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2019-8-5 06:4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946| 评论: 0|原作者: 党人碑

摘要: “想‘中央’,恨‘中央’,‘中央’一到民遭殃,奸淫还比鬼子坏,烧杀抢掠胜‘二黄(伪军)’!” 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还乡”本来是个好字眼儿。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这是东坡翁老来还萦绕心头的初恋滋味,以致“不思量,自难忘。”

但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对于广大翻身农民来说,“还乡”再加一个字,不管是叫“还乡团”,还是叫“还乡队”的那批坏种,都绝对是刷新人类底线的邪恶之灵。

1947年4月,河北正定县北孙村解放后,群众抓获了原还乡队队长仝堂。在其指认下,伪大乡旧址附近,连续挖出死尸四十余具。

他们的身份既有军属、进步群众、贫协成员,也有大量的无辜群众。

仝堂被抓住的时候,气焰依旧嚣张,说没杀够:“可惜八路军来了,不然再给我半个月,我再杀你们四五十个,凑够一百个也保不住牌!”

群众问他:“四、五个月就杀了那么多人,心眼里就忍下去了吗?”

仝堂面露轻蔑,答曰:“这样干,上级还老是说我草包哪!去年这个大乡还没有下手的时候,人家叩村大乡就已经杀掉十来个了,上级便说我们这个大乡无能。”

仝堂真的“无能”吗?

老乡们跟他算了笔账,不算北孙还乡队,仅这家伙自己手里的人命,两个月里就有47条。可不光是杀我们的人,无辜群众,看谁不顺眼,他就杀谁,有人跟着群众游行队伍从他家和他主子门口过了,他知道了,就把人家杀了,还有的就是跟他老婆说说玩笑话,也给灭门了。

长工仝小堂儿子老傻,才十几岁,因为营养不良,个子长得不满二尺高,在村外拾过柴禾,就被这家伙堂捉去,硬说是给八路军当探子,一棒子把人孩子打得脑浆迸裂,不问死活,顺手踹沟里就给埋了,说起来还是没出五服的亲戚。

所以同村的,本族的,都骂这个还乡队长:“六亲不认,简直还不如一条狗,常说好人护二村,好狗还护二邻里呢?!”

而冀中北孙村的这一幕,并非解放战争中的单独事件。距离这里五百公里外,东南方向上的山东潍北(今属潍坊),国民党还乡团肆虐荼毒的花样更加翻新,灭绝人性,令人发指。

1948年4月11日,华野九纵收到了潍北县委写给全体指战员的一封信,详细列举了还乡团在当地的累累罪行。

“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

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

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

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被“还乡团”烧死的解文卿

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14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

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

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所谓“还乡团”,即是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返回家乡向共产党和革命人民进行反攻倒算和阶级报复的地主武装,并不局限于解放战争。从土地革命战争到抗战,苏区和解放区、根据地的敌我拉锯战中,还乡团一直存在。

如果我们把还乡团作为一种历史现象,站在整部中国革命史的角度来看待,不难发现这背后,中国革命所具有的时代特征,简单说就是个四个字:艰苦卓绝。说得更通俗点,就是不容易。

1840年之后的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而且核心问题在农村。不把亿万农民从落后的生产关系中解放出来,把落后的农村建成先进的革命根据地,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我们就无法带领中国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三座大山,砸碎一个旧世界,再建设一个新世界,使农业国向工业化转型,在国际资本市场中尽量争取有利地位,完成原始积累,走向民族复兴的强国之路。

而农村革命的实质是农民问题,这也是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核心是解决土地归谁所有?

外国资本大举入侵之下,社会财富很大程度上被洋大人及其买办阶层所鲸吞,剩下的残羹冷炙,才能在地主和佃户之间分配。佃户原本用于弥补生活不足的家庭手工业,在洋货倾销浪潮中基本破产,已不足维持基本生活,更无法负担地主的地租,老实缴租就可能饿死。而地主阶层在洋货生活的刺激下,生活标准大为提高,维持消费就需要加紧剥削。

以河南南阳为例,这里的佃耕主要有两种:一种叫大佃,耕牛和大小农具都是佃户的,收获的粮食,主佃各得一半;第二种叫劈子佃,耕牛和大小农具全是地主的,收获的粮食,小麦二八分,秋粮三七分,地主占大头。

传统产业的农民是最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一有天灾人祸,水旱蝗兵起来,除了死就是造反,而地主阶级也分化严重,逆淘汰日趋明显。土豪劣绅成为农村的统治阶层,他们架设在政府与农民之间的“盈利性经纪体制”,导致社会矛盾尖锐,却无可化解。

