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红色文学 查看内容

《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信

2019-4-16 22:2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8581| 评论: 0|原作者: 李克勤|来自: 济学

摘要: 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文化,这可以从道层面加以理解和认识,因为这种文化之道必然会器化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物品,尤其是建筑上,一般就把这样的建筑称作标志性建筑。正如圆明园代表中华文化,巴黎圣母院代表法兰西文化。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也指的是文化意义。器物,还是归属于具体的民族国家。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权无偿占有另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产。否则就是掠夺,就是侵略。 ...
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文化,这可以从道层面加以理解和认识,因为这种文化之道必然会器化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物品,尤其是建筑上,一般就把这样的建筑称作标志性建筑。正如圆明园代表中华文化,巴黎圣母院代表法兰西文化。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也指的是文化意义。器物,还是归属于具体的民族国家。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权无偿占有另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产。否则就是掠夺,就是侵略。1860年英法联军侵略中国,掠夺我们的财物,焚烧圆明园,犯下了滔天罪行。全世界正义的人们都反对。

李克勤(jixuie)题记:今天凌晨就看到有朋友在微信里发布巴黎圣母院火灾图片。对这场灾难,深表痛惜。我还想起法国浪漫主义文豪维克多·雨果。他的《巴黎圣母院》,被改编成的电影在我们中国流传很广。当然,他怒斥火烧圆明园的英法联军的行为,更是为我们所称道。今天保护人类文化遗产,义不容辞。

雨果名言:

【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大肆掠劫,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

一、巴黎圣母院火灾现场

《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信(中英文)

新华社巴黎4月15日电(记者唐霁 徐永春)位于法国首都的巴黎圣母院15日傍晚发生大火,造成巴黎圣母院塔尖倒塌,建筑损毁严重。目前尚无人员伤亡的报告。

巴黎圣母院发言人说,大火最初于当地时间15日18时50分(北京时间16日0时50分)左右被发现。新华社记者在前往巴黎圣母院的路上看到,大量消防车、警车赶往火灾现场,空中有救援直升机盘旋。火势很大,数公里外就能看到滚滚浓烟。

据法国媒体报道,大火从巴黎圣母院的楼顶开始燃烧,火势很快蔓延,熊熊火焰从教堂两座钟楼间窜出,塔尖随后轰然倒塌。据参与救援的消防员说,火灾可能与巴黎圣母院的修缮工程有关。

二、巴黎圣母院简介

《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信(中英文)

巴黎圣母院是哥特式建筑,位于巴黎市中心塞纳河畔,始建于1163年,于1345年完工。作为巴黎最具代表性的古迹之一,巴黎圣母院因法国作家雨果的同名小说而闻名于世,每年吸引游客大约1300万人次。

哥特式教堂是伴随着市民社会的崛起而迅速流行起来,成为城市公共生活的中心。其特点是尖塔高耸,在设计中利用十字拱、立柱、飞券以及新的框架结构支撑顶部的力量,使整个建筑高耸而富有空间感,再结合镶嵌有彩色玻璃的长窗,使教堂内产生一种浓厚的宗教氛围。哥特式教堂以其高超的技术和艺术成就,在建筑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最著名的哥特式教堂有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意大利米兰大教堂、德国科隆大教堂等。

三、雨果怒斥火烧圆明园行径的信(中英文)

雨果(1802~1885)是法国著名文豪。在英法侵略者纵火焚毁我国圆明园以后,1861年11月,他曾复信给一个名叫巴特勒的上尉,怒斥这桩丑行。下面是他复信的摘要。

先生,您问我对这次远征中国的看法,您觉得这次远征值得称誉,干得漂亮,而且您很客气,相当重视我的感想。按照您的高见,这次在维多利亚女王和拿破仑皇帝的双重旗帜下对中国的远征,是英法两国的光荣;您想知道我对英法两国的这一胜利究竟赞赏到何等程度。

既然您想知道我的看法,那么我答复如下:

在世界的一隅,存在着人类的一大奇迹,这个奇迹就是圆明园。艺术有两种渊源:一为理念──从中产生欧洲艺术;一为幻想──从中产生东方艺术。圆明园属于幻想艺术。一个近乎超人的民族所能幻想到的一切都荟集于圆明园。圆明园是规模巨大的幻想的原型,如果幻想也可能有原型的话。只要想象出一种无法描绘的建筑物,一种如同月宫似的仙境,那就是圆明园。假定有一座集人类想象力之大成的宝岛,以宫殿庙宇的形象出现,那就是圆明园。为了建造圆明园,人们经历了两代人的长期劳动。后来又经过几世纪的营造,究竟是为谁而建的呢?为人民。因为时光的流逝会使一切都属于全人类所有。艺术大师、诗人、哲学家,他们都知道圆明园。伏尔泰亦曾谈到过它。人们一向把希腊的巴特农神庙、埃及的金字塔、罗马的竞技场、巴黎的圣母院和东方的圆明园相提并论。如果不能亲眼目睹圆明园,人们就在梦中看到它。它仿佛在遥远的苍茫暮色中隐约眺见的一件前所未知的惊人杰作,宛如亚洲文明的轮廓崛起在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一样。

这一奇迹现已荡然无存。有一天,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大肆掠劫,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从他们的行为来看,胜利者也可能是强盗。一场对圆明园的空前洗劫开始了,两个征服者平分赃物。真是丰功伟绩,天赐的横财!两个胜利者一个装满了他的口袋,另一个看见了,就塞满了他的箱子。然后,他们手挽着手,哈哈大笑着回到了欧洲。这就是这两个强盗的历史。

在历史面前,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国,另一个叫英国。对他们我要提出抗议,并且谢谢您给了我抗议的机会。统治者犯下的罪行同被统治者是不相干的;政府有时会是强盗,可是人民永远不会。

法兰西帝国从这次胜利中获得了一半赃物,现在它又天真得仿佛自己就是真正的物主似的,将圆明园辉煌的掠夺物拿出来展览。我渴望有朝一日法国能摆脱重负,清洗罪恶,把这些财富归还被劫掠的中国。

先生,这就是我对远征中国的赞赏。

──郑若麟译自雨果《流亡集》

https://yuwen.chazidian.com/xiangxi-120169/

Victor Hugo,

1802——1885, was a celebrated French literary giant.

