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应对当前危险来自中国委员会” —— 危险何在?

2019-4-28 12:47| 发布者: 无套裤汉| 查看: 18917| 评论: 0|原作者: 无套裤汉|来自: 无套裤汉博客

摘要: 美国的特朗普和中国的习近平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重大区别,都是资本积累的政治代表;美中资本之间关系一方面如中方自认的那样 —— 夫妻关系 ——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另一方面又是在市场上资本积累竞争与分配的关系。

 

《基层之声》(37 

应对当前危险来自中国委员会:危险何在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Q2OTM1 

自由亚洲电台

Published on Mar 29, 2019


最近,由四十多位美国顶尖的中国问题专家和退休的军政高官在华盛顿成立了应对当前危险来自中国委员会,其中还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前顾问班农等人。委员会的目的是通过公共教育和宣传,提醒美国政府和大众,要防止美国的自由受到中共政府的侵害。在美中关系日趋紧张的背景下,这个组织的成立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对立,还是国家利益的对抗?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按:英文名称原先翻译作 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又译:“当前应对中共危机委员会”也同样不正确,改作应对当前危险来自中国委员会Mark] 


今天我们请来了两位嘉宾,为我们做解析:一位是在演播室的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博士,他是应对当前危险来自中国委员会的创始发起人之一;另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

 

自由亚洲电台(RFA)是向没有新闻自由的亚洲地区,传播新闻内容以及资讯的非营利机构。我们的使命是提供准确的新闻,以及精辟的评论,并提供一个可包容各类意见的平台。RFA是由美国国会授权设立,资金来源由联邦政府拨款。

 

所有广播均从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总部播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6AdYvR-zuo 


评: 


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或“应对当前危险来自中国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是一个民间机构,但又有着与行政、立法、情报、军事、军工、工商界和学界紧密的关系,显然是一个以危险为卖点的智库和霸权主义的咨议与宣传机构。它说的危险很突兀,因此可信度很低。因为真正的危险来自整个美国和资本主义世界本身,既不是来自万里之外的中国,甚至也不是来自俄国、伊朗或朝鲜。特色党盗国集团已经被美国副总统彭斯高度赞赏的邓小平设计好并落实了四十年的改开教,像蟒蛇一样咬住不放,缠绕全身,动弹不得,气息奄奄,等待死亡。危险能够来自一个粮食、石油、能源、矿产、原材料等物资不能自给自足的、以出卖劳动力担任世界血汗工厂的不设防国家吗? 


邓小平的对内镇压、对外投降战略方针早就落到实处,他把一个自力更生、独立自主、既无外债也无内债的伟大社会主义祖国糟蹋成一个民不聊生、跪地求荣、山河饮泣、大势已去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被(美国)保护国,还能够对美国霸权主义这个太上皇构成什么危险呢? 


邓江胡习四修乱华最臭名昭著的事实之一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盗国资本大量投放到海外,其中他们投在美国华尔街的资本成为他们拥抱宗主国的贡款,实现美中夫妻关系的保证。两国资本虽然稍有摩擦,但没有妨碍相互狼狈为奸,共同剥削劳动群众发财致富,分赃共荣的、资本无祖国的战略规划。 


何来危险、应对、当前? 


这个委员会极有可能是某些失意的官员和政客借机向华尔街和中南坑要封口费并回升发言权来致富的游说团。

 

管众们注意了,不要被眼花缭乱的游说团所误导;应当按照先进的、站稳大多数人立场的学说,锻炼好独立的见解和分析时局的能力,拒绝接受本身不能自圆其说的阶级偏见与别有用心的、自欺欺人的诓言诈语,而且应当仗义执言,据理力争,予以反驳,以正视听。 


[Mark Wain 2019-04-03] 


附: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UNRESTRICTED ECONOMIC WARFARE AGAINST AMERICA.


[中共毫无节制的反美经济战争英语讨论会]


郭文贵

Published on Apr 25, 20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60jqH8LJt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MtdtS_LJqM 


评: 


这个应对当前危险来自中国委员会和郭文贵把特色党盗国集团用历史悠久、政绩卓著、为革命奋斗终生以至牺牲数百万党员的伟大中共二字来替代是一大失误。众所周知:特色党盗国集团是真共产党的对立面和敌人,特色党盗国集团不过是披着共产党外衣的背叛无产阶级专政和继续革命的对内法西斯、对外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反革命集团,哪里有资格与中共相提并论?这个假CCP实际上是前国民党反动派的继承集团,也就是“新时期”的ex-KMT。管众必须严格区分特色党与中共二者之间的重大不同——阶级的、理论的、实践的、社会制度的、国家性质上的、施政纲领上的、民族问题上的、为谁的利益服务的、为何存在的,等等。建议:这里的“中共”应当改正为假中共或中特CSP(Chinese Special Party,一个被几百个党国大家族控制和拥有的反革命党,他们盗窃国家和人民血汗钱多达数百万亿元之多) 


