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65年前一场“窝囊仗”深深震撼了人民海军

2019-4-21 22:2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9157| 评论: 0|原作者: 戴琦晖|来自: 瞭望智库

摘要: 如果说装备水平决定了一支部队战斗力的“上限”,人的素质则决定了一支部队战斗力的“下限”。装备是否熟悉?战法是否精通?协同是否熟练?只有把这一系列问题在训练场、演习场上回答好了,到战场上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3.诱敌作战,任务失败

10点50分,天气转晴,能见度变好,“开封”号和“太和”号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

邵震司令员下令:“开封”号诱敌北上,不得开火。

大约上午11点,“太和”号向刘广凯报告,其雷达发现在该舰北方约18公里处有两艘驱逐舰大小的目标,应该就是“南昌”和“广州”两舰。刘广凯下令“太和”号抵近侦查,于是“太和”号加速到15节(约合28公里/小时)向北方驶去。

11点36分到38分之间,“开封”号舰长侯天松两次请示射击“太和”号,均未得到批准。此时,双方距离5.3海里(约10公里)。到了11点48分,双方距离拉大到8.6海里(约16公里)。

“太和”号的最高航速明明比“开封”号快,却越“追”越远,主动拉大双方距离,这说明诱敌已经失败。

其实,这次诱敌行动,想不失败也难。

首先,第六舰队的作战计划只考虑了一种情况——敌人对“开封”号这个诱饵紧追不舍。那么,如果敌人不上钩,该如何行动?

第六舰队的指挥员可能觉得,遭遇的敌人一定是实力强大且求胜心强烈的。事实上,由于大陈岛的保障能力有限,当时整体实力占优的国民党海军在浙江沿海反而居于劣势,情报部门又夸大了解放军海军的实力,国民党指挥员的心理状态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其次,“太和”号执行的是一次火力侦察任务,通过雷达已经大致了解双方实力对比。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明智的指挥员不会全力追逐“开封”号这个诱饵。

第六舰队出动的四艘护卫舰中,除“南昌”号以外,其余三艘当时均安装有美制水面搜索雷达。以己度人,第六舰队的指挥员在制定计划时本应当考虑敌舰也装备有雷达、会提前识破我军诱敌之计的可能性,但在计划中根本没有制定相关对策。

可能会有人疑问为何解放军会装备有美制雷达。这首先来自对国民党装备的缴获,其次也要感谢支援海军建设的民族资本家们。二战结束后,大批军舰转为民用,而水面搜索雷达有助于民用船舶安全航行,所以通常会被保留下来。

退一步讲,即使“太和”号没有雷达,“开封”号奉命不准开火的这一反常举动,也必然引起敌人怀疑。诱敌要诱得像,要让优势之敌以为抓到我军主力,让劣势之敌觉得有机可乘。“开封”号一炮不放,等于把“追我你就上当了”写在了自己脸上。哪怕放几炮之后假装火炮出现故障,都比这种做法强。

最后,解放军已经掌握了这一带的制空权,天气一转晴,敌舰害怕遭到空中轰炸,不敢恋战。

实际上,此战“太和”号对空袭的警惕性并不高,参战的解放军航空兵也很难对它构成威胁。

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2师第6团(装备米格-15比斯战斗机)和第1师第4团第1大队(装备拉-11战斗机)已经进驻宁波,并在5月11日和5月15日取得两场空战胜利,各击落一架敌机。

不过,很可惜,日后在一江山岛战役中建功的几支轰炸机和强击机部队,此时都不归浙东前线指挥部指挥。海军航空兵第1师第1团在上海,空军第20师在南京,空军第11师在蚌埠。虽然前线的米格-15比斯战斗机也能挂载2枚100公斤炸弹,但战斗机飞行员基本没有训练过轰炸。

 

4.百发一中,有点尴尬

11点48分,也许是推断敌舰会向东南方的渔山列岛逃跑,邵震司令员命令北上的“开封”号与南下的“长沙”号分别独自向东南方航行。

11点56分,“南昌”和“广州”两舰测得“太和”号位于其东南方7.2海里处(约13公里),航向北偏东30度。但是,根据刘广凯回忆,此时“太和”号航向正北。

测量错误使第六舰队副司令员冯尚贤下达了错误的命令:向东偏北10度航行,准备射击。

11点59分,战斗旗号从“南昌”号的主桅杆上升起,两舰前后主炮齐射,“开封”号也发起了攻击。“长沙”号可能是由于受到“南昌”和“广州”两舰阻挡,一炮未发。

此时海战的态势如下图所示:

65年前一场“窝囊仗”深深震撼了人民海军。第二年,人民海军就用一场立体化战役震惊了全世界!

12点整,“太和”号转向正西,使用前后主炮还击。没过多久,我军一发炮弹命中“太和”号,在其右舷水线上炸开一个直径约1.5米的洞。“太和”号立即转向西南逃跑。

冯尚贤下令全队暂停射击,也向西南方转向。这个140度的大转弯不但消耗了很多时间,还降低了舰队的速度。

12点07分,“南昌”和“广州”两舰航向稳定,重新开始射击。但“太和”号已经开始加速,越逃越远。“长沙”号的主炮还在这时出现了故障。

此时海战的态势如下图所示:

65年前一场“窝囊仗”深深震撼了人民海军。第二年,人民海军就用一场立体化战役震惊了全世界!

12点18分,双方距离已经拉大到9.3海里(约17公里),超出“南昌”和“广州”两舰的主炮有效射程,两舰停止射击,海战结束。

65年前一场“窝囊仗”深深震撼了人民海军。第二年,人民海军就用一场立体化战役震惊了全世界!

