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去殖民化的核心是颠覆西方优越论,建立对西方的战略警惕

2019-7-10 22:4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598| 评论: 0|原作者: 于中宁|来自: 于导谈天说地

摘要: 就像辉煌的希腊罗马文明始终伴随着侵略、战争、屠杀和掠夺一样,西方文明从来没有能够脱掉自己的野蛮性。他们在资本主义和工业化后,在近代和现代也进行了无数的战争,并且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和掠夺。

三、去殖民化也要认识到西方文化创造了一些有价值的体系,其中包括社会主义、法治、职业专注和企业家精神。去殖民化在去掉西方文化糟粕的同时,应该学习和改造这些有益的价值。

我们在对西方主流价值观保持警惕,并通过科学的分析来颠覆西方优越论的同时,也应该认识到西方的历史并不完全是西方的统治者创造的。

西方世界和白人种族的下层民众一方面接受了主流价值观,因为这种自利型竞争的主流价值观是从他们的基本生活方式、他们的历史和他们对所处的自然社会环境的激励——反应中自然生成的。另一方面他们也有基于自己的生活状态和生活诉求而产生的属于他们自己的非主流价值观,这就是对平等,特别是对经济平等的诉求。因为他们必须要活下去,统治者也需要他们活下去。

从摩尔根开始的人类学调查和研究在这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人类学家证明,在人类早期,不同的种族和不同的部族都奉行共同的价值观,就是对外实行野蛮的掠夺,对内实行相当程度的平等,这种内部制度被称为军事民主制或者是原始共产主义。这种对内对外奉行不同价值观,韦伯将其称为双重伦理,政治学将其称为双重契约,现在人们常用的词儿是双重标准。

人类在走向文明的过程中,伦理观出现了重大分野。人类在大约在公元前7千年产生了迁徙农业。在公元前5千年到三千年产生了定居农业。定居农业才能产生改造自然条件的水利工程,包括城市在内的大规模建造活动,以及为这些活动服务的包括手工业在内的分工。当然还有由分工所产生的阶层分化。

定居农业就是人类的古代文明。由于定居农业需要不断扩大人类的组织规模,以获得经济的规模效益,需要不断的部族间的融合,因此集体性、合作性以及由分工性产生的阶层性和不平等性增加了。农业文明产生了内外相对一致的伦理观。

人类的另一部分始终处于迁徙状态中。除了保存下来的迁徙农业,在大约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前1000年产生了迁徙性的游牧业和渔业。迁徙人类始终处在原始部落状态,他们所处的自然环境不允许他们不断的融合和扩大,除了小规模的生产活动外,他们需要不断侵夺邻居的地盘,特别是需要不断掠夺富裕的古代文明地区。

除了中华文明外,没有其他古代文明能够抵挡住这种持续不断的掠夺。因为定居人类的军事能力比迁徙人类的军事能力要差得多。结果是古代文明都被消灭了。即使是中华文明也多次陷入被征服的境地。只是由于中华文明部族融合的历史非常久远,因此人数众多。例如汉代的人口比同时期埃及的人口要多将近10倍,这往往使政治征服最终变成种族和文化融入。

人类古代文明相继被征服,被消灭,不代表古代文明落后,蛮族文化优越。相反,先进文明由于创造的财富太多,这些财富往往引起内部争执和分裂。给了力量并不强大的落后文化以机会。落后征服先进几乎成了人类历史的一个定律。

日耳曼人是个没有自己文明史的种族。在很长时间内都保持着部族主义的传统,在定居后转化为村社主义,以后军事首领逐渐转变为领主。对外的掠夺演变成对内的掠夺。

但是,力图保持内部平等的诉求和努力仍然存在。白人种族的这种双重伦理和双重契约与起始阶段的基督教相吻合,当时基督教宣传四海之内皆兄弟,平等是基督教的初心,这是白人种族普遍接受基督教的重要原因。但是基督教一旦取得统治地位,白人的自利型竞争的基本价值观就改造了基督教,使基督教也奉行了双重伦理,这就是对异教徒的屠杀和掠夺的根源。

资本主义产生后,资本主义对农民和工人的残酷掠夺,一方面激起了农民和工人的反抗,另一方面也激起了白人知识分子的道德拷问,这种道德拷问正是建基于古代平等和基督教平等。道德拷问一方面通过许多伟大的文学作品表现出来,产生了巨大社会影响。另一方面则发展起被称为社会主义的系统的平等思想。

社会主义是西方文化对人类的伟大贡献。但是,资本主义总氛围下的社会主义只能是一种工具型的实用主义的社会主义。

英国本土实行的政策也没有被引入到英国的由其他种族占多数的殖民地。在这些殖民地,强盗资本主义是英国实行的主要政策。香港社会的动荡,大陆民众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正是因为全部和部分实行了这种强盗资本主义,或者说是殖民主义经济政策所引发的。

