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谈谈我对求是的看法

2019-7-22 06: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0311| 评论: 9|原作者: 知凡

摘要: 我所知道的求是的先进分子一直在努力工作着,或者说他们还在坚持争鸣和战斗着,他们是革命队伍中真正在踏实干事的一群人,如果离开了这些“头发都掉光了”的老人,求是一定会走向衰落,而不是变得更好。在某个事件后,恰恰因为他们的努力,才保留下来一批为数不多的左翼社团。

JS事件据我所知,求是内部是有讨论的,而且是比较深入的讨论,求是绝不会不关心左翼重大政治争论,关心不代表他们一定要公开表态,他们不表态其实是对JS运动路线的某种否定,具体来说,就是工人运动主体应该是本地本厂工人,而不是外部的声援群特别是学生。我知道的是求是系的同志不止一次建议他们在本地寻找力量,不要寄希望于一盘散沙的网络左翼的声援。后来的发展来看,求是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也没有破坏或者出卖的行为,结果反而是求是被进去的某个北大毕业生供出(详见第二段认罪视频文字版)止损的建议如果是在8月中旬以后提出,我觉得是正确的,往现场填人的做法,损失难道还不够大吗?总之,求是在这个问题上,在大节上是不亏的。

最后,对某事件的反思,涉及到争论已久的学生工作路线问题。学生社团是以学为主,还是以实践或者参与工人斗争为主,我认为学生在学校期间还是应以学为主,兼顾实践,不应该变为行动小组。北大一些同志把学生社团变成行动小组,脱离了学生实际情况,脱离了这个学校大部分学生。

 我并不认为求是没有自身的问题,校内校外发展的很多方面都是有问题的,比如对国史的学习过多过长,会员普遍缺乏对哲学基本原理的掌握等,这些问题这里不想展开探讨,我反对的是对其整体进行否定。如果壮壮或其他同志对求是的工作路线不满,大可以自己趟出一条路,创建一个比求是更好的,更具有战斗力和吸引力的组织来,也搞出一个“系”来,那么我们都向你学习历史发展的规律从来就是,首先创造了山头,再通过实践判断谁是谁非,最终解决山头,空谈是无益的,这种争论最终要在实践中解决。但无论如何,对个人相貌、隐私进行攻击,对事实的主观臆断,挖苦式的语言风格,我想都不是对同志的正确态度。

至于毛经天文章末尾提出的一些问题。我提出我的一些建议。首先,组织方面,新生活动相对活泼、自由和多样化,就能保证人数和群众面,高年级培养干部就要过组织生活,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锻造无产阶级的党性,坚定革命理想,而在这个体系中,有经验的老同志恰恰要作为领导中枢而不是排斥对象。其次,学习方面,不要好高骛远,对于大部分学生,适合先学通俗版的教材,后学原著。第三,对于人生选择,要明确两个原则,一个是抱团,避免单打独斗,一个是要能找面向群众的工作,可以直接做工,也可以在外围做支持,总之不要浮在上面。当然,这些怎么具体操作,不是网络上谈几句能解决的。

最后说一句,壮壮出于保密考虑,没有透露大部分人的名字的做法是对的我希望大家在讨论这一问题时都秉承这一原则。我对这个问题的主要观点表述完毕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红色多瑙河 2019-7-25 02:41
避重就轻。佳士的事情谁都清楚,现在是保皇党需要自证清白,这个没谈,通篇无用。壮壮说话粗鄙,自然需要纠正,但你的题目是谈谈求是的看法,结果你谈出了个“你有本事自己当山大王?”。合着不当山大王就不配跟求是对话了?你咋那么牛?
引用 No.24601 2019-7-23 02:35
我也想听听壮壮对此如何反应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22 21:48
知凡、壮壮有兴趣都可以上来直接交流
引用 莫梅木 2019-7-22 10:34
你们向高层呼吁,是小资产阶级动摇性;我们找高层的思想智囊当指导老师,那是领导无产阶级的深谋远虑。
引用 莫梅木 2019-7-22 09:16
弄了半天,还是避重就轻啊。现在求是对唐的态度、声援番禺毛主义者时候为何禁止学生以个体身份帮助同志(以所谓纪律为名)、负责人及其周围追随者有没有去学校那边打击不同观点同学,全都没有正面回应。整个文章都围绕着“需要组织,我们比实干派更像韶山老人转世灵童,你不服可以也搞一个追随者团体”来阐述。说实干派采取冒进策略,人家都说了,是受你们影响的,一体两面而已。再来讲讲对待里面同学态度,这里红中网的大先辈们也是反对那种策略,但他们并没有像一些人那样不断地“骂叛徒”、“抓叛徒”。
引用 上海公社 2019-7-22 03:43
壮壮的文章是有很大问题,知凡批评他不该纠缠个人问题(什么头发掉光了)是对的。

求是肯定是一个追求马列主义的团体(实际上是否做到马列主义或掌握了马列主义是另外一个问题)。至于说求是对于中国工人阶级“从自在到自为”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这恐怕言过其实。

在佳士问题上,求是采取保存力量的策略不能算错。但是与其他左派团体之间,为什么不沟通?公开沟通不方便,主要领导之间也不能沟通?直接沟通不方便,难道不可以通过中间人沟通?你不沟通,而且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系统的人什么都不许做。在别人看来,不就是把自己“保”起来,别的什么都不管。

北大系有北大系的问题。但是在处理与其他团队的关系上,求是是否都是正确的。乌有系是改良主义。但是求是在公开层面不也要以改良面目出现吗?改良主义者都是敌人吗?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7-21 23:56
我认为本文主要谈的是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如何看待和进行有利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革命活动问题。我想,现在的左翼力量是下滑趋势,是低潮时期,但不等于是前途渺茫。我也支持革命活动的多样性,对于学生我认为应该以学习为主,更要与工农相结合。我曾经在本网的跟帖中谈过我的一个建议。我把它搜了出来再贴在下面供大家讨论:
龙翔五洲 2019-2-21 02:06
【左翼力量在今天的中国是非常孤立和弱小的,这一点要予以承认;我们手里既没有群众,也没有经济基础,更没有武装力量...】我认为我们现在要从经济基础入手,开公司、建工厂、建农庄、搞小微企业、办学校等等,这是合法的。我们要搞的公司、工厂、农庄、小微企业、学校甚至科研所,都要符合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就是不能搞成私有制的,一定要是集体所有制的,要“工者有其业”,搞成全员持股、大家都是劳动者又都是主人(老闆)。这样的企业会成为榜样,是向私有制开火的榜样和阵地,是团结群众战胜私有制的堡垒。如能这样进行下去,推而广之,什么工会、夜校、马列毛主义教育、经费、面包等等革命所需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只要特色还挂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还披着社会主义的皮,我们的行动就有它的合法性。我们要用这样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去动摇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
引用 莫梅木 2019-7-21 22:15
知凡的三段论:人总是要抱团的—>传销式组织也因此有了价值—>你觉得不满意,可以再搞一个传销组织嘛。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21 17:18
由润玉网友投稿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7 20:50 , Processed in 0.01608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