于是革命来解套了,旧有的、不合理的土地所有制必然被打破,地主阶级作为农村封建势力的主要代表自然首当其冲。反帝反封建的中国革命,当然为买办阶级和地主阶级所仇恨,而为广大贫苦农民阶级所衷心拥护,敌我双方的斗争是长期、复杂、艰巨的,斗争双方的力量是不平衡的,在不同的革命阶段此消彼长。

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逃亡地主、恶霸土豪,憎恨一切终结他们万年江山的“僭越者”,为重新夺回自己失去的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在反革命势力的支持下,组织队伍回乡报复。

【“各位父老乡亲们,没想到吧?我胡汉三回来了!正如今,还是我胡汉三的天下。若是谁拿了我的什么,给我送回来;谁吃了我的什么,给我吐出来。有人欠我的帐,那得一笔一笔慢慢算。”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胡汉三

这是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反派台词,却是二十二年中国革命中,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和斗争反复性的写照。

解放战争初期,敌我对比悬殊,美械、日械装备不说了,完全是叫花子跟龙王爷比宝,军队员额4:1,国民党狂妄叫嚣:“三个月消灭共军”,所以我们只能放弃一部分根据地,大踏步向北撤退。

这是战略决战的不得已之策,但对被放弃地区的党员干部、进步群众,乃至普通老百姓而言,却意味着一场灾难。

相较此前,解放战争时期的还乡团的成分更为复杂,不但有逃亡地主、土豪劣绅和土匪,它还集结起以往和解放区军民有血海深仇,以反共反人民为职业的日伪汉奸和国民党顽固派、特务分子。如果说逃亡地主的主要要求在于追租追田,而过去投降日本鬼子的大小汉奸及为非作恶的特务分子,在求财之外更求“命”,为保自己的命,去要别人的命,土豪劣绅和土匪则是他们的积极追随者和帮凶。所以,这部分“政治还乡团”,对根据地人民进行反攻倒算和阶级报复的疯狂程度,性情之凶狠和手段之残忍,完全刷新了“人”的底线。

因为这是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并不因为你说不说这些,人家就不这么干。

关于这点,国民党内部也有认识,蒋介石就有特别训令,要求:

【“至对奸匪政训工作与情报宣传等工作,更应特加研究,积极增强,以加速军事之效果。惟剿匪平乱,必须军事与政治互相配合,收复区内之地方行政工作尤为重要。”

怎么抓政治工作,怎么收复地方行政?

那只能依靠以往跟解放区军民打生打死,完全没有和解可能的汉奸和特务,他们知根知底,更“坚决坚定”啊!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一位大家耳熟能详的英烈,这就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刘胡兰烈士。捉杀刘胡兰烈士的,就是山西文水县当地的“奋斗复仇自卫队”,听名字就能感觉到浓浓的血腥气。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这支“复仇队”的队长吕德芳,是恶霸地主,他的哥哥吕善卿,时任文水县三青团书记长,是“三料特务”、“三朝元老”,抗战前是阎锡山的特务,后来跟了鬼子,光复后又成了国民党的特务。整个文水县,针对我军民开展的“复仇”行动,基本都是这兄弟俩为主,勾结阎锡山所部驻扎该县的72师所为。

顺便说句,国民党军队虐杀我军民的“兴趣”,并不比还乡团差。

72师师长艾子谦就专门训令配合“复仇队”行动的215团1营:

“该营此次开展工作进行松懈,做法太软。今后做法要硬,去掉书生习气,勿存妇人之仁,速将陈德照、刘胡兰等扣获归案法办!”

不言阎锡山的军队如此,大名鼎鼎的中央军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对还乡团也完全是纵容的态度。随该部行动的鲁南还乡团,在当地大开杀戒,手段极其残忍,以致中央社的随军记者翁鲜豪都看不下去了,规劝几个还乡团团长无效后,将虐杀现场拍了照片,找张灵甫告状。

希望这位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名将”,能够出于爱护党国党军声誉,更好更快怀柔地方的需要,约束下这些家伙,总不能学着日本鬼子搞“三光政策”,这样下去还不民心丧尽,怎么长治久安?

结果却遭到张灵甫的讥笑:

【“他们分人家的田、抄人家的家,土匪一样,人家当然要出出气呀!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这些记者真是书呆子啊!”

