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批孔是批被梳妆打扮过的孔子

2019-7-8 22:5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41| 评论: 0|原作者: 综合|来自: 昆仑策网

摘要: 看来是某次朋友聚会后,好心者没有跟我商量核对,单凭个人记忆和理解整理出来文章,又未经我过目同意就在网上发表了。我读后感到虽然大体似乎是那么回事,但许多地方词不达意甚至错误。比如“清末民初”写成"明末清初"。
毛远新丨毛主席说:批孔是批被梳妆打扮过的孔子
点击:1040  作者:综合    来源:昆仑策网  发布时间:2019-07-08 10:42:37

 

1.webp (28).jpg

 【敬告读者】《毛远新忆毛主席谈批孔》的文章,网上有多种版本,错讹较多,本公号现刊发经过毛远新本人于2011年5月最后修订的版本,并附有毛远新为此次修订所写的说明及注释。——编者

 

毛远新2011年5月写的说明

 

原文我始见于【强国网心声论坛2010-1-27.原文署名:ceshi123】。看来是某次朋友聚会后,好心者没有跟我商量核对,单凭个人记忆和理解整理出来文章,又未经我过目同意就在网上发表了。我读后感到虽然大体似乎是那么回事,但许多地方词不达意甚至错误。比如“清末民初”写成"明末清初"。

 

由于当时聚会是随意聊天,东拉西扯,转化成文字就显得杂乱无章,甚至哪些是主席的话,哪些是我个人拙见,都混杂纠缠不清。对当时某些背景,也缺少必要交代。我是很不满意的。

 

中央文献有同志对此文涉及内容很感兴趣,托人捎信,建议我将其整理校对,重新加工一下。受人之托,我开始着手对网上这篇文章进行了修订。修订时,对于主席的原话,都用加粗字体表示。 

 

2010年5月29日,家母去世,修订停顿。同年年底家母入葬后,又重新拾起。

 

2011年3月,修订稿初定,恰逢天安门前竖起了孔子铜像,我不知此举的背景,恐探讨历史学术之谈,变成了现实政治问题,文章虽已修订完成,但决定暂时不予公开。

 

毛远新

2011年5月

 

                                           

 

毛远新忆毛主席谈批孔

2011年5月

 

在一次朋友聚会时,有人谈到中央电视台某人讲主席诗词讲的非常好,我说,1973年主席写了一首赠郭沫若同志的诗,没有公开发表。后来有些主席未公开发表的文章、诗词都公开了,但这首诗却不大讲。为什么呢?因为涉及批孔。我从秦城监狱出来后听说,批孔就是批周总理,所以都要回避。

 

有一部讲主席诗词的专题片,叫《独领风骚——诗人毛泽东》,这部专题片街上有卖的。是为纪念主席诞辰110周年,中央文献出版的。这是从主席诗词的角度讲主席的一生,拍的水平高,解说词写得也不错。

 

《独领风骚》在中央一台播过,后来在中央四台也播过。大概因为前述原因,主席赠郭老的这首诗并没有收入这部专题片中。

 

当年主席曾给我讲过这首诗,还给我一篇柳宗元的文章《封建论》,章太炎的两篇文章《秦政记》和《秦献记》,都印成了大字单行本。

 

主席要我回到沈阳召集辽宁省委常委和沈阳军区主要领导,给每人印发一套,还要我把黑龙江、吉林两个省的主要领导请到沈阳来,同时给他们每人都印发了这首诗及那三篇文章。

 

当时主席的要求,主要是回去认真贯彻落实周总理在党的“十大”作的政治报告【注】。按照惯例,在我回沈阳之前,把主席谈话的内容和工作布置,当面向总理作了汇报,而且请吉林、黑龙江两省的主要领导来沈阳,那是要经总理批准并通知他们的。

 

我记忆中,主席的这首诗是这样的: 

 

读《封建论》赠郭老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虽死秦犹在,十批不是好文章。

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学名高实粃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诗中“十批”主要是指郭老写的一部书《十批判书》中的第十批,是专批秦始皇的。“唐人”指柳宗元,他写了一篇《封建论》,“子厚”是他的字。“文王”指周文王。

 

当时我问了两个问题,一是祖龙指什么?主席说就是秦始皇;二是“百代都行秦王政”一句中的“政”字,是嬴政的政还是政治的政?因为秦始皇姓嬴名政,主席说是政治的政。

 

现在我在某些刊物上看到这句变成了“百代都行秦政法”,不知是因我的提问,主席自己作了修改,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这首诗大概是1973年夏写的。党的“十大”是1973年8月召开的,会议结束后,我去看主席,他亲自给我讲解的。

