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美国金融帝国去美元化

2019-8-13 22:5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7895| 评论: 0|原作者: Michael Hudson 翻译|何志雄|来自: 激流网

摘要: 帝国主义是空手套白狼。它的策略是通过创造某种攫取利息的系统,无需扮演生产的角色就能够得到其它国家的剩余。帝国主义势力强迫其它国家进贡。当然,美国不会直接告诉其它国家,“你必须向我们进贡”,就像罗马帝国那样告诉它所统治的行省。

特朗普现在正把其它国家赶出美元体系


中国现在意识到美国财政部不会偿还债务。即使中国希望将其出口收入循环利用购买国债、或者美国股票、债券或房地产,但唐纳德·特朗普现在表示,他不希望中国通过购买美国资产来支持美元汇率(并压低自身汇率)。我们告诉中国不要像过去四十年里我们告诉其它国家做的那样:购买美国证券。特朗普指责其它国家是人为的货币操纵,如果它们将外汇储备以美元持有。所以他告诉它们,特别是对中国,要扔掉他们持有的美元储备,不要再用出口收入购买美元。

所以中国正在购买黄金。俄罗斯也在购买黄金,世界上许多国家现在正在恢复金汇兑本位制(也就是说,黄金被用以国际收支不平衡之结算,但与国内货币创造无关)。各国认识到金汇兑本位制的巨大优势:世界各国央行里只有有限的黄金数量。这意味着任何一个发动战争的国家都将出现巨额的国际收支逆差,以至于失去黄金储备。因此,恢复黄金的作用可能会防止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参与战争和遭受军事赤字。

讽刺的是,特朗普通过告诉各国停止让流入的美元回流美国,正在打破美国的金融搭便车机会——它的货币帝国主义政策。他们已经开始了他们经济的去美元化

其效果是使这些经济体独立于美国。特朗普已经宣布,我们不会在我们的IT部门雇用中国人,也不会让中国人在大学里学习可能使他们与我们竞争的科目。因此,我们的经济将会脱钩。

事实上,特朗普曾说过,如果我们不能在贸易协议中取胜,如果我们不能让其他国家损失,变得更加依赖美国供应商和垄断定价,那么我们就不会签署协议。这种立场不仅使中国,而且使俄罗斯,甚至欧洲和其他国家都脱离了美国的体系。最终的结果是,美国将被孤立,无法像过去那样生产制造。它已经废除了制造业。那么它将如何勉强应付呢?

一周前公布的一些人口数据显示,美国中部地区的人口正在减少。人口正在从中西部和山区向东、西海岸和海湾沿岸转移。因此,特朗普的政策正在加速美国的去工业化进程,而不采取任何措施来建立新的生产力,甚至不希望其它国家在这里投资。德国汽车公司看到特朗普对他们在美国制造汽车所需的进口钢材征收关税。它在这里建造它们,是为了绕过美国对德国和其他汽车的关税壁垒。但现在特朗普甚至不允许他们进口组装这些汽车所需的零部件,这些汽车是在南方国家建立的、没有工会的工厂组装。

他们能做什么?也许他们会提议与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进行贸易。欧洲人将得到美国公司在欧洲拥有的工厂,并用他们在美国的工厂作为交换。

这种分裂正在发生,并没有试图通过降低住房成本、医疗保险和医疗费用、运输成本或基础设施成本来提高美国劳工的竞争力。因此,在一个民族主义世界中美国作为一个高成本经济体,正陷于困境之中,同时还存在着巨大的国际收支逆差,以支持其在全球的军事开支。

邦妮·福克纳:因此听起来,当美国放弃金本位时,美元基本上取代了黄金,成为外国政府所能持有资产中的主要资产。现在你要说的是,当不再有金本位的时候,如果外国经济体不购买美国国债,它们的货币价格就会上涨,使它们失去竞争力

迈克尔·赫德森:对。想象一下,如果美国人不得不支付越来越多的美元来购买德国汽车。那么将出现对德国货币(欧元)的更大需求,它的汇率将上升。这种情况就发生在整个60年代和70年代,欧元诞生之前。德国唯一能做的降低其马克价值的方法就是买一些花费美元的东西。但它很难通过购买美国的出口产品来解决问题,因为除了粮食以外,美国已经越来越少地生产和出口了——而德国只能吃这么多的小麦和大豆。所以德国唯一能买到的以美元计价的东西就是美国国债。那将阻止德国马克快速的升值,保持国际收支的平衡。

日本也有类似的问题。日本人试图购买美国的房地产,但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使这里的房地产有价值。据报道,他们在购买洛克菲勒中心时损失了10亿美元,他们没有意识到这座建筑与土地价值是分开的,土地归哥伦比亚大学所有。这座大楼本身正处于亏损状态。大部分租金支付给了土地地租的所有者。日本人并不知道美国房地产是如何运作的。


