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去殖民化的核心是颠覆西方优越论,建立对西方的战略警惕

2019-7-10 22:4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583| 评论: 0|原作者: 于中宁|来自: 于导谈天说地

摘要: 就像辉煌的希腊罗马文明始终伴随着侵略、战争、屠杀和掠夺一样,西方文明从来没有能够脱掉自己的野蛮性。他们在资本主义和工业化后,在近代和现代也进行了无数的战争,并且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和掠夺。
就像辉煌的希腊罗马文明始终伴随着侵略、战争、屠杀和掠夺一样,西方文明从来没有能够脱掉自己的野蛮性。他们在资本主义和工业化后,在近代和现代也进行了无数的战争,并且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和掠夺。美国通过屠杀印第安人完成自己的原始资本积累并占领了北美土地后,仍然永不停止地向世界扩张,那么大的国土和那么多的资源都不能堵住他们贪婪的野心。美国短短200多年历史上所发动的200多场战争,就是西方文化野蛮性、贪婪性、掠夺性的最佳明证。一直到今天,美国对全世界发起经济战,甚至对自己忠心耿耿、亦步亦趋的所谓盟友,其实是自己的走狗和准殖民地都不放过,正像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所说,美国要的是仆人而不是伙伴。特朗普和他的右翼伙伴们的表演,充分说明了白人种族和西方文化的基础价值观的野蛮性、掠夺性和傲慢性,搞得世界不得安宁。西方文化的这种侵略性、掠夺性和野蛮性从来没有改变过,将来也不会改变。

于中宁:去殖民化的核心是颠覆西方优越论,建立对西方的战略警惕 

1980年,弗里德曼在他的堪称自由资本主义纲领的《自由选择》一书中全面批评了美国几乎所有经济政策。尽管这些批评充满着自相矛盾、事实隐瞒和故意扭曲,但是有一点他是正确的,他清晰地指出,美国的经济已经是社会主义的了,或者是具有较多社会主义性质的了,他说:

【“我们认为在20世纪的前几十年中,在美国,社会党是最具影响力的党派。”

而民主党和共和党,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只大党最终都采取了社会党的立场。……几乎社会党在1928年总统竞选中颁布的每一条经济政治纲领,如今都已制定为法律条款。”

为了佐证他的论述,他在书后全文附上了美国社会党1928年的纲领,任何一个智力健全的人,在对比美国的经济政策和这个纲领后,都会认为弗里德曼的论述并非虚妄。

弗里德曼在书中列举了英国在19世纪就实行了的那些社会主义政策,认为美国的那些社会主义政策都是从英国学来的。也就是说在弗里德曼看来,英国的社会主义政策比美国更彻底。例如英国的医疗保障制度至今美国都没有实行。

需要提出的一个问题就是,英国政府在本土所实行的那些社会主义政策,为什么在香港和其他当地居民占大多数的殖民地都没有实行?相反,其本质是弱肉强食的强盗资本主义的所谓新自由主义大本营,由奉行强盗逻辑的弗里德曼的徒子徒孙组成的美国传统基金会,却将香港年年评为所谓自由度最高的经济体,从而一再误导香港,使香港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

与此同时,弗里德曼在大陆的徒子徒孙,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将弗里德曼的新自由主义引入中国,使得医疗、教育和住房被中国人民认为是新三座大山。在大陆,新自由主义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制造了贫富差距的巨大分化,引起了社会的普遍不满。

更重要的是,自由资本主义乌托邦给中国带来更为深重的道德灾难,它推翻了被塞缪尔·亨廷顿教授认为是“文明共性”的那些“最低标准道德观念”,带来了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使中国成为一个在基本价值上“无所适从的国家”。

香港问题和大陆问题有极大的共性,这就是或者在很大程度上,或者在相当程度上实行了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极大地拉大了社会的贫富差距,是彻底的反人性反人道的,因此必然引起极大的社会不满和动荡。

英国政府没有在香港实行在本土实行的政策,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在香港实行的是殖民政策,殖民政策的本质是掠夺。大陆虽然在政治上没有被殖民,但很多人在思想文化上很大程度也被殖民化了。因此去殖民化不仅仅是香港一地的问题,而且是整个大中华区,甚至是整个第三世界的根本问题。

去殖民化首先要深刻认识殖民化的本质,以及它深厚的种族、文化、制度和历史原因。中国的某些知识分子对西方文化制度有三个基本错误认识。去殖民化的深层意义就是在这三个方面拨乱反正。

