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从“祖师爷”胡适的高论透视“好学生”秦晖对五四的态度

2019-5-13 07:3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6623| 评论: 0|原作者: 长河红阳

摘要: 当代中国公知的老祖胡适,明明白白的提出,沦陷的东北我们不必去和日本打,我们要相信国际上的“道德的贬义”对日本的压制,等下去,自然能等到东北回来的一天。二人观点的惊人一致就是从这里说的。老实讲,如果不看文章作者,说它们是一个人写的也未尝不可。

如题,应该不可能。因为按着网络上能查到的信息,1950年代初出生在红旗下,又长在红旗下的港中大教师秦晖,无论如何不能和那个在美国、台湾省间窜来窜去的胡适搞在一起,可是从这两人的两篇文章看,二人的观点惊人一致,所以,有如上题目。

我说的这两篇文章:胡适《我们可以等候五十年》;秦晖《秦晖:重论“大五四”的主调,及其何以被“压倒”——新文化运动百年祭(一)》。两篇文章议论的中心都是日本对华侵略,我们中国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前些天笔者写《问秦晖:斗争的“五四”不如等待“国际公道”?——中国权益是斗争得来的不是列强馈赠的》,归纳出秦晖先生的对策:“小五四(抗议巴黎和会的五四运动)”不必有,在巴黎和会上失去的国家权益,自有华盛顿会议得到补偿,中国人只需等待即可——等“国际公道”;而当代中国公知的老祖胡适,在他的名文《我们可以等候五十年》里,明明白白的提出,沦陷的东北我们不必去和日本打,不该去和日本夺回,我们要相信国际上的“道德的贬义”对日本的压制,等下去,自然能等到东北回来的一天,哪怕五十年!这也是“等国际公道”。二人观点的惊人一致就是从这里说的。老实讲,如果不看文章作者,说它们是一个人写的也未尝不可,所以,这二人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是可以成立的啊!

一、再等五十年:胡适九一八后不急于收回东北失地,漠视国家利益

胡适先生的这篇“传世名文”发表在1933年4月2日的《独立评论》44号上。

九·一八之后,主持国际“公道”的英法态度暧昧:英国的在华利益集中在长江流域,在东北的投资利益只占它在华利益的1.6%;法国的在华利益集中在华南,东北被日本独占,不会冲击它的在华利益;唯一有所反应的是美国,他的“门户开放、机会均等”把掠夺的触手伸向中国各地,所以它有反应。然而它的反应也只是发表“不承认”主义,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是没有运用的,更休说出兵收拾日本;一心只打内战的蒋记民国更不敢对日本横眉立目,只能如弃妇一般对着美英法主导的国联哀哀泣告,把解决东北问题寄托于这三国主导的国联。但是对国内最低限度的抵制日寇的行为——百姓自发的抵制日货,却敢强行压制。应蒋记民国哭诉,国联1931年12月10决议派一调查团去调查“中日关系”。“调查团”1932年1月21日成立,从欧洲出发,先美国,后日本,腻腻歪歪最后到中国东北,历时半年出笼一“报告书”。报告书里倒是有几句公道话:东北是中国领土,日本策动成立的“满洲国”不是“独立运动”的产物;日本占领东北违反了《九国公约》、《国联盟约》。但是,颠倒黑白的地方更多:中国抵制日货是事变的重要原因;苏联共产主义的传播时应该注意的重要因素。而且得出了强盗结论:要承认日本在那里的“特殊利益”。“报告书”最后主张:

【既不应维持和承认“满洲国”的现状,也不应恢复事变以前的原状,因为这样做有可能引起进一步的冲突,而应当寻求一种使中日双方都能满意的暂行替代办法,即在东北建立一种特殊的保护制度。在保留中国主权的前提下,东北实行“高度自治”,由“自治政府”聘请外国顾问,其中日本人应占有重要比例;中日一切武装力量均撤出东北,在外国教官协助下组织特别宪警,维持东北治安。】

