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美国国会如何长期向香港贩卖“民主”、阴谋颠覆

2019-8-1 22:50|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321| 评论: 0|原作者: 郭永虎|来自: 当代中国史研究

摘要: 美国国会为涉港非政府组织拨款,以此资助香港“民运”、“人权”等反华组织干涉香港事务。其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及其下属组织成了重要工具。

三、近年来美国国会干涉香港事务的主要内容及最新动态

进入新世纪,美国国会继续通过各种渠道介入香港事务,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一)拨款援助涉港非政府组织进行反华活动

美国国会为涉港非政府组织拨款,以此资助香港“民运”、“人权”等反华组织干涉香港事务。其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及其下属组织成了重要工具。美国国会在《2003年度综合拨款法》中,要求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拨款用于资助香港“民主、人权和法制”项目。[21]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获得国会拨款后再将其分发给涉港非政府组织从事反华活动,其中“香港人权监察”、“美国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等非政府组织近年来都接受过其资助。2003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为“美国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拨款约20万美元,支持某些所谓“香港民主派”做出“抗衡”。2004年,美国国会拨款3500万美元用于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推广“人权和民主”。[22]2009年,美国国会在《2009年度综合拨款法》中为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拨款1700万美元,用于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的“民主”活动和人道主义援助。[23]

(二)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23条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23条规定: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24]】

美国国会多次通过立法对此条款明确表示反对。2003年6月16日,美国众议院提出第277号决议案,敦促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撤回第23条立法,要求中国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把对香港法律的修订留给普选产生的香港立法会解决。[25]25日,美国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在讨论该法案时呼吁众议院必须行动起来,向香港特区政府和中国政府申明:美国认为,

【“任何违背《联合声明》对关于香港人权保护承诺的行为将导致严重后果”,“并敦促政府立即采取措施来履行对香港‘自由事业’的承诺”。[26]】

27日,美国参议院提出第14号联合决议案配合众议院诉求,

【“要求香港特区政府不得制定与基本法23条相关的限制公民言论和思想自由的法律,还要求美国政府敦促香港特区政府避免制定任何法律以履行23条立法。要求中国及全国人大把对香港法律的修订留给普选的香港立法会解决”。[27]】

(三)继续干涉香港选举,对华施压

进入新世纪,干涉香港选举仍是美国国会涉港立法的常规议题。2004年6月3日,美国众议院通过655号决议案,要求中国政府“保证香港回归时的‘高度自治’承诺,应依据香港人民自身制定的选举法或全民公决进行立法会直选”。[28].6月23日,美国参议院通过第33号联合决议案,要求美国总统敦促中国“保证香港法律的修改应该反映港人通过普选和民主选举特首与立法会的意愿”,要求“人大常委会制定普选时间表”。[29]

(四)非法“占中”前后酝酿新的涉港立法

由于《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已于2007年到期失效,美国国会决定重新立法以对香港政策法做出更新。2014年11月,美国国会推出新的涉港法案——参议院第2992号法案,即《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主要内容包括:第一,将香港民主和人权纳入美国国家利益和价值观范畴。该法案称香港的持久繁荣和稳定对于美国有重要意义,支持民主化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准则。第二,将美国对港政策与香港“自治化”程度挂钩。该法案要求美国总统在给予香港任何新的优惠政策之前需要事先核实香港是否享有足够的自治权。要求美国总统向国会证明,除非香港拥有足够的“自治”,否则香港将不能拥有美国法律和协定赋予的有别于中国内地的特殊待遇。第三,干涉香港选举。该法案称,香港必须保持足够的“自治”,敦促中国政府不干涉香港高度“自治”,允许香港人民通过普选产生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成员;支持2017年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提名普选制,2020年立法会所有成员实行普选制;支持媒体自由和独立,继续通过国际广播对香港地区进行粤语广播。第四,强化美国国务院有关香港发展的年度报告评估制度。该法案除了要求总统对香港的“自治”程度做出评估与核实,还要求美国国务院提交涉港年度报告常态化。[30]