第一个错误认识是对西方国家或者说是西方文化的阴险性、野蛮性、侵略性、掠夺性、殖民性估计不足,缺乏战略警觉。这种失误在香港回归一开始就存在,并且一直延续下来。香港回归前有西方记者采访中国政府的两位重要领导人,两人都说中央政府没有必要在香港派驻军。这种错误想法被邓小平及时纠正。但是这种以善良的愿望对西方所形成的模糊认识,一直指导着中国的外交和香港政策。这使得中国在西方屡屡煽动香港的暴乱中,也使得大陆在面对美国突然挑起的贸易战和全面围堵中,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失去了从容应对的战略和战术手段。屡屡使自己处于被动之中。

第二个错误认识是全盘或部分接受了西方优越论,导致整个中国在文化、政治、经济、法律等各个方面都陷入无所适从之中。这种指导政策上的混乱深度影响了社会,使社会道德和价值观发生了大面积塌陷。维系社会道德秩序的,被亨廷顿教授认为是“文明共性”的那些“最低标准道德观念”,已经或正在沦丧中。使无论是香港还是大陆都面临一个道德重建的艰巨任务。

第三个错误认识是对现代资本主义缺乏完整的认识。现代资本主义是由社会主义因素和资本主义主体两个部分组成的,绝不是弗里德曼及其徒子徒孙所说的自由资本主义。其中资本主义有其贪婪残忍的一面,也有发展经济的合理因素,例如职业专守精神,法治精神,企业家精神(不包括商人精神)等等。同时,社会主义是西方文化的伟大创造,例如经济平等精神,社会正义精神,政府不但有权而且必须大力干预经济的精神等等,这些精神都离开了西方的基础价值观,对人类未来的发展具有重大作用。

因此去殖民化绝不仅仅是去殖民符号化,而是要去殖民文化、殖民价值观以及在这种文化和价值观影响下所形成的殖民经济政策、殖民政治政策、殖民文化政策和殖民社会政策。也就是说是一种全面的脱胎换骨的去殖民化。

一、去殖民化首先要深刻认识西方文化的本质,对西方文化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马克思早就讲过资本主义是在对殖民地的屠杀和掠夺以及对下层群众的压榨中获得原始资本积累的。马克思没有讲的是这种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是与白人种族的种族根性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西方文化以自利型竞争为基础价值观。这种自利型竞争价值观正是白人种族的根性。

所谓的西方是指日耳曼人(日耳曼人是指罗马帝国北部所有以游牧、侵夺生活为主的农、牧、渔业部族,被罗马人称为蛮族)消灭西罗马帝国后所侵占的西欧地区。因此所谓的西方文化价值观与日耳曼人的基本生活方式和种族特性有高度重合性。

凯撒大帝在《高卢战记》中对日耳曼人有明确的描述,说他们一年换一个地方;只吃肉和奶;每个家庭的男丁都要轮流参与对外的战争,并且大冬天不穿衣服,只披兽皮,以锻炼他们在艰苦环境下进行战争的能力;不但不断发动对罗马的战争,而且内部不同部族之间也不断发生战争,完全靠掠夺生活。

这种自利型竞争就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物竞天择,来源于日耳曼人的基本生活方式。

英国就是这种丛林法则的最好表现。欧洲大陆的凯尔特人受到日耳曼人的掠夺和挤压来到英国,消灭了英国的土著。以后日耳曼人中的一只,盎格鲁-萨克逊人又从大陆来到英国打败了凯尔特人,将他们赶到了苏格兰和爱尔兰。日耳曼人中的另一只诺曼人又从大陆来到英国打败了盎格鲁-萨克逊人,取得了自己的落脚点。日耳曼人的又一支,海盗维京人又不断侵扰英国,取得了自己的落脚点。在英国人对美洲进行殖民和屠杀的同时,他们对近在咫尺的爱尔兰凯尔特人再次进行了屠杀和掠夺。

日耳曼人虽然是同一种族,并且有自己共同的文化特征,但是从他们诞生起,一直到现在的上万年间,从来没有融合成为一个国家,始终处于不断的争斗之中。尽管二次世界大战使他们认识到这种自利型竞争的惨痛教训,逐渐联合起来形成欧盟,但是英国人为了自利的目的现在又退出欧盟,使好不容易实现的联合出现了瓦解的可能。

其他白种人也都是这种游牧型民族。但是由于其他白种人的文明比日耳曼文明(严格的说,日耳曼从来没有产生过文明)产生的早得多。所以,他们在灭掉除中华文明外其他世界古代四大文明后,吸收这些文明的成果,具有了一定文明性,产生了希腊罗马文明。尽管古典希腊罗马文明也是在不断的内外战争、掠夺和屠杀中度过的。但是日耳曼的西方比他们更野蛮。

