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社会主义阶段的阶级斗争

2012-5-30 02:25| 发布者: 铁心兰兰| 查看: 1406| 评论: 2|原作者: 铁心兰兰

摘要: 有人还在争取社会主义不要被胡温集团给颠覆了,甚至胡乱地在邓小平集团内点健康力量,在我看来十分可笑。这些人忘记了国家是作为统治阶级的国家存在的,统治阶级的某个成员是从属于他的阶级的。
远航一号注:铁心兰兰同志在这篇文章及文章前的按语中探讨了关于社会主义条件下以及中国当前阶级斗争的看法,发表在这里,供广大红色网友讨论。
 
社会主义阶段的阶级斗争——国家机器去政治化、自治化
 
按:有人还在争取社会主义不要被胡温集团给颠覆了,甚至胡乱地在邓小平集团内点健康力量,在我看来十分可笑。这些人忘记了国家是作为统治阶级的国家存在的,统治阶级的某个成员是从属于他的阶级的。老邓自己也是属于特定的阶级,当然,不是他自己说的我属于“人民”。
 
我一直反对把“特色”的演变说成是邓小平一手造成的。那是高抬邓了。这种观点其实是历史唯心主义的英雄史观,把历史的演进运动归结为少数政治强人的主观意愿活动。这种观点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是把历史归结为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的《法兰西1848——1850年的阶级斗争》、《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法兰西内战》都是分析历史运动舞台后的阶级动力和阶级斗争的典范之作。
 
老邓所代表的是一种社会势力,这种社会势力最终要变成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在当初,它是控制政权的官僚特权阶级,随着它支配社会的力量越来越强,越来越没有其它社会力量制衡它,它一定会完成向资产阶级的演变,变成资产阶级化的贵族和官僚特权阶级,最后变成控制政权的大资产阶级,并依靠专制制度来维护其既得利益。没有老邓,一样会有代表这种社会势力的老A 、 老B 、 老C。
 
 
这种历史过程也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过程。在这个日后必然演变为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社会势力上台时,无产阶级在社会阶级结构中远不是主体,力量薄弱,阶级觉悟还没有产生。那时,绝大多数人口是农村居民。而一个农业社会,意味着行政权力支配一切。邓当年的集团就是靠国家机器内部军事政变、宫廷阴谋上台的。人民群众对这一切是取旁观态度的,而且,连发生了什么事都没弄明白。这是这种社会势力能轻易得手,取得政权的根本原因,也就是它仍然是阶级斗争的结果,根本不是邓集团所说的:他们上台是得到了人民拥护。

 
毛泽东时代唱:“咱们工人有力量!”,并非这个工人阶级真的有力量了。而是这个襁褓中的工人阶级旁有个监护者——毛泽东,是他赋予了工人阶级以力量。就工人阶级本身而言,它人口阶级结构中是极少数,没有通过大规模阶级斗争历练过,不会有多少真实的力量的。中国革命的主体是农民,而农民不是社会主义者,农民的革命动力是小土地私有制。现在中国工人阶级是处于少年期了,有一定的阶级自觉性了,也有一定的组织力了,这就是遍地罢工、甚至工人暴动的原因。九十年代,工人与资本家对抗,工人总是把愤恨宣泄到厂房、机器上,就是个烧厂、砸毁机器设备,没有多少阶级觉悟和对阶级社会的真实认识的。今天,一个如此畸形的“资本主义”社会竟然还保留着一套红的遮羞布,就应该从社会阶级结构的改变和工人阶级力量的崛起,农民和下层小资产阶级意识觉醒所施加的巨大社会压力中去寻找。买办官僚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需要合法性。
 
--------------------------------------------------------------------------------
 
正文:以发展生产力为目标,以经济建设为目标背后隐藏着的是国家机器去政治化。国家变成了收税、维持自身、追求各种经济指标的向好、维持特定的社会秩序的“守夜人”。

当然,这去政治化,是去“无产阶级”政治化,脱离无产阶级的政治路线,脱离无产阶级对国家机器的政治控制,去实现国家机器的“自治”。

然而,国家是从阶级对立中产生的,不可能自我独立。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经济上最强大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又借助国家使之更强大。
 
