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关于立场、方法和纲领,兼答泛民“左翼”

2019-8-5 07:3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4730| 评论: 6|原作者: 《国际》编辑委员会|来自: 香港《国际》

摘要: 说白了,《夜猫》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反共反大陆运动的“左翼”。 他们提出的“激进行动”不但是有产者才有办法参加的东西,而且其运动的公然的目标,就是要让美国的代理人取代北京的代理人,成为香港极端资本主义社会的主宰。

我們的立場、方法和綱領

馬克思主義評論的最基本任務,就是幫助工人脫離資產階級思想的影響,形成有獨立政治意識和組織的工人階級、進行階級鬥爭。這種獨立的階級鬥爭的根本目的,不是在資本主義社會之中提高工資待遇或為政客拉票助選,而是建立工人政權和主要生產資料公有制,走上建設世界社會主義社會的道路。

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中共官僚政權和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列強實行妥協,地產金融寡頭壟斷、貧富極度懸殊的香港極端資本主義社會和經濟制度得以延續。在政治上,中共官僚政權與香港大資產階級的政治聯盟,和香港親帝陣營繼續主導教育輿論的最顯著的結果,就是殖民主義和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對大量民眾的統治。

因此,香港極端資本主義制度所造成的各種問題,被親帝陣營歸因為「中國侵略」,由此引申出各種限制大陸人民和資本進入香港, 並通過「真普選」乃至「國際介入」實現脫離中共政權的「自決」乃至「獨立」的方案。彷彿,在親帝陣營甚至帝國主義的直接統治之下,香港便會獲得「解放」。這種顛倒黑白的宣傳,直接為全世界最殘暴最腐朽的西方壟斷金融資本服務。

寄生官僚和大資產階級苟合的建制派,同樣迴避香港作為中外資產階級的世界級洗錢天堂的癥結。他們部分人以虛偽的「愛國」姿態,將親帝陣營的動員能力歸因為洗腦宣傳和外國介入,色厲內荏地呼喚清洗和鎮壓;他們的另一部分人,則宣稱若要維護香港的現行制度、避免無止境的社會動盪,北京必須將香港交予親帝陣營管治。他們的目的,也是要勞苦大眾繼續為奴。

親帝陣營當下領導的街頭運動,是爭奪香港極端資本主義體制主導權的鬥爭。這種鬥爭沒有、也不可能吸引廣大勞動人民的參與,更從開始就與處於香港社會的底層、最受剝削壓迫的大陸「新移民」群體絕緣。這場運動正在走向暴力失控的臨界點,將香港推向烏克蘭式的「族群鬥爭」。這種鬥爭的結果,將是族群掛帥的財閥軍閥黑社會割據,一般百姓永不超生。

這場以「香港人」身分認同為中心思想的青年運動在降潮之後,參與者最終還須面對香港極端資本主義的社會和經濟常態。與領導這場運動的極少數政客和公眾人物的名成利就甚至「國際認證」不同,大多數青年將不得不回到他們的現實之中:工作強度高、工資低、保障低,在百物騰貴、住屋困難的社會中浮沉的「社畜」。

馬克思主義者面對的首要任務和挑戰,是努力把問題的來龍去脈和利害關係說明,幫助思考中的青年和勞動者分清敵友,拒絕成為異己勢力的炮灰,進而形成推動社會進步的強大力量。在世界資本主義大衰退在各地掀起強大的本土排外勢力的當下,這不只是香港的問題,更有國際的意義。

從五年前本誌確定國際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的立場,發表關於佔中的編委會聲明開始,我們從來沒有隱瞞我們的觀點。泛民「左翼」面對我們的言論,不是污衊為「五毛」,便是冷處理。

日前,我們看到了泛民「左翼」網媒《夜貓》批評本誌編委會關於「反送中」運動的分析。《夜貓》在臉書上發佈他們的這篇評論的時候,呼籲讀者不要查找我們的原文。在閱讀了他們的一些相關文章後,我們認為,這種行為不止反映了《夜貓》同仁們的個人風格,更反映了他們的一類泛民「左翼」,在立場、方法和路線上,同馬克思主義之間存在的巨大鴻溝。

以下是我們對《夜貓》所展現的泛民「左翼」的若干具代表性的方法和路線的評論:


1. 《夜貓》指鹿為馬的獨腳戲

W先生在其宣稱批駁本誌的文章稱,我們對於《逃犯條例》應否修訂語焉不詳,指我們並不了解我們據說必定同意的北京真意,說修訂是林鄭政府破壞香港和北京利益的自作主張,進而宣稱我們會因此成為當局以此條例抓捕泛民活動家的「幫兇」。

這純粹是指鹿為馬。

本誌編委會的文章,沒有研究《逃犯條例》修訂到底是北京還是香港政府提出的,也沒有宣稱北京提出的就要支持、香港提出的就要反對,更沒有以對中共官僚政權為香港設定的經濟定位是否有利,作為我們評論的標準。

