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资本主义的锅我们不背

2019-4-7 22:2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9401| 评论: 0|原作者: 无产者译丛|来自: 无产者译丛

摘要: 把问题都推到工人身上是精英阶层和中产阶层长期以来的一贯做法。其中不少人相信精英统治论。他们认为是努力和天赋使他们成功。所以他们认定工人们之所以没有好的生活,只是因为工人不够努力,没有才能。评判工人是一种消除对不确定经济的焦虑的方法。他们都把自己的偏见投射到工人阶级身上,并以此证明他们能够心安理得地享有经济特权。 ...
把问题都推到工人身上是精英阶层和中产阶层长期以来的一贯做法。其中不少人相信精英统治论。他们认为是努力和天赋使他们成功。所以他们认定工人们之所以没有好的生活,只是因为工人不够努力,没有才能。评判工人是一种消除对不确定经济的焦虑的方法。他们都把自己的偏见投射到工人阶级身上,并以此证明他们能够心安理得地享有经济特权。

美国工人:资本主义的锅我们不背

社会常常将工人阶级遇到的困难归咎于他们的自身原因。比如他们本应该好好计划,要求不要太高,或者该更聪明些。这是在十一月末通用汽车宣布关闭位于美国和加拿大的五座工厂,导致数千名工人失业后的数周内出现的一些评论。

当一些人表达对即将无处安置的汽车工人的担心时,很多人却急着撇清责任。在《华盛顿邮报》一篇关于很多汽车工人给特朗普投票的报道中,出现了这样的评论:

【“这些工人有这样的遭遇真是活该。这些工人愚蠢到相信头脑简单的骗子特朗普,所以他们很难得到同情。”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1A栏目的听众来电说,他们对于通用汽车工人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工作并不稳定感到惊讶。“他们怎么会这么傻?”还有些人则抱怨工人本应该有所准备。“为什么他们不去职业培训学校学习一些其他的工作技能?”

译者注:1A是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用于全国性讨论的播客(podcast)栏目。听众可以通过电话或者邮件等方式参与节目发表意见。

https://the1a.org/ask-1a,https://www.npr.org/podcasts/510316/1a)

这种责难延伸到了工人阶级社区。为什么困苦的传统工业衰落地带和农村社区没有使当地经济多样化,就像匹兹堡和克利夫兰做到的那样?还有人建议工人应该搬到有工作的地方。爱德华多·波特(Eduardo Porter)在《纽约时报》专栏上也发表了相同的言论,关于如何解决农村的衰退的建议——与其试图挽救垂死的城镇,政府应该实行政策帮助人们搬到经济更发达的城市。

在对去工业化的社会成本和美国关于工人阶级的著作进行了二十年的跟踪研究后,我们发现这一切都令人沮丧。在扬斯敦(Youngstown)(译者注:美国俄亥俄州东北部重工业城市)地区(我们曾在这里生活过),附近的通用洛德斯敦工厂的工人知道他们很可能失去工作,因为公司已经裁掉了两个班的员工,但工人们还是怀有希望。

一些工人可能还在相信特朗普总统。特朗普曾告诉这些因2017年1月通用汽车公司裁员而失业的工人支持者,他们的岗位很快会恢复:“不要搬走,不要卖掉你的房子。”但是也有人意识到通用汽车公司对美国纳税人和工人们负有责任。通用汽车如今的盈利是因为联邦政府的救助和国家减税,更何况工会的让步还降低了劳工成本。

有一种言论认为工人应该提前准备,应该为了找新工作而主动进修。事实上,蓝领工人们在数十年的经验中认识到这些进修学习通常是无用的。艾米•戈德斯坦(Amy Goldstein)在《简斯维尔:一个美国故事》(Janesville: An American Story)这本书中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她的这本获奖图书中(译者注:这本书获得2017年的《金融时报》/麦肯锡年度最佳商业图书奖。参考资料:https://tech.sina.com.cn/roll/2017-11-12/doc-ifynrsrf3969068.shtml)讲述了2008年通用汽车工厂的关闭对威斯康辛州社区造成了怎样的影响。这本书中也指出,尽管有证据表明,获得大学学位的毕业生一生中的收入比没有文凭的毕业生多,但许多报告明确指出,大学学位也并不能保证有一份好工作。对于许多工人,尤其是那些全职工作的工人来说,他们也负担不起大学的学费,这不是一个可行的方案。