蒋记民国也拿着这一堆印着字的纸对着国人挥舞,而且还把这个当成只打内战不打外敌的无耻借口。

这样的“报告书”会激起中国人多大的愤慨与愤怒可想而知。此时,胡适的这篇名文《我们可以等候五十年》应时而发,对如上的美国“不承认主义”和国联“报告书”做粉饰刷漆。为什么要等候五十年?胡适说了

【我们此时也许无力收复失地……在一个国家的千万年生命上,四五年或四五十年算得什么?】

胡适的意思:现在中国大概率打不过日本,那就等,中国等得起。真的?不知胡适是不是听说过日本在各沦陷区推行的奴化教育与“皇民化”教育。台湾就是个最典型的个例!真要按胡适的“胡说”,五十年后,沦陷区的中国人是不是还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为了言之有据,胡适举了外国的例子:

【1914年比利时全国被德国军队占领蹂躏之后,过了四年,才有光荣的复国。1871年法国割地两省给普鲁士,过了四十八年,才收回失地。】

胡适的例子说:比利时仗着其他大国打败了德国才得以复国,这是个等,等到了国际“公道”;法国也是等到了和英美联手打一战的机会,打败了德国才收回失地,这也是等,等回了“公道”。和大国站在一起,就有等到“公道”的一天,这是胡适的“胡说”的落足点。秦晖先生在他的文章《秦晖:重论“大五四”的主调,及其何以被“压倒”——新文化运动百年祭(一)》,也说中国人要等待华盛顿会议上,由立场比较接近中国的大国——美国来纠正巴黎和会上对中国的不公道。这和胡适的“胡说”实际上是一个意思,与美国站在一起,总能等到应有的“公道”。看,这二人不是师徒么?或者我们这样讲也不太过分:二人“亲如父子”!胡适的“胡说基因”遗传到了秦晖先生的脑子里,写了那洋洋洒洒的万字长文。

那么,怎样就能和大国站在一起了呢?胡适先生当然有论说,不过他先绕弯子,如果不绕弯子,这个话直接说来,那就砸了混世的招牌,就不好在中国混下去了。他这样说:

【热河失陷以后,日本军部与政客都表示希望中日两国开始直接交涉。从这一点谬妄的希望上就生出了许多见神见鬼的谣言,到家那天还有一人宣传中国政府里有某某人主张这种直接交涉。我在这一年半之中,曾经主张在某种条件之下中国政府应该表示可以和日本开始交涉(《独立评论》第五期,《论对日外交方针》)。但我曾明白的说:“交涉的目目标是取消满洲伪国,恢复中国领土及行政主权完整。”在最近几个月之中,事实的昭示使我们明白这种交涉的原则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是的,自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决没有和日本交涉的可能。此时中国全国的人民都应该明白这一点:交涉的目标是要取消满洲伪国,恢复中国东三省与热河的领土及行政主权完整;除了这种条件之外,中国决不能和日本开始交涉。】

二、一切为了“洋大人”国联和美国的开心:胡适对中国内政态度的根本标准

中国的领土被侵占,人民被奴役,日本居然还要在这个事情上和中国接触、谈判,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根本没得谈。胡适先生也是这样主张的,而且还有几句看上去很伟光正的说辞:如果是取消“满洲伪国”,可以和日本交涉;如果不是,那就免谈了。而免谈的理由并非是中国人的爱国心,而是别样的理由:

【理由是很简单的。第一,我们要对得住国联和美国的“不承认主义”。美国政府去年1月7日曾正式宣布:凡用违反1928年8月27日巴黎(非战)公约的规定与义务的方法而造成的局面,条约,或协定,美国均不承认。去年3月11日国联大会的五十个国家也通过了这样的议案:凡因违反国联盟约或巴黎公约之方法而造成的局面,条约,或协定,国联会员国有不予承认之义务。这就是所谓“不承认”主义,有时也叫做司汀生主义。司汀生去年8月曾说:当1月17日美国政府单独表示绝不承认侵略所得的结果,侵略者见了也许不放在心上;可是当整个的文明世界都表示赞成美国政府的主张时,这局面可就显出他的真意义了。道德的贬义,一旦成了全世界的贬义,他的意义的重大是国际公法从来不曾有的。】