我們不但沒有提出這些觀點,更不可能提出這些觀點。理由很簡單,就是我們一貫主張,「一國兩制」是中共官僚政權與帝國主義妥協的產物,它的延續和「成功」日益地建立在勞苦大眾的痛苦身上,其所滋生的各種矛盾也必然而確實地在推動危害香港和全世界勞動者根本利益的族群鬥爭。

至於宣稱我們因為支持修訂而會成為當局抓捕泛民活動家的「幫兇」,則完全是憑空捏造。W先生有意無意地迴避了我們文章的真正觀點:中共政權一直在用它「自己的手段」處理跨境政治問題,不會讓它並不控制的香港司法機關處理這種案件。

事實上,「反送中」運動的發展歷程已經明確地表明,《逃犯條例》修訂本身不過是一條導火索,它所引爆的是佔中以來親帝陣營不斷催生的本土「自決」和「獨立」青年街頭運動。我們的文章首先要分析的是這種運動的邏輯、趨向和性質,其次是從各方勢力對《逃犯條例》最終修訂案的反應,指出到底是哪一些利益群體,促成了這場促使「愛國資本」和親帝陣營異口同聲、癱瘓香港當局的「全民運動」。

W先生宣稱他的文章是批駁我們的主要觀點的。但實際上,他完全沒有觸及我們的主要觀點,而只是表達他的各種泛民「左翼」的推測和立場、唱獨腳戲。


2. 《夜貓》承認我們對「反送中」運動的政治和階級性質的判斷

例如,在C先生論述他的「左翼」如何「失語」的文章中,他明確表示這場運動是由右派主導的運動,高舉的是「自由主義」的法治和自由,不談經濟壓迫。C先生進而引用民調稱,低收入、低學歷階層對「反送中」運動是反對多於支持,這是一場「典型中產化」的運動。C先生更敏銳地指出,「反送中」運動同多年前的「港視事件」十分相似,那是一場本土派為某資本家爭取電視頻道經營權的「運動」。

換言之,C先生承認「反送中」運動不但沒有無產大眾的支持,還是為特定資本集團衝鋒陷陣的中產化運動。


3. 《夜貓》主張「補完」右派運動,「長期」打入、從中「發展」

《夜貓》和泛民「左翼」同我們的根本分歧,是他們認為不應該向廣大群眾說明,這種由右派思想主導的、為資產階級的利益效勞的「中產化」運動,正在損害勞動者的根本利益。不但如此,「左翼」還要極力修補這場運動的「缺陷」:要以軍師的姿態提供「抗爭策略」和「宏觀分析」、主張通過社會福利訴求吸引一般勞動者,還要吸引本來就被「運動」排斥的「新移民」參與其中。

C先生的文章宣稱:他們的那種「左翼」,不會與「自由主義」傾向的運動群眾對立起來。這種說法本身瀰漫了自欺欺人的氣味:「運動」的實際進程已經十分明白地展現,最「激進」的參與者的腦中並沒有C先生一類讀書人的「自由主義」法治觀、自由觀,他們相信的是濃烈的反共反大陸、香港第一、唯我獨尊的意識形態,而且會在街頭上用與「自由主義法治、自由」完全無關的集體暴力處置他們認定是「對家」的人們和言論。

我們必須指出,C先生所說的這種「社會主義」,實際上就是「堅持」廁身親帝陣營、為中產本土排外運動塗上進步色彩的「奮鬥」。這種東西不但與馬克思主義無關,還是從根本上反對馬克思主義。

C先生首先將街頭運動上濃烈的殖民主義意識形態以「自由主義」粉飾之進而宣布「自由主義」和「社會主義」在理論上和歷史上有藕斷絲連、複雜交錯的關係,因此C先生及其同行們應以「二十年為單位」、「徐徐圖之」,獲得這種運動的領導權。

按照C先生的這種理論,馬克思反對當年的小資產階級「社運」,就是「自絕於群眾」;羅莎·盧森堡當年反對德國社會民主黨主流倒向帝國主義自由主義,也是「自絕於群眾」;列寧反對孟什維克和社革黨右派依附自由派資本家和地主,也是「自絕於群眾」;托洛茨基反對斯大林官僚集團,也是「自絕於群眾」。這些還是國際工人運動之中的例子C先生是直接宣布「左翼」不應該批判沒有多少勞動者支持的、中產化的、為資產階級利益打拼的「運動」。

換言之,在C先生的「理論」中,相信右派思想的群眾才是群眾,批判右派思想就是反對群眾這種高舉「群眾」的說法,實際上是毫無階級立場、蔑視勞苦大眾的不負責任的藉口。C先生建立在這種「思維」之上的「心性」,不過是阿Q式的自遣而已。

C先生在其文章中,將自己面對右派群眾的「失語」(即不知所措),比喻為和父母爭執時的退讓。這是幼稚、兒戲和極不負責任的說法。人的父母不能選擇,為了減少衝突,敏感話題可免則免是無可厚非的。可是我們現在面對的,是幫助青年和群眾脫離右派控制的艱鉅任務。C先生卻宣布這就是與群眾為敵,要像他敷衍父母一樣的迴避要害問題。