那种将问题归结于“铁锈地带”(译者注:指的是美国的东北部以钢铁制造业为主的城市,这些城市在上世纪中叶前高速发展,工业化程度极高。但当美国完成以第三产业为主导的经济转型后,这些城市的工厂纷纷关门。闲置的机器上逐渐生出了铁锈,所以这一地区就被成为“铁锈地带”)——例如扬斯敦-沃伦(Youngstown-Warren)地区——没有努力发展多样化的经济体制的想法反映出了提出这些想法的人对现实的无知。这些地区的镇长,市长,经济开发者和商业领袖们已经穷尽办法去吸引新产业。但是,毫不奇怪的是,他们竞争不过他们的邻居——匹兹堡和克利夫兰。因为后者已经开始了建设主要大学、医院和企业总部的经济复苏之战。当然,像匹兹堡和克利夫兰这样的城市正在飞速发展的事实也掩盖了这些地区其他城市和周边小镇垂死挣扎的境况。

还有些人建议这些地区的民众应该直接离开当地,去别处谋生。提出这些建议的人们其实之前并没有关注过这些问题。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到今天,在钢铁业大量工厂关闭后的数十年间,已经有很多人离开了当地。正如戴尔•马哈里奇(Dale Maharidge)和迈克尔•威廉森(Michael Williamson)在1985年的书《Journey to Nowhere,The Saga of the New Underclass》中所写的那样,去工业化促进了产业工人的大迁移,很多产业工人去往休斯顿等地区寻找石油行业的新工作。从1970年至今,扬斯敦的人口已经减少了约85000人(译者注:从16万人减少至8万人左右)。而扬斯敦旁边洛兹敦工厂所在的特朗布尔县(Trumbull)失去了大约30000人口。

考虑到该区域长期的经济困难,实际数字也许会更高;但是尽管这些地方机会有限,很多人却留了下来。为什么?因为他们扎根于此,有着患难与共的亲朋好友,而且糟糕的经济能够维持低生活成本。对很多人而言,他们最重要的经济财产——他们的房子,是不能带走的,卖也卖不到几个钱。在Mahoning Valley镇(译者注:Mahoning Valley,指Youngstown–Warren–Boardman metropolitan area,俄亥俄州东北部的大都市区),人们常常能靠兼职,非正式的物物交换和自己的手工制作来维持生活。

但是让我们沮丧的并不是单纯的人们的负面评价和虚假的消息,而是责难工人阶级这件事使我们忽略了通用汽车关闭工厂带来的更严重的问题。这反映出一种加深不平等的全球经济哲学,它以牺牲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为少数人创造繁荣的景象。正如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译者注:美国著名新闻工作者,经济学家,著有畅销书籍《世界是平的》)在最近的一篇《纽约时报》专栏中写道的:一种基于“自由市场,自由人民和自由思想”的“自由主义全球秩序”在“世界各地受到欢迎”。毫无疑问,全球资本主义改善了世界上许多最贫穷工人的经济状况(如果不是政治权力的话),尽管许多工人正在节节败退。

尽管弗里德曼承认了这点,但他似乎并未认识到日益扩大的不平等差距引起了人们对自由市场是否运行得那么好的质疑。不平等来源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的技术、政策和企业为中心的意识形态加深了这种不平等。许多评论指责工人们不够聪明,所以他们无法在艰难的经济环境中取得成功。但很少有人质疑通用首席执行官玛丽•巴拉(Mary Barra)关于关闭工厂的声明中坦率的言论,即她主要关注的是“维护股东的经济利益”。

把问题都推到工人身上是精英阶层和中产阶层长期以来的一贯做法。其中不少人相信精英统治论。他们认为是努力和天赋使他们成功。所以他们认定工人们之所以没有好的生活,只是因为工人不够努力,没有才能。评判工人是一种消除对不确定经济的焦虑的方法。他们都把自己的偏见投射到工人阶级身上,并以此证明他们能够心安理得地享有经济特权。

美国工人:资本主义的锅我们不背

所以,工人们拒绝参与主流政治毫不奇怪。工人开始支持民粹主义,同时,也逐渐开始走向街头运动。

【本文由speakwood译自美国《人民世界》,原载微信公众号“无产者译丛”,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22 15:50 , Processed in 0.0134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