欧元只是美元的卫星货币


一些美国人担心欧元可能成为美元的竞争对手。毕竟,欧洲并没有去工业化。它正在向前发展,生产更好的汽车、飞机和其他出口产品。因此,美国劝说外国政界人士通过使欧元成为一种紧缩货币来削弱欧元,创造了如此之少的政府债券,以致于没有足够多的欧元工具来满足其它国家的外汇储备持有。而美国则可以通过预算赤字创造越来越多的美元债务工具。我们可以按照凯恩斯主义的政策,通过运营赤字来雇佣更多的劳工。但欧元区拒绝让各国的预算赤字超过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现在事实上已经占了他们国内生产总值的3%以上。与美国相比,这一水平非常微乎其微。如果你试图完全不制造赤字——即使你把赤字控制在3%以下——那么你就是在对你的国家实施紧缩,减少你的就业机会。你正在扼杀你的内部市场,掐住你的咽喉,因为你无法创造一个真正能与美元竞争的对手。这就是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将欧洲称为死亡地区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唯一可替代美元的竞争货币是人民币的原因。他们正与俄罗斯、伊朗和上海合作组织的其他成员国一起进入一个以黄金为基础的货币区。

邦妮·福克纳:欧盟不允许欧元区的国家赤字超过3%基本上是掐断了自己的咽喉。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迈克尔·赫德森:因为中央银行的首脑们正在进行一场阶级战争。他们把自己看成是反对劳工的经济斗争中的金融将军,伤害工人阶级,降低工资,帮助他们的政治选民,富有的投资阶级。欧洲的阶级斗争总是比美国更为残酷。它从来没有真正摆脱过贵族的后封建制度。它的中央银行家和大学追随芝加哥大学自由市场学派,认为致富的途径是让你的劳工更穷,并建立一个劳工没有发言权的政府。这就是欧洲的经济哲学,也是为什么欧洲不具有中国和其它国家正在经历的经济增长。

邦妮·福克纳:因此,这听起来似乎自1971年以来,美国就能够从一个债务者的地位上控制世界经济。

迈克尔·赫德森:从1950年至1971年,当它失去黄金时,它并不具有支配地位;那是美国失去了对法国、德国、日本和其它国家的黄金供应。只有当它停止了金汇兑本位制,让各国除了购买美国国债或其它证券之外,没有别的持有国际储备的选择时,它才能够支付军费开支而不失去它的权力。

自1971年以来,世界外交基本上被美国军事力量所主导。这不是自由市场。维持军事力量让各国身陷财政困境,美国却可以通过债务来支撑而不必还债。其它出现支付赤字的国家不允许扩大其经济,也不能与美国竞争,甚至也不能改善其劳工的生活水平。美国体系之外仅有的国家——中国,以及原则上俄罗斯和亚洲其它一些国家——能够通过摆脱这种全球化的金融阶级战争来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资本投资和技术。

邦妮·福克纳:在《超级帝国主义》一书中,你写道,“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压力在70年代末崩溃了”,你是说其它国家简单的放弃和默认了美国的货币帝国主义吗?怎么搞的?

迈克尔·赫德森:我听说有大规模的贿赂。里根政府的官员告诉我,他们只是付钱给支持美国立场的外国官员,而不是一个新的国际经济秩序。一些美国机构在欧洲和近东国家的政党政治中采取行动,以提拔亲美官员,并排挤那些不同意充当美国附庸的人。这次干预行动中美国投入了很多钱。

因此,美国破坏了整个欧洲、近东和大部分亚洲的民主政治。这成功地扼杀了外国独立于美国的意图。与此同时,撒切尔和里根的新自由主义思想得到了推广,而不是罗斯福和社会民主主义50年来一直在推动的那种混合经济。


谁来计划经济:金融高管,还是民主政府?

邦妮·福克纳:如果在20世纪70年代有压力要建立一个新的国际经济秩序,那么这个新秩序将要实现什么?

迈克尔·赫德森:其它国家将希望为本国经济做美国长期以来为它们自己的经济所做的事情:利用本国政府的赤字支出来建设基础设施,提高生活水平,创造住房,并推动累进税制,以防止出现吃息阶级、地主和金融阶级接管经济管理权。在金融领域,他们希望本国政府像美国做的那样,创造自己的货币,促进自己的发展。而新自由主义的作用是相反的:它促进金融和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并且从政府手中夺取经济管理权,予以垄断。

因此,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真正的问题是关于谁成为社会的基本规划中心。是不是金融部门——银行和债券持有人,他们实际上只关心那拥有大部分银行债券和股票的1%?或者,是政府试图补贴经济以帮助那99%的人的增长和繁荣?那是与撒切尔和里根主义相反的社会民主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23 00:54 , Processed in 0.02851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