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不许乱港,该是严惩暴徒的时候了

2019-7-3 22: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097| 评论: 2|原作者: 李光满|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绝不允许有人将香港变成国内外敌对势力搞乱中国的桥头堡,这场暴乱已经严重影响香港的经济发展、国际形象和社会稳定,现在敌人的表演已经足够充分,其邪恶目的已经充分暴露,该是严惩暴徒的时候了!

 

1.webp (12).jpg

 

7月1日,香港再次发生暴乱,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称,

“示威者以极暴力的方式冲击立法会大楼,他们用铁枝、铁箱车,破坏立法会大楼的玻璃外墙,用一些带有毒性的化学粉末攻击警察。晚上更强行闯入立法会大楼,并在里面大肆破坏,包括损毁了庄严的议事厅和区徽以及立法会现任、前任主席的画像。”

 

1.webp (13).jpg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介绍,

上午在金钟的冲突导致13名警员送院治疗,下午立会外发生气体袭击事件,2名警务人员吸入后不适而送院治理。

 

卢伟聪还称警方在与示威者对峙8个小时,仍然无法制止人群的情况下撤离现场,其原因,一是在室内警方所能采取的武力行动有限;二是有部分示威者破坏了电箱,有灯因此熄灭,警方担忧冲突引发全面停电,引起踩踏事件;三是已有警员被非法粉末袭击,为了安全只能暂时后退。

 

香港警方于1日午夜开始清场行动,凌晨1时左右,暴力示威者全部散去,香港金钟附近的主干道恢复通车,立法会大楼由警员驻守,基于保安理由,特区政府总部7月2日暂停开放。

 

简单的说就是,暴力示威者用铁器和有毒粉末攻击警察,冲击立法会大楼,并大肆破坏,十余名警察受伤,警察无法控制只能撤离。另外还有暴力示威者将纪念香港回归的紫荆广场上的国旗降下,换上黑色的香港特区旗。7月1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既是香港回归纪念日又是建党纪念日,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这些暴徒再次对立法院、对警察施以暴力,污损国旗国徽,显然是用心极其恶毒。

 

前面我对这次香港暴乱写过两篇文章,就香港回归后的“去殖民化”问题和国外敌对势力操纵香港暴乱进行过深入分析。前几天看香港回归时的一个视频,那个时候包括香港民众在内的所有中国人对香港回归都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深感那是中华民族洗刷百年耻辱的时刻。可香港回归仅仅二十二年,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了呢?当那些暴徒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涂黑、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损毁的时候,当那些暴徒喊着香港独立的口号的时候,当那些暴徒冲击立法会、政府总部、打伤警察的时候,我们不禁要问,这还是当年回归时我们为之激动流泪的那个香港吗?香港走到今天,难道不值得我们深刻反思吗?是香港本身出了问题,还是中央政府在执行基本法方面出了问题?是“一国两制”出了问题还是国外势力介入操纵导致今天的香港乱局?弄清问题根源比什么都重要,只有弄清了问题的根源才能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

 

我以为最根本的问题是,二十二年来,香港没有弄清楚自己的定位,没有弄清“一国两制”的根本精神所在。香港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一国两制”的根本是一个国家,然后才是两种制度,再后才是港人治港。这些年我们把这个顺序搞颠倒了,香港人的认识首先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然后是两种制度,再然后才是一个国家。我们可以看看,香港区旗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并排悬挂,这本身就有问题,香港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顶多有个“特别”两字,但现在有人将这个“特别”理解成了“并列”,有意将香港特别行政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列,所以才有了所谓的要求“独立”,现在的不少香港人认为香港不是一个特别行政区,而是一个特别“国”,是一个“国中之国”,于是才有了部分香港人的要求“独立”的心理膨胀,如果不解决这个根本问题,香港问题就永远无法解决,我们应该让香港人认识到香港不仅是中国的领土,而且还只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虽然实行的是不同的制度,但首先必须是中国的,与中国的其它省区市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如果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就是在五十年时间里,让香港拥有一定的自治权。

 

另一个问题是“去殖民化”问题,前面有一篇文章我专门谈这个问题,“去殖民化”首先是文化的问题,是心理的问题,我们必须在香港回归之后,切断香港与香港的前宗主国英国之间的一切心理和文化联系,我认为“去殖民化”主要体现在司法、教育、语言三个方面。司法是指香港的立法会和法院的法官必须由中国人,或者说是中国香港人担任,绝不允许外国人担任香港法官。教育是指香港的所有大中小学必须开设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课程,爱国主义教育必须进入香港的课堂。语言文字是指应该立即取消英语作为香港的官方语言之一,香港的官方语言只能是中文,只能是汉语言,任何其它国家的母语都不能成为香港的官方语言。

 

第三个问题是中央对香港的管理过于放任自流,过于强调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没有体现出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辖权,现在除了在香港驻军,我们看不到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辖痕迹,中央政府理应负责香港的外交和安全,可当外国敌对势力操纵策划香港暴乱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外交部门和相关安全部门对这些敌对势力采取强有力的手段,而是任由这些外国势力在香港为非作歹,驻港部队理应在香港警察受到暴徒攻击、无法控制香港局面时果断出手严惩暴徒,恢复香港正常秩序,可我们看到的是那些暴徒无法无天,警察被打致伤并被送医,香港变得社会撕裂,变得与大陆离心离德。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们看不到中央政府的权力和权威。

 

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今天这样令人痛心的地步,我认为目前应该立即做以下几个方面的事:

 