(五)美国国会介入香港事务的其他途径

除了立法活动,美国国会还通过其他手段介入香港事务:一是举行涉港听证会,为启动立法提供舆论宣传,为香港的“民主人士”提供讲坛。2004年3月4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专门就香港的民主发展问题举行听证会。在听证会上,美国参议员布朗巴克呼吁美国政府继续采取强硬措施维护“民主”。与会者甚至要求美国政府与国会将“促进香港民主化作为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石”,并将美国总统非正式访华与香港民主取得进步挂钩。6月23日,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亚太分委员会专门举行关于香港问题的听证。美国国会听证活动得到了美国行政部门的支持。6月下旬至7月2日,美国国务院、美驻港总领事馆先后4次发表声明支持香港政改。[31]2014年12月2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香港问题召开听证会,包括亚太小组主席、共和党议员查伯特在内的多名议员明确表态,支持非法“占中”活动。[32]二是通过国会涉华委员会年度报告干涉香港事务。进入新世纪,美国国会内部又多了一个干涉香港事务的新机构,即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从2002年起,这一委员会每年都发布涉港人权状况报告,欲重新就香港政改问题进行年度调查,并制定干涉中国香港事务的建议和措施。2014年10月,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发表2014年涉华年度报告,称美国应关注香港的民主发展,并建议美国政府加强与香港互动,派遣高官访问香港等。11月20日,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举行“香港民主的未来”听证会,前香港总督彭定康等参与做证。除了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在2014年度报告中也染指香港事务,美化“占中”活动,同时对中国政府施压,提出干涉香港事务相关对策建议。三是支持“占中”活动。“占中”活动期间,美国国会议员通过各种途径表达对这一非法活动的支持。2014年9月,美国国会议员史密斯决定成立国会“香港连线”干涉香港事务。10月9日,21名美国参议员联名致信奥巴马,要求美国介入香港事务:

【“我们坚决支持香港公民对普选和充分民主的愿望。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国采取适当的和必要的行动促进香港普选、民主和法制。美国基本政策是保持香港的独特地位,支持香港民主。我们敦促你和你的政府采取卓有成效的措施,保证北京恪守对香港的承诺”。[33]】

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罗伯特也致信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表达对香港局势“严重关切”。[34]

美国国会介入香港事务的目的并非关心香港的人权和民主,而在于美国国家利益,正如《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倡导者麦康奈尔所言,

【“香港在东南亚及全球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美港之间的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必须确保庞大的美国利益在1997年以后仍得以保持。”[11](p.647)】

美国国会的涉港活动对中美关系造成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一方面,美国国会不断通过立法对美国的香港政策产生了十分消极的影响,它使美国对中国香港事务的干涉长期存在,严重损害了中美关系的健康和良性发展;另一方面,美国国会对香港事务的立法活动增加了中国解决香港事务的难度,成为影响香港局势发展的不稳定因素之一。

[参引文献]

[1]Congressional Record,H.Con.Res.299, https://www.congress.gov/bill/98th-congress/house-concurrent-resolution/299?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22%5D%7D,2014年12月5日。

[2]Congressional Record,H.Con.Res.393,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0th-congress/house-concurrent-resolution/393?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393%22%5D%7D,2014年12月5日。

[3]Congressional Record,H.Con.Res.79,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1st-congress/house-concurrent-resolution/79?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79%22%5D%7D,2014年12月5日。

[4]Congressional Record, May 24, 1989, Save Human Rights in Hong Kong,135 Cong Rec.,p.E1867; Congressional Record, H.R.2675,Hong Kong Immigration Act of 1989,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1st-congress/house-bill/2675?q=%7B"search"%3A%5B"hong+kong"%5D%7D,2014年12月5日。

[5]Congressional Record,S.1160,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1st-congress/senate-bill/1160?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22%5D%7D,2014年12月5日。

[6]Congressional Record,S.Con.Res.51,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1st-congress/senate-concurrent-resolution/51?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22%5D%7D,2014年12月5日。

[7]Congressional Record,H.Con.Res.187,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1st-congress/house-concurrent-resolution/187?q=%7B"search"%3A%5B"H.Con.Res.187"%5D%7D,2014年12月5日。

[8]Congressional Record,Foreign Relations Authorization Act,Fiscal Years 1990 and 1991,H.R. 3792,November 21,1989,101st Cong. 1st Sess.,135 Cong Rec.,p. H 9292.

[9]Congressional Record,Conference Report on H.R. 1415, House, October 3, 1991,102nd Cong. 1st Sess.,137 Cong Rec. p.H 7479~7480.

