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中国性少数群体生存状况调查

2019-6-20 06:15|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775| 评论: 2|原作者: “性别歧视让柜子越来越深”|来自: 自由亚洲电台

摘要: 中国的LGBT人数约有7000万。这个庞大群体的平权问题似乎一直是保守中国社会的禁忌,尤其是在打破传统婚姻规则的议题上。在反偏见教育并不普及的情况下,中国社会对性少数人群的不解和排斥依然普遍。

台湾立法院近日通过《同性婚姻专法》,迈出同婚平权的第一步,成为亚洲首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或地区。反观文化背景与台湾相似的中国大陆,性少数群体面临的生存空间则越发狭窄。本台记者韩洁透过还原性少数人士所遭遇的各种问题,了解中国LGBT群体目前的生存状况。

性少数群体(简称LGBT),涵盖男女同性恋丶双性恋丶跨性别者),在中国社会中是长期被忽视和歧视的一个群体。

1979年至1997年期间,同性恋甚至在中国被定义为一种犯罪。中国在1997年3月修订刑法,删除被用于惩处同性性行为的“流氓罪”和“鸡奸罪”,实施同性恋的非刑事化,并在2001年将同性恋去病化,即在医学教科书中,同性恋不再被视为是心理疾病。

在反偏见教育并不普及的情况下,中国社会对性少数人群的不解和排斥依然普遍。

除罪化、去病化,同性恋群体的生活怎么样?

在上海艺术行业从业的韩先生是男同性恋者。他因个人原因,不愿透露全名。

 

 

他告诉记者,因为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因此在成长过程中出现自我认同的问题。

“我觉得可能我知道得早,所以就掩盖的比较好,深受‘有毒的阳刚特质’(toxic masculinity)所害。尤其是我老家东北这样一个非常崇拜‘阳刚’的地方。掩盖自己的同时也讨厌自己。”

因个人原因拒绝透露姓名的一名中国高中生表示,他在被同学发现是同性恋者后受到欺凌。

“有一次一个同班同学看到我在微信朋友圈转发有关LGBT平权的文章,就问我是不是‘基佬’(中国用于形容男同性恋的词)。我说:‘是又怎么样?’,他就回复:‘真恶心’,然后把我拉黑了。之后我因为身体原因请假,有人就跟我说,刚才提到的同学曝光我是同性恋的事,说我请假是染了性病。”


传统家庭压力下“形婚”惹争议

除了要面对认同缺失和他人不理解的目光外,中国的独生子女家庭中,长辈希望传宗接代的愿望对同性恋群体来说也是巨大的压力来源。为此迫于选择形式婚姻的同志也不在少数。

英国广播电台(BBC)2017年的一篇报道曾表示,在中国,异性恋者和同性恋者组成的夫妇约有4000万人。涉及欺骗,甚至性传播疾病的“形婚”加深了社会对同性恋,乃至LGBT群体的负面印象。


北京同志中心负责人辛颖。(Public Domain)
北京同志中心负责人辛颖。(Public Domain)
















女权人士、北京同志中心负责人辛颖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外界不应该将性病艾滋病与同性恋划上等号,把责任完全归咎在同志人群上。

“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但其实很多人是想象不到男同性恋会和异性恋结婚,尤其是在大众普遍认为每个人都是异性恋的情况下。艾滋病也确实让人更恐同,但事实上异性恋感染艾滋病的比例也是很高的。”

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源于哪里?

北京同志中心、北京大学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超过一半的性少数受访者表示,他们曾由于自己的性倾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而被家人不公平对待或歧视。约40%的人表示在学校有过此类经历。职场和宗教生活中的歧视发生率相对较低,在20%左右。

报告还说,最常见的针对性少数群体歧视形式包括:被家人鼓励、劝诱或胁迫进入异性恋关系;在家庭、学校、 职场以及宗教生活中被提醒注意言行或形象;被要求改变衣着打扮和行为举止;还有冷漠对待或故意孤立等。

