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前三十年”为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物质基础?

2019-8-11 23:0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2402| 评论: 0|原作者: 周绍东 曹席 |来自: 察网

摘要: 本文构建了一个基于实物指标的经济增长指数,结论表明:在“前三十年”,除农业增长率略低于苏联外,中国工业、商贸流通业和综合经济增长表现均优于其他三国。立足于上述定量研究,对“前三十年”中国经济增长作了一个简要评价。

四、基于实物指标的“前三十年”经济增长国际比较

为了对“前三十年”中国经济增长表现形成更为直观、准确的认识,笔者选取了苏联、美国和印度三个国家进行国际比较。苏联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是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印度作为与中国几乎同时取得民族独立的发展中国家,采用了资本主义制度模式。通过对相关统计资料的整理,计算得出1949~1978年中国、苏联、美国、印度的主要农产品、主要工业品、主要运力的年复合增长率。(见表9-11)

“前三十年”为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物质基础?——基于实物指标的经济增长指数研究

根据上文阐明的方法,中国、苏联、美国、印度在1978年的农业产量指数分别为4.13、6.55、2.41、3.13,1949~197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4.84%、6.47%、2.98%、3.88%,“前三十年”中国农业年复合增长率超过了美国和印度,和苏联相差不大。中国、苏联、美国、印度在1978年的工业产量指数分别为472.04、13.02、3.04、23.2,1949~197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2.78%、8.93%、3.78%、11.05%,“前三十年”中国工业年复合增长率远超苏联、美国和印度,大约是苏联的3倍,美国的7倍,印度的2倍。中国、苏联、美国、印度在1978年的商贸流通业运力指数分别为27.57、9.07、2.37、5.68,1949~197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1.69%、7.63%、2.92%、5.96%,“前三十年”中国商贸流通业的年复合增长率超过苏联、美国和印度,大约是苏联的1.5倍,美国的3倍,印度的2.4倍。(见图3-5)

“前三十年”为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物质基础?——基于实物指标的经济增长指数研究

1949~1978年中国、苏联、美国和印度的经济总量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0.80%,8.30%,3.47%,9.61%。“前三十年”中国经济增长率超过同期苏联、美国和印度,大约为苏联的2.5倍,美国的6.8倍,印度的2.2倍。(见图6-7)

“前三十年”为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物质基础?——基于实物指标的经济增长指数研究

结语

很显然,采用总量指标来判断“前三十年”为改革开放后的时期提供了怎样的物质基础,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无论是从总值还是人均值来分析,要求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只用三十年就成长为世界经济强国,这本身就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因此,只能从相对量视角出发,测算我国“前三十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从而对这一历史时期的经济表现作出合理判断。

本文设计了一个基于实物指标的经济增长指数,通过计算得出:“前三十年”中国农业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84%,工业为22.78%,商贸流通业为11.69%,中国经济总量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0.8%。如采用GDP指标,则1949~1978年中国经济总量的年复合增长率为6.44%。显然,用GDP指标计算得出的“前三十年”中国经济增长率明显低于基于实物指标的经济增长率,这表明,用GDP指标衡量经济增长有可能造成对“前三十年”中国实际增长水平的严重低估。在国际比较方面,除农业外,“前三十年”的中国工业、商贸流通业和经济总量增长率超过了同期苏联、美国和印度。基于本文的计算结果,我们认为,“前三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体现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巨大优越性,展现出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为中国经济在1978年后的腾飞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进行了充分的物质准备。而只有通过实物指标增长状况的比较,才能够全面、完整地反映这一客观事实。

当然,笔者所构建的经济增长指数也有不完善之处。首先,我们选择部分工农业产品作为衡量经济增长的代表性指标,但这种做法的主观性是比较明显的;其次,在确定这些指标的份额和权重时采用层次分析法,而判断矩阵的赋值同样具有很强的主观性。降低判断矩阵赋值的主观性,更加客观地根据各指标在经济增长中的实际贡献确定权重,还需要进一步努力。总之,由于用价值形态和实物形态来衡量经济增长具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如何在思路和方法上进行创新,构建出一种更加完善的经济增长指数来全面反映经济增长的真实水平,这还需要学界共同努力,希望本文提出的这一经济增长指数对该问题的研究能够有所裨益。

主要参考文献

[1]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5.

[2]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23.

[3]胡怀国:探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思想史基础[J].经济思想史研究2019(1)

[4]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7-9.

[5]郭根山,刘玉萍:改革开放以前新中国经济增长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4):196-199.

[6]朱佳木:我们应当怎样看待新中国的两个30年[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09(11):10-15

[7]梅宏:如何正确看待新中国成立后的两个30年[J].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2012(4):61-66.

[8]李媛,任保平:改革开放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绩效评价[J].经济学家,2015(10):42-49.

[9]简新华,叶林:改革开放前后中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优化趋势[J].经济学家,2011(1):5-14.

[10]范慕韩:《世界经济统计摘要》,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1]《世界经济统计简编》,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3.

[11]《国外经济统计资料》(1949年—1976年),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79.

[12]武力:《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史》,北京: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09.

[13]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新中国五十年统计资料汇编》,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1999.

【周绍东,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曹席,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9 16:34 , Processed in 0.09354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