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国际贸易格局已发生根本变化

2019-4-25 23:3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9500| 评论: 1|原作者: 黄奇帆|来自: 新浪财经

摘要: 世界贸易格局变了,表现为货物贸易中的零部件、原材料、中间品的比重得到了极大地提升,服务贸易的比重也得到了极大地提升。整个生产力体系这方面的变化,正在影响和产生新的世界贸易规则。

 

世界贸易格局变了,表现为货物贸易中的零部件、原材料、中间品的比重得到了极大地提升,服务贸易的比重也得到了极大地提升。整个生产力体系这方面的变化,正在影响和产生新的世界贸易规则。

 

1.jpg 

复旦大学特聘讲座教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

201949日晚,复旦大学特聘讲座教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先生莅临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开设金融硕士专业学位实务模块精品课程,为经院师生带来了一场主题为“新时代,国际贸易新格局、新趋势”的精彩讲演。

 

全文如下:

 

各位老师、同学:

 

今天跟大家讲一个比较新的题目。内容都是跟当前整个世界或者是说最近的五年十年整个世界贸易、世界经济发展中,比较重大的一些题目。就像陈老师刚刚说的,我今天跟大家讲的是第五次。我觉得做报告要符合五条原则。

 

第一条,我在这个地方做报告,一定是宣传党和国家重大经济方针政策,或者是对重大经济方针政策的理解和判断。

 

第二,既然是在复旦学术课堂上讲课,那么讲的东西应该是符合国际经济学原理的,乱说一通,或者说一些没有国际理论归纳的现象是不行。

 

第三,如果符合两条,但是内容跟当前的热点、重点、焦点没关联,不接地气,大家的兴趣也不会高。我如果讲五年、十年前的事情,也可以符合国际经济原理,但不接地气,没有跟热点、重点、焦点聚合。

 

第四,符合这三条,可能也是老生常谈,如果大家都讲差不多的东西,那意义也不大。要讲的应该要有一定的深度,有比较独特的视角。

 

有了这四条好像看起来也够了,但我觉得这个课堂的老师跟学校里的一般教师还有不同。一个优秀教师准备一个讲稿可以跟一届一届的一年级讲,年年讲,讲五次十次,讲一辈子也是可以的。我来这里讲,不是单纯来做一个老师,可以一个内容重复讲十次二十次。尽管学生对象可能变化,但是重复讲意思不大。我们在这儿开讲,每次讲的内容都不同,也就是说我不仅不要去重复别人讲过的东西,也不重复我自己以前讲过的。

 

从这个意义上,今天讲的第五讲,跟前面的资本市场、宏观调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房地产的内容都有点不同。以后我讲课的内容,一般我会在开学初跟学校里商量,这个学期讲四讲,讲哪四讲?下学期开始了,又讲哪四讲。半年定一下。如果一年就把全年要讲的都定了,可能到时候又不接地气了,因为形势变了,大家关心的热点可能不同了。半年定一个格局,排个序。讲了以后,下半年再排个序。大体按照这样的做法来讲,完成这个课堂的任务。

 

今天讲的国际贸易新格局,以及各国政府对国际贸易的管理方式,制度。根据我自己的理解对国际贸易的制度和新的趋势进行一些讲解,尽可能讲的让大家听起来有趣,听得明白。

 

一共今天要讲八个要点。大家只要记住我八句话,今天的报告内容就都在里面了。

 

第一,这三十多年来,世界贸易的格局发生了变化。国际贸易的产品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在三四十年前,也就是19801990年,这个期间,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国际贸易的总量当中,70%左右是成品的贸易。你这个国家把拖拉机卖给我,我这儿把机床卖给你。总之,是一种产成品的交易。由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个企业做出来的产品,卖到另外一个国家去。产成品之间的贸易,占全世界货物贸易的比例,一般达到70%左右。

 

2010年的时候,整个世界的总贸易额里面,60%的贸易量是中间品的贸易,是零部件、原材料各种中间品的贸易。

 

这是2010年的时候,比例其实倒了过来,就是说60%是中间品,40%是产成品。

 