胡适的意思,和日本谈的先决条件“取消满洲伪国”乃是美国“不承认主义”的要旨,为了对得起美国的这个“要旨”,我们是不可以和日本谈的。至于中国人民也有取消伪满洲国,收回东北主权的正义要求,在胡适看来,这个要求何足道哉,不提也罢!中国是否与日本交涉惟美国“不承认主义”是瞻。这样呢,就是和美国站在一起了,是可以像比利时复国,法国收回两省一样,会等到“国际公道”的。而且呢,“不承认主义”是管用的,是有力量的——“道德的贬义”,这对日本是有压制的。

可是,不学无术的胡适不明白:

道德的力量,在于两个途径实现:第一个路径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这是正直的强者基于道德义愤,使用暴力惩恶扬善,道德赖此有了威慑力;另一个途径就是凡事不与合作,不和缺德者说半句话,在任何事务上不与缺德者合作。让缺德者处处碰壁。道德赖此对缺德者有了约束力。

美国的“不承认主义”有没有打日本的意思?没有,用正义的暴力惩恶扬善从哪里说?道德的威慑力是无根木;那么,凡事不与日本合作,在经济上制裁日本的意思有没有?也没有。不光没有,嚎叫“不承认主义”的美国还和日本大做外贸生意,帮日本囤积扩大侵华战争所需的战略物资,其他列强也和日本做买卖,日本处处有路。那么,“道德的贬义”从哪里获得约束缺德者的力量?如此这般的“道德的贬义”,好像当下QQ、微信上甩图包斗图一样无用,连论坛上的语言暴力都不如!语言暴力还有让人堵心的效用,胡适先生的“道德的贬义”算神马玩意儿呢?!这个“不承认主义”就是个无用的嘴炮!美国“嘴炮”的用意是绥靖日本,纵容日本在东北扎根,首先钳制苏联;再次,坐视日本这次的冒险成功,“惯”大日本的胃口和胆量,疯狂扩张自己的在华势力范围,冲击英法的在华利益,达到打击英法,并为日本多方树敌的目的,最后由它挑头联合各方打击日本。这样的绥靖,和后来绥靖德国是一个套路(详情可见张文木先生《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上》)。但是,没到它出手之前,受苦受难的是中国人!美国的“不承认主义”,实际上就是看中国人的笑话!

那么中国怎样做就能符合胡适的“胡说”:要对得起国联和美国的“不承认主义”?第一条,那当然是不要和日本打仗,因为美国人的“不承认”就没有打日本的意思么,你和日本大打出手对得起美国的安排么?再一条,就是不能抵制日货!因为李顿调查团的“报告书”里说了,中国人抵制日货是日本侵占东北的一个重要原因,对得起国联和美国的安排,那就一定要和日本做生意,像美国一样,大作特作,做的不亦乐乎!起码做到了如上两点,那就是对得起国联和美国的“不承认主义”了!那么,中国商人不卖日货,老百姓不买日货,岂不是罪该万死?至于东北的同胞们……按着胡适的“胡说”,哪怕五十年里不理睬他们的死活呢!“我们可以等候五十年”么!

港中大的教师秦晖贬低“五四”,虚化“五四”,要中国人坐等美国人在华盛顿会议上主持公道,核心要义就是胡适的“胡说”文里的“等候”!等着美国这路青天大老爷为中国伸冤。这二人“亲如父子”!当然,现而今的中国不是当年的中国,秦晖似乎不敢像胡适那样丧心病狂,说“等候五十年”,但是胡适的基本观点是完全继承了。

三、放弃抗争,静待国联“维持正义”:胡适意在消解中国人民的独立国家意志

胡适的“胡说”还有:

【我们不应该抛弃国联。中国在这个中日冲突开始的时候就根据国联盟约第十一条,提出国联行政院。在这十八个月之中,国联的行动虽然引起了我们中国人不少的失望,但是平心而论之,国联在这一年半之中对中日冲突案的努力是值得我们全中国人的深刻的感谢的。假如没有国联的受理,这个冲突在旧日国际公法的原则之下只是中日两国之间的冲突,别的国家尽可以趁火打劫,或者宣告中立,都没有参与评判或调解的义务。这个问题所以成为一个全世界的大问题,使侵略者不能不有所瞻望顾忌,这是国联的第一贡献。】