(图为敌将刘广凯在回忆录中绘制的此战经过要图)

双方交火19分钟,我方消耗130毫米炮弹149发、100毫米炮弹26发,仅命中1发,可谓“百发一中”。

这个命中率是什么水平呢?若换成美军来打这一仗,命中率会是多少?

使用美国海军军官学校20世纪80年代的教学推演兵棋,估算“南昌”和“广州”两舰上130毫米舰炮的命中率,得到的结果是:在双方第一次交火时(从11:59到12:07),命中率为5%;在双方第二次交火时(从12:07到12:18),命中率为3%。

也就是说,按美军的历次演习与实战经验的平均水平,这149发130毫米炮弹里,能打中4到7发。

这是巨大的差距。

5.四打一的“富裕仗”搞砸了

四打一的“富裕仗”打成了“窝囊仗”,华东军区海军第六舰队既放跑了敌舰,又让敌人完成了侦察任务。

这也导致浙东前线的高级指挥员对第六舰队的战斗力失去了信心。此后,第六舰队的主要任务转变为炮击海岸目标,支援登陆作战,击沉敌舰的重任交给了新组建的鱼雷快艇部队。

半年后的11月14日,鱼雷快艇部队以击沉“太平”号护航驱逐舰的战果,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此战究竟为什么错失良机?

解放军战史研究者的主流观点认为,此战不利的主要原因在于,在首次取得命中后,冯尚贤副司令员下令暂停射击并转向,失去了继续命中敌舰的良机。

其实,根本原因在于第六舰队主观臆断敌舰将向东南方逃跑,没有考虑到敌舰会向西南方逃跑。而这一错判,也是最初瞭望哨观测敌舰航向出现失误,把正北测成北偏东,从而误导指挥员的连锁反应。在这种情况下,这次下令转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此外,此战我军战术不够灵活,没有充分发挥自身的火力优势。诱敌的“开封”号舰长在敌舰刚刚进入主炮有效射程后,两次请求射击,竟然不被批准。如果当时“开封”号争取击伤敌舰,使其减速,为其余三舰赶来后消灭敌舰创造机会,战局可能会完全不同。

海战史上有这样的先例。

1943年12月26日,在挪威附近爆发的北角海战中,航速较慢的英国战列舰“约克公爵”号率多艘巡洋舰和驱逐舰,追杀航速较快的德国战列舰“沙恩霍斯特”号。就在德舰即将逃出英舰的主炮射程时,“约克公爵”号打出的一发356毫米炮弹的弹片划破了德舰锅炉舱的高温蒸汽管道,使其航速大幅下降。

这一块弹片决定了“沙恩霍斯特”号被击沉的命运。

英军此战取胜固然有运气成分,但只要有取胜的机会,哪怕再渺茫他们也要抓住,这种行为是值得肯定的。

65年前一场“窝囊仗”深深震撼了人民海军。第二年,人民海军就用一场立体化战役震惊了全世界!

(图为英国“约克公爵”号战列舰,最高航速28节)

65年前一场“窝囊仗”深深震撼了人民海军。第二年,人民海军就用一场立体化战役震惊了全世界!

(图为德国“沙恩霍斯特”号战列舰,最高航速31节)

另外,战前抽调许多战斗骨干、补入大批新兵,造成第六舰队的战斗力严重下降,前有航向判断失误,后有炮击百发一中。哪怕再多命中一两发,“太和”号很可能就会因进水过多而不得不降低航速,给我军创造歼敌机会。

6.值了!解放军解锁全新作战样式

这一战反映的问题,还不只是这些。

前面已经说到,“太和”号执行的是火力侦察任务,而非谋求与我军对战,因此即便第六舰队克服了以上问题,想要抓住敌舰、取得战果,也是不容易的。

那么,有什么好办法吗?

有!那就是采用当时解放军尚未实践过的多军种协同的立体化作战。

假使“开封”号在10点50分发现敌舰之后立即用无线电呼叫驻上海的海军航空兵第1师第1团派图-2轰炸机来,从距离战场约260公里的上海虹桥机场到达需要大约42分钟。

65年前一场“窝囊仗”深深震撼了人民海军。第二年,人民海军就用一场立体化战役震惊了全世界!

(图为我军轰炸机群)

为飞机装弹、飞行员布置任务,到飞抵战场,我海军航空兵能够在11点42分进入到“太和”号美制SA对空雷达(可以在40海里的距离上发现轰炸机)的搜索范围,于11点56分发起空袭,在12点整击沉敌舰完成任务。

【注:以上战局系通过前述美军教学推演兵棋估算结果。】

当然,这只是假想的一种理想战况,实现它需要保障诸多条件,比如通信畅通、部队保持良好的战备状态,最好海军航空兵还能派出协调员驻在军舰上,空中部队不发生偏航或机械故障返航,等等。

这样的三军协同作战,对于1954年的人民解放军而言,或许是个太新颖的概念。他们还需要时间,才能打这种“八辈子没有打过的富裕仗”。

65年前一场“窝囊仗”深深震撼了人民海军。第二年,人民海军就用一场立体化战役震惊了全世界!

(图为电视剧《亮剑》片段)

1954年的“学费”没有白交。很快,1955年,在一江山岛战役中,我们实现了这种“脱胎换骨”。

如果说装备水平决定了一支部队战斗力的“上限”,人的素质则决定了一支部队战斗力的“下限”。装备是否熟悉?战法是否精通?协同是否熟练?只有把这一系列问题在训练场、演习场上回答好了,到战场上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本文部分图表为作者绘制,其余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系与王正兴合作作品。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3 10:18 , Processed in 0.020133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