日尔曼西方灭掉古典希腊罗马文明;对伊斯兰教进行十字军东征屠杀和掠夺;灭掉他们自己的基督教兄弟东罗马帝国并进行了大肆洗劫;在他们自己创造的西方黑暗的中世纪中,相互间进行没完没了的战争与掠夺。

以后他们又渡过重洋,对印第安人和印第安文明进行种族灭绝和大肆掠夺,使得除中华文明之外人类仅存的古代文明也不复存在。同时对亚洲和非洲进行殖民和掠夺。正是他们在长达2000年的对全人类的掠夺中,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工业革命和技术革命才有可能在资本的推动下发生。

就像辉煌的希腊罗马文明始终伴随着侵略、战争、屠杀和掠夺一样,西方文明从来没有能够脱掉自己的野蛮性。他们在资本主义和工业化后,在近代和现代也进行了无数的战争,并且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和掠夺。美国通过屠杀印第安人完成自己的原始资本积累并占领了北美土地后,仍然永不停止地向世界扩张,那么大的国土和那么多的资源都不能堵住他们贪婪的野心。美国短短200多年历史上所发动的200多场战争,就是西方文化野蛮性、贪婪性、掠夺性的最佳明证。

一直到今天,美国对全世界发起经济战,甚至对自己忠心耿耿、亦步亦趋的所谓盟友,其实是自己的走狗和准殖民地都不放过,正像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所说,美国要的是仆人而不是伙伴。特朗普和他的右翼伙伴们的表演,充分说明了白人种族和西方文化的基础价值观的野蛮性、掠夺性和傲慢性,搞得世界不得安宁。西方文化的这种侵略性、掠夺性和野蛮性从来没有改变过,将来也不会改变。

资本主义的贪婪和掠夺性来源于白人种族的贪婪和掠夺性。种族的贪婪、文化的贪婪和制度的贪婪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就是西方文化的基本特性。任何对西方文化的农夫善心,最终都将被证明是南柯一梦,使自己的利益遭受极大的损失。

中国正是由于没有建立起对西方文化的战略警觉,对西方插手香港问题没有及时进行遏阻,造成香港问题彻底失控。同时对美国突然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缺乏战略警觉,使中国在战略上处于被动。

所以,去殖民化首先要深刻认识西方文化的本质,对西方文化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对西方明里暗里对中国和香港发动的各种混合战争,有充分的战略准备和战术手段。

二、去殖民化要充分认识西方优越论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危害,建立中国自己的叙事逻辑。

为了掩盖西方文化的贪婪性、野蛮性、侵略性、掠夺性,西方知识界为西方文化披上了一层华丽外衣,这些华丽外衣表现在方方面面,最本质的就是西方优越论。西方优越论为西方掠夺文化制造了合理性。这种优越论和合理性又通过教育和宣传占领了第三世界知识分子的头脑,使他们彻底奴化。所以西方优越论和掠夺合理论,在第三世界就形成了奴化合理论。

香港知识界和大陆知识界都有浓厚的奴化合理性,只不过香港知识界的奴化更深入更彻底。这是香港问题很难解决、愈演愈烈的主要基础。要解决香港和大陆的奴化合理论,首先就要彻底颠覆西方优越论。

西方优越论有一个发展演变过程。最早是种族优越论,它统治了西方思想界400多年。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希腊罗马思想家、启蒙思想家和美国建国之父那里,“人”这个概念仅指白种有钱男人。人人生而平等是白种有钱男人之间的事,有色人种和女人都不属于“人”的范畴,所以他们不能享受平等。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甚至白种穷人都不属于人的范畴。

美国建国后,有色人种、下层阶级和妇女经过了200年不懈的斗争,才在名义上上升到人的地位。但这也仅有仪式感,绝大多数白人骨子里的种族优越论没有更改,也不可能更改。特朗普总统以及支持他的白人基本盘,他们的种族主义和对妇女的蔑视,通过民主再次成为主流意识形态,这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再次创造了历史。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灭绝种族的血腥性,种族优越论变成了一种政治不正确。所谓政治不正确就是不能说出来,但实际还是那样想。于是需要一种新的优越论来取代它。新的优越论,一种是文化优越论,另一种是制度优越论。这两种优越论都建基于种族优越论之上,但它们之间又有明显的区别。