辛颖解释,其实中国的年轻一代对LGBT人群接受度极高,然而充当社会主流意见的较年长阶层恐惧不一样的性别倾向和认知,他们的对LGBT群体偏见主要来自性别歧视以及如荒原一般贫瘠的性知识。

“因为LGBT遭受的歧视是基于性倾向、性别表达和性别认同的歧视。如果一个社会非常严格地对男性和女性进行定义或相关的性别表达的规范的话,肯定会歧视不遵守这种规范和性别表达的群体。另外就是性教育。因为缺乏性教育,自然缺乏性别教育,对LGBT很多的污名也是从这里来的,大家一提到LGBT首先想到的就是不正常、变态的性。”


不公平对待导致悲剧

不平等对待除了造成受歧视者心理伤害而引发悲剧外,甚至还会衍生出暴力事件。

今年5月, 15岁的青岛同性恋初中生小硕留下遗书后失联。青岛警方介入,已找到小硕。小硕长期遭遇校园霸凌和家庭暴力。最严重的时候,左手手骨被父亲打致脱臼,还被亲人辱骂“有病”、“变态”。

与此同时,本台记者的微信朋友圈里正传播着一件令人伤心的事情:一对女同志伴侣被原生家庭暴力殴打,所有证件和手机被扣押了。这对“苦命鸯鸯”希望警察出面将证件要回,但警方表示无权干涉“家事”。两人最后一路逃亡躲避。


图片: 在湖南长沙举行的同性恋反歧视游行。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在湖南长沙举行的同性恋反歧视游行。 (法新社资料图片)
















这些也只是冰山的小小一角。 

关注性少数人群受压迫状况的民间公益组织同语2014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说, 有约68.97%的受访女同性恋、双性恋曾遭遇过家暴,遭受原生家庭暴力的达41%。

北京同志中心的调研结果也指出,中国的性少数群体面临巨大的心理和社会压力。50%性少数群体自称有寻求心理支持的需求,同志人群的高抑郁风险是普通人群的4倍;跨性别群体中,自杀比例高达45%。


性少数里的少数-—跨性别人士

在LGBT人群中,字母T代表的一族,也就是跨性别者,列居末尾,是最小众的一群,得到的关注度相较比前三者少,也受着最深的误解和歧视。他们心理上无法认同自己生就的性别(指派性别),相信自己属于另一种性别。

性别认同与指派性别的不一致导致跨性别人士在生理以及心理上都需要承受别人无法想象的痛苦。

香港跨性别资源中心主席梁咏恩向记者介绍了跨性别者在社会面临的困难。


图说:香港歌手何韵诗声援台湾同性恋婚姻平权音乐会。(夏小华拍摄)
图说:香港歌手何韵诗声援台湾同性恋婚姻平权音乐会。(夏小华拍摄)

















“比较少有医院可以动变性手术……”香港跨性别资源中心主席梁咏恩向记者解释。她接着补充说:“法律规范也不健全,(需要激素治疗的人)很难拿到激素。 同时也有工作方面的歧视,我们可以看到贵州C先生的案件。家暴方面,如果跨性别人士向家人出柜,就会被赶出家门,或者带往精神病院‘治疗’。”

辛颖也补充道:“在中国想要变性比较复杂。医生会要求父母签署同意书。当然,绝大多数的父母是不可能支持自己的孩子去变性,很多人没办法通过正规的途径去做手术变性。经历严重的性别焦虑的青少年会因为无法忍受自己的身体发育朝着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发展而出现自残行为。”

家庭暴力、同龄人的排挤,最后上不了大学、找不到工作、得不到正规的医疗救助。中国无数的跨性别者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中。



法律不囊括性少数群体 他们拿什么保护自己?