张灵甫的整编74师进入解放区后,论残害老百姓的花样和力度,并不比还乡团差。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张灵甫

在临沂张官村(今属山东莒南),发现了几双绣有红五星的鞋垫,整74师就将做鞋垫9名妇女全部枪杀。在孟良崮被解放军包围时,他们将附近许多村庄烧毁焚平不算,还把来不及逃跑的村民也一律枪杀。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张灵甫为了解决粮食的困难,下令“就地补给”,纵兵抢掠百姓的粮食,对敢于反抗的老百姓全部枪杀。

隔壁李天霞的整编83师更没书呆子气,不但没有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此前还带着还乡团干各种坏事之外,掘了抗日英雄罗炳辉烈士的坟墓,把忠骸拖出来,百般凌辱。

如果是国民党军队是国民党政权的“虎”,还乡团就是为虎作伥的“伥”。在还乡团的配合下,国民党政权在不少新占领地区,一定程度上恢复了“秩序”。

以华中地区为例,我各级留守党组织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从1946年秋至1947年3月,华中第一、第二地委的党支部就由1641个锐减为989个,党员由84498名减少到71206名。从1946年9月到1947年11月,华中第九地委的党员由37907名减少到13715名。

熟悉历史的朋友,不少都知道,1968年美国在南越搞了个“凤凰计划(Phoenix Program)”,中情局赤膊上阵,帮着南越伪政权版的还乡团,对越共进行“整肃”。

从账面来看,越共组织受到了极大伤害,然而同样肆无忌惮的暴力虐杀,导致大量无辜平民的死亡,势必增加南越人民对美伪政权的仇恨。而且南越伪政权和国民党政权一样腐朽堕落,战术层面的胜利,对战略决战并无太大帮助,反而让更多的群众看清了美帝的反动本质和伪政权的走狗底色,选择支持“抗美救国战争”,抵制美国侵略,实现国家统一和民族解放。

同样在中国,当年美帝也积极支持国民党类似的行动。1946年8月,“苏中七战七捷”中的五战丁堰、林梓,在歼灭军统武装交警总队后,在丁堰(今属江苏如皋)缴获几屋子数不尽的镌刻有USA字样的脚镣手铐,这些东西的用途,不言而喻。

这一地区的还乡团,也的确对得起美国人和军统。泰县(今属江苏泰州)姜南区三太乡的还乡团,在一夜之间,抓捕了该区108名乡、村干部及土改积极分子,当夜就活埋了28人。黄桥地区浩堡乡的还乡团,一次就烧掉61户民宅,将6户人家无论男女老少,悉数灭门。

苏中的老百姓说:

【“想‘中央’,恨‘中央’,‘中央’一到民遭殃,奸淫还比鬼子坏,烧杀抢掠胜‘二黄(伪军)’!”

这样的还乡团,与其说是竭泽而渔,不如说是为渊驱鱼。

就连原先对我党我军持中立态度,甚至可以说是不理解,暗中企盼国民党卷土重来的士绅、地主和富农,也被逼得不得不向左站队。他们固然不喜欢我党的土地政策,但两害择轻,还乡团和国民党军的倒行逆施,更让人难以容忍。

有的地主都给我们的干部写信,说这些家伙是狼入鸡群、胡作非为,必然难以长久,虽然我们收回了土地,但我们还是希望你们赶快打回来,不然这日子没法过啊!

海安、高邮和宝应等地的老百姓,私底下都唱起类似的民歌:

【“蚕豆开花,干部回家;蚕豆排挂,新四军要来;蚕豆结英儿,还乡团翘壳儿。”

应当承认,我们的土改执行中存在着问题,不少老百姓有怨气,但“还乡团”来了,很快就给大家上了一课。听过还乡团的教育后,大家立刻就明白啥叫阶级斗争你死我活了,无数的农民自发地团结起来服从党的领导,拼了命也要推翻国民党,憋足了劲也要找还乡团报仇。

随着解放战争的深入进行,我军各个战场陆续发起大反攻,国民党正规军大批被歼,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还乡团,自然也随之土崩瓦解。

这是武装的“还乡团”,这些年没有武装,却借助媒体的力量杀回来的还乡团,又做了些什么呢?

想必不少朋友都能感受到,就在身边,就在眼前。

潍北县委写给华野九纵的那封信里,还有一句说:

【“潍北县广大人民把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身上。”

我们如今要战胜历史虚无主义,希望首先要寄托在自己身上,时不我待,舍我其谁,这是持久战,是人民战争,我们要和这些精神上的“还乡团”,斗争下去!死磕到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19 17:48 , Processed in 0.01555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