 

早在文革前,1965年夏,主席就叫我读过《十批判书》。当时主席主要是给我讲科学与技术的关系。

 

郭老当时是中国科学院的院长,主席说他是科学家,我不理解,我印象中他是文学家,诗人,剧作家。

 

主席说郭老是研究甲骨文,研究历史的专家。文字学、历史学都是一门科学,属于社会科学范畴。科学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及人类思维的科学。

 

当时主席对我说,可以读读郭老的《十批判书》,还有《青铜时代》。当时主席称赞郭老在《十批判书》中的第一批,他先批判了自己。

 

郭老在书中说,过去他研究先秦古代史,多是根据东周以来儒家文人的著述,后来经过对出土的青铜器、甲骨文字的考证,发现自己对先秦历史的许多结论是不当的甚至是错误的。

 

主席说:

研究先秦古代史,就应该学习郭老,要从考古入手,从乌龟壳,牛骨头,青铜器入手,不要只停留在古人的故纸堆中”。

 

郭老《十批判书》认为,殷纣王并不像古书上写的那样荒淫无道,失去民心,恐怕还是个很有才能的人物。

 

由于殷与东南夷连年战争,被周人从后面趁虚而入。殷纣王用的是东南夷的俘虏兵,作战时倒戈投降而失败。其实当时殷商的政治、经济、文化都比周先进得多。

 

“劝君少骂秦始皇”

 

主席说:

周取代了商,要证明自己更合天意,顺民心,就极力丑化殷纣王。后世儒家都是以周公(姬旦)为楷模,所以又给纣王编造了许多罪名,包括《封神榜》那样的小说。郭老是根据地下出土的乌龟壳、牛骨头和青铜器上的文字得出的结论,我看比较可信。同样,汉取代秦,唐取代隋,也都极力丑化秦始皇,丑化隋炀帝,可惜郭老没有注意到这点,对秦始皇的评价很不公正呢。

 

主席根据郭老书中的研究结论,随口还归纳了四句话:“三皇五帝属子虚,夏禹有无尚可疑。青铜甲骨来(可?)作证,......”最后一句我忘记了,大意是说殷商的存在是可以肯定的。

 

这次主席还把柳宗元的《封建论》及章太炎的《秦政记》、《秦献记》大字单行本递给我,我简单翻了一下,唐人的古文略加注释并不难读,但章太炎的文章我根本读不下去,许多字见都没见过。

 

我问这是啥字,有的主席给我讲了,有的他也说不晓得,要我去查注解。

 

我说怎么清末民初的文章比唐朝的文章还难读。主席开玩笑说,大概是唐朝知识分子还没有那么多思想问题,写的诗和文章比较接近群众。后来一些知识分子,似乎用字越生僻古怪,越是别人认不得,看不懂,越能显得自己有学问吧。

 

柳宗元的《封建论》是反对分封世袭制,肯定秦始皇郡县制的。主席说,

这里所说“封建”二字,叫封土建侯,按郭老的说法是指“封诸侯,建藩卫”,这是“封建”二字的原意,和我们现在所说的“封建”不是一个概念

 

主席指着文中一段念道:

“然而,公天下之端自秦始。”柳宗元认为,公天下是从秦始皇开始的。

 

主席指了指这段话前后的文字要我念。我一边念主席一边解释,主席说,

这里说的“公”与我们现在说的“公”也不完全是一回事。他(指秦始皇)是以皇帝个人之私来公天下,他自己还是为私的,是“私一己之威,私尽臣蓄于我”。柳宗元说,秦之所以二世而亡,失在于政,不在于制。说得好,封侯世袭制度,只能造成国家分裂。

 

主席说的这段历史我也知道一点。秦统一后要不要分封?李斯与许多人的意见发生分歧,李斯反对分封,主张郡县制,由中央直接任命郡长、县长,反对把一个个诸侯王分到各地去,成为当地世袭的统治者。

 

主席说,

秦始皇力排众议,采纳了李斯主张,功劳很大。这是中国历史上一次革命性的进步。

 

我的理解,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是国家统一的重要基础。不要说两千多年前,到了二十世纪,如果全国各省都学阎锡山在山西的办法,铁轨宽度各不相同,那是什么后果?如果各地再按自己地方的方言制定文字,恐怕早就像欧洲那样分裂成几十个国家了。不是说秦始皇没有错误,而是说他的功劳远大于他的错误,所以,主席说“劝君少骂秦始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20 01:01 , Processed in 0.01346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