。

众所周知,从“4.12大屠杀”到对国民党军对红军进行5次围剿,蒋介石曾经欠下共产党人一大笔血债,如果从狭隘的党派利益出发,在西安事变发生以后,即使是不枪毙蒋介石,最起码也会在国民党内部的何应钦企图派飞机轰炸西安炸死蒋介石的时候放任这种结果发生,而共产党却不计前嫌,促成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

共产党这是出于全面抗战的民族大义。

同时,在蒋介石背信弃义软禁张学良在前的情况下,毛泽东却仍然能够深入虎穴,亲赴重庆与蒋介石进行谈判,并且蒋介石还真的是动过拘押毛主席的念头。

共产党仍然是为了民族大义,为了避免民众再陷入战火之中。

直到蒋介石集团把消灭共产党上升到国家行为的层面,1947年7月4日,蒋介石颁布《戡乱共匪叛乱总动员令》,实行“戡乱”救国。

中共才作出反应,1947年7月,中共军队开始战略反攻,将战争引向广大国民党统治区。1947年10月10日,中共才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名义发表宣言,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

正如俗话所说的“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人心向背决定了共产党由弱变强,国民党由强变弱,蒋介石最后只能带领残兵败将转进台湾当“岛主”。面对国民党在大陆的失败,曾任国民政府代总统的李宗仁不去台湾,却从美国回归大陆。而蒋介石本人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共产党整党,并且痛骂国民党腐败,蒋介石还学习共产党搞土改,并且也曾经于上世纪60年代先后通过曹聚仁和章士钊与大陆秘密谈判,打算回归,连“果粉”心目中的顶天立地的反共大英雄“委座”都差一点“晚节不保”要“投共”。而那些作为“嘴炮”英雄的果粉们却洗地说是日本人帮助共产党夺得天下,是国民党“连续参加两场比赛”才会输,这种拙劣的洗地,估计不但不会得到蒋介石的赞赏,到了阴曹地府估计还会被蒋介石抽耳光——早知道你们那么擅长“打嘴炮”,让你们这些人上战场和共军打仗!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3 15:14 , Processed in 0.01567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