近年来,不少LGBT个体依然选择以法律作为武器,来抗衡各种针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问题。例如,中国平权人士燕子控告性倾向扭转治疗机构;广东同性恋者秋白起诉教育部,开展为同性恋正名的“教材保卫战”,广州男同志阿明被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遭工作单位下岗后,状告雇主艾滋病歧视等。

在北京的唐律师代理过数起同性恋权益案件。出于个人原因,他不愿向记者披露全名。

唐律师认为,虽然每个涉及性少数群体案件最后的判决结果不一,但相信这些案件将更快地推动有关法律出台。

“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法律、法规是提及性少数群体。通过这么多的案件把LGBT群体的能见度增大。在有关LGBT权益案件多起来的时候,可能会引起政府的关注,法院、人大、立法和司法解释机构应该会总结经验,突破现有法律,就新少数群体的权利进行规范。”



消除同性文化?政府越趋保守

说到中国政府对性少数群体议题的态度,就不得不提著名的“三不”政策,也就是不支持、不鼓励、不反对。不过,官方的想法在近期似乎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去年4月,中国社交网站新浪微博开始删除男同性恋账号。新浪微博管理员解释说,行动的主要对象包括涉黄的,宣扬血腥暴力、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短视频内容等。

不到一年时间,女同性恋账户也成为敏感内容。新浪微博女同性恋用户“les”的“超级话题”功能遭到封杀。淘宝上的同性恋商品也被迫下架。


资料图片:一对同性恋夫妇在他们的婚礼仪式上。(AFP PHOTO)
资料图片:一对同性恋夫妇在他们的婚礼仪式上。(AFP PHOTO)

















中国当局同时向与LGBT群体有关的影视作品“开战”。

北京国际电影节去年3月还突然撤走了被誉为近年最好的同志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今年早些时候在中国上映的奥斯卡获奖影片《波西米亚狂想曲》遭当局“和谐”,审查部门因删除多处涉及同性恋内容,引发中国观众不满。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影片中扮演皇后乐队(Queen)主唱弗雷迪·莫库里(Freddie Mercury)的演员马雷克(Rami Malek)在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获奖感言中提到“男同性恋”,却被中国主流媒体审查删减成“特殊群体”。

辛颖对此表示,“LGBT”本来就是西方的词汇,加上发展比较国际化,中国政府认为LGBT群体是西方特有的概念、生活方式,继而对LGBT群体产生误解。

“所以中国官方一直说我们国家没有同性恋。我觉得中国在性少数群体这个议题上缺乏一种把中国LGBT群体脉轮梳理出来的本地化论述,来去引导那些错误的观念。其实中国古代的小说和历史文献里都有提到性少数相关的文化。”



中国LGBT运动缺少动力 同婚合法十年内不会通过? 

中国的LGBT人数约有7000万。这个庞大群体的平权问题似乎一直是保守中国社会的禁忌,尤其是在打破传统婚姻规则的议题上。 

台湾不久前则先行一步,通过《同性婚姻专法》,允许年满18岁的台湾同性伴侣5月24日起依法登记结婚,成为亚洲首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或地区。法案正式生效的首天,就有526对同性伴侣办理了结婚。


台湾通过《同性婚姻专法》 亚洲第一,在场不少人落泪。(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通过《同性婚姻专法》 亚洲第一,在场不少人落泪。(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路透社5月30日的一篇报道引述在广州的同性亲友会执行主任胡志军预测,目前中国社会对同性恋接受度依然非常低,台湾的例子短时间内不会在中国实现。

前面提到的高中生强调,如果中国LGBT群体想在未来争取到平权的话,首先要从社会上的人权问题入手来改变现状。

“我认为中国公民思想上的转变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应该更愿意去发声和维权,不要惧怕集权政府的压迫。当然这是极难改变的。我们若在这一点上成功了,我们就有机会将LGBT平权变成社会主流声音。”

传统华人社会以及政府对性少数群体依旧持保守态度, LGBT人群难免在生活中遇到不少困难和歧视。他们何时能无顾虑地在阳光下挥舞彩虹旗,目前仍是未知之数。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望东方 2019-6-21 05:59
同性恋违背天理,就是到了共产主义也不能要!
引用 No.24601 2019-6-20 14:14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真正包容包括性少数在内的一切人民群众。只有共产主义才能让包括性少数在内的一切人民群众实现自由全面发展。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20 17:30 , Processed in 0.0139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