[10]刘连第:《中美关系的轨迹:1993~2000年大事纵览》,时事出版社2001年版,第645~647页;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http://hongkong.usconsulate.gov/ushk_pa_1992.html, 2014年12月5日。

[11]刘连第:《中美关系的轨迹:1993~2000年大事纵览》,第647~648页。

[12]Congressional Record,S.Res.175,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4th-congress/senate-resolution/175/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175%22%5D%7D,2014年12月5日。

[13]Congressional Record,S.Amdt.2752 ,https://www.congress.gov/amendment/104th-congress/senate-amendment/2752/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22%5D%7D,2014年12月5日。

[14]Congressional Record,S.Res.271,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4th-congress/senate-resolution/271?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22%5D%7D,2014年12月5日 。

[15]Congressional Record,S.Con.Res.38,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5th-congress/senate-concurrent-resolution/38/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S.Con.Res.38%22%5D%7D,2014年12月5日。

[16]Political Freedom in China Act of 1997,H.R.2358,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5th-congress/house-bill/2358/text?q=%7B%22search%22%3A%5B%22H.R.2358%22%5D%7D,2014年12月5日。

[17]Congressional Record,H.R.750,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5th-congress/house-bill/750/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H.R.750%22%5D%7D,2014年12月5日。

[18]Congressional Record,H.Con.Res.100,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5th-congress/house-concurrent-resolution/100/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H.Con.Res.100%22%5D%7D,2014年12月5日。

[19]Congressional Record,H.Con.Res.178,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5th-congress/house-concurrent-resolution/178/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2358%22%5D%7D ,2014年12月5日。

[20]Congressional Record,H.R.1813,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6th-congress/house-bill/1813/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1813%22%5D%7D ,2014年12月5日。

[21]Congressional Record,H.J.Res.2,Consolidated Appropriations Resolution,2003,108th Congress,p.H755.

[22]Congressional Record,H.R.4818,Consolidated Appropriations Act,2005,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8th-congress/house-bill/4818/text?q=%7B%22search%22%3A%5B%22Consolidated+Appropriations+Act+4818%22%5D%7D, 2014年12月5日。

[23]Congressional Record,H.R.1105,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1th-congress/house-bill/1105/text?q=%7B%22search%22%3A%5B%22H.R.1105%22%5D%7D,2014年12月5日。

[24]《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人民日报》1990年4月7日。

[25]Expressing support for freedom in Hong Kong,H.Res.277,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8th-congress/house-resolution/277?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22%5D%7D,2014年12月5日。

[26]Expressing Support For Freedom In Hong Kong,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cord/2003/06/25/house-section/article/h5837-1/?q=%7B%22search%22%3A%5B%22Pelosi+Statement+in+Support+of+Freedom+in+Hong+Kong%22%5D%7D ,2014年12月5日。

[27]Congressional Record,S.J.Res.14,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8th-congress/senate-joint-resolution/14/text?q=%7B%22search%22%3A%5B%22655+hong+kong++2004%22%5D%7D ,2014年12月5日。

[28]Congressional Record,H.Res.655,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8th-congress/house-resolution/655/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2004+H.Res.655%22%5D%7D,2014年12月5日。

[29]Congressional Record,S.J.Res.33,https://www.congress.gov/bill/108th-congress/senate-joint-resolution/33/text?q=%7B%22search%22%3A%5B%22hong+kong++S.J.Res.33%22%5D%7D,2014年12月5日。

[30]Congressional Record,S.2922,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3th-congress/senate-bill/2922/text?q=%7B%22search%22%3A%5B%22655+hong+kong%22%5D%7D ,2014年12月5日。

[31]《岂容美国霸权干涉香港》,(香港)《镜报》2004年8月号。

[32]《美多名议员表态支持“占中”,鼓动美对华强硬》,《环球时报》2014年12月3日。

[33]Booker Joins Bipartisan Call Urging Obama to Speak Out on Hong Kong,http://www.booker.senate.gov/?p=press_release&id=154,2014年12月5日。

[34]US lawmaker launches Hong Kong caucus to monitor rights,http://news.yahoo.com/us-lawmaker-launches-hong-kong-caucus-monitor-rights-234013444.html,2014年12月5日。

【察网摘自《当代中国史研究》2015年第2期,原标题为“美国国会干涉中国香港事务的历史考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6 02:51 , Processed in 0.02220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