显然,殖民主义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双重伦理,双重标准。因此去殖民化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要去强盗资本主义的经济政策,学习欧美的社会主义政策。

关于法治,我在上篇文章中已经说过了。关于职业专注和企业家精神,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就不多说了。

去殖民化要正确认识西方文化和现代资本主义的两面性,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法国著名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在《文明史》一书中指出:殖民主义

【“扩张有利于欧洲。它使欧洲有机会得到新的土地,安置其多余的人口。……这一剥削过程的主要里程碑有:16世纪来自美洲的金银财宝,普拉西战役之后英国野蛮地打开了印度大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强迫中国开放其市场,以及在1885年的柏林会议上瓜分非洲。”

但是他接着说:

【“西方值得表扬的一个方面就是,它不遗余力的试图找到一种切实可行的、行之有效的、社会的和人文主义的方法,以对工业化带来的许多艰难困苦做出回应,……这一求索过程贯穿于整个19世纪。……社会主义在19世纪30年代开始为人普遍使用。”

正如普京最近所说,自由主义已经失败了。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自由主义不但不能终结人类历史,相反它将终结自己的历史。社会主义正在修正自己犯过的许多错误,建立新的基础。社会主义正在重新出发。

四、对香港的治理要以对历史负责的精神,坚决彻底不受任何干扰地实行去殖民化。

香港的所有问题,说到底都是英国人留下来的殖民制度造成的。包括殖民地经济、殖民地法律、殖民地文化、殖民地社会结构和殖民地政治。由于香港民主派——又叫香港汉奸派、走狗派——的破坏,香港的民主已被证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靠香港人自己来完成去殖民化的任务已被证明是力不从心的。中央政府必须对香港建立明确的去殖民化目标和规划,坚定不移而又耐心细致地完成香港去殖民化任务。使香港真正成为中国的香港,而不是身在中国,心在美国的香港。

首先,明确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治权是香港治理的首要任务。

中央政府虽然现阶段对香港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政策,但是香港屡屡暴乱,社会安全和国家安全都受到极大挑战的情况下,中央政府应重新考虑和安排治权的分配,将治权的指导权拿在手里,而将实施权授予香港政府,并且明确申明香港政府的职权是中央政府的授权,这是因为中国的政制既非联邦制也非邦联制,一国两制指的是经济制度而非政治制度。同时允许香港政府在一定程度上便宜行事。

同时中央政府应该申明,一国两制是中央政府的良好愿望,但是如果一国两制受到严重干扰,危及香港社会的稳定和国家主权,中央政府将会毫不犹豫的收回全部治权,造成这样后果的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上法律责任。中央政府一旦收回全部治权,这些人在香港的路就走到头了。

中央政府的指导权应分为长期指导规划和年度指导规划,指导规划以去殖民化和香港繁荣稳定为基本目标。中央政府应对指导规划进行考核和督查,对存在的问题及时提出督查意见。全面系统地完成中央政府的指导规划是香港政府的职责,对失职问题要进行问责。

其次,在去殖民化的基础上,完善香港的法律体系是当务之急。

香港法律体系的去殖民化和完善化,目标是维护中国的国家主权,维护香港社会的正义。

需要全面审核香港现有的法条,在去殖民化的基础上建立新的法条体系。也要改革香港的法院制度和律师制度,使得香港的诉讼制度摆脱外国政府的控制。

更重要的就是,香港要有一个像美国联邦调查局那样的具有权威性质的调查机构,这个调查机构应该是中央调查机构在香港的分部,香港警察应该像美国那样只是地方警察,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应该由中央调查机构全权负责,地方警察无权插手。

中国还应该有美国中央情报局那样的机构,专门负责国外情报,在香港也应该设有分部。

设立中央调查机构和地方警察系统是美国社会治理的重要经验,非常值得中国尽快学习,尽快形成体系。

调查体系和法律体系会形成强有力的社会治理手段。调查体系负责长期全面的获取证据,只有在证据的基础上法律体系才能起作用,否则法律体系只能是形同虚设。

第三,彻底检视香港的经济政策,逐步实行现代的税收政策、社会保障政策和房地产政策以及其他产业政策。第四,全面彻底地去除殖民文化,包括整顿香港的媒体、教育和公务员队伍,坚决清除殖民分子。

这两个方面就不展开谈了。

总之中央政府到了和香港的殖民势力和大陆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摊牌的时候了。而且不要等到收复台湾后再摊牌,现在就要摊牌。中央政府要拿出反腐和南海建岛那样的魄力和执行力全面对香港和大陆的殖民势力开刀了。

【于中宁,察网专栏学者,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国家一级导演。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于导谈天说地”,授权察网发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20 07:48 , Processed in 0.0304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