生产力也好,经济也好,必然不会普遍造福于“全民”,必定是由一定阶级所控制、掌握,并从中谋取最大的利益。

阶级是什么?。“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列宁选集》第4卷,第10页)

当国家与无产阶级的政治目标脱离,当国家机器要求工人阶级一心生产,闲事莫管,权力头儿一把抓,厂长经理负责制、一长制,那么,对于整个经济生活、生产过程的控制、支配、监督,以至于产品的分配权,就一定落在少数人手中,特别是控制着国家机器的少数人和控制生产过程的少数经理人员手中。这些人可以借此形成特权、特殊待遇,反正一切由其说了算。

实际上,在此基础上已经产生了一个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或国家资产阶级。

生产资料名义上公有,实际的控制、支配权在这些人手中。

经济过程、生产过程的管理、监督、经营上的决策,以至于经济组织、企业组织内部人事权,这些人绝对控制,不受制衡。

最后,社会财富的分配权也由这些人主导,直接的生产劳动者被排挤出整个过程以外。这些人就是一个阶级:

“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

所以,国家机器最初的去政治化,不再讲“阶级”“阶级斗争”“党代表全民,不代表一定阶级”“以发展生产力为第一目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背后其实是一种资产阶级政治观的恢复和发展,体现着官僚资产阶级(或国家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要求。

资产阶级就是把经济说成是造福全民的,而不是由自己阶级控制,并取得最大利益的。资产阶级就是掩盖在资产阶级经济中,劳动者是作为资本的“生产要素”进入市场,得到“要素的市场价格”,也就是一定社会维持劳动力再生产的“工资”。

经济——奴隶主经济、封建农奴主经济、封建地主经济、资产阶级市场经济、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经济,有史以来根本不存在不由一定阶级控制的经济,除非阶级消失了。
 
国家机器最初的去政治化过程,起初是以一种修正马克思主义的面目出现的,这是一个以假马克思主义取代真马克思主义的过程。这是一种意识形态领域的隐蔽而渐进的阶级斗争,以非无产阶级的政治逐渐取代无产阶级的政治。一旦过程结束,资产阶级的政客马上要求巩固这种资产阶级的政治观。于是,新的“讲政治”的风气来了。当然,这回是要求讲资产阶级政治。
 
这个官僚资产阶级或者国家资产阶级起初隐蔽地存在于经济生活、国家活动中,但最终是要要求落实产权,也就是要求使生产资料私有化的。
 
至于,这个新的资产阶级在演化过程中还在用旧的旗幡、口号、标语,完全是一种政治上麻痹社会一般大众的需要,这也同时是受着阶级斗争的影响。

当阶级斗争越来越公开,越来越尖锐,它面临着被旧的旗幡、口号、标语捆住手脚,不能维护新的“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秩序时,就面临着丢弃这些东西的政治要求。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共产主义马前卒 2012-5-30 14:45
整个人类社会的历史,实际上就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历史。无论是邓小平、赵紫阳、胡耀邦、江泽民还是当今的胡温,都是个阶级利益的代表。中国为什么会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关键一条就是代表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在阶级斗争中取得了胜利,掌握了党政军大权,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逐步改变了颜色,才使得中国彻底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人民一直认为中国这一过程好像走的较慢,不像苏联。但其实不然,苏联的变质源自赫鲁晓夫一直到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时代的剧变,其实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如果照眼下中国政府所为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国也就在这几年内会像前苏联一样剧变的。目前中国已经在经济基础等方面积聚了足够的能量,一旦条件成熟,莫斯科红场上那股焚烧党员证的妖异火焰也会在天安门前再次升起。
引用 裆中央 2012-5-30 11:19
对于阶级敌人 ,只能

抓住他们 拷打他们 杀死他们 ,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19 11:19 , Processed in 0.02135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