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壮壮文章的若干失实之处

2019-7-13 09:4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5798| 评论: 13|原作者: 毛经天

摘要: 左翼学生社团要怎么走,这是目前迫切需要讨论摸索的问题。壮壮的文章如果要探讨这个问题,那是把准了脉。但他的文章里讲了一大通青年恋爱的八卦,求是过去向外发展的历史,重提并歪曲了六七年前那场于当前没有什么意义的分裂,反而转移了我们的视线,加重相互的猜忌。

关于壮壮文章的说明(毛经天)

我讲一下我知道的东西。

第一,因过去一年多里发生的事情,目前高校左翼学生社团生存和发展空间受到了非常大的挤压。左翼学生社团要怎么走,这是目前迫切需要讨论摸索的问题。壮壮的文章如果要探讨这个问题,那是把准了脉。但他的文章里讲了一大通青年恋爱的八卦,求是过去向外发展的历史,重提并歪曲了六七年前那场于当前没有什么意义的分裂,反而转移了我们的视线,加重相互的猜忌,使得谣言八卦满天飞。

第二,先说一下左翼学生内部恋爱的问题。鼓励自由恋爱应该是一百年前已经建立起来的原则,我们当然支持志同道合的青年人结合在一起。我们反对的是强迫结合或拆散,“你不和我在一起就是不进步”的绑架恋爱。据我所知,壮壮文章里所说的两三对都是自由结合的。也许他想反映的是有些人是为了找对象才加入社团的?

第三,壮壮依然对六七年前那场分裂中己方退出求是感到不满,在文章里说是对方把最先进的人(己方)给排挤出去了。这里我只需要指出一个壮壮回避的事实就足够了。在那场最终导致分裂的争论中,第一个采取组织手段开除对方的正是壮壮所说的“非常先进”的会长和副会长,他们把上一届的会长和副会长开除了,这才引起求是里较中立的会员倒向另一边。可以说,这些“非常先进”的成员是唯我独革、不会团结人的。

这里要说一下当时分裂的背景。在我看来,分裂双方在行动策略上没有实质差别。那几年因为南方工人运动的发展,清北左翼社团也都产生了一些不愿局限在学校里做事的想法,并且都将《韩国工人》、《怎么办》作为效仿对象。双方重要的分歧点之一是,最终被排挤出去的一方认为当前要优先争取新闻自由、结社自由、政治民主等等,要先建党并把宣传(如办火星报)放在核心才能有战斗力,另一方则不同意。在我看来,这些争论本身在当时其实并不足以导致组织上的分裂,因为这些争论其实早已存在五六年了,双方各司其职就可以了,毕竟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最终目标(社会主义)。但最终退出求是的一方、在壮壮看来“非常先进”的一拨人冒然采取组织手段开除上一届的会长和副会长,直接导致了公开的对抗。

第四,唐的事情。据说是某左翼人员的妻子进到唐的公司,不需要上班、每月可以有一万多的工资,此人将自己挣的十来万元投进这个公司,然后赔了。此事实在没什么可做文章的。

第五,我也好奇求是为什么在过去一年半里选择默不作声。我想可能会有三种原因,一是不认同马会策略(建党等),二是不满其组织作风,三是预估到风险。
                                                                                    
按我理解,左翼目前关心的是,高校左翼学生社团应该怎么生存和发展,社团里的学生应该怎么做人生选择,学生社团应该如何保持组织包容性、工作有效性、并且保持为全人类谋福利的纯洁理想。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学生社团,但社团里的成员也一直在思考探索,左翼有识之士也可以给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
3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7-14 12:40
远航一号: 国内青年左派同志都知道壮壮说的老学长是谁。不是去伪存真想的那个人
我也知道壮壮说的不是他。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14 12:11
国内青年左派同志都知道壮壮说的老学长是谁。不是去伪存真想的那个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14 12:09
去伪存真: 那我记错人名了;似记得有一位跟你类似年龄的赴美留学同志,也是一位左翼名笔,后来回清华任教了;据闻他在清华就读期间是求是学会发起人和首任会长。有这个人么 ...
去伪存真同志,本网已经声明:远航一号现为红色中国网编辑集体笔名,并非某同志专用。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7-14 11:59
远航一号: 求是学会与韩东屏毫无关系。
那我记错人名了;似记得有一位跟你类似年龄的赴美留学同志,也是一位左翼名笔,后来回清华任教了;据闻他在清华就读期间是求是学会发起人和首任会长。有这个人么?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14 11:46
去伪存真: 清华求是会最早似乎是韩东屏同志发挥了很大作用吧?2009年是中国工人网同志陪我一起跟求是会同学们座谈,中午还跟阳和平同志等一起在校外小饭馆共进午餐,晚餐则 ...
求是学会与韩东屏毫无关系。
引用 横刀立马 2019-7-14 10:27
感谢毛经天同志澄清部分疑惑,兼听则明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7-14 07:06
清华求是会最早似乎是韩东屏同志发挥了很大作用吧?2009年是中国工人网同志陪我一起跟求是会同学们座谈,中午还跟阳和平同志等一起在校外小饭馆共进午餐,晚餐则是在清华学生食堂用的,伙食条件不错。跟这些具有共同思想信仰的年轻人相处交谈,感觉很好,充满了勃勃朝气和正气。看了最近这两篇网文,怎么就感觉大变样了呢?
引用 上海公社 2019-7-13 10:46
毛经天同志的分析有帮助,让我们了解全面情况。关于唐玉龙与某女的财务纠纷,我是局外人,但仅从各自公开的说法以及民法概念来说,唐是否给该女发了工资(无论按照什么条件,况且所谓不做事只是唐的一面之词)与该女是否有权要回投资,完全是两码事。工资一发,所有权就归女方,女方有完全处置权。

至于女方投资是否有权追回,要看投资的性质。如果唐确实在投资失败以前善意地(对投资失败预先不知情)转让了公司并摆脱了法律责任,那么唐对该女没有偿还义务。如果是如相关文章所说,唐在明知投资即将失败的时候提前脱身,并以此来避免偿还责任,那么唐不仅免不了偿还责任,恐怕还有更大的法律问题。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13 10:17
关于唐玉龙的文章,在网上已经流传一段时间,本网因收到某网友投稿曾于今年二月份转载。转载当日,疑似求是方面即委托一中间人要求本网将关于唐的文章删掉。本网表示类似事端应该澄清事实,而不应一味掩盖,且该文已经在网上流传多日。但考虑到与该中间人的长期合作关系,当即将该文转到不显著位置。但对方仍然一再坚持本网应将该文彻底删除。本网对此表示难以理解,没有照办。当时,中间人所介绍的唐与杨妻之间的纠纷与毛经天的第四点所说基本一致。

仅从网上揭露唐的文章来说,文章的重点并非某人的十万块钱,而是认为唐的整个经营存在非法集资问题。从一般常识来说,一个马克思主义青年为什么非要从事如P2P融资这样高危且未必道德的职业,也是令人难以理解的。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13 09:58
关于唐玉龙的情况: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38473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13 09:57
关于杨政君的情况: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8152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13 09:54
据了解,毛经天所提出的第四点涉及到唐玉龙所办的P2P融资公司与某女同志之间的财务纠纷,而该女同志系不久前被捕的杨政君同志妻子。虽然红色中国网目前不了解全面的情况(目前仅有两方面各自的一面之词),这一纠纷仍然说明,在左派同志之间,如果经济问题处理不好,也会产生大矛盾。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13 09:47
红色中国网欢迎各方面同志就毛经天网友所提出的各条问题展开讨论。

查看全部评论(1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3 17:50 , Processed in 0.01620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