一是立即将那些冲击破坏行政和立法机构、攻击警察的暴徒绳之以法,严惩暴徒对那些在幕后组织暴乱的所谓民主组织的骨干成员坚决予以严惩,将那些盘据在香港、利用在香港的外交领事机构作掩护操纵策划、组织暴乱的外国敌对势力坚决驱逐出境,撤消某些国家的驻港外事机构。

 

二是按照基本法中的条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必要时可以宣布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对暴乱者采取断然行动,恢复香港社会的秩序、稳定和安全。

 

三是全国人大应立即启动释法或对基本法的修订工作,对驻港部队的责任应重新明确,增加香港大中小学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进行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教育的条款,增加香港只能以中文为官方语言的条款,增加外国公民不能担任香港法官、大陆与香港之间应进行司法接轨的条款。让香港人意识到香港是中国的一个区,而不是与中国对等的一个“国中之国”。

 

四是启动香港经济振兴计划,以香港经济振兴计划带动香港产业升级。香港人心不稳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这些年香港的经济加速空心化,跟中国台湾、韩国相比,香港的高科技产业发展滞后,香港经济被房地产和金融严重绑架,已经形成高房价、高消费的畸形状态,普通老百姓收入增长停滞、社会贫富差距加大、生活困难者增多,解决香港问题的根本途径还是要解决香港经济和香港发展的问题,解决香港实体经济问题,解决香港高科技产业发展问题,仅仅依赖房地产,香港会越来越没有前途,仅仅依赖金融,只会让少数富人越来越富,而解决不了穷人和低收入者的问题。因此香港必须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中国产业升级的大势中寻找自己的位置和出路,香港的实体经济发展了,香港就业增加了,老百姓的收入增加了,住房解决了,大家才能安居乐业,心态稳定而不是膨胀。

 

目前在香港发生的这场暴乱是国外敌对势力与港毒分子合谋策划的一场颜色革命,搞乱了香港最终受到伤害的只能香港普通老百姓,香港越乱就离国际大都市、离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越远,香港青年也就越没有前途和未来,搞乱香港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绝不能任由那些搞港毒和暴乱的暴徒和国外敌对势力胡作非为和任意妄为,绝不允许有人将香港变成国内外敌对势力搞乱中国的桥头堡,这场暴乱已经严重影响香港的经济发展、国际形象和社会稳定,现在敌人的表演已经足够充分,其邪恶目的已经充分暴露,该是严惩暴徒的时候了!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自“李光满冰点时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7-5 04:04
暴力始终是统治阶级的权力,没有统治阶级以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的暴力统治来镇压被统治阶级,后者怎么会起来反对前者的暴力和压迫?使用暴力在先的资产阶级及其反动派暴力机关引起被剥削和被压迫到无路可走的群众的反抗,难道还有颜面指责后者任何行为不当的理由吗?“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香港和内地以及其他资本主义统治的地方的阶级对立和斗争都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独裁统治所产生的必然结果。要消灭资无两大对立阶级你死我活的战争,唯一的出路在于以武装革命的方式彻底推翻港台大陆和一切资本主义世界的腐朽、野蛮、落后、独裁统治阶级,走社会主义的道路,在人民民主专政的大政方针下,进行革命的而不是使用改良主义或右倾机会主义即修正主义作为伪装的社会主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必须坚持的真理,其他办法都不过是被社会发展的历史证明此路不通的邪路、托辞、浪费革命人民宝贵生命、时间与血汗的自欺欺人。

毛主席的继续革命论将指导包括港台人民在内的中国人民推翻特色党盗国集团的法西斯统治,夺取政权,实行革命社会主义,团结其他地方的一切被剥削、被压迫的人民共同开创一个革命社会主义崭新的世界。[Mark Wain 2019-07-04] ...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7-4 12:00
香港有七百万人口,而参加‘反送中’游行示威的人数一度高达一百万、二百万人之众。是不是港府应该做一个自我反省。应该反省一下是什么使得港民的反应如此地一致。在高达二百万人的游行示威中,民众所表现出的秩序、自律、高素质的自发行动的组织能力和协调能力,在世界的其他文明国度里也是罕见的,令人叹为观止。在例行的七一大游行中,晚间出现了有少数人冲击立法会大楼的事情。有现场评论员提到,冲击立法会大楼的人里面,有人曾经几天前出现在支持香港警察的游行队伍里。守卫立法会大楼的警察主动撤离。为后续的所谓‘清场’做准备。完全是事先设局。尤其是,后来公布的警察对冲击立法会进行谴责的视频暴露出该视频是在冲击大楼事件发生之前录制的。反而证明了,由于港民的秩序和自律,迫使港府不得不出此下策。反而证明了香港的游行示威群众是和平的理性的,而根本就不是港府所说的暴徒。即便是这样,立法会大楼里面的图书馆等与立法功能无关的设施完好无损。人们只是对港府的立法不满。人们在无人值守的餐厅取得饮用水和食品都主动留下钱,并附上表示歉意的留言。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暴徒?香港政府的运作是靠纳税人的钱,立法会大楼的建设也是由香港公民纳税的钱建的。 一个国家是由劳动人民建设起来的,这个国家就属于劳动人民所有。所以,立法会大楼理应属于香港公民所有。用香港公民的钱建立法会大楼是为了服务于香港民众。现在人们对港府的服务不满意,在立法会大楼里写下表达不满的口号,把那些不称职的‘公仆’的像移出楼外,这就像处置自己的东西一样,无可厚非。对此表示反对和不满的是港府而不是广大香港民众。港府把他们说成是暴徒。这就像由于业主们对物业的服务不满意而提出要求更换物业,而物业却因此气急败坏地宣称业主们是一群暴徒一样。这不是把关系颠倒了吗?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7 02:01 , Processed in 0.06374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