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是欧洲最大的互联网零售商。它的营业额是其20个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平均值的两倍。2017年,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每小时能够赚取216万美元,亚马逊的工人却仅仅获得法定最低工资。欧盟国家的法定最低工资标准最低为每小时1.42欧元,最高为11.27欧元。

2018年,该公司的全球营业额约为2100亿欧元,比上一年增长了30%以上。该公司在全球拥有60多万名员工,目前市场总值超过7,300亿欧元,营业利润约为110亿欧元。

爱尔兰并不是欧盟中唯一与跨国公司(如苹果、亚马逊、Facebook、谷歌、微软等)进行私下交易(译者注:sweetheart deals,通常指非法或不道德的私下交易)的国家。由于与卢森堡政府达成协议(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当时任总理),在2003年至2014年间,亚马逊营业额的75%都没有向卢森堡政府支付任何税款。

这些公司对工人过度剥削;他们通过不公平的(通常是非法的)商业行为消除竞争对手;同时他们对商品进行过度包装也影响了环境;他们还会销毁退回的完好商品。这些行为使他们臭名昭著。

亚马逊通过获得以下身份实现了巨大的营业额:

(a)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之一

(b)迄今为止最大的第三方供应商在线市场运营商

(c)在线服务的最大提供方之一

(d)订购产品的分销商

由于亚马逊在某些领域的垄断地位,许多独立的交易商必须依赖亚马逊来接触他们的客户。亚马逊没有满足于当前垄断地位和它能够获得的巨大利润,它现在的策略是通过纯粹的市场力量,例如通过复制别人的产品并降低价格,迫使更多独立零售商和制造商退出市场。

由于这种不平衡的权力关系及其垄断控制,亚马逊可以对那些希望使用其服务的商人施加巨大的压力,要求很高的分成份额,迫使商人缩减利润率。这种垄断造成的另一个结果是持续压低了工人的工资和生活条件,让全球从未相见相识的工人相互竞争。

根据伞状国际服务工会组织(译者注:伞状组织是各种机构组成的团体,成员间互相协调行动共享资源。伞状组织为下属组织提供资源和进行认证。有时按照协议,伞状组织在某种程度上要为其照管的团体负有某种程度上的责任)——联合服务工会(Union Network International)的说法,亚马逊的公司战略基于残酷的计件工作方式,并使用先进的监控技术长期控制员工。

亚马逊工人每小时要走16至20公里,每天要搬运50吨的包裹,预计每小时要处理300件包裹。他们通常不可能休息甚至上厕所,所以很多员工不得不在工作站的瓶子里小便。在工作场所发生的事故数量之多,使英国的亚马逊仓库不得不在三年之内呼叫了600次救护车。据说英国的亚马逊仓库中有87%的工人患有慢性关节疼痛。

亚马逊利用一切法律漏洞来压榨工人有权享有的休息时间,打击罢工并雇用临时工取代正式工。他们将保障措施减少到最低限度。亚马逊通过“行业采购”(在不同国家更有优势的行业分类),选择成本最低的方案。因此,它在德国声称自己是一家物流(即快递)公司,而在法国则声称自己是一家“小型贸易商”。

在整个欧洲,组织亚马逊工人的力量越来越大,这导致了许多的罢工。亚马逊在德国拥有11个仓库,雇佣了13,000名正式员工。2018年5月,联合服务工会在德国的亚马逊的几个分支机构组织了罢工,因为该公司没有向员工支付基本生活工资。

2018年,意大利的亚马逊,工人们首次与亚马逊就工资、轮班工作和工作时间达成了集体协议。这是亚马逊工人集体协议的典范。2018年11月,英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的亚马逊工人发起罢工,要求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联合服务工会成功建立了跨越14个国家的全球亚马逊联盟(UNI Global Amazon Alliance),并且必将继续斗争。

来源:澳大利亚共产党官网


(作者: proletrans,翻译:扫地工。来源:公众号  无产者译丛。责任编辑:还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