这个由当前应对中共危机委员会组织和主办的“中特反美经济战”英语讨论会在美国纽约下城曼哈顿某酒店于20190425日举行。 


总体发言和问答在表面上的重点是:谴责CSP经济扩张(例如一带一路;建议:由美日韩组成对抗CSP的新“一带一路”)、盗窃知识产权,连带提到CSP对资产阶级人权、法治、自由、民族政策等方面的逆世界资本主义大势而动的趋向。这些不过是一些老生常谈,卑之无甚高论。

 

比较有新意的是以下几点: 


会议针对华尔街和CSP关系密切问题提出:美国华尔街金融资本寡头显示各自是为CSP隐匿、积累、秘密工作的“外国代理人”身份并向美国国家安全机构进行登记的要求。大部分或某些发言者认为这是CSP得以进行经济战(例如CSP通过大幅投资华尔街证券市场多达650种、投资到公司债和资产以天文数字计的集体退休基金会以隐蔽的方式转投到中国的企业的占到百分之十七至百分之二十二之多;美国的中国游说团势力多么庞大)的重要手段,必须切断CSP与华尔街之间的金融经济联系。班农认为华尔街已经成为CSP的投资咨询部和公关部。 


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方式的经济战术其实是充分利用了“天下资本一大偷”规律的资本积累活动,正如同旧时代中国封建皇权地主阶级私有制下有过“天下文章一大抄”那样,借助剽窃别人的文章达到获取功名即权力的工具,然后飞黄腾达、金玉满堂;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CSP为何不能或不应该借助华尔街金融资本霸权来获取外逃资本的合法性(即洗白)来实现两国金融资本“双赢”这个习近平的目标?资本(特别是软性不变资本:设计图纸,软件,营销秘密,市场调查结果,知识产权,通信设施的后门密植方案,被隐藏住的地下产权等等)偷窃战并没有所谓资产阶级独裁统治下的道德可言,不论什么手段,只要事关资本积累活动都是合法的,至少是名正言顺,合情合理的。美国垄断资本当年(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不是大量盗窃过先进资本主义国家例如大英帝国的知识产权以自肥过吗?美国统治阶级怎么忽然翻脸不承认盗窃产权合法性的历史传统了呢?美国波音公司当年卖给中南坑江泽民一架747专机,不是在里面密植了大量偷听设备吗?盗窃、欺骗、栽赃等手段只要不被发现,都是心照不宣的资本积累活动,根本谈不到什么资产阶级的法治和道德。美国近几年每年七千多亿美元的军事预算中有多少是明目张胆地资助私有企业(如波音公司等等)的投资,也就是利用国库的钱养肥私有军工垄断资本的?最近不是有民主自由宪政灯塔之称的美国的国务卿彭培奥公开宣布:我们撒谎、欺骗和偷盗,我们还有完整的培训课程,...,美国实验的荣光吗?[见:I was a CIA director, we lied, we cheated we stole… like, we had entire training courses. It reminds you of the glory of the American experiment,” Pompeo told an audience in College Station, Texas earlier this month amid self-amused chuckles. https://www.rt.com/news/457452-pompeo-cia-moment-honest-interviews/]

 

美国审核过特朗普2016年竞选期间与俄罗斯狼狈为奸互通阴谋诡计以至当选总统的通俄们案子,里面有个叫保罗·马纳福特(Paul John Manafort Jr. ;另一未登记为代理人的是国前安顾问Mike Flynn)的前美国政界游说团员、政治顾问、前律师、前特朗普竞选团总干事因通乌克兰那个反动法西斯政府即为外国工作而没有登记为为外国工作的代理人而东窗事发,成为了被判罪的重犯,上了头条新闻。这是特别检察官穆勒花了公帑二千五百万美元之后取得的重大成就之一(其次是开脱了特朗普里通俄国的罪状)。但是不要说华尔街里通外国政府、政要、资本家、企业行号,等等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就是政界、军界、商界退役或现役人士的团体中为外国工作者多到不可胜数,怎么追究责任起呢?“资本无祖国、天下资本一大偷”原是资本的看家本领,讨论会发言诸君不是在放空炮、徒托空言、愚弄美国劳动群众吗?