为了胡说八道连基本的常识都不顾了!暴徒伤人,伤者报案,警察第一要赶赴案发现场,将暴徒拘拿,再检视受害者伤势。可是,被蒋记民国当“警察”的国联,先去的地方不是受创害的中国、中国东北,听中国的申诉,调查东北人民遭受的杀戮与戕害;而是先去加害者日本的首都东京!这个程序公正么?胡博士是在美国混过码头的,摩登的很,不知这样的程序有碍公正?其实就是任何一个国家的警察都不是这样办事的!再看李顿调查团的“报告书”:

【在保留中国主权的前提下,东北实行“高度自治”,由“自治政府”聘请外国顾问,其中日本人应占有重要比例】

东北是你们家(中国)的,但是日本人和你们抢,那么东北自此以后就不该你们家管了,该我们保管,日本人还要在“管委会”里占大头。

不客气的问:你们这些国联说的是人话么?这样的“国际警察”也值得“全中国人的深刻的感谢”?

胡博士还说,如果没有国联的“受理”,“别的国家尽可以趁火打劫,或者宣告中立,都没有参与评判或调解的义务”。那么,有些什么样的国家还有能力趁火打劫呢?尸山血海的一战过后,还有几个西方列强具备跨海越洋再跟风宰割中国呢?还不就是美、英、法、日!日本侵略欲望无穷不多说,其它列强把中国的东北都收到它们手里,成立“自治政府”,由它们的人做顾问管理了,要东北“高度自治”了,这摆明了就是把中国东北当做一块肥肉,和日寇坐地分赃了!这就是趁火打劫么!

胡博士:“(国联的调解)使侵略者不能不有所瞻望顾忌”。这还是在为列强刷漆粉饰:

因为“一·二八”就爆发在国联调查团成立之后,晃晃荡荡去日本的路上,这是日本给国联一个颜色!这算“使侵略者不能不有所瞻望顾忌”???

长城抗战的爆发就在李顿“报告书”之后,胡博士的这篇垃圾文章发表之前,这就是“使侵略者不能不有所瞻望顾忌”???

别以为“报告书”承认日本侵略就安着什么好心!把中国也列为九·一八事变的责任者,真真的礼义廉——无耻!这样的国联也要“对得住”???

当年的胡适是黑了心!同样的,秦晖先生在他的大作里也有类似的刷漆粉饰:

【巴黎和会上西方列强的不公只是表现在他们没有仗义执言帮中国对抗日本,当时西方自身并无新的对华欺凌之举,何以就会使国人负气而不愿再学西方?而在华盛顿会议上既然西方已经改变了巴黎和会时的态度,此后中国再受的侵略(如前述的“中东路事件”和“九一八事变”)基本都是来自苏俄和日本,何以学习苏俄而不再学习西方的“救亡压倒启蒙”却仍然在继续发展?】

巴黎和会上列强的不公不仅仅是没有“仗义执言”!拉拢中国参战时的允诺:给中国以大国地位兑现了么?中国是战胜国,战后德国强占山东就该回归中国,为什么列强又要按着战败国对待,用条约迫令中国把山东权益给了日本?这不是新的对华欺凌是什么?大国地位是打出来的,西方列强承诺给中国以大国地位,那么遇上日本强占中国山东,西方列强就要对承诺有最积极的行动,再次组成新的“协约国”与日本开战,帮中国打败日本!至少要给北洋民国撑腰打气,输送武器,帮着攻打日本!这才叫给中国以大国地位呢!西方列强为什么不打日本?办不到,无心办那就免开尊口糊弄人!一万多的中国劳工去欧洲挖战壕也有伤亡,最后还来的还是不入流的地位任日本宰割,那些中国劳工白死了?!洋人血冷心凉,他们非我族类!秦晖是胡适的“学生”,而且,还是“亲如父子”!否则,文章的血冷心凉怎么那么高度一致?!

胡适《我们可以等候五十年》——安徽教育出版社《胡适全集·21卷》605页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17 22:39 , Processed in 0.01507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