After the British and French invaders had burnt the Winter Palace in November, 

1861, he wrote a reply to a lieutenant named Bartlette(?), denouncing indignantly 

the Allied atrocities. An extract of the letter follows.

"Sir, you ask me what I think of the expedition to China. You must feel that it was

praiseworthy, well done. You are very polite, putting a high premium upon my feelings. 

In your opinion, the expedition, performed under the joint banner of Queen Victoria and 

Emperor Napoleon, was nothing short of a British-French glory. Therefore, you would like to know to what extent I appreciate this glory."

Since you ask, I will answer as follows:

Now, the miracle is no more! One day, two pirates broke into it. One of them went 

plundering; the other set every building and everything in it all abaze! Judging by 

what they did, we know that the victors could degenerate into robbers. The two of 

them fell to dividing between themselves the spoils. What meritorious feats they 

had done! What a heavensent bonanza! One stuffed his pockets full to overflowing; 

the other filled in his trunck chockfull. Then, hand in hand they made off, guffawing 

gloatingly. This episode reflects the history of the two brigands.

Standing before the tribunal of history is one brigand named France and the other named Great Britain. Against both I protest. Incidentally, I must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the opportunity to make this accusation. The rulers commit crimes but the ruled do not. The government becomes a robber, but the people will never.

France has gained a large portion of the spoils. Now, quite naively, she thinks herself 

the rightful owner of the property, and she is displaying the riches of the Winter Palace! 

I can only hope that there will come one day when France will disburden herself of 

the heavy load on her conscience and cleanse herself of the crime by returning to 

China all the spoils taken from the Winter Palace.

Sir, such is my eulogy of the expedition to China.

This English translation is from a Chinese version by Zheng Ruolin taking an excerpt from Hugo's Collection of Writings in Exile, appearing in an October 26, 1983 issue of the Beijing Evening News

http://www.eduzhai.net/yingyu/617/785/yingyu_252250.html

四、圆明园

《巴黎圣母院》作者雨果怒斥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信(中英文)

圆明园坐落在北京西北郊,与颐和园相邻,由圆明园、长春园和万春园组成,也叫圆明三园。圆明园是清朝著名的皇家园林之一,面积五千二百余亩,一百五十余景。建筑面积达16万平方米,有“万园之园”之称。清朝皇室每到盛夏时节会来这里理政,故圆明园也称“夏宫”。

圆明园始建于1709年(康熙48年),是康熙赐给尚未即位的雍正的园林,用于打发空闲。1722年雍正即位后,拓展原赐园,并在园南增建了正大光明殿和勤政殿以及内阁、六部、军机处储值房,御以“避喧听政”。乾隆年间,圆明园进行了局部增建、改建,在东面新建了长春园,在东南邻并入了万春园,圆明三园的格局基本形成。嘉庆年间,绮春园进行了修缮和拓建,成为主要园居场所之一。道光年间,国力日衰,财力不足,道光皇帝宁愿撤万寿、香山、玉泉“三山”的陈设,罢热河避暑与木兰围猎,但仍对圆明三园有所改建。

圆明园于1860年遭英法联军焚毁,文物被掠夺的数量粗略统计约有150万件,上至先秦时代的青铜礼器,下至唐、宋、元、明、清历代的名人书画和各种奇珍异宝。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西郊皇家园林再遭劫难。

王和声的器乐作品,让我们能够感受圆明园残缺的局部背后,有一种不屈不饶的精神,那是我们民族气节民族神韵的表达。尽管清朝政府腐败无能,但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是敢于斗争,勇于牺牲的。

【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We Chinese have the spirit to fight the enemy to the last drop of our blood, the determination to recover our lost territory by our own efforts, and the ability to stand on our own feet in the family of nations.

五、保护人类文化遗产,义不容辞

李克勤(jixuie)后记:

【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大肆掠劫,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

雨果的这句话,已经成为我们谈起圆明园,经常提及的名言。

每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文化,这可以从道层面加以理解和认识,因为这种文化之道必然会器化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物品,尤其是建筑上,一般就把这样的建筑称作标志性建筑。

正如圆明园代表中华文化,巴黎圣母院代表法兰西文化。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也指的是文化意义。器物,还是归属于具体的民族国家。

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权无偿占有另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产。否则就是掠夺,就是侵略。

1860年英法联军侵略中国,掠夺我们的财物,焚烧圆明园,犯下了滔天罪行。

全世界正义的人们都反对。

雨果尽管是法国人,他义无反顾仗义执言,坚定地站在正义一边。这是立场问题。

雨果超越了狭隘爱国主义,已经带有国际主义性质了。

今天我们对于巴黎圣母院的火灾,也深表痛惜。

保护人类文化遗产,义不容辞。我们中国应该对此作出更大贡献,首先要在道层面,占领制高点。

我们曾经有这方面的优势。

包括雨果在内的西方人,把我们称作野蛮人,他们自称为文明人。因为他们不太了解我们。

我们如今有个怎样介绍自己的问题。

切不可以把我们能够在国内处理的问题,拿到国际上去招摇过市。那才是上了洋鬼子当的。

只有自力更生,才能道器变通。

【李克勤,察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济学”,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5-20 12:41 , Processed in 0.01416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