文化优越论在两次大战期间由马克斯·韦伯给予了高度概括。韦伯企图否定资本是资本主义原动力的论断,认为新教伦理才是资本主义产生的原因。一方面他企图否定资本主义的贪婪性,把葛朗台式的自我约束和职业精神描绘为资本主义精神,并且非常牵强地在新教伦理和他所谓的资本主义精神之间建立了联系;另一方面又不能不承认,贪婪是资本主义的主要特征之一,并且引用新教领袖卫斯理的话说,职业精神最终也会演变成贪婪。

韦伯的思想特别适合美国。因为最早到美国的人,除了英国的城市流氓之外也有一些新教加尔文派的清教徒。这些人特别狂妄,自认为他们是山巅之城,是人类中特殊的一群,肩负着给人类指明道路的责任,是上帝特别眷顾的人。他们有责任清除上帝预定不是人的人,注定下地狱的人,这使得他们在屠杀印第安人时下手特别狠。华盛顿、杰斐逊、杰克逊和林肯就是这样的人。

这种文化优越论后来形成了美国保守主义传统,把新教进一步向前延伸到基督教和犹太教,以获得一种历史感,形成完整的文化传统。拉塞尔·柯克就是其中的代表。

文化优越论假借宗教来说明他们是上帝特别眷顾的人,因而特别聪明,特别健壮,最终回归了种族优越论。由于20世纪人类学的发展,绝大部分人类学家都通过他们的考察和研究,否定了文化优越论。在20世纪末的一次文化研讨会上,亨廷顿委婉而不情愿的终结了文化优越论。

所谓的制度优越论是沿着另一条线发展的。这种观点认为西方文化起始于古典希腊罗马,虽然经历了中世纪1000年的黑暗(实际上否定了基督教),但是经过古典复兴和启蒙运动,通过英国、美国、法国的三大革命,建立起自由民主制度。是这个制度产生了资本主义工业化和现代化,使西方获得了优势,可以统治整个世界。

但是制度优越论只是政治家、媒体人和教科书的说法,西方主要思想家并不认同这种说法,这是因为这种制度存在着深刻的自相矛盾。例如自由和民主就是矛盾的。自由意味着个人的随心所欲,而民主意味着多数制定规则,意味着对少数的强行限制。因此极端自由主义者并不认同民主,他们把民主说成是乌合之众、多数暴政或民粹。这种论调在西方实际上是一种主流论调,他们把个人自由放在压倒一切的位置上,实际上否定了民主的合理性和可行性。

经济学家肯尼斯·阿罗用数学证明了多数人投票并不能满足多数人的愿望,被称为不可能定理。这个理论完全符合民主制度产生200多年来的现实。多数人的诉求虽然是各种各样的,存在着很大的分散性,但他们在经济平等上却有着很大的一致性。然而民主制度在绝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带来经济平等。最近的事实就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所有的数据都证明,贫富差距是越来越大了,而不是越来越小了。民主在它存在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失效的,被证明不存在一再被渲染的优越性。

这就是美国最终回到种族优越和文化优越的原因。特朗普赤裸裸的宣称美国第一,世界所有国家的利益都要服从美国利益,美国就是要当世界霸主,而且绝不放弃这个霸主地位,不服我就打你。

也就是说美国撕掉了所有优越论的外衣,回到了西方文化的贪婪性、野蛮性、侵略性、掠夺性。就像历史学家汤因比在20世纪20年代两次大战之间对当时西方强国的描述,他们是回到了野蛮时代。

西方优越论毒害了整个第三世界的知识界,使包括大中华区在内的所有第三世界的知识界受到了很深程度的文化殖民而不自知。有些人还自觉自愿的成了文化殖民的吹鼓手,属于那种被人强奸了还替人数钱的主。这些知识分子无耻到了没有底线的地步。

用西方优越论来进行文化殖民,奴化了大多数知识分子,这是今天大中华区所有问题的一个重要根源。这种殖民化通过教育和咨询影响了决策层,也影响了普通民众,特别是在香港这种奴化教育了100年的地方。

整个大中华区都需要进行深层次的文化去殖民化,否则表面的去殖民化不会起多大作用。如何重新认识白人种族、西方文化和西方制度,重新认识工业化和现代化,这是摆在全中国面前的一个艰巨的文化任务。必须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进行颠覆性的思考,给出对现代历史的中国解答,建立起中国自己的思想体系。

整个大中华区都有去殖民化的问题,香港的去殖民化只是更特殊、更急迫。去殖民化的核心是颠覆西方优越论,建立对西方的战略警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21 16:41 , Processed in 0.01493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