又过了七八年,到了去年,如果再根据去年总贸易量里面的品种进行测度一下的话,贸易量中的70%以上,是零部件、原材料的中间品。这里面出现了一个现象,就是世界上主要的贸易品,已经不是由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企业来把它生产出来,卖到另外一个国家,往往是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生产的上千个零部件互相组合,形成的一个产品。也就是这个产品,不是一个国家做的,是几十个国家,是几百个企业,在不同的地方,生产组合的。

 

这样一个过程就产生了中间品的贸易,也是这个过程产生了服务贸易的飞速发展。这三十年,服务贸易的量,包括生产性物流、生产性服务业,产业链金融,各种各样的科研开发、研究设计。总而言之,在三四十年前,在全球贸易中,服务贸易,跟货物贸易来比的话,是595的关系。

 

现在,服务贸易的总量,跟货物贸易的总量大概是3070的关系。这里面就出现了贸易格局变化。

 

一个叫货物贸易中的中间品的比重上升到70%以上。第二个叫做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的总贸易量中,服务贸易的比重从百分之几变成了百分之三十。这个概念是因为这十几年、二十几年全球服务贸易始终表现为15%20%的增长率。在中国,最近这十年服务贸易每年的增长都在25%以上。所以中国服务贸易的量是三年翻一番,全球服务贸易是五年翻一番,而货物贸易一般要十年翻一番。在这个意义上,结构变了。这是我想说的第一条。

 

世界贸易格局变了,表现为货物贸易中的零部件、原材料、中间品的比重得到了极大地提升,服务贸易的比重也得到了极大地提升。整个生产力体系这方面的变化,正在影响和产生新的世界贸易规则。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由于产品交换,贸易格局的这种变化,生产这种产品的企业的组织、管理方式也发生深刻的变化。

 

现在一个产品,涉及到几千个零部件,在几百个国家或者几十个国家,在形成一个游走的逻辑链,那么谁是灵魂、谁牵头、谁在管理、谁把众多的几百个上千个中小企业产业链中的企业组织在一起,谁就是这个世界制造业的大头、领袖、集群的灵魂。所以现在看世界的制造业,不像几十年前,看一个一个单个的企业规模多大,而是看产业链的集群、供应链的纽带、价值链的枢纽。谁控制着这个集群,谁是这个纽带的核心,谁是这个价值链的枢纽,谁就是龙头老大。

 

比如苹果,苹果手机里面,一共涉及到500多个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全世界有几百个企业,在为苹果加工零部件。涉及到几十个国家。问题是,这几十个国家的几百个企业各个有专利,并不是说苹果发明了手机的全部专利,然后把专利交给了这些配套企业、零部件厂、中间厂,让他们为苹果来进行制造。事实上,这个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零部件供应企业,各个有专利,各个有拿手好戏。他们的这些专利、拿手好戏,都是苹果不掌握的。但是苹果产生了标准,产生了纽带。所有供应链上符合苹果标准的各种各样的产品,你有创新、有专利、有各方面的知识,苹果就选择了你。有人说核心技术只有我有,我不卖给你,你手机就停产了。这话也没错。假如高通不把芯片卖给苹果,那苹果不就瘫痪了吗?问题是苹果是世界使用芯片最大的户头。如果苹果不使用高通的芯片,高通就死了,是高通先死,而苹果还有其他的芯片可以选择。苹果只是遇上一点困难,而高通立马就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当今世界的产业链,产业巨头,产业竞争能力,不仅仅是核心技术的竞争,不仅仅是资本多少的竞争,讲资本,讲技术,更讲产业链的控制能力。

 

谁如果控制产业链,谁其实就给是在出行业标准,就是大头。谁控制供应链的,你其实是供应链的纽带。你在组织整个供应链体系,几百、上千个企业,都跟着你的指挥棒,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到哪儿,一天的间隙都不差,在几乎没有零部件库存的背景下,几百个工厂,非常有组织、非常高效地在世界各地形成一个组合。在这个意义上讲,供应链的纽带也十分重要。

 

产业链的行业标准十分重要。各种各样的专利发明,是围绕着这个标准,我发明了专利,但要符合你这个标准,你才会用我的专利。

 