至於「以二十年為單位」的「徐徐圖之」,只能是荒謬的妄想。英語世界的反共「左翼」的翹楚,英國社會主義工人黨,便是這種「方法」的實例。這個派系在上世紀70、80年代,以「民主」的名義全力支持蘇聯和東歐各國的反共運動,將這些滿溢極右、沙文和教權異味的東西吹捧為古典的「自由主義」民主革命或民族解放運動。

各國「民主派」上台後履行政綱,推行全面私有化和非共化,反共「左翼」不但沒有在其中「圖」到一官半職,而是同所有被視為與馬克思主義有關的人和事一樣,被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對於全面私有化和極右思想成為官方意識形態,對勞苦大眾、特別是女性的生計和福祉的嚴重損害,反共「左翼」「淡然處之」,說這是從「國家資本主義到自由資本主義」的轉變,而現在有了(資產階級)「民主」了,「左翼」運動也就有了可以發展的空間⋯⋯


4. 《夜貓》為什麼要投入他們承認是右派主導的運動?

上面提及的W先生,在其另一篇指點「局勢和大方向」的文章中,承認《逃犯條例》的最終修訂草案已經「不湯不水,用來幹什麼都不太明智」,沒有人會再計較它的來龍去脈,它能不能被用來抓捕泛民活動家也不再重要(他這樣說是可以的,但我們比他更早的指出這些,就是中共未來抓捕泛民活動家的「幫兇」)。W先生這篇文章的重點,是就如何充分利用「反送中」凝聚的現成群眾運動,發表他的「戰略思維」。

W先生的「大方向」,就是不要指望美國帝國主義藉貿易戰打擊中國的「有利的國際局勢」(據說因美國資產階級在中國利益太多,會阻止特朗普長期化貿易戰),而是要趁機通過發動各種平常不被老百姓接受的「激進行動」,如堵路和擠提(試問:一般勞動者積蓄甚少、甚至欠債纍纍,哪有能力參加《夜貓》的這種資產階級「制裁中共行動」?),重振佔中後一度低落的泛民學運、工運、社運,務求在將來的選舉中「全面剷除建制派」。

W先生批評我們關於「反送中」運動無限升級將會導致「一國一制」或「香港獨立」的判斷是「癡人說夢」,但他在這裏卻指出他的「大方向」恰好就是「全面剷除建制派」。換言之,就是「全面剷除」⋯⋯中共政權在香港政壇的代表,除掉「一國兩制」中的「一國」,亦即事實上的「香港獨立」。面對這種事態,中共官僚政權完全可能以其粗暴和愚蠢的辦法,強行「一國一制」。

說白了,《夜貓》給自己的定位,就是反共反大陸運動的「左翼」。他們提出的「激進行動」不但是有產者才有辦法參加的東西,而且其運動的公然的目標,就是要讓美國的代理人取代北京的代理人,成為香港極端資本主義社會的主宰。這種「左翼」不但無法改善工人的當前利益,還會為帝國主義徹底埋葬馬克思主義——即工人階級脫離資本統治,進行自我解放的運動、奪取政權和產權,進而走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思想和運動。

對於《夜貓》和其他泛民「左翼」的尾隨右派、拒絕批評右派、美化右派,甚至力圖將民眾綁上右派運動的戰車上的路線,我們表示完全的反對。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8-5 22:27
文章对这次香港民运的性质定位为亲帝国主义阵营势力要取代亲中国势力的政府的斗争(即资产阶级改朝换代的斗争),这个定性是对的。文章最后指出“對於...泛民「左翼」的尾隨右派、拒絕批評右派、美化右派,甚至力圖將民眾綁上右派運動的戰車上的路線,我們表示完全的反對。”我也是这样看的,包括我们这里的一些人也是这样的泛民左翼人士。
引用 水边 2019-8-5 21:37
这样的论述了不起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5 13:52
这个和中美当前的贸易战,中国无产阶级该如何做(我们假定给文章的定性是正确的)是一样的。就是旁观(至多说不支持运动也不支持中共,而是要发起无产阶级的运动来对抗这个运动同时对抗中共),看狗咬狗,还是支持中共和美帝斗争,还是支持美帝和中共斗争,主楼的文章似乎主张旁观,而这里的很多毛派主张挺大陆中共打压香港的运动,也有一些毛派和我一样主张支持运动(当然我们不认为这是美帝支持的运动),因为我们认为这运动是反香港的大陆化,主要是反大陆的政治制度替代香港而且又进一步扩大香港形式民主的要求。而美帝不但不是发起这场运动的人,而且他们也试图破坏这运动,把这求民主的运动变为排外的运动。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5 13:48
该文章把这次运动定性为美帝和中共的斗争,然后就是乐见狗咬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8-5 11:29
龙翔五洲: 请介绍“《国际》编辑委员会”组织的详情。
是从左翼21分裂出来的;左翼21是一个半托派组织。其中仍然坚持反华立场的,以区龙宇等为领袖。《国际》是香港左翼中极少数肯定中国革命的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8-5 11:04
请介绍“《国际》编辑委员会”组织的详情。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21 09:11 , Processed in 0.31952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