 

郭文贵的伙伴班农发言着重指出推翻CSP有两大绝招:推翻网络防火墙和拒绝投资给CSP。这其实不是绝招而是表面功夫。防火墙是由美国的思科(CISCO)设计完成的,所以美国资本是出过大力的。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显然没有力量解除防火墙了。资本是无国界的,为了积累资本即利润最大化,资本是在全世界游荡的物质幽灵,无法阻止,即便是洛克菲勒集团也是投资才能生存的,因为你不去搜刮哪怕最后一美元的利润,自然有别人占先,夺走几乎到手的利润。资本竞争性投资是资本的本能,禁止投资就等于禁止资本扩张,那还叫资本吗?在资本主义世界是不可能做到的。即使暂时做到了禁止投资,CSP可以“自力更生”——把资本投入到本国和邻国及地区——包含欧亚大陆、东南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加勒比海各国、拉美各国,利用996一般的超级剥削率来增殖资本,大力使用绝对剩余价值来代替代对外来资本的投入的依赖程度。

 

CSP之所以不被推翻依靠的不是防火墙和外国投资,而是物质力量,即军队、武警、警察、公安、保安、密探、盖世太保等法西斯维稳力量。不进行物质力量之间的较量,永远不能击败CSP。人民群众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最根本的物质力量,只有全心全意地依靠人民群众这个巨大的物质力量才能战胜CSP。马克思早就讲过,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这里的理论不是资产阶级搞的反革命独裁统治的理论,即令人厌倦到极点的资产阶级形式和虚伪的民主、自由、宪政等等,而是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班农和郭文贵等人太过于偏重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而忽略了物质力量之间的斗争,以至无法掌握斗争的内容而不得不偏重于形式,这是他们必须思考的课题之一。 


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群众这个物质力量必然将会成立全国范围内的革委会并选出最高革委会作为人民群众的政权机关的最高领导,由此必然成立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的武装力量并进行革命起义和第二次人民解放战争,夺取政权。 


会议中讨论了CSP为美国造成的问题:班农认为:CSP最大的输出(或产出)是通货紧缩和生产过剩[按:这是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通病Mark];特朗普开始的美中贸易战其实不是战争而是为促成经济战争的和谈而进行的停火。班农同时抨击新出马竞选2020年总统的前奥巴马任上的副总统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他认为此人不可靠,因为2013年他坐着空军二号机访问北京,十天之后他的公子也跟去并与CSP和中国大银行签订了经商密约,他因此要求拜登详细说明整个在中国经商的细节和受贿多少等这项重大问题。可见两党内斗火爆的一斑。

 

中国人民经过伟大共产党近二十八年领导他们在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政策下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经验和实践,对于西方及其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嗤之以鼻,对颜色革命之类的颠覆活动具有先天的免疫力,再想使用这些陈腐不堪的老套和庸人理论去说服他们等于对他们进行公然蔑视甚至欺骗,当然是不会有预期结果的。 


此外,美国帝国主义在上个世纪50-70年代被第三世界人民战争打败后,萎缩而成霸权主义,苟延残喘至今。它依样葫芦,着意寻找敌人,一如帝国主义时代那样,以便加强备战,美霸资本从中好分享战争期间和战争准备期间榨取来自国家战费的天文数字的巨大利润,现在终于找到资本对头——中国的CSP这个敌人。班农抱怨美国老百姓和他们的2020年总统候选人(专指民主党的)对中国二字十分不敏感,他们在长达五个小时的现场解说会中竟然没有人提到中国二字。为什么呢?因为人们普遍认为CSP不过是新崛起的另一个日本,CSP资本就如同日韩资本那样都不过是剥削劳动阶级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进行压迫和统治人民的老板阶级,跟华尔街头的老板们没有两样。事实也的确如此,美国的特朗普和中国的习近平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重大区别,都是资本积累的政治代表;美中资本之间关系一方面如中方自认的那样——夫妻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另一方面又是在市场上资本积累竞争与分配的关系。美中资本都是壶笑锅黑般的一丘之貉。争吵咆哮也罢,摩擦争执也罢,谁也离不开对方提供给自己在利润上的额外好处,换句话说:它们之间是狼狈为奸、合伙剥削、坐地分赃的关系。

 

委员会自以为有先见之明,他们对现成的美中资本大联合生产的巨大利润,竟然弃之不顾而不像华尔街那样争得脑满肠肥、不亦乐乎,反而絮絮叨叨地诅咒并鼓动两国开战,企图用牺牲别人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的知名度、名声及利益。同样,中国的军迷、战网和狭隘的民族主义者群众也几乎同样被CSP骗得高潮迭起,恨不得秒杀“美帝”,岂不知中国人民经过了七十多年的生聚教训,尤其看穿了CSP使用民族的伟大复兴等支离破碎的廉价煽动口号掩盖自己对美投降主义的本质,所以坚决反对资本与资本之间那种不义之战,这样一来就把CSP的阴谋诡计予以全面揭穿。人民赞成正义战争、人民和解放战争——例如中国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战争。由于资本主义世界总危机一定到来,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指导下的世界革命战争也同样是不可阻挡的。 


[Mark Wain 2019-04-2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1 00:54 , Processed in 0.01696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