价值链是在说什么?实际当这个世界几千个零部件、组件、大大小小的部件在组合的时候,实际上都在做贸易。这个贸易的几百个企业,几千个零部件分布在几十个国家,各种各样的城市里,是不是每单之间,零部件和零部件厂,零部件和总装厂,都在做贸易,都在相互结帐?其实不是这么结的,他是一个通过互联网、通过通信系统在世界上某个自由港形成一个结算点。苹果一年产生上万亿美元总的销售值。这个销售值,所有的零部件厂平行地都跟苹果的结算中心发生网络的直接联系,然后进行结算。

 

这种结算在不同的国家之间,你是美元,他是法郎,他是人民币,他是韩元。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他是在一个自由港,自由港的税率只有15%,甚至12.5%。所以它的结算税收低。外汇交易是个离岸交易。离岸交易中心往往是在自由港。跨国公司的结算点,从来不是在一个点上,不是在几百个企业、几百个城市、几百个活动点上发生结算。利用这个互联网,统统在这个结算点结算,这就是结算的枢纽。

 

我在重庆的时候,在20082009年把惠普拉到重庆来建厂。当时一台笔记本电脑就有一千五六百个零部件,比手机的零部件多。我们定了项目开始干了以后,我问惠普的人你在哪里结算?他说在新加坡。我说你明明在我这儿生产,为什么在新加坡结算?他说,我们全球的惠普,所有的生产点、研发点、零部件的点,通通不在当地做结算,都跟新加坡的惠普结算中心做结算。然后由结算中心结算出来钱支付给各个零部件配套企业,也支付给各种物流,研发的单位,也支付各种专利等方面。

 

在这个意义上讲,因为自由港本身就成了离岸金融的结算点。

 

我也跟他讨论过,20082009年的时候,中国一年有差不多三万多亿美元,的进出口,其中一万八千亿加工贸易就是全球产业链布局,但我们一万八千亿美元的结算都不在中国。接近4000亿在新加坡,因为它是自由港,所得税率17%,加上一个自由港的离岸金融政策。3000亿在香港,因为香港设了自由港。然后还有3000多亿在爱尔兰,爱尔兰是英国旁边的一个自由港。还有一部分是在台湾,台湾所得税也是17%,也是一种自由港的性质。还有一部分在首尔以及东京。就是说整个接近两万亿美元的结算都不在中国。中国只是在做加工的苦力。金融结算产生税收,金融结算产生专利、版税,金融结算产生高附加值的服务贸易,这些都不在中国。这个意思就是说,谁掌控这个结算点,谁也是这个产业链的中心。

 

大体上,由于这三四十年,出现了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共同生产一个产品,就使得这个产品在加工过程中的产业链形成上中下游的产业链集群。这个集群中各种企业,互相供应零部件、原材料、供应金融,整个体系服务链,生产性服务业,整个服务贸易都在这个供应链中体现出来。这个供应链的纽带,起着枢纽纽带的作用,关键的作用。最终这个纽带也好产业链,当然要赚钱要结算。谁掌控这三个点,掌控枢纽,掌控纽带,掌控产业链的集群。谁就是世界贸易中的产业巨头。你掌控了这三个但你没钱,不用担心,各种私募基金、产业资本都会往你这儿来,因为你有钱赚、有市场。有技术的人都为产业链服务,做芯片也是零部件,做液晶面板也是零部件。有些核心的东西它自己做。但是苹果没做芯片,苹果也没做液晶面板,三星又做芯片又做液晶面板。三星举国体制是韩国特有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产业链是在分工当中产生的。世界贸易是在互动中形成的。这个过程中,新的贸易格局形成了新的世界级企业的产生方法和控制产业的特征。特征就是三链,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产业链的集群、价值链的枢纽和供应链的纽带。这是第二个特征。世界贸易格局由第一个特征引发第二个特征。跨国公司适应这种贸易格局、生产方式的变化,它的组织方式、控制方式、管理方式也发生变化。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由于世界贸易格局特征的变化,由于跨国公司管理世界级的产品的管理模式的变化, 也就是“三链”这种特征性的发展,引出了世界贸易新格局中的一个新的国际贸易规则制度的变化,就是“三零”原则的提出。本来WTO从关贸总协定开始,总之就是努力的推动自由贸易,降低各国的关税。五十年前关税平均高度是50%-60%。到了上世纪8090年代的时候,关税一般都降到了WTO的关税水平,都降到了10%以下。WTO要求中国的关税也要下降。以前我们汽车进口关税170%。后来降到50%。现在我们汽车进口关税还在25%的水平。但我们整个中国的加权平均的关税率,8090年代是在40%-50%。到了90年代末加入WTO的时候到了百分之十几。WTO给我们一个过渡期,要求我们十五年内降到15%以内。我们到2015年,的确降到9.5%。到去年已经降到7.5%。不过整个世界的贸易,已经降到了5%以内。美国现在是2.5%

 

讲这段是说WTO的运转功能,已经使得在世界贸易发展中,各国关税不断下降。关税越低,越代表了一种贸易的自由化。但这个低关税在世界贸易变化的格局中也不适应了。因为不管怎么说,你要收3%或者5%的关税。如果我生产了一个杯子,卖到你国家,你这个国家只是在我这个杯子价值上加5%的关税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如果我这个产品,中间的环节有几十次的要经过各个国家的海关,要跨越各个国家的国界。因为是几十个国家,在共同生产一个产品,这个时候,这个国家的零部件做出来了,到另一个国家变成一个部件。部件做出来了,再到又一个国家,变成一个模组,一个系统件,系统件又运到最终总装厂,经过四个企业。如果这四个国家都跟你征5%的关税。这一部分就重复形成了百分之十几的关税,而且把劳动力、物流、运输中的这些非产品的硬件部分,都是一些服务的部分都算到了这个产品的价格上,海关征税的时候,是按价值多少来算你多少税。就比如说一千公里的铁路运输的费用,航空运输的费用,不断的叠加,叠加的过程中都变成了关税的一个基数。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大家发现,必须是零关税才能适应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共同制造一个产品。而这个产品又从最终生产厂又卖到全世界,零关税在这个过程是最合理的。所以零关税就这么提出来的。

 

第二条,企业的运作模式的变化。

第三条,就是国家和国家的关税的运作模式,也跟着要变化。

 

这个变化就提出了零关税。

 

第二个,零壁垒。为什么要讲零壁垒?因为当有几十个国家,共同生产这个产品,这个产品的产业链涉及到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如果这几百个企业之间的营商环境不同,你这个国家在这方面是准入的,他那个国家在这方面是不准入,跨国公司在生产力布局的时候,按照资源优化配置,这部分布在这儿,那部分布在那儿,布在你这儿市场不准入,布在那儿,你又来一个侵犯知识产权。必须有一个大体一致的营商环境,几十个国家之间才能共同生产这个产品,我们现在讲营商环境要国际化,要法治化,要公平公正公开化就是这个意思,因为它涉及到,如果三个国家的制度不同,那企业要在三个国家里面布这个产业链是很麻烦的。

 

而且这个营商环境不仅是零部件加工厂、制造厂。还涉及到,产业链中间互相供给产生的供应链,供应链有物流企业、航空运输、铁路运输、汽车运输这些都是物流,还涉及到物流当中保税服务,仓储服务,配送中心服务,还会涉及到生产性金融企业,产业链金融以及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在许多国家,这个是开放的。但在另外有相当一些国家的这些领域中,很多是保守的。这个时候,产业链布局都会受影响。所以关于营商环境中的要求,其实就是一个壁垒,就是营商环境。如果你的营商环境会侵犯知识产权的,你实际上就是一种壁垒。如果你的营商环境里面,劳动力保护,社保制度跟世界各国都不同,是很冷漠的,很不合理的,也会有问题。如果你的生产关系里面的生态环保做的很差,也是一个问题。还有同等国民待遇,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市场中心、国家采购各个方面的组织方法。

 

营商环境就是壁垒的问题。当你把你的营商环境国际化的时候,你就相当于在三个零里面的零壁垒方面做到跟国际营商环境完全一致,你就是零壁垒。壁垒不是我买你的东西,你不卖给我。你给它设置了一个壁垒。这是一个最直白的理解。但是更多的讨论,是指营商环境的国际化,这是第二个概念。当几百个国家几十个国家共同生产一个产品,这几十个国家的营商国际化、一体化、法治化显得多么的重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9-4-27 00:05
黄奇帆应该代表了政府高层里面比较熟悉经济事务的一批人。
这个讲话内容很丰富,基本是要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要求来全面改造中国。要是真的按照么搞,那中国危机掰掰手指就来了。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5-24 